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五章 月界之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五章 月界之主字體大小: A+
     

    張凡見風月塵陷入沉思狀態中,不禁打斷問起一聲:“你沒事吧,在想什麼呢?”

    在張凡的打斷下,風月塵很快就回過神來,臉上流露出張凡看不同的神色,有些答非所問道:“那他不是很痛苦,被天下人這樣鄙視。”張凡見風月塵有些答非所問的味道,不禁再此關心的問道:“什麼痛苦,你沒事吧,開始你雜看上去像被惡鬼勾了魂似的,把我給嚇慘了,你真沒事吧?其實有什麼可以當面說嘛,大家都是朋友!”

    風月塵見勢不對,怕張凡繼續追問下去,自己現在還不能透露太多東西給他,立馬便轉移話題道:“今後,你有什麼打算?是和我一起修行歷煉,還是選擇單獨修行?”

    張凡想都不想,便嬉皮笑臉的答應道:“呵呵呵呵,肯定是一路了撒,你今天救了我的命,以後我們就以兄弟想稱吧,我今年十六有七,你呢?”嘴角掛着明顯的不懷好意。

    風月塵見他又是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對於他的目的明在心裡,不禁也笑道:“我今年十七有八,正好可以做你大哥,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

    說完也不待張凡同不同意,反正這事就這麼定了,站在一旁奸笑的看着張凡。

    張凡聽後,情緒頓時一低,無奈的搖搖頭,計謀又落空了,但誰叫自己比人家小呢,本想有這個修爲高深的人做小弟也好在別人眼中有點面子,可現在可好,聰明反被聰明誤,是逗雞不成失把米。

    風月塵見此,心裡嘿嘿偷笑,不過表面上勸慰道:“沒事,反正都一樣,以後咱們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便是。”

    張凡又不是小肚雞腸的人,而且張凡本就天性樂觀,整天一副玩世不恭,幸災樂禍的樣子,在同門師兄弟中最是頑皮到怪,沒少讓他師傅替他少擦屁股。所以很快便收起失落的情緒

    在加上兩人都是年紀相仿,所以話到投機,一夜就在兩人的交談中度過,兩人的友誼也越來越深。

    當黎明替帶了黑夜,大地被朝陽擁抱,整個樹林被一片溫暖的日光沐浴,草長鶯飛,大地一偏生機勃勃之景。

    張凡見已是清晨時分,有些迫不及待得想要和風月塵一起外出歷練。風月塵知道他就是這個樣子,也不在意。點頭示意,兩人便朝着未知的前方前進。

    所謂的歷練無外乎兩點:一是探索天地玄妙,使自己容入天地,達到天人合一,返蹼歸真的境界;二是斬妖除魔,保一方安寧,在戰鬥中不斷的昇華超越自我。

    風月塵與張凡選擇了後者,因爲這樣既可以鍛鍊修爲,又可以爲民除害。此時已時夜晚,兩人也略感疲憊,今天一天兩人斬妖除魔無數,雖大都是些不成氣後的雜碎,但難免要揮爪提拳,再加上數量之多,此時也不免有些勞累。

    在兩人商量後,決定找個地方落腳,然後想辦法填飽肚子。兩人說做就做,風月塵與張凡找了一個地勢平穩的地方停留下來,張凡負責拾柴生火,而風月塵則是拿出他看家本領,烘烤野味。

    在一陣忙碌後。烘烤着的野味開始發出嗤嗤的聲響,野味的肥油順着體表不斷橫流,不斷的刺

    激着張凡的嗅覺神經,逗得他口水不斷橫流,整個人圍繞這野味不斷轉圈,跺腳,顯得甚是焦急。風月塵見此也不再逗他,取下一個野雞,直接拋給張凡,張凡也不講理,張口便在上面亂撕咬。風月塵見他吃得如此嗨,也取下一隻野雞,開始慢慢品味。在一陣消滅野雞的大戰後,兩人都飽得到候嚨了。

    兩人便背依背做在火堆旁,各自思索着自己的事,風月塵心裡知道,自己從萬年前甦醒,對古月界當今的現局還不太瞭解,自己所瞭解大都是道聽途說,很多都不全或不真實,所以風月塵決定讓張凡給自己介紹有關古月的事情,而張凡也不推遲,繪聲繪色的給風月塵講解當今形勢,風月塵從中也瞭解到許多的東西。

    正當張凡給風月塵說得手舞足蹈的時候,風月塵猛然察覺到一絲異然,一種壓抑的感覺瀰漫四周,而且壓抑的氣息越來越重,一個從未如此強烈的威險的信號傳到風月塵的腦海,提醒風月塵快逃,否則必有生命之險。

    壓抑的空中,開始狂風怒作,電閃雷鳴。突然,一道閃電劃過天空,刺目的光芒在一舜間點亮天空,風月塵敏銳的發現四周已被一層無形的結果包圍,現在就算是想全身而退,也困難了。

    這時,張凡也察覺到了不對,收起了玩世不恭的態度,開始站立起來,警惕的與風月塵並列而立,看着越來越壓抑的夜空。風月塵心裡明白,這種壓抑的氣勢極強,看來來人肯定不簡單,本想退去,暫避鋒芒,可風月塵敏銳的靈識察覺到,四周已被強烈的結界包圍,看來這人今天是想把我們留在這裡呢。

    風月塵見已無退路,只好坦然面對,風月塵一臉嚴肅,鎮靜的朝着天空問道:“不知前輩何許高人,前輩既然來了,就出來一見吧!不知晚輩開始有何冒犯之處,晚輩願當面賠罪!”

    天空之上並不如想像的傳來回道,反而空氣便得越發的壓抑。突然,一道超過十丈粗的奔雷直徑朝風月塵和張凡攻去,風月塵眼急手快,力馬拉着張凡朝一棵古樹上飛去,險之又險的躲過了這道驚雷,驚雷威力甚大,着地便擊出一個直徑朝百丈的巨坑,巨大的裂紋不斷的朝四周蔓延,無不訴說着這一擊的威力。

    、風月塵見此好生後怕,要不是剛纔自己警惕嚴然,被這擊中。不死也得重傷,風月塵見此也不得不繼續朝空中問道:“前輩,或許我們間真存在誤會,可否現身一見,晚輩願當面賠罪。”

    天空中仍然沒有回聲,風月塵見此,精神更是集中,對着背後的張凡說道:“等會兒我們散開躲避,兩個人待在一起,目標太大了。這奔雷好生利害,可能等會兒在躲避的同時,我可能顧不上你,所以你切記要小心,如果有機會,一定要把握好,先逃出去,我來爲你斷後,不必管我。”

    張凡聽後心中很是感動,沒想到自己能交到如此仗義的兄弟,義憤感激的說道:“咱可是結過義,喝過血酒的,雖不求同生,但今生願求同死。雜能丟下大哥先行離去,這樣我會被天下人所看不起的,我還怎樣在修真界立足!”

    風月塵見勸不走張凡,,只是苦澀的笑了笑,心裡

    也爲自己能有這樣的兄弟而感到驕傲自豪,隨即叮囑道:“那你就小心點,注意躲開天上的驚雷,反擊的事就交給我來處理。”

    話還沒完,一道奔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又朝古樹襲來。風月塵和張凡迅速的朝兩方跳躍而起,張凡更是將修爲提至極限,以躲避從天而降的奔雷,這次奔雷降下的速度並未有停留,但似乎明白兩人的想法一樣,在劈下的一瞬間迅速在空中一分爲二,繼續朝兩人攻擊。連綿不斷的攻擊使得二人不斷的閃躲,可奔雷的劈下的速度也越來越快。張凡雖然修爲不凡,是青雲派的三大傑出弟子之一,可他並沒有風月塵那樣深厚的修爲,在和霸血交手時,風月塵都隱藏了一部分實力,打算在必要時給敵人雷霆一擊,風月塵如今的修爲已進入化虛一境,修爲更是強悍。

    可即使張凡修爲不凡,也經不起連綿不斷的奔雷追擊,很快便躲避不過來,剛剛纔躲避了一道奔雷,人還在空中,而此時另一道奔雷已朝張凡狂奔而來,張凡見狀,心中大驚,現在在空中無法停下改變方向,只得眼睜睜開着奔雷襲來。風月塵見張凡有威脅,立馬躲避眼前的奔雷,朝張凡飛去,可天上的奔雷似有靈性,迅速阻攔住風月塵,不讓他接近救援張凡,風月塵心中大怒,也不在打算保留實力,立馬祭出萬滅神劍,使出風神決,強行將劈下的奔雷一一彈開,並不斷朝張帆靠近。

    可遠水救不了近火,等風月塵把所有的奔雷彈飛之即,那道奔雷已劈中張凡,只見劈中的張凡口中狂叫一聲,人便像飄落的樹葉一樣,垂直朝地面落去,風月塵立馬飛去接住張凡,並將修爲提升至極致。不斷躲避天上的奔雷,並不斷的察看張凡的傷勢,通過短暫的檢查後,風月塵發現張凡受傷十分嚴重,已陷入深度的昏迷。但暫時還無生命之悠,但如果得不到調理,等過久了等傷勢惡化了也就麻煩了。風月塵手託一股真元,將張凡送離此處,因爲張凡在這裡會拖累自己,這樣自己就不能放手一搏,這樣兩人可能都會死在這裡,反而救不了他

    風月塵心裡明白,自己必須速戰速決,否則拖久了對自己很是不利,。張凡現在已陷入重傷昏迷,而且傷勢還在不斷惡化,自己需儘快解決戰鬥,然後爲他運功療傷,兩次重傷都還未愈的張凡身體虛弱無比,拖下去,可能會給身體留下後疾,導致修爲停滯不前甚至倒退。

    風月塵在彈開一道奔雷後,對着天空怒斥道:“原來前輩只是個藏頭露尾之輩,連現身的勇氣都沒有啊,看來也不是什麼光明正大人,那今天咱就手底下見真招了!”

    適時,空中奔雷停止了劈下,只剩下狂風吹舞這風月塵的長髮,風月塵衣衫飛舞,長髮飄逸,一張俊美得無法形容的臉上掛着一絲的怒氣,眼神警惕直直的望着天空,。風月塵見奔雷已停止了,風月塵怒斥着天空繼續道:“看來你果然是這種人啊,那我就上來與你一戰了。”

    天空之上並不如想像的傳來回道,反而空氣便得越來越壓抑,天空的烏雲開始慢慢散盡,一輪嶄新的明月高掛枝頭,風月塵見此,心知神秘人可能打算現身了,不由保持着高度警惕。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