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二章 報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二章 報復字體大小: A+
     

    渾身劇痛,古瞳硬咬着牙根,走向深山。

    因爲,唯有深山,方不會被打攪,古瞳纔有機會,施展燃魂訣。

    原本有些遲疑的古瞳,經過薛虎一巴掌之後,施展燃魂訣的信念超過一切,他此時唯有一個目的,那就是邁入天極一層,回去立刻殺了薛虎和李悅!

    至於靈魂受損,古瞳顧不上這麼多。

    迎着朝陽,古瞳艱難的邁着步伐,向藥宗外圍深山走去,大山獸類不時低吼,各種鳥類劃過長空。

    譁!

    突然,天空中一道長虹飛過,帶着長長的紅光,只見長虹上站立一人,卻是一女子,女子一身紫衣,面容彷彿被精雕玉琢過一般,同時一股神韻散發而出,宛若天仙下凡。

    高傲絕色,腳踏飛劍,劃過長空,留下一道餘光。

    “築基期修者!”古瞳看着長虹消失在藥宗內門方向,心中震驚道。

    第一次見識踏劍飛行,遨遊長空,古瞳心生嚮往,武道修行,也唯有化形修者,方能腳踏長空,不借助外力。

    在真武大陸,也存在一些飛行法寶,可這些法寶都要強大修爲來支撐,方能在蒼穹中飛翔。

    “總有一天,我定能靠自己的實力,腳踏長空!”古瞳內心自語。

    古瞳低頭邁步,大約走了三個時辰,古瞳感覺自己離居住之地已經很遙遠了,方停下腳步,同時暗歎自己運氣極好,未曾碰見一頭強大的獸類。此時前方獸類低吼聲越來越頻繁,面對強大的獸類,這具肉體,根本無絲毫抵抗之力。

    花了半個時辰,古瞳終於找到一個隱蔽之地,盤膝而坐。

    盤坐之後,古瞳開始默唸燃魂訣的心法,開始燃燒己魂!

    古瞳從原有記憶中得知,煉體一層,除了肉體強大一些,可以舉起肌體雙倍物體之外,大約二百斤,肌體還能聚集一些靈力,爲自己所用。

    煉體二層,能舉起肌體三倍的物體,體內靈力更盛,爲一層的雙倍,越加強大。到煉體九層,能舉起肌體九倍的重物,體內靈力更是八層的一倍,已化靈湖,爲築成第一座道臺做準備。

    因此,煉體期,越到後面越加艱鉅,可每上升一個境界,體內靈力便提升兩倍!

    武道修行,天極境,卻不盡相同,天極一層,能舉起三百斤重物,肉體相當於煉體二層強度。

    且往後每提升一個境界,能舉起的重物,皆爲前一境界的雙倍,也就是說,天極二層,能舉起六百斤重物,在肌體的強度上,相當於煉體期六層!

    然,有利有弊,武者對靈力的利用,極具有限,由於沒有修真者的靈湖,靈力只能儲存於肌體當中,每提升一個境界,體內靈力皆爲天極一層的倍數,比如天極七層,體內靈力便是天極一層的七倍。

    明白這些之後,古瞳內心期待,想嘗試一番,看看到底是武道修行厲害,還是修真厲害。

    一旦肉體足夠強大,便能以拳擊碎兵器,不借助外物鎮壓一切,同時也能拳引靈聚,將天地間的靈力據爲己用。

    三個時辰之後,古瞳眉頭一皺,經過艱難的運轉燃魂訣,經過三個時辰的不懈努力,終於成功。

    同時,靈魂撕裂的劇痛傳來,讓古瞳幾欲暈闕過去,奈何每次即將昏闕之時,一股清涼的感覺由心而生,將其喚醒。

    在古瞳周身,散發一絲絲淡淡的白芒,籠罩起身,看起來寶莊威嚴。

    古瞳不知,在凡人階段,施展燃魂訣而成功着,自古以來,只有古瞳一人,可謂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宛若不是古瞳重生,也不可能有凡人會施展燃魂訣。

    古瞳額頭冒出絲絲細汗,汗水最終化爲汗珠滴落,沾溼了古瞳的衣裳,毛孔中溢出一絲絲黑色物質,乃是肌體內部的污垢。

    三個時辰之後,古瞳心神一震,額頭緊皺,除了第一股劇痛之外,居然又一股劇痛產生,彷彿不止一道靈魂被撕裂,第二道靈魂在此刻也被撕裂!

    劇痛傳來,古瞳緊咬雙脣,一絲絲鮮血溢出,渾身顫抖不已,靈魂撕裂之痛,讓古瞳周身無力,牙根直抖,面色發青,更是感覺頭皮發麻,劇痛讓古瞳全身麻木。

    又是三個時辰,正當疼痛有所緩解時,又一股疼痛傳來,古瞳直感覺腦海轟的一聲,這一次,古瞳直接昏闕過去,哪怕腦中被清涼環繞,一時間也未曾醒來。

    不知過了多久,當古瞳清醒之時,疼痛依然在,一共三處,也許因爲麻木,古瞳並沒感到開始那種劇痛。

    心中很是疑惑,按照燃魂訣記載,施展燃魂訣,唯有一道靈魂燃燒,可爲何自己明顯感覺到三道靈魂同時燃燒。

    “難道是自己以凡人之軀施展燃魂訣的緣故?”古瞳沉默思索。

    轟!

    突然,古瞳感覺肌體潛能被激發,體內傳來一陣陣轟鳴聲響,一股強大的感覺油然而生,且這股強大的感覺還在不斷增強。

    同時,古瞳明顯感覺到肌體的疼痛感在下降,衰敗不堪的肌膚,在此刻被注入了生機,正逐漸強大。

    一股股如小流般的靈力,滲入己身,一股強大的感覺油然而生,同時一股強大的氣勢爆發而出。

    修真煉體一層,完全是看體內靈力的多少,一旦靈力足夠,便邁入了煉體一層。與修真相比,武道修行,完全不同,武道修者,在與肉體強度上,一旦修者能舉起六百斤之物,便算邁入天極二層!

    許久之後,古瞳雙眸突然睜開,爆射兩道精芒,低語道:“天極一層!”

    藥宗北峰雜役弟子居住處,此時離七天交物之日只剩下六個時辰,大部分雜役弟子都完成任務,在院子裡休息。

    在院子中央,坐着一人,身體強壯,嫩幼的臉孔充滿憤怒,嘴角不時閃現一絲冷意,直直的盯着院門。

    此人正是薛虎,在薛虎身後,李悅站立,面色不善,心中更是不是滋味,上次跟隨薛虎前來尋找古瞳,本想借助薛虎之威,減輕自己的負擔,卻不曾想到這古瞳如此膽大,直接消失,差六個時辰,便是五日,到現在還不曾回來。

    “我就不信,還六個時辰,便是交物之時,古瞳你不出現!”李悅低語,眼中滿是諷刺。

    在藥宗,雜役弟子未經允許,不得逃出藥宗,負責按門規處置!

    院子四周,見薛虎二人端坐,皆知二人是來尋古瞳麻煩,站立在一側,等待看好戲。

    在衆多雜役弟子的一個房內,王寧看着院中端坐的二人,嘆息一聲,無論如何,此次自己也無法幫古瞳,畢竟讓大哥王浩出面,只是說說而已。

    且就算古瞳回到此地,缺少五百斤木材,也無法交差,最終依然難逃重罰,不必薛虎出手,雜役處管事便不會輕饒古瞳。

    除非,古瞳能進入煉體一層,方能倖免於難!

    當這些,只是幻想。

    就在這時,一道身影出現在院門口,正是消失五天的古瞳。

    “古瞳!”

    古瞳一出現院門口,便吸引衆人的目光,只見古瞳一襲粗布衣裳,身子挺直,後背揹着一個黑色包裹,大步走來,周身上下沒有一絲傷痕,更加沒有五天前的疲憊之感。

    見古瞳走來,薛虎首先一愣,他未曾想到離最後交物還六個時辰,古瞳不但沒逃,也沒帶着材木,反而出現在院內,讓薛虎有些震驚。

    薛虎身後的李悅,更是譏諷的看着古瞳,雖然古瞳身子挺立,但李悅卻彷彿看見古瞳被薛虎踩在腳下的情景!

    周圍那些雜役弟子,見古瞳大步走來,顯得很震驚,宛若是常人,此時早已逃跑,明知道薛虎在院內等待自己,怎麼可能回來。

    “古瞳,你還膽敢回來。”薛虎未曾開口,李悅雙目一冷,狐假虎威,首先迎了上去,有薛虎爲其撐腰,李悅感覺底氣十足。

    “我爲何不敢回來?”古瞳俯視,完全將李悅忽視,面對李悅的逼問,冷冷道。

    李悅一愣,沒想到古瞳如此強硬,這個時候了,還如此頂撞自己,正欲開口,卻聽到身後的薛虎哼道:“古瞳,你小子是找死。”

    說罷,薛虎習慣性的擡手,一巴掌向古瞳拍去!

    拍!

    一巴掌拍在臉上的聲音傳出,當衆人以爲古瞳又要挨一巴掌之時,結果卻讓衆人大倒眼跌。

    只見薛虎一手護着臉部,幾道血淋淋的指痕觸目驚心,張開吐出一口鮮血,血中還帶着幾顆牙齒。

    靜!

    周圍除了薛虎殺豬般的哀吼聲,衆人直直的盯着古瞳,彷彿看怪物一般。李悅此時直接傻眼了,古瞳居然出手將薛虎的牙齒都打掉了,這彷彿夢幻般。

    “這……”王寧突然站起,不可思議的看着這一切!

    “古瞳,老子跟你拼了,你居然敢打老子。”薛虎被古瞳這一巴掌打的昏頭轉向,醒悟之後,才發現不是自己扇了古瞳一巴掌,而是古瞳扇了自己一巴掌,頓時怒了。

    在薛虎看來,古瞳宛如蟻簍,自己想怎麼虐待便怎麼虐待,有大哥撐腰,雜役處的弟子,有人敢和自己作對,更加不要說還手。

    然,結果卻出乎意料,這隻蟻簍不但還手,還直接將自己牙齒大落,這股怒氣,如何能消。

    砰!

    面對囂張的薛虎,古瞳沒有一絲憐惜,一拳擊出,正中其胸口,一陣悶哼聲發出,一息不到,衆人便見薛虎倒飛出去,重重的倒在地上,連哼都沒哼一聲,生死未知。

    唯有古瞳明白,薛虎此生已廢,最多活一個月,且這個月定是在痛苦中渡過,對於扇過自己一巴掌之人,立刻取其性命,太便宜他了,唯有讓其生不如死,方能解那一巴掌之仇!

    至於薛虎大哥薛明,在擊廢薛虎之時,古瞳就知道,這樑子算是結下了。

    “煉體一層!”王寧低語,見古瞳一拳擊飛薛虎,震驚道。

    五天,古瞳居然邁入了煉體一層,讓王寧雙目閃現光芒,雙眼充滿火熱,這實在是太震撼了。

    同時,周圍看熱鬧的雜役弟子,感受到古瞳那股強大的氣息,不少已經猜測,古瞳很有可能邁入了煉體一層。

    想到這,衆人看向古瞳的目光,充滿了敬畏!

    “你……你居然敢……”李悅渾身顫抖,他本是借薛虎之勢,如今薛虎生死未知,頓時神情懼怕。

    古瞳嘴角帶着一絲冷笑,雙眸中露出譏諷之色,與五日前,李悅看古瞳的目光一模一樣,之色角色對換了。

    “輪到你了!”古瞳淡淡開口,看向李悅的目光,宛若看見一隻小丑。

    “你……你不能動我,我沒對你動手,雜役弟子之間廝殺,要受重罰!”李悅彷彿抓住一條救命草,顫抖道。

    “是嗎?如果我有這個呢?”古瞳輕語,露出腰間的一個令牌,正是標誌藥宗外門弟子的一個令牌。

    “你……你居然邁入煉體期了,只用了五天不到的時間!”李悅楠楠道,面如死灰。

    古瞳擡手,一拳擊出,下一刻,李悅斃命!

    古瞳之所以耽誤一些時間,便是爲了獲得這枚令牌,如此一來,殺薛虎和李悅二人,便名正言順,哪怕薛虎哥哥薛明,沒有正當理由,也不能對自己動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