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三章 青衣少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三章 青衣少年字體大小: A+
     

    黑雲見青衣少年再也無力反抗,便騰躍而起,迅速落在青衣少年的身旁,黑雲在這一刻迅速散步,一個身着滿身古樸符咒,胸口繡着一條毒蛇,毒蛇不斷的吐着紅杏,一副猙獰,邪惡的身影,身着怪裝的男人出現在眼前,古怪的男子順手拔出斜插在地面的神劍,猙獰的臉上掛着狂喜,轉身冷酷的看着重傷不起的青衣少年,慢慢的提着劍朝青衣少年走去,臉上掛着邪惡的笑容,邊走邊用嘲諷的語氣說道:“嘿嘿!怎麼不跑了,你又爬起來反抗啊!叫你乖乖聽話,把神劍交出來,或許你就不會落到現出的這個下場,這叫敬酒不吃吃罰酒",你活膩了,非*得我動手”。

    青衣少年見已無反抗之力,便順其自然,師傅不是曾經也說過嘛,佛家講究一個"緣"子,而道家看重"無爲",如今自己坦然面對,也算得上無修無爲了吧"!青衣少年不禁自語道,見邪惡男子嘲諷的語氣,不禁蹊唳的回道:“強搶豪奪,算什麼英雄好漢,只是讓人越發的看不起你罷了”。邪惡男子聽後,並不停留而是笑的更烈,繼續向青衣走去。

    邪惡男子很快便走到青衣少年的身旁,眼含嘲笑的看着腳下的青衣少年,把弄了一下手中的神劍,便斜斜的指着青衣少年的候口,語氣冰冷的到:“我可跟你們不同,可不是什麼狗屁正義之士,可沒有你們那麼多套的義正嚴明的說詞,今天你就註定的栽倒在此。”

    說完,不待青衣少年回答,臉上掛着邪惡的笑容,宛如在看待在的羔羊一樣,死死的盯着青衣少年,右手握劍高舉,劍於地面垂直,猛然間斜揮向下,直*青衣少年的咽喉,看來邪惡男子已經不打算跟青衣少年打口舍丈了,打算就此解決掉青衣少年,不留活口。

    青衣少年見健身體已經不聽使喚,想要避開是不可能的,隨即臉上流露出一股視死如歸的精神,臉色怡然不懼,"身爲正道人士,就算是死,咱也絕不屈服於你的,哈哈哈哈,你會遭報應的"。青衣少年憤怒的吼道。

    時間彷彿在這一刻禁止,那夾着邪惡男子必殺的一劍眼看就要到打青衣少年的咽喉時,突然,林中怒喝一聲,風月塵滿腔憤怒,夾着憾動天地的力量朝邪惡男子背後襲來,在邪惡男子那必殺的一劍將要斬殺青衣少年的時候。

    忽然,敏銳的意識探測出後方有威脅襲來,邪惡男子見此,不得不停止手中的動作,催動體內的真元,轉身迎接身後的攻擊,強烈的真元在順間爆發,邪惡男子整個人被耀眼的光芒籠罩,風月塵的攻擊也瞬息即到,兩劍接實,強烈的反彈之力,將雙方都彈飛而出,風月塵在空中連翻了幾周才穩住身體,可見反彈之力有多強,風月塵穩住身體後,並不停留,一個躍身而上,立馬便出現在青衣少年的身旁,努力的察看他的傷勢,見青衣少年全身筋脈十斷七八,內腑受傷也十分的嚴重,再不經人療傷,不出半刻,就得夢駕宇內了,衣少年見狀,還沒反應過來,以爲自己必死在那邪惡男子的手裡面

    ,此時卻見一個跟自己年若相當的男子在爲自己運功療傷,不禁大風月塵感緊將青衣少年扶正,盤膝而坐,雙手壓主青衣少年的頭頂,向他源源不斷的輸送真元,青衣男子以爲自己必死無疑,都閉上雙眼等待死亡的道來,可巨大的爆炸聲說他睜開了眼睛,發現自己居然還活着,一個陌生的少年正在爲自己運功療傷,心裡有種死後重生的感覺,青衣少年隨即用微弱的聲音問道:“你是誰,快走吧,你打不過他的,你走之後,記得去青雲派走一趟,告訴我的師傅清風真人,我的死訊,風月塵見此,只是開口的說到:“沒事,你不用擔心,他奈何不了我的,現在你做到心無雜念,調整我輸入進來的真元運功療傷就行了,其於地交給我便是了,不必再多言”。

    說完不再理會青衣少年的疑問,青衣少年見風月塵不肯多說,也畢目開始壓抑注自己惡化的傷勢。

    在被風月塵強勁的劍壓彈開老遠,擊飛進樹林的邪惡男子,拭去嘴角的鮮血,滿臉怒氣的從樹林裡走出,口中大罵道:“哪個不想活的,敢偷襲我霸血,今天我定要他生不如死”。

    見無人回答,走出樹林,出現在空地上,只見一個白衣少年正在給青衣少年運功療傷。不禁怒氣上漲,眼睛睜呲道:“就是你這無知小兒,敢壞我霸血的好事,你可知你的做法將給你帶來死無葬身的大禍”。

    風月塵見已壓主了青衣少年惡化的傷勢,便手託一股真元緩緩的將青衣少年轉移至數百丈開外,斜眼看着自稱是霸血的男子,語氣冷冷的回答:“是我又怎樣。你有能耐和我咋地”?

    風月塵簡短的語句霸氣外露,充滿了挑性和嘲諷的意味。

    霸血見風月塵不屑的眼神,和充滿挑性的語言,心中頓時氣血翻滾,險些吐出血來,勃然大怒道:“小子莫要張狂,今天你要壞我的好事,那就等於遇上了死神”。

    “是嗎?遇上死神?哈哈哈哈,你這死神也未必太遜了吧,天地間的生死輪迴若交到你手裡,還不亂了套”!風月塵毫不退讓,針鋒相對的回道。

    而霸血聽後更是怒意上升,口中怒吼道:“小子,莫要曾口舌之能。即然你小子非要管我閒事,那我就送你小子一程,報上明來,我可從不殺無命之人,那可有辱我霸血的名聲”。風月塵低頭一笑,猛然擡頭,一字一句道:“霸血,名字還可以,就是手段不咋的,在下風-月-塵,到了地府,閻王爺若問起,可就說是我殺的你,你可注意了,別怪我沒提醒你”。

    說完右手緊握神劍,朝着霸血方向騰飛攻去,霸血見風月塵攻來,也不示弱,把神劍丟在一邊,祭出霸血神刀,也朝着風月塵筆直攻去。兩人迅速在空中相遇,神刀和神劍在空中接實,立馬碰撞產生電光雷鳴,火花四濺。無數的光芒在兩者間匯聚,形成一個耀眼的光球。

    兩人在一上來之前,就拋棄了絢麗的招式,而是選擇了硬碰硬的方法,都是打算一上來就重創對方。

    強烈的反彈之力,立馬就將雙方彈飛,風月塵見狀,並不驚訝,在空中連續翻轉了兩週,便御掉了反彈之力。而霸血也被彈飛了十幾丈才停止了後退力,眼含驚奇的望着風月塵,語氣不善道:“小子,沒想到你居然有如此修爲,真讓人吃驚不小,可你就想憑這點手段打贏我,那可有點白日做夢”。

    “唉,沒想到你居然就這點實力,真是讓我白興奮了半天,看來你就那麼點能耐,反覆就那幾招,你有點創新精神行不”?風月塵毫不退讓,針鋒相對諷刺的道。

    “不知死活的小子,那我今天就送你一程”。說完右手緊握神刀,又加了幾分力道,神刀猛的一顫,霸血順勢一揮,霸血刀立馬飛出一百四十八把刀刃,夾着毀天滅地的力量朝風月塵攻去。

    風月塵見此並不停頓,右手奮力一揮,使出了家傳絕學"風神決"的第一式"風捲殘雲",只見三個直徑超過十丈的龍捲風平地而起,夾着龍騰虎嘯之勢,迎上了霸血的光刀刃。

    風月塵並非狂妄之人,在語言上激怒對方,只是爲了在敵人心神大亂之時,給對手雷庭一擊。因爲風月塵在第二手硬碰硬的交手中明白,霸血擁有幾乎和自己相同的修爲,如果自己不運用戰術,今天就不可能擊敗霸血,除非自己使出"蒼穹九破"或"惡魔飛翔"法決,那可是風月塵不想做的,因爲神秘者和鬼聖魔仙都叮囑自己,不在萬不得已,不能使用,否則可能會給自己帶來生命之險。

    霸血在風月塵激怒下,也不管什麼保留實力,只是全力提升修爲,給風月塵至命一擊。風月塵適時也不示弱,藉助萬滅神劍之力,使出家傳絕學"風神決"。兩股絕強的力量在空中迅速相撞,立馬便產生了驚天大爆炸,絢麗的光芒使得交戰的雙方不得不短暫性的失明,風月塵在爆炸之初,便橫移數丈,雖被氣波震飛,但躲開了爆炸產生的絕殺地帶,而霸血此時,可並沒風月塵那麼走運,風月塵使出的風捲殘雲,在爆炸之初,就暗中牢牢的鎖住霸血的氣機,使得霸血在避開時猛然牽動他,使他沒能躲過爆炸產生的力量。

    霸血立馬就被強勁的力量彈飛撞向地面,一聲巨響後,地面出現了一個深達數丈的巨坑,霸血衣衫襤褸,眼神渙散的躺在裡面。

    在遠處關戰的青衣男子見此,心中高心不已,同時也對白衣少年力壓霸血,大驚不已。對白衣少年有如此實力感到震驚,不過見風月塵壓住霸血的威勢,心中也不禁高興不已

    。風月塵御掉了爆炸帶來的彈力後,並沒有繼續追擊霸血,而是立身半空,臉含微笑,靜靜的看着霸血。

    霸血艱難的爬起來,察看了一下身體機能,發現內傷很是嚴重,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可能會凶多吉少,心中去意已定,打算趁風月塵不備,迅速退走,再尋良機,再報今日之仇。

    霸血擦了擦嘴角溢出的鮮血,並不攻去,神情憤怒之極,恨不得將風月塵碎屍萬段,以泄心中之憤。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