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百零五章 凝聚靈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百零五章 凝聚靈身字體大小: A+
     

    夜幕降落,張宇父子倆被家族中人擡回了張家,張家所有族人,都聚集在大廳之內。

    “家主,到底是誰,把你和濤兒的修爲廢除!”開口說話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築基初期修爲,眉宇見閃現寒光。

    這個人名叫張刨,是張宇的弟弟,爲張家二號人物,如今張宇修爲被廢,張濤這位有望成爲家主的藥宗弟子,修爲同樣被廢,一時間,張家便由張刨做主。

    “老二,是一位築基後期修士,此人肯定隱藏了修爲,我猜測,很有可能是通靈期修士。”張宇眸子閃爍,看向張刨的眼神,充滿複雜。

    一直以來,張宇和張刨,便爲家主之位爭奪,張宇可不信,張刨會爲自己出頭!

    “通靈期修士,難怪能將你和濤兒擊傷,現在怎麼辦,對方是通靈期修士,我們連報復的機會都沒有。”張刨面容顯露一副震驚的樣子,最後嘆息不已。

    “哼,就算我張家修士不能報仇,我也不能便宜了那混蛋,居然將我濤兒的道臺摧毀,此仇不報,我死不瞑目!”張宇厲聲道。

    隨後看向張濤,只見此時,張濤躺在一副擡架上,氣息奄奄,性命堪憂。

    “家主那你想如何?”張刨皺眉,話語中,家主二字,咬音很重。

    “哪怕傾全家之力,也要報此仇!”張宇寒聲道。

    張刨一聽,臉上微變,隨即看向張宇,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道:“難道你想……”

    “不錯,拿出家傳之物,請仡佬先生出馬,擊殺此人!”張宇哼道。

    “不行,家傳之物,爲祖宗遺留,不能這樣浪費!”張刨拒絕。

    “我是家主,必須是我說了算!”張宇凝視張刨,輕妙淡語。

    張刨一愣,掃視一眼周圍,在看見張濤時,眉頭緊縮,他想起了張濤的另外一個身份,藥宗核心弟子。

    最終,張刨妥協,嘆道:“好吧,就按家主所言!”

    張宇陰沉的臉上終於擠出一絲笑容,看着張刨道:“老二,你放心,此事之後,張家家主之位,我便傳與你,畢竟張家,還要一個強力的掌舵人!”

    聞言張宇的話,張刨神情緩和了不少,點點頭道:“我這就去請仡佬先生出馬!”

    說罷,張刨轉身離去,不但一刻鐘,在張家家族之地,幾道劍光閃現,衝向高空,消失在黑色的蒼穹中。

    半時辰之後,張刨等人來到一座石山,在臨近石山時,張刨等人便降下飛劍,因爲他清楚這位石山主人的脾氣。

    在山腳站定,張刨拱手大聲道:“張家張刨,前來拜見仡佬先生!”

    黑夜中,張刨的聲音傳播開來,良久之後,在石山之嵿,傳來一聲低沉的聲音。

    “上來吧!”一個低沉聲音響起。

    張刨一聽,環視周圍幾眼,才邁步走出。

    這座石山,不過百米,可當張刨等人走上那條蔓延而上的小道時,心卻震撼不已。

    一路上,在小道兩側,隨時可見一道道身影,被釘在樹上,有些早已死去,化成白骨,有些氣息奄奄,鮮血流淌,一股窒息的血腥味,充斥周圍。

    衆人渾身上下,彷彿被一雙無形的眼睛盯着,很不自在。

    終於,張刨等人踏上了石山之嵿,在石山頂部,有一座小屋,小屋四周,同樣掛滿了屍體。

    “張刨拜見仡佬先生!”張刨恭敬道。

    “說事,老夫正忙呢!”小屋內,一個低沉聲音響起,給人一種陰森森的感覺。

    “仡佬先生,我張家想你您出手,殺一名修士!”張刨道。

    “你應該知道我仡佬的規矩!”

    張刨聞言,一拍乾坤袋,一件法器拋出,是一柄長長的道尺,道尺長十寸,通體如綠玉一樣晶瑩剔透,很是美麗。

    一個清純之力,在道尺中釋放出來,這便是張家的傳家寶,無量尺!

    “無量尺,不錯,修爲,地點!”道尺內屋,五息之後,那個聲音繼續開口道。

    “通靈期修士,地點在彭家駐地!”張刨一喜,因爲這仡佬先生,一旦要這些資料,便預示着,他答應出手。

    “好,稍等片刻,我將這個對我不敬的家了夥剝皮之後,便去擊殺,你等回去等待!”仡佬道,彷彿剝皮這種事情,稀鬆平常。

    “謝仡佬前輩!”對於仡佬的信譽,張刨從未懷疑,因爲只要仡佬出手的事,都能成功。

    張家之事,古瞳並不知曉,此時,他現在還處於震驚中。

    被紀練這具血身稱爲小瞳,古瞳渾身都起雞皮疙瘩,尤其是這具血身散發的血氣和威壓,哪怕古瞳肉身達到極限,也如刀刃切割一樣疼痛。

    “好強的血氣!”古瞳眸光一閃,露出駭色,心中想道。

    同時,古瞳眉頭一皺,似乎想起什麼事情,當時在藥宗廢墟,他收集了數萬藥宗弟子的血氣,全部投到了這尊三足丹爐內,如今看見紀練這具血身,這股血氣,和廢墟內血玲瓏的血氣,一般無二。

    “紀老,你這身血氣?”古瞳疑惑道。

    “不錯吧,還好依靠那些血玲瓏,不然都無法匯聚成這幅血身,也不知道哪年才能重聚肉身。”紀練血色臉龐露出振奮之色,感嘆道。

    的確,紀練魔身封印萬載,歲月流逝,這縷殘魂,寄存在這尊神爐分身上,熬盡折磨,萬載之後,終於凝聚成一具肉身,可謂是可喜可賀。

    哪怕紀練是絕世老滑頭,老古董,此時也忍不住振奮,一股揚眉吐氣的感覺,油然而生。

    “紀老,你到底是什麼修爲,爲什麼一具血氣之身,給我的感覺,修爲就在凝丹之上呢?”古瞳疑惑道,按常理,哪怕紀練組成了這具血氣之身,修爲也不可能很強大。

    然而,紀練這具肉身強大到恐怖,唯有在藥宗老祖級身上,古瞳才感受到這麼強大壓力。

    “這具血氣修爲太差,不過元嬰期左右,如果不是爲了這次的藥宗之行,我可能還要潛伏,繼續凝聚,修爲也許能再提升幾個等級!”紀練嘆息道。

    元嬰期修士,居然還說太差,古瞳直接白了紀練一眼,自己千辛萬苦,好不容易邁入築基後期,連圓滿都未曾達到,這紀練居然還說元嬰期太差,這還讓人活嗎?

    這還只是紀練的一縷殘魂的分身,就這麼強大,宛若萬載之前,全勝時期的紀練,實力該有多強大。

    “不會是仙人吧!”古瞳疑惑想。

    “嘿嘿,小瞳子啊,我不是說你的修爲太差,你的基礎紮實,往後成就定不凡,我這具血氣之身,修爲雖然相當於元嬰後期,卻和修者肉身不一樣,我這具血氣之身,並沒有形成元嬰,只不過是實力強大些而已。”紀練似乎對小瞳和小瞳子這個名字很滿意,簡單解釋道。

    “好吧,紀老,那你是準備,依靠這具肉身,前往藥宗,解救你的魔身?”古瞳直接忽視紀練的話,轉移話題道。

    這個問題,在看見紀練血氣之身時候,就想詢問一番,因爲藥宗此次號召大量的築基期修士,匯聚藥宗,既有可能,和三年前一樣,爲的是鎮壓紀練魔身,加固鎮魔臺。

    如此一來,血氣便是重點,一旦紀練這具血氣之身出現在藥宗,以元嬰期修爲,古瞳覺得,最終的結果,肯定被藥宗老祖級人物擒拿,然後獻祭給鎮魔臺,成爲鎮壓紀練魔身的養料。

    “你當我傻子嗎?自己送上門?”紀練白了古瞳一眼,顯然早有準備。

    “那你怎麼凝聚這具肉身?”古瞳好奇問道。

    “嘿嘿。”紀練適應着在洞府內走動幾步,對這幅血氣之身,更加滿意,笑道:“當然是爲了凝聚靈身,不先凝聚一副血氣之身,我自己怎麼凝聚靈身?”

    www●тTk ān●c○

    “凝聚靈身?”古瞳皺眉,沉思片刻,似乎明白了紀練的想法。

    “不錯,你以爲我會用這幅血氣之身去藥宗,這不是給藥宗這羣混賬東西送養料嗎,先凝聚這幅血氣之身,爲的便是方便凝聚一副靈身,方便藥宗之行。”紀練道。

    “所以你才讓我先在這個湖泊內停留幾天?”古瞳恍然大悟,頓時明白了紀練的心思。

    紀練之所以在此地停留,顯然是看重了這個湖泊下方的靈脈,紀練想依靠這座靈脈,重塑靈身。

    靈身的塑造,不但對靈氣充裕程度有要求,對靈氣的純度濃度也有一定的要求,一座小型靈脈,對塑造靈身,是絕佳之物。

    “看來你小子還蠻聰明的嘛,好不容易遇到一座靈脈,我怎麼可能放棄?”紀練道:“之前我並沒想過此時出世,我的想法是,在你走到鎮魔臺時,我再出現,到時候我出手,幫助我那魔身破印。不過當你來到這個湖泊的時候,我就改變了注意,決定重塑靈身。”

    古瞳點頭,心中有了幾分想法,顯然紀練很早之前,便向塑造一具靈身,只可惜一直沒有遇到好的靈力供應物,如今,一座小型的靈脈,卻是絕佳之物。

    轟!

    一聲巨響發出,在湖泊下方的洞府內,雷聲滾滾,氙氣霧靄,只見洞府底下,一股股如泉水一樣的靈力柱,從洞府下方,破土而出,如同噴泉,洶涌而出。

    “好濃郁的靈脈!”古瞳站在洞府口,心神震撼,宛若這股靈脈全部被自己吸收,修爲不一定能邁入築基鼎峰。

    嗡!

    一聲輕震,空間震盪,一股強大的威壓產生,讓古瞳感覺渾身劇痛。

    “前輩,在下彭明。”突然,洞府外,響起了彭明的聲音。

    古瞳眉頭微皺,顯然,這彭明感應到洞府內的波動,下來查看,又不敢直接進入洞府,只好在洞府外開口說話。

    刷!

    光影一閃,古瞳出現在彭明身前。

    “前輩!”彭明一驚,他驚訝的發現,古瞳身影從洞府內一閃,便出現在自己身前,速度之快,讓他咋舌。

    且,古瞳身影出現在自己身前,洞府內,那股強大的氣息,依然沒有停歇,反而更加劇烈,甚至湖泊底下的靈脈,以及周圍的靈力,都被洞府吸收,顯然有人在吸收靈脈的靈氣。

    然而,彭明卻不敢多言,看着眼前的古瞳,彭明眸子一閃,突然意識到什麼,心神震撼。

    在彭明看來,古瞳進入湖泊底的洞府內,如今古瞳站在自己面前,洞府內靈氣波動強烈,顯然有他人在裡面。

    可古瞳此時出現在自己眼前,唯一解釋通,便是眼前這具身影,是古瞳的一具靈身。

    能顯化靈身的修士,至少是元嬰期修爲,甚至修爲在元嬰其以上,否則根本無法顯化出靈身。

    邁入元嬰,嬰體初成,盤坐道臺之嵿,從爲一具具靈身,每一具靈身,都有相當於本尊的實力。

    “沒事了,我們上去吧。”古瞳對彭明道。

    顯然,紀練塑造靈身需要一些時間,不可能短時間完成。一旦紀練靈身凝聚成功,這座小型的靈脈,很有可能枯竭。



    上一頁 ←    → 下一頁

    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
    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大王饒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