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六章 殺人誅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六章 殺人誅心字體大小: A+
     

    只聽被黑衣首領撞塌的屋舍中傳來一聲怒吼,隨即整個房屋四分五裂。黑衣首領從廢墟中彈射而出。與風月塵保持平行高度。眼神憤怒的看着風月塵,恨不得吃他的肉。飲他的血。

    此時,一直蒙面的黑衣男子卻做出了一個驚世之舉,隨即一手把蒙面的黑布一舉撤掉,右手緊握着寶劍,左手輕輕地拭去嘴角的血跡。

    風月塵見黑衣首領重傷彈出,並不未追蹤偷襲,而是冷莫的看着眼前之人,殺人誅心,這是最能能讓黑衣首領付出的代價,讓他眼睜睜的開着自己被殺,那種恐懼,那種悔恨,將充滿他的腦宇。這也是他必須受到的懲罰。

    風月塵見黑衣首領受傷不輕,一切都在他的計劃中進行,見黑衣首領撤掉蒙面黑布,露出那張有着歲月痕跡的臉,風月塵才發現,與自己交手的人看上去大約四十左右,鬚眉龍顏。看上去給人以霸氣威武的感覺。

    風月塵看着黑衣首領那張憤怒之極的臉,帶着幾分嘲笑與奚落的說道:“你是見實情敗露,打算不再藏頭露尾,想以真面目見人,還是想在臨死時,讓我記住的樣子,好讓我知道,我殺的是何人?”

    黑衣首領冷哼一聲:“狂妄小兒,我讓你見我面目,那是證明你今天必死無疑,因爲見過我面目的人都統統的到陰曹地府報到去了,現在或許你該考慮你的安危了!”

    風月塵看着黑衣首領,譏諷的說道:“哎,真不明白,爲什麼你們總愛這樣說,剛開始不知是誰說要我倒在這兒,可現在呢?我卻安然無恙的站在這裡。可某些人可就不同了五個重傷四個,還有一個。算了不說了,你明白的,對吧!”其實這是風月塵是有心激怒與他,好上他失去理智,便於自己給他雷霆一擊,重創於他。

    黑衣男子臉色陰沉無比,風月塵的話正刺痛着他那桀驁不馴的心,使得他的尊嚴掃地。可隨即臉色卻變得陰森無比,嘴角掛着一絲風月塵看不懂的奸笑,是說非道的說道:“哈哈哈,等一下或許你會明白倒在這裡的人是誰,開始讓你嚐點甜頭,你以爲你就真的天下爲敵。小子,想和老夫比,你還嫩了幾十年,可是我有些好奇的是,你究竟是何許人?爲何這個年紀有如此修爲?老夫行走江湖數十年,天下的少年傑俊幾乎都聽說過。可就是沒聽說過,叫風月塵的人。而且老夫辛苦修練百餘載,修爲才進入元嬰早期,而你才十七八歲,起碼有元嬰中期的修爲,這幾乎是不可能的,天下在同齡人中,有你這等修爲的絕不超出五個"。

    風月塵冷冷的看着黑衣首領,就像在看死人一樣,奚落的說道:“看來你還挺欣賞我的嗎,不過,我卻是你如糞土,有什麼手段現在就施展出來吧,別到了陰曹地府對閻羅王說你此生有憾。沒施展出你的窮招式。在哪兒喊冤,今天這裡的幾百枉死的冤魂,可是不會放過你的。”

    在風月塵內心,對黑衣首領他們的行爲已經憎恨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他們的所作所天理不容,但表面上隨即風月塵又嘲笑的說道:“至於我來

    自那裡,它並不重要,可重要的是你和你的手下今天都必須得死在這裡”。

    黑衣首領回頭看着自己四個重傷倒地的手下,臉上的陰邪之氣藏而不露,略顯失意道:“你可知今天就算你殺了我們,你的一生都將不會安寧,無論你走到天涯海角,都會被我們的人所追殺的,或許你現在收手還並不遲,因爲有些東西我們必須取得。”

    風月塵冷冷的笑道:“一開始不是打算解決掉我嗎,現在打不贏就開始威脅我嗎?你們可真是有臉,有脾氣啊,但我要告訴你的時是。”風月塵突然轉頭看了一眼遠處還處於悲傷中,但眼神堅定的村民和那個一直被護在最中央的那個孩子,見那孩子,牙齒緊緊的咬着嘴脣。憤怒之極的看着黑衣首領。風月塵對他點頭示意,表示自己的決心,定當爲他們討回一個公道,隨即轉頭鄭重的又說道:“就算你們的後臺有多強大,今天你也得把命給我留下來。”

    話還在空中迴旋,風月塵便揮劍強攻,施展出自己的家傳絕技——風神決。只見無數的劍芒光刃從神劍上發出,夾着厲嘯鋪天蓋地的朝黑衣首領飛去。

    黑衣首領也迅速揮劍反擊,口中大吼道:“開始我不用這套法決是因爲怕暴露我的身份,現在生死威迫,我不得不奮力反擊,現在就讓你見見這套劍決的精妙,讓你知道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說完,黑衣首領以奇異軌跡揮動手中之劍,風月塵發出的劍芒都被黑衣首領以玄之又玄的身法躲過。

    風月塵心中大感驚異,這是什麼劍法,竟如此神奇詭異,風月塵的攻擊已經被黑衣首領以詭異的軌跡躲過,而黑衣首領的攻勢也蓄勢待發,只見黑衣首領大吼一聲:“誅仙劍決第一式---誅魂滅魄。只見密集的劍芒由九天九地狂嘯而來。夾萬劍歸宗之勢朝風月塵迅速攻來,風月塵見勢不妙,但並不慌亂,在身外迅速的連布三道防禦結界,以御氣之勢抵禦黑衣首領的攻勢,強烈的攻勢轉瞬即到,滿天的絢麗劍芒從四周向風月塵攻擊,強盡的劍芒不斷撞擊着結界,風月塵雖然有結界防護,但劍芒撞擊結界所產生的反彈之力,卻使風月塵當即受傷不輕。

    無數的劍芒光刃還在不斷地呼嘯襲來,但風月塵的三道結界已破兩道,唯留最後一道結界還在垂死掙扎,眼看就要堅持不住了,但風月塵內心明白此,此時除了強提修爲外,恐怕別無它法,由於現在的風月塵處於被迫防禦的狀態,而黑衣首領的劍訣霸道迅猛無比,完全不給風月塵反擊之力,如果風月塵不使出高於黑衣首領的修爲,恐怕難以挽回敗勢。

    當最後幾道劍芒夾着強烈的攻勢而來,風月塵的三道結界已頻臨破裂,強大的結界壓力瞬間引爆,強大的餘波將四周的房屋全部毀滅,不留一磚一瓦。強盡的劍芒穿透結界,撞擊在風月塵身上,將風月塵重傷彈飛,只見風月塵口吐鮮血,不斷向地面落去。

    而黑衣首領見風月塵在氣機的牽引下,身受重傷,也不顧自己重傷的身體,強行再次施展霸絕法決,使自己重傷的身

    體再次重傷,但此時見有如此機會,爲了有機會活下去,此時就算是困獸猶鬥,自己也必須得揮劍再攻。黑衣首領這時也顧不上自身的傷勢了,騰飛而去朝着下落的風月塵胸口攻去,風月塵眼看着黑衣首領的劍朝着自己的胸口襲來。風月塵強行調整週身真元,無奈自己身處半空,無處借力,再加上黑衣首領的攻勢凌利,不給風月塵絲毫的逃脫機會,剎時,黑衣首領的劍便穿透了風月塵的左肩。

    鮮血不斷涌出,此時,外圍的村民痛聲疾呼,可也挽留不住那攻去的一劍。黑衣首領此時也到了燈枯油盡的時候,手一鬆,便和風月塵一同向地面落去。只見兩人都同時落下撞擊在地面,發出"硼"的一聲重響。地面塵土橫飛,塵埃迷濛。

    風月塵落地後,感覺全身巨痛無比,猶如萬千焚蟻在撕咬自己的身體一般,痛入椎心,意識也在痛苦的掙扎中,變得模糊。感覺好累,連睜眼的力氣也沒有,好想就這樣一直沉睡,這樣睡下去。

    可突然,風月塵腦中回想起了萬年前哪一夜,父母和妹妹被四個魔鬼殘害的情形,風月塵意識開始變得清晰,看着母親和妹妹慘死的樣子,風月塵內心憤怒之極,自己現在還不能死。死了就對不起爲了救自己而死的父親,風月塵內心大吼一聲,一片又一片告誡自己,自己絕不能這樣死去,自己還有更重要的事要去做,父母和妹妹的深仇,這裡那數百名無辜的村民,現在能救他們的人,或許就只有我了。

    風月塵強忍這全身的巨痛,用劍支撐着,努力的站了起來,看着不遠處躺着的黑衣首領,心中殺心大盛,不殺此人,難平幾百名無辜枉死的冤魂之怒。

    此而時的黑衣首領虛弱無比,口中鮮血橫流不止,呼吸極促,幾次掙扎都沒有爬起來,到最後也放棄了掙扎,就那麼的躺在哪兒,一口一口的喘着氣,眼神中充滿着恐懼,看風月塵倚着劍一步一步的朝自己走去。

    而那四個先前就重傷倒地的黑衣人,只能無力的看着風月塵朝自己的首領走去,除了撕心裂肺的大聲疾呼,似乎並未有辦法解救。風月塵走到黑衣首領的身旁,看着油盡燈枯的黑衣首領,淡淡的說道:“人算終不如天算,你以爲你施展出玄妙無比的法訣就能改變你的命運嗎,你屠殺了那麼多的無辜村民,犯下那麼多的滔天大罪,今天你的命也該歸此了,你可曾爲自己的言行後悔。”

    黑衣首領此時知道今天命該歸此,突然性情大變,狂言大笑道:“後悔,哈哈哈哈哈哈,老夫修行百餘載,居然栽在你個毛頭小子身上,我也認了,但是我要高訴你的是,今天你殺了我們,你此生都不會安寧的,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死了也要拉你墊背,你認了吧,即使你天賦過人,但畢竟修練時間尚短,你不可能躲得過我派的追殺的,我雖死尤勝。”

    風月塵蒼白的臉上泛着殺意,冷冷道:“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而你靈完不靈,看來我只能送你一程了,說完,掌心出現一個能量球,猛的朝黑衣首領的頭頂百匯穴罩去。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
    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