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二十章 芳心暗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二十章 芳心暗許字體大小: A+
     

    風月塵眼神暗淡的盯着三頭蛇龍的方向,想着那個美麗而淘氣的女孩,心裡顯得很是失落,風月塵心裡明白,自己的身體已經不聽使喚,眼前已經逐漸模糊,不管結局如何,自己都已經盡力了。

    在臨死的一刻,父親,母親,妹妹的畫面不斷的出現在風月塵眼前,就在這油盡燈枯的最後時刻,風月塵想起了自己的一家人,或許不久自己就可以以令一種方式與他們見面了吧!父親,母親和妹妹的圖像就像跑馬燈一樣,不斷的出現在風月塵腦中。

    意識已漸漸的陷入模糊,風月塵感覺自己好累好累,好想就這樣一直沉睡下去,意識低吟道:“永別了,我愛的人兒。”這時,風月塵卻想起了月滿神,心中感嘆道,或許今生再無機緣了,可模糊的意識也支持不了他的思緒,一切就這樣悄然而退。

    狂嘯的風繼續收颳着大地,三頭蛇龍的得意怒吼不時響徹宇內,究竟風月塵結局是怎樣,會這樣而死?他對命運的不甘,他對蒼天的憤怒也會隨着他的離去而煙消雲散嗎?

    此時的三頭蛇龍得意至極,不是的發出厲嘯,發瘋式的攻擊被自己困在體內的月滿神,而忽略了周圍發生的一切,在聽到風月塵的震吼後,纔回過頭來,見風月塵已經劍指九天,匯聚了巨大的力量大算朝自己攻來,雖然,天生的獸覺使它們對威脅敏感得多。三頭蛇龍也知道那能量球對自己有致命威脅,但此時的三頭蛇龍已鐵了心要致斬了自己一顆頭的仇人於死敵,也顧不得那麼多,見風月塵的攻擊朝地面攻去而不是朝自己,心裡也一驚奇,可當風月塵攻擊完後,四周依然如舊,狡猾無比的三頭蛇龍以爲是風月塵控制不了那麼強大的力量,被反噬得不能控制,朝着地面攻去。便不再理會風月塵。等自己把斬去自己頭顱之人碎屍萬段後,再來解決你。

    被三頭蛇龍蜷伏在身體內的月滿神此時顯得焦急萬分,對與外面的動靜她瞭若指掌,此時見面外毫無動靜,風月塵必是遇上了什麼兇險,無數的想法在月滿神腦中想過。

    隨着三頭蛇龍的壓縮力度的增大,月滿神的防禦結界也縮小到一丈大小,此時月滿神心中掛念風月塵的安危,臉上不驚流露出一股濃濃的失意,曾何許自己也有今天,曾何許自己也會低頭,可隨即臉色一正,心中暗自道:“看來也只有捨棄這一身肉體了,雖然滿心的不甘,但今天也只好認栽了。”

    正當月滿神打算捨棄肉身來爆發能量的時候。地面下開始傳來顫抖,地表也隨着顫抖開始龜裂,無數的細小裂紋出現在地表並不斷向外延伸,地面下的裂紋中不斷地冒出五彩的蒸氣,蒸氣酌熱無比。不斷地洞穿着三頭蛇龍的身體。

    此時的三頭蛇龍也敏銳的察覺到了不對,正打算把盤在體內的月滿神帶走,另找地方消滅,可強勁的力量使它還沒打算逃離時,已經提前爆發,毀滅的蒸氣如破堤的洪水般爆發,猶如地獄的惡鬼衝破封印般朝三頭蛇龍攻來,五彩的蒸氣沖天而起,置身其中的三頭蛇龍猶如置身地獄般,被毀滅性的蒸氣

    刺穿身體,三頭蛇龍的盤選的身體逐漸被毀滅性的蒸氣刺爛。三頭蛇龍痛苦得怒吼連連,身體不斷的扭動,以減少痛苦,月滿神被三頭蛇龍包裹於體內,毀滅性的蒸氣並沒有傷到她,反而成爲了她最原始的防禦結界。

    在三頭蛇龍痛苦得亂扭動身體時,月滿神藉此機會,身體化爲一束流光,從三頭蛇龍身體空隙中逃了出來。逃出來的月滿神瞬間頓走,與三頭蛇龍保持一定的距離,怕三頭蛇龍再一次捨身攻擊。

    在月滿神逃離後的剎那,地面下冒出的無彩蒸氣化爲一條五彩蒼龍,圍繞着三頭蛇龍不斷攻擊,兩個勢如天敵相遇,立馬便爭鬥不休。此時的三頭蛇龍的下半身已被毀滅性的蒸氣衝擊得成了肉泥,腥臭的黑血帶着碎肉四處流淌。

    兩者龍爭虎鬥,毫不退讓。時間在兩者的爭鬥中流逝,當三頭蛇龍震碎五彩蒼龍時,此時的三頭蛇龍已是窮途沒路,重傷至極。三頭被銷一頭,下半身幾乎被毀,全身遍體鱗傷,多處都已經傷及要害,恐怕命不久已。

    而此時的三頭蛇龍四目怒睜睜的盯着月滿神,口中咆哮不止,似有不甘,本以爲三頭蛇龍會再次捨命一搏,可令人出奇的死,剛剛還打算與月滿神同歸於盡的三頭蛇龍,此時,竟突然轉身,朝着山下滾去。三頭蛇龍身形巨大,乃是上古異獸,向下滾去,所經之處,山石破裂,草木橫飛。在山中留下一條深深的印記。月滿神見三頭蛇龍轉身遁走,並沒有追趕阻殺它,而是選擇了讓它逃走,月滿神心中明白,天地間的異靈脩真本就不易,能修練到它這個地步就更是不易。再加上它已重傷,是否能活命,就看它自己的命運了。

    月滿神見三頭蛇龍已經退去,急忙朝仰天倒地的風月塵趕去,月滿神擔心風月塵的傷勢,見風月塵的氣息微弱無比,心中慌意頓來,月滿神兩步併成一步,急迫的朝風月塵飛去。

    身影瞬間而至,月滿神馬上墩下,立馬將風月塵半扶起來,依身靠在自己的肩頭,認真努力地檢查着風月塵的傷勢。在經過月滿神的一番檢查後,月滿神發現風月塵傷勢極其嚴重,整個人氣息時有時無,呼吸也幾乎消失,全身筋脈幾乎都處於壞死和堵痛狀況,元神也萎靡不振,正處於渙散的邊緣,月滿神,連呼喚幾次,都不見回醒,整個人已陷如死般的沉睡。

    月滿神知道,風月塵正處於生死的邊緣,如果再不得到醫治,再等半刻,就算是大羅金仙到了,恐怕都無能爲力了。

    月滿神見此,毫不停留,把風月塵盤腿而坐,自己做於風月塵的後面,強忍着身體的疲憊,運起真元開始爲他運功療傷。月滿神知道事情的重要性,自己今天非救他不可。月滿神略顯蒼白的臉上留露出一絲堅定,自己一定要與天一爭,把風月塵從死門關里拉回來。就算拉不回來,也要去九陰冥界闖一闖。大不了再和那老鬼打一場。

    月滿神深厚的修爲,此刻也不再保留,奔流如江河的真元從體內瞬間爆發出來,月滿神努力的控制着真元小心的爲風月塵療傷,首先,此時

    的風月塵虛弱無比,不能大幅度的輸入真元,那樣取不得很好的結果,反而會適得其反,風月塵會因爲接受不了那麼多的真元,反而被反噬,第二,想要救風月塵,只有先維持住快要渙散的元神,在逐漸打通受損的經脈。

    月滿神此時一心而用,利用自己強大的修爲,把體內的真元迅速分成兩部分,分別從風月塵頭頂的百匯血進入和風月塵的丹田進入,一是先回復風月塵的意識,不然它飄散,然後從頭部,逐漸打通和修復受損的筋脈,二是月滿神控制着真元去維持風月塵的元神,使之不要渙散,如果元神渙散,那麼風月塵就代表着永遠的消失於古月界了。

    月滿神雙管齊下,誓與與天一爭,從鬼門關中把風月塵給救回來,純正的青綠色真元如不枯竭的源泉,不斷的注入風月塵體內,不斷地修復和打通受損的經脈。

    時間在一分一分的流逝,距離北斗七星移位,開起時空之門的時間已不足三個時晨了,可重傷的風月塵現在任然毫無反應。月滿神的額頭已滲出汗水,順着嬌顏不斷滴趟。可月滿神依舊不放棄,強勁的真元依然在一步步的打通和修復受損的經脈,月滿神現在心裡明白,此時是最爲關鍵的時期,如果自己不能及時幫風月塵打通好經脈,可能就算是自己也阻擋不了風月塵元神的飄散,想到此,月滿神臉上流露出一絲擔猶,對於這個願捨命救自己的少年,心裡有一種莫名的親切。從一開始相遇,心裡就對這少年有着好感,平靜了數千年的心突然蕩起了波瀾,不禁想戲弄於他,可後來才隱然發現,此人身懷至寶,雖然盡力隱藏,但還是難逃月滿神的敏銳的雙眼,於是正爲如何取出自己被封之物而煩惱,見如此情形,何不叫他陪自己前往蟠龍山上,打開時空之門,取出那流在時間的歲月裡的祈天輪呢?可又自知蟠龍山兇險萬分,怕因爲自己的一時自私,讓他命喪此地,可風月塵至情至義,爲就朋友,不犧以身犯險,讓月滿神感動不已,更是芳心暗許,所以不得不處處找機會耍嬌賣乖。

    想到這些,月滿神美麗的臉上流露出一份堅定。咬了咬牙,今天自己不犧一切代價也得救回風月塵。

    時間在療傷中飛逝流去,果然功夫不負有心人,一個時晨之後,重傷昏死的風月塵終於從昏迷中甦醒了過來,雖然眼神渾濁,無力,但至少是甦醒了過來。月滿神見風月塵已經甦醒,不禁喜急落淚,看着風月塵的臉,突然擁入懷中,痛苦流淚,抽泣哽咽,完全像個小孩子,平時鎮靜如水早被拋到腦外,死死的抱住風月塵,哭泣嬌湞道:“你幹嘛那麼傻,那樣你會死的,你難道就不關心你的安慰嗎,你這個笨蛋,大笨蛋啊?”

    風月塵茫然若失,看着抱着自己,在懷裡泣不成聲的月滿神,緩緩說道:“我還以後我已經死掉了,沒想到居然還活着,這或許也是上天對我的眷顧吧!謝謝你,謝謝你救了我,今日之恩,它日必當涌泉相報,沒想到自己在最後臨死時,腦宇中竟然想起了你,那股信念一直在維持着我快要頻臨破碎的元神。”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