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五章 絕不容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蒼穹九破 - 風起雲涌_第五章 絕不容忍字體大小: A+
     

    風月塵飛於兩天之上,看着腳下渺茫的山川,心中不禁升起一股豪邁之情,心中的憂傷暫時也得到緩解。正當風月塵沉醉在這壯麗秀美的景色之時。突然,空氣中一股血腥的氣味引起了風月塵的注意,風月塵停下了前進的步伐,懸浮在白雲之上,發現腳下的山村似乎不對,風月塵發出一股探測之力去探測腳下的山村裡的情況,可風月塵突然大喝一聲,臉色甚是憤怒,身影一眨眼便消失不見。

    風月塵的身影迅速匯聚,很快便出現在村落的裡,當風月塵來到這裡時,只見這裡一便狼籍,房屋倒塌,屍首遍橫,血流成河,空氣裡瀰漫這壓抑而又濃烈的血腥味道,風月塵朝着村莊的最中間望去,只見有五個身着黑衣,面蒙黑帶,手握三尺長劍,由於他們蒙面打扮,並看不出他們年紀,只知他們是男子,這時,他們正在不斷的殘殺無辜的村民,到如今,村莊的人已被屠殺的差不多,村莊內殘剩的幾十個村民依然正全力圍護着一個十一二歲的小孩,村民把小孩護在最中間,不讓外圍的黑衣人碰觸傷害到小孩,但是五個殘忍的黑衣人正手握長劍不斷的殘殺村民,打算殺光所有阻止他們的村民後搶奪小孩,所以他們劍劍殘忍,每揮一次劍,就會有數名村民倒在血泊中,連一絲掙扎呻吟的機會都沒有,便立刻斃命死去,可見黑衣人的殘酷無情,冷默嗜血。

    這時,風月塵眼看村民將快被屠殺待盡,再不出手全村就完了。在這危乎存亡之際,風月塵仰天一吼,怒斥道:“爾等何人,爲何如此喪盡天良,殘殺這些手無寸鐵的村民,趕快給我住手,不然我會讓你們生不如死的。”五個黑衣人突然聽見有人怒吼,迅速的停止了手中的殺戮。轉身冷漠的看着眼前不遠處的風月塵,五個黑衣人不斷地打量着風月塵,其中爲首的一個人在打量了風月塵後。見風月塵不過十七八歲,衣服乳臭未乾的樣子,臉上掛着殘忍的冷笑,心知風月塵不敵自己。不禁仰天大笑,不以爲然的說道:“哈哈哈哈……送死小兒,就憑你也想讓我們住手,也想知道我們的大名,我看你是吃錯了藥,走錯了地方吧!今天,你趕壞我們的事,要懲能當英雄,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讓你這些無知小兒知道天高地後,既然你想多管閒事,那就拿出讓我們生不如死的手段來。”話落,猛然上前一步,不屑的看着遠處的風月塵,身後的黑衣人也接話大聲狂笑。

    村民們在聽到怒吼後,心中感到了一絲希望的曙光,可當他們發現風月塵不過十七八九時,心中的希望頓時蕩然無存。只是眼含感激的看着風月塵,一位年長的村民只是揮手,勸他快走,別來趟這趟渾水。風月塵看在眼裡,銘記在心裡,依然不爲所動。而是對

    着遠處的村民鄭重的說道:“大家放心,只要我今天在這裡,只要我還沒倒下,就絕不容忍他們再傷你們分毫。”話落,風月塵眼神一轉,冷眉豎眼的看着這羣殺人如麻,嗜血如命的人。風月塵嘴角微揚,冷酷一笑,道:“原來這裡的人都是些當做不敢當的人。我還以爲是多厲害的人呢,連姓名都不敢報的人。我看根本就是一些欺軟怕硬的人罷了。不過死在我手裡的無名鬼也多不勝數,也不差你們這幾個,報不報名現在都無所謂了,重要的事,今天五位都得留下來陪葬,但既然今天五位有如此雅興,我也不想打擾,要是我不拿出些手段,恐怕就怠慢了大家了,你說是不是?”

    風月塵在面對這些冷酷嗜血的敵人時毫不示弱,而是採取以牙還牙的強硬態度。

    五個黑衣人被風月塵譏諷一片後,心中甚是憤怒。其中爲首的黑衣人。眼神冰冷的看着風月塵。宛如在看死人一樣,威脅的說道:“小子,你的話只會加速你的死亡罷了,你最好想清楚,不然等會你可能會死的很難看的。”

    風月塵橫跨一步。拉近了六人之間的距離。毫不退讓的回道:“想殺我的人,到最後都被我殺了。今天你們也不例外。”

    爲首的黑衣男子不屑的大笑道:“狂妄,小子報上名來。老夫的劍可從不殺無名之鬼。”

    風月塵眼神冷酷的看着眼前的五個黑衣人,對於他們的所作所爲,痛恨至極點。想不到身爲修真之人,卻滿心的殺戮。如此之人,真是天理不容。風月塵無所畏懼,一字一句,生怕黑衣人聽不見的高喝道:“在下風-月-塵,各位可聽好。”話落不待對方會話,立馬祭出萬滅神劍,朝着爲首的黑衣男子攻去。

    五個黑衣人看着風月塵手握神劍憤怒的朝他們攻擊而來,黑衣五人也蓄勢待發,準備戰鬥,他們雖然狂妄,,但既然風月塵敢出手,就代表他有一定能耐,不然有誰願意白白當英雄而死,所以五個黑衣男子還沒有狂妄到座以殆斃的地步。

    只見風月塵在臨近敵人之時,立馬運氣全身真元,雙手交錯的揮動着神劍發出無數的光刃,無數的光刃夾着尖銳的劍嘯,呼嘯着向敵人攻去,由於風月塵見此五人無一不是心狠手辣之人,所以一上來就有心給他們致命一擊,便施展出了自己的八成以上的功力。加上風月塵的修爲已步入元嬰後期,在修真界也算是不弱的一人,所以風月塵一出手便是狠招,夾神劍之威,意在一招致命。

    五人看着光刃飛嘯而來,紛紛後退幾步,拉開雙方的距離,各自施展畢生所學,揮劍奮力反抗,只見風月塵發出的的光刃瞬間便和黑衣五人發出的劍芒在空中相遇,兩種不同性質的力量便立刻在空中相撞摩察撞擊,發出尖銳的響聲。

    當兩股絕強的力量在空中不斷累積,最終達到一個零界點,瞬間引爆,爆炸所產生的強勁的氣流立馬便將修爲弱點的四個黑衣人重傷彈飛。

    倒地的四人衣衫破爛,口吐鮮血,倒地不起,眼中滿是憤怒和不甘,而黑衣人中的頭領也被彈飛出十丈開外,而在硬

    拼中風月塵也被暴炸產生的氣流彈飛出十餘丈。風月塵立馬調整身體,穩住向後退的趨勢。

    風月塵穩住身影后,先是轉頭不屑的看了一眼重傷倒地不起四個黑衣男子,轉而帶着嘲笑的神色看着黑衣男子首領。

    黑衣首領穩住身體後,察覺不對,立馬找尋自己的手下,發現不遠處,自己的手下正重傷的倒在那裡。除了胸口還有起伏。見不出還有其他生氣,黑衣男子見手下重傷倒地不起,心中憤努至極,咬牙切齒的說道:“小子,你到底出自何派何城?今天你敢壞我好事,我必讓你追悔莫及,等會兒你就會明白你今日的做法是多的麼愚昧可見,這將導致你斷送了你的小命,如果你現在肯離去,或許我還可以考慮念你年輕好勝不懂事,誤傷我手下,可以考慮放你一條生路。”

    風月塵握劍橫胸,看了看黑衣首領一眼,隨即搖頭譏諷的笑道:“離去?你難道怕了,我既然敢出面,就不怕把命留在這兒,相信這一點你很明白,就像你們的任務一樣,況且,今天還說不定是誰把命留在這兒呢?你們如此喪盡天良,我今天就該殺了你們,以告慰那些無辜冤死村民的靈魂。”

    說完,轉身指着遠處的村民,憤怒的說道:“你看看,幾百口的村落,幾乎被你屠殺殆盡,你看看他們那對你憤怒至極的眼神,恨不得吃你的肉和你的血,你認爲你今天能活着走出這個村落嗎?”

    黑衣首領憤怒的道:“你以爲我是真的怕你嗎?即然你是儆酒不吃吃罰酒,有心把命留在這裡,那我就成全你,這裡三清水秀,是個好歸宿,那你就和那些螻蟻般的村民一同沉睡吧!”

    說完不待風月塵回答,抓住先機,趁風月塵不備,揮劍朝風月塵攻去,風月塵也不示弱,迅速後退幾步,催動體內的真元,揮劍迎戰,兩人在空再次相遇,兩劍接實,劍間便發出耀眼的火發,經歷了開始的試探性的交手後,雙方的的實力便有了一個大致的瞭解,所以此時此刻的兩人都拋棄了花哨的招式,選擇了硬碰硬的方法,打算以深厚的修爲壓倒對方。

    然而世事難料,黑衣首領以爲可以憑藉自己高深的修爲打敗對方,以爲剛開始是自己太輕敵,才被風月塵所傷,現在只要自己認真起來,就絕對可以壓倒對方,可他的如意算盤今天算是打錯了,風月塵乃萬年前古月界最傑出的少年之一,不到二十歲的年紀便擁有元嬰期的修爲,這在天下都是罕見的。

    兩人的交戰正如火如荼的進行,雙方的修爲相差不多,誰也壓不下誰。這時,風月塵心中思緒萬千,如果再這樣僵持下去,誰也奈何不了誰,看來只有暴露自己真實的修爲了。心中所想,便開始施展。只見這時,風月塵猛提真元,把修爲提升至極點,周身的氣勢也攀升到極點,神劍在氣勢的攀升下,一舉將黑衣首領再次重傷彈飛,黑衣男子在強大的力量下,被彈飛處老遠,撞擊在一幢民房中,才停止了後退。

    風月塵將黑衣男子彈飛後,並沒有迅速追擊,而是冷漠的立在空中,殘酷的看着被廢墟淹沒的黑衣首領。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