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入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百九十七章 入陣字體大小: A+
     

    趙權只感覺一股涼意從後背襲來,等他反應過來時,那隻巨大的手印,已經拍在了後背上。

    砰!

    瞬間,趙權身外的光幕直接被拍碎,暗淡無光,小白巨大的手印,穿透光幕,直接印在趙權後背上。

    “噗!”

    趙權瞬間被拍飛,口吐鮮血,同時,周圍的冰劍,依然沒有減弱,瘋狂涌入,衝擊趙權的肉身,趙權瞬間**成了刺蝟。

    每一塊小冰劍,都堅硬無比,堪比器物。

    噗~~~

    趙權咳血不斷,關鍵時刻,趙權一拍腦門,一口精血吐出,狂涌的精血,瞬間在身外凝聚成一道血之光芒,那些洶涌而來的冰劍才被再次阻擋。

    在趙權全身,佈滿冰劍擊出的血洞,血液從晶瑩剔透的冰劍中流出,恐怖無比,原本意氣風發的趙權,如今披頭散髮狼狽不堪,宛若一頭喪家之犬。

    原本狂涌的血氣,在此刻也暗淡下來。

    “老匹夫,我讓你狂!”小白化成小狗模樣,和古瞳匯聚,他明白,此刻趙權極爲謹慎,很難再偷襲,果斷放棄。

    同時,古瞳控制的冰劍也融化,化成水珠,從空中落下,墜入大地。

    剛纔,在小白傳言時,古瞳便知道小白要幹什麼,畢竟小白可化成冰劍的能力,古瞳早就知曉。無數的冰劍蜂擁而至,是爲了吸引趙權的注意力,一旦趙權沒有注意小白,小白下手偷襲便有機會了。

    “小白,沒想到你還有這一手。”另外一側,張霖和歷山也和古瞳匯聚,趙權的最後一具靈身,最終被兩人合力擊殺。

    擊殺時,正好看見小白偷襲趙權的一幕,讓他們驚異,小白的修爲可是凝丹鼎峰,偷襲一名元嬰初期修士,除非那元嬰期修士早就知道,不然的話,很難不受傷。

    歷山看向小白和古瞳的眼神,也充滿了崇拜。

    趙權封印全身真穴,控制住了血流,雙目漸漸化成赤紅,看着古瞳四人,冷冷道:“很好,看來我低估你們了。”

    說完,趙權的氣勢,再次強大起來,讓古瞳等人謹慎。

    “你們先逃!”古瞳低語。

    “逃,你們往哪逃,今天你們都得死!”趙權狂吼,怒道。

    古瞳眸子閃爍,突然,古瞳施展天龍八步,化成極速,在張霖等人還沒反應過來時,已經狂逃,正是那座峽谷方向。

    “哪裡逃!”趙權低吼一聲,不顧張霖等人,追擊古瞳而去,畢竟他的目的是擒拿古瞳。

    “不好。”張霖驚呼一聲,眼中露出擔憂之色。

    古瞳速度極快,幾乎是眨眼時間,便臨近那座峽谷,後方,趙權身形也極快,離古瞳越來越近。

    在古瞳進入隱匿陣法的那一刻,趙權也一腳踏入,這時,一枚陣旗出現在古瞳手中,只見古瞳將陣旗一拍,空中一震,一座座殺陣和困在,瞬間顯化,直接將兩人困住。

    嗡!

    趙權不知,直接撞在一座殺陣上面,頓時,一柄柄巨大長劍,無形中顯化,密密麻麻,宛若劍雨一樣,從虛空中形成,然後墜落下來。

    遠遠看去,就像蒼穹下起了劍雨,奇異莫測,很是詭異。

    “吼~~~”趙權狂吼,當週圍陣法顯化時,便知道上當,沒想到古瞳等人,早就在這裡佈置了隱匿陣法,古瞳所說的逃,完全就是迷惑自己,好讓自己在沒有防備的情況下入陣。

    蒼穹中,一柄柄巨劍懸掛,快速落下,所有的劍,都指向趙權,殺意滔天。

    刷刷刷!

    一柄柄長劍落下,殺向趙權。

    關鍵時刻,趙權一拍乾坤袋,一尊小丹爐出現,這尊丹爐,乃是趙家唯一一尊宗寶,危機時刻,果斷祭出,籠罩在頭頂。

    噹噹噹!

    巨劍閃爍光芒,洶涌而下,殺意浩瀚,直接撞擊在丹爐上,面對密密麻麻的巨劍,哪怕是宗寶級的丹爐,也無法倖免。

    巨劍雖然沒有穿透丹爐,在丹爐外部,卻出現了坑坑窪窪的口子,讓趙權心痛不已。

    此時,古瞳同時身處在一個殺陣中,不過古瞳的運氣,相比趙權,卻好上不少,在這個陣法內,張霖佈置的是一個火陣。

    狂涌的火光,將這座殺陣瀰漫,洶涌而來,衝向古瞳,這些火的威力,至少屬於蠕變七次的等級,威力驚人,奈何古瞳的火之神通,是青如曉天,霸道遠超這些普通的火種。

    面對狂暴的火光,古瞳搖身一變,火之神通顯化,四周的火種,像是平民遇到君王一般,畏畏縮縮,不敢靠前。

    遠處,張霖等人腳踏飛劍,極速而來。

    “完了,老大也在陣內,你快想辦法破解陣法。”小白驚呼,擔憂道。

    “別急,這個陣法外面無法破除,只有走到最中央那個陣眼,纔可以出來。”張霖搖頭道。

    “靠,你這不是坑老大嗎?”小白憤怒,怒視張霖,要和他拼命。

    “你們看古丹師,那些火光,不敢靠近他。”這時,一側的歷山,突然開口道。

    小白和張霖一愣,隨後望向古瞳方向。

    只見古瞳四周,呈現赤色火焰,四周的紅色火焰,根本不敢靠近,這座殺陣,對古瞳來說,宛若虛實。

    “赤色丹火!”張霖驚駭,面部肌肉抖動。

    他們雖然知道古瞳煉丹術厲害,可他們一竅不通,也從來沒有關注過古瞳到底用什麼樣的丹火,就是歷山也沒有關注,在桑城時,他只管拿起丹藥和分配丹藥。

    “赤…赤色丹火?”歷山傻眼了。

    “切,這有什麼驚訝的,想當年,我對付紫色丹火,跟玩似得。”小白翻白眼,鄙視兩人道。

    “少吹牛!”張霖臉部顫抖,瞪眼道。

    “誰吹牛?你問老大就知道,要是以前,不要說元嬰期修士,蛻凡期修士在我勉強都是渣,我一巴掌拍死一大堆!”小白很是不屑的吹噓。

    對於小白的話,張霖和歷山直接忽視。連老實的歷山都不相信,要是蛻凡期修士小白都能對付,現在古瞳就不會在殺陣內。

    “現在怎麼辦?”歷山開口問道,雖然古瞳不懼火種,可這樣下去,畢竟不是問題。

    “只能看他們兩人,誰先進入陣心。”張霖開口道。

    “要是那老鬼先到陣心,那老大不是麻煩了。”小白大眼睛閃爍,擔憂道。

    “這樣的話,除非……”

    “除非什麼?”小白急切問道。

    張霖看向小白,隨後拿出一枚紅色的陣旗。

    “你想幹嘛?”小白一把奪過,怒視張霖。

    這枚紅色的陣旗,乃是讓陣法爆炸的陣旗。

    “除非讓陣法爆炸,這樣一來,那老鬼就不可能走出陣法!”張霖道。

    “那老大呢?”小白怒視張霖。

    陣中,趙權盤坐在丹爐下方,分析四周的陣法,不到半刻鐘,便站起身來,哼道:“以爲搞這些陣法,就能至我與死地嗎?”

    如今,趙權已經清楚,陣心就在這些殺陣和困陣的中央,一旦來到最中央的那座大陣,自己便能出去。

    另一側,古瞳也明白這個道理,不過他和趙權兩人,離中央那座陣法,距離都很遠。

    趙權還要走過六座殺陣,三座困陣,而古瞳只要走過四座殺陣,兩座困陣,相比趙權來說,古瞳明顯容易許多。

    畢竟古瞳深入較遠,趙權才踏入這羣陣中。

    此時,離這座峽谷千米之外的一座山頂,劉龍等人,正站在此地,密切注視着前方發生的一切。

    從古瞳瞬殺趙權靈身,到入陣的整個過程,劉龍都看的一清二楚,眼眸閃動幾次,流淌着異樣的光芒。

    “城主,這個時候前去,是最佳的時刻。”劉龍身側,一名凝丹期修士恭敬建議道。

    畢竟,趙權和古瞳都困在陣中,對方張霖等人,劉龍出馬,可謂不費吹灰之力,如今出馬,在擊殺趙權的同時,還能擒拿古瞳,一舉兩得。

    面對手下的建議,劉龍沒有開口,而是將目光凝聚在古瞳身上,古瞳身外,依然有十座磐石道臺的影子,在閃爍光芒。

    古瞳磐石道臺的顯化,讓劉龍猶豫不決。劉龍雖然是桑城城主,可面對一些大教,連人家一根手指頭都不如。有些古老的大教,佔據一座巨城!

    如今,古瞳展現的實力,和那些大教的至尊級弟子,毫無區別,甚至更加強大,讓劉龍忌諱。

    “之前讓你們調查古瞳的身份,結果怎麼樣?”劉龍沒有回答那凝丹期修士的話,如此問道。

    “稟城主,他的具體身份並不清楚,不過不久前,丹火湖附近僅剩的火羽門被滅,有修士看見古瞳在那裡出現過。”劉龍身側,一人應道。

    “火羽門?”劉龍皺眉。

    “不錯,火羽門除了老祖錢應發外出沒有被殺之外,門內所有弟子,包括門主錢郝的所有修士,全部被殺。”

    劉龍眉頭聽完,眉頭緊鎖,皺成一團,最終一咬牙,道:“回去,以後不管古瞳是否出現在桑城,都不許再招惹他,不要以爲我不知道那築基期修士道臺爆裂,是怎麼回事。”

    劉龍身後衆人一愣,其中一名修士身形一顫,異口同聲道:“是,城主!”

    再次將目光轉向古瞳,凝視良久之後,劉龍嘆道:“希望沒讓他記恨,不然桑城就麻煩了。”

    言罷,劉龍同隨其他人,一起修士在夜幕中,離去。

    峽谷內,古瞳和趙權兩人,在明白陣眼在中央那座陣法時,兩人都在瘋狂的破陣。

    很明顯,趙權的速度快過古瞳,如今趙權破去了三座三陣,一座困陣,前方還有五座陣法。而古瞳才破去二做殺陣,前方還有四座陣法。

    再這個速度下去,趙權肯定比古瞳先一步破陣,一旦趙權走出陣內,不止古瞳,連張霖等人,都必死無疑。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