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章 古怪老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十章 古怪老頭字體大小: A+
     

    由於這幾天都在正經歷生死之危,自己並沒有時間,也沒刻意的去修煉這套法決,現在村民和無心都已經擺脫了敵人的追殺,,現在風月塵終於可以放下心來修練這套玄妙的法決了。留在風月塵腦中的蒼穹九破法決艱澀難懂,風月塵對此很是吃力,但在在經歷了一天一夜的不斷領悟和修練後,風月塵終於把"蒼穹九破"的第一決"混元破"徹底掌握了。、

    風月塵發現"混元破"修練成功後,自己對空氣中的靈氣吸收的速度比往常增加了數倍有餘,而且在以後,隨着自己修爲的增強,自己吸收靈氣的速度還會不斷的加快,風月塵對此也感到無比的驚訝,心裡暗自道,這套法決果真是神秘無比,如果自己真把"蒼穹九破"完全習會後,那時天下還有誰人能與我媲敵。

    但是風月塵也發現,這法決的修練也要以修爲爲基礎,如果修爲沒有到達法決修練的最低修爲,那就根本就不可能習得這套法決,所以自己要想修練下一式就必須擁有修練這式法決的最低修爲,不然很可能會走火入魔,把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

    、風月塵自己也知道,修真不可以過於急躁,它需要日積月類的沉甸,修真本就講究無爲無我的境界,急功進取反而會適得其反,風月塵自己也大概的估量了一下,憑自己現如今的修爲,最多也只能把前三破習會,後面的發決就只能等自己修爲提升到那個最低修行境界了,風月塵在瞭解到這些後,便決定先把自己能修練的法決先修練了,也能使自己在與強敵的交戰中擁有雷庭一擊的能力。那對如今的自己重要無比。半個月的時間就這樣再次的過去了,當風月塵帶着淡定的微笑走出岔洞時,整個人的氣息彷彿發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給人霸氣但又溫文而雅的感覺。

    當風月塵出來的時候,村民和無心也紛紛來到風月塵周圍,問候風月塵的傷勢是否已經恢復,在一陣寒喧後,風月塵看了看無心,給了他一個放心的眼神,笑了笑,對着衆人說道:“今天我也該離去,因爲我還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所以現在的我還不得不做,但大家請放心,村莊的血海深仇我是絕對不會忘記的,只要我風月塵還活着,就不會讓那些幕後的人逍遙快活,我一定會以他們的鮮血來祭奠山村幾百口枉死的村民,所以大家儘可放心,現在無心也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蛻變,他現在已經擁有保護大家的實力,我也相信他會把大家照顧好,如果鄉村再次遇難,無心也會以心靈感應通知我的。”

    無心望着風月塵,眼含不捨道:“哥哥,真的要走嗎?爲什麼不留下來跟我們在一起呢?我們可以一起修行,一起爲死去的村民報仇啊,我捨不得哥哥。”

    風月塵彎下身來,滿臉柔情的摸了摸

    無心的臉頰,微笑說道:“無心,你要聽話喔!在哥哥走後,村民的安全就得由你肩負了,你一定要好好的修練火神一族傳下來的法訣,等有一天,我們都有了強捍的實力,我們就去讓那些人付出代價,現在你必須帶領村民們過上安全而又平靜的生活,這纔是當務之急,村民們迫切需要一個平靜的生活環境,你千萬不可意氣用事出去尋仇滋事,哥哥,現在還不能陪在你身旁,因爲哥哥還有很多非作不可的事情要做,哥哥身上不僅肩負着全村幾百口被殺之仇,也還肩負之全家被滅之仇,所以哥哥必須去完成這些,所以……。”說道這裡風月塵也不禁哽咽了。

    雖然此時的無心傳承了火神一族的實力,但畢竟他還太小,只有十二歲,對於人世間的離別,還經歷得太少,所以對於這個對自己猶如親弟弟的哥哥,無心還是捨不得,風月塵看看無心的眼淚從眼框流出時,心中也是一酸,猛的抱住無心,撫摸着他的臉頰安慰道:“無心,別哭,這可不像是個男子汗喔,你要知道,沒有今日離別的離愁,就沒有他日相逢的喜悅,等哥哥辦完事就會會來陪你的,一定會的。”

    無心離開了風月塵的懷裡,擦乾眼淚,喃喃的點頭道:“哥哥放心吧,無心會堅強的,等下次見面,你一定會看到一個全新的無心的”。無心神色堅定,令人不容置疑,

    風月塵看了看無心,欣慰的笑着點頭道:“好,我相信無心,你一定可以給我一個驚喜的。”說完,風月塵目光一轉,看了看村民,隨即拱手道了一聲別:“大家保重了,我走了。”花落,便御氣朝着北方飛去,眨眼,便失去了蹤影。

    風月塵不想讓自己停留太久,因爲怕自己看到無心和村民的挽留,那樣的話,可能自己心一軟,就會停留下來的,可自己現在還有太多的事要做,自己現在必須去弄清當年殺害自己全家的仇人是些什麼人,那樣自己以後纔可以有目標前行。

    風月塵在御氣飛行了幾個時辰後,也不知道來到那裡了,發現肚子此時又咕咕作響,便停下來,找個地方休息,打算弄點野味來犒勞一下肚子,自己可是有一個月沒進食了,想到這,風月塵又不禁嚥了幾口口水。

    說做就做,風月塵很快就在山林裡打到了幾隻野兔,洗剝幹盡後,便生火開始烘烤,風月塵又在林間找到了一些香料草,揉碎後塗抹在野兔上,一柱香後,串架上的野兔便發出誘人的肉香,香飄四溢,風月塵聞了聞,撤下一塊肉嚐了嚐,發現已經熟了,可以盡情食用了,風月塵正準備享用之時。

    突然,一股奇異的氣息引起了風月塵的察覺,敏銳的直覺告訴風月塵,身後的樹林情況肯定不對,風月塵停頓了一下,立馬放下手中的野兔,站起來,盯着漆黑的樹林深處,利用家傳的風神決,以御氣爲風,把自己的探測之力混入風中,開始對樹林深處進行探測,這法訣有些奇特,只要有風,就可以對處於風中的事物進行探測,十分有效,是自家名揚修真界的不傳法訣。可在一番探測後,結果卻一無所惑,這也另風月塵感到很吃驚。

    這可使得風月塵很時詫異,剛剛自己明明察覺到了一絲奇異的氣息,怎麼現在卻消失得無影無蹤,心

    中不禁猜測到:“難道是有人故意隱藏了氣息,不讓我發現,可他爲什麼要這樣做呢,他這樣做有什麼目地?”

    風月塵開始保持高度的警惕,雖然風月塵的內心很是詫異,但還是面露平靜,淡定而又帶着歡迎的口吻朝着樹林深處大聲的說道:“相逢不如偶遇,既然來了,那就出來現身一見吧!那說不定也是一種緣。”

    但是,奇怪的是樹林裡除了風月塵的回聲在飄蕩,並沒有人回答的聲音。難道真是自己錯覺,難道林中真無人。

    可風月塵並沒有放棄,因爲他明白,自己絕對是察覺出了一股異樣氣息,現在那股氣息消失不見,那一定是有人故意隱藏,不讓自己發覺,可風月塵不曾明白的的是,這人爲何先前會顯露自己的氣息,而現在反而隱藏呢?而且還能都過自己的家傳神功—風神決的探測,來人肯定不簡單,隨即微笑道:“有朋自遠方來,不亦說乎,既然前輩來了就出來一見!躲躲藏藏恐怕不是前輩的作風吧!”說完後,目光堅定地盯着樹林深處,不曾轉移半點目光。

    可奇怪的是,樹林裡依然寂靜如水,不曾有半點改變,過了許久,樹林的深處傳來一古怪的聲音:“少年,你就這麼的肯定,有人在你背後,而不是你的錯覺?”

    風月塵腦中意念一轉,依舊平靜的回道:“後來不敢肯定你是否還在林中,但是在剛纔,我敏銳的直覺告訴我,樹林裡一定有人。”

    風月塵神色堅定,樹林裡突然傳來哈哈哈哈的大笑聲,而且聲音由遠而進,很快,神秘人便出現在離自己三丈遠的地方,與風月塵面對而立,風月塵藉着月光發現,來人是個六旬開外的老者,一頭花白的長髮凌亂的披在身後,身着一套破舊不堪看不出是什麼樣式的灰色衣服,勃上掛着一個一尺出的金剛降魔圈,背背一把斷劍,眼中不時的閃過幾許精光,整個人給人一種邋榻,極不對稱的感覺。

    如果在尋常人眼中,這分明就是個乞丐,但這怎能逃過風月塵的眼睛,風月塵知道,能靠自己這麼近,而又停留這麼久,又不被自己察覺的人,肯定不簡單。風月塵看着老者,儘量的隱藏着自己的氣息,臉含微笑,謙恭的說道:“敢問前輩如何稱呼,爲什麼會在樹林裡呢”?

    神秘的老者並沒有回道風月塵的問題,而是圍繞着風月塵不斷的上下打量。口中不時發出驚叫:“不得了,不得了,如此年紀競有這樣的修爲,當真天下罕見,真不知你師傅是誰啊,競能教出你這樣的徒弟,真不簡單啊!”

    風月塵見老者競然能看出自己隱藏得夠深的修爲,內心不驚大異,暗歎這老頭果然不簡單,表面上卻平靜的回答到:“我一生的武學全部是由我父親傳授我的,這點修爲恐怕在天下而言還算不了什麼吧!”

    風月塵並沒有將傳自己神奇法決的神秘人說出來,因爲神秘人曾交代過他,不可對他人說出他的來歷,在萬不得已的時後也不能使用"蒼穹九破"。對此,風月塵牢記於心。而那老者則急迫的又問道:“那你父親是誰?或許我們認識。”風月塵落漠的搖了搖頭,神情有些悲傷道:“父親是誰它並不重要,他只是個與世無爭的山野奇人罷了!”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