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章 雜役弟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混跡在修真界的武者 - 第一章 雜役弟子字體大小: A+
     

    疼!

    這是古瞳恢復意識的第一感覺,渾身的骨頭像是斷裂了,肌肉痠痛抽搐。他想張開嘴巴大聲呼叫,卻發現連嘴都無法張開,根本不能發出聲音,想動,也不能動,連眼睛都無法睜開,還好,這種感覺,隨着時間的推移,在逐漸消退。

    當古瞳能動時,他費力的睜開雙眼,涌入眼簾的是漆黑一片,慢慢的,古瞳眼中,纔看見一絲微弱的光芒。

    撕!

    古瞳用雙手支撐,坐了起來。

    古瞳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狹小的房間裡,一個如狗洞大小的窗戶,灑進微弱的光芒,讓古瞳看清房間的物品。

    “這是什麼地方?”古瞳頭痛欲裂,思緒漂浮,迷茫的看着周圍。

    腦海中,浮現一幕幕情景。

    古瞳原本是真武大陸,古氏家族的一名核心子弟,古氏一族,在真武大陸,傲視天下,在上古時期,便震懾整個真武大陸,古瞳的老祖宗,曾經乃是弒殺過真仙的存在。

    隨着時間推移,古氏沒落,由於底蘊深厚,在真武大陸地位依然讓人忌憚。近期因爲一份仙丹的丹方,招來真武大陸三大古教合力剿滅。

    古瞳清楚的記得,自己被一尊三足鼎爐鎮壓,生死道消。

    當古瞳清醒時,便發現在這個狹小的房間內。

    “好痛。”

    古瞳擡手,撫摸額頭,劇痛讓他感覺下一刻就要昏迷。

    當他藉着微弱的光芒,看清自己佈滿老繭的手時,瞬間停在空中。

    “這是我的手嗎?”古瞳皺眉,翻看自己的雙手,黑不溜秋,手掌還長滿了老繭,作爲古氏一族的核心子弟,修爲更是邁入了神通境,雙手絕對不可能長老繭。

    “我的修爲!”突然,古瞳感應魂海,發生自己原本神通境的修爲,消失的無影無蹤。

    而且,這副身體不但修爲盡失,甚至連普通人的體質都達不到。

    “這到底怎麼回事?”古瞳迷惑,震驚不已。

    這時,腦海中一條條信息洶涌而來,讓古瞳迷惑的雙眼,爆射光芒。

    “這裡不是真武大陸。”

    從這些信息中古瞳得知,這片大陸名爲修真界。

    這具身體的主人,也叫古瞳,和自己的名字一樣。

    古瞳眉頭緊縮,不斷的消化這具身體的原有記憶,疑惑的臉色,逐漸消失,同時,讓他對這個稱爲修真界的地方,有了一個初步的瞭解。

    修真界,同樣是一個修行大陸,只是修行法訣與真武大陸出現明顯的區別。

    真武大陸,乃是武修大陸,以肉體爲基,靈力入體,強悍己身。修武之人,在神通境更是能顯化各種神通之術,彈指間天崩地裂,山河倒流,蒼穹破碎!

    通過這具身體的記憶,古瞳也不過了解一些關於修真的知識,修真之人,肉體雖然沒有真武大陸武道修者強大,卻可以利用衆多外物,如飛劍、法寶、丹藥等。

    修武之人,唯有踏入邁入化形之境,方能縱橫天地,在天地間遨遊。

    而修真之人,築基期便能借助飛劍之力,遨遊長空。奈何此具肉體主人對修真瞭解不多,古瞳只知道,修真境界分爲:煉體、築基、通靈、凝丹、元嬰。除煉體期分爲九個階段之外,其他境界都分爲前中後三個階段,同時一個階段分爲初期、中期、圓滿!

    對於武修,古瞳早已瞭如指掌,宛若對上修真境界,前五個境界分別是:天極、通穴、神通、神尊、化形,每個境界分爲九個階段。

    古瞳曾經便是神通期修者,年紀不過二十歲,乃是族內少有的天才!

    雖然清楚了修真界的境界等級,但對於修行功法,古瞳只清楚煉體前三層功法,對於其他,古瞳一無所知,因爲這具身體,此時連煉體一層都沒有邁入!

    此時的古瞳,乃是藥宗一名雜役弟子,連外門弟子都不如,更加不要說內門弟子。雜役弟子,便是每天爲宗門服務,做些下等的活計,宛若邁入煉體一層,便能成爲一名外門弟子。

    然,這具身體的主人,資質極差,體質更差,在藥宗做雜役弟子一年,不但沒邁入煉體一層,連普通人的體質都不如。

    就在這時,一個信息出現在腦海中,讓古瞳皺起了眉頭。

    宗門雜役弟子,七天的活計都是固定的,七天之內,將所有安排下來的活計幹完,後七天便不會捱餓受罰。

    就在前天,雜役處來了一位新弟子,名爲薛虎,那人身材高大,壯實無比,來到雜役處,便四處炫耀,聲稱哥哥薛明乃是藥宗的外門弟子,早已邁入煉體二層,正閉關衝擊煉體三層。

    於是乎,雜役處弟子對薛虎皆懼怕,在藥宗有規定,外門弟子殺雜役弟子,只要有合適的理由,無罪!

    而外門弟子之間,一般情況下,卻不能互相廝殺。至於內門弟子,要殺雜役弟子,根本不要找任何理由,殺外門弟子,卻要合適理由。

    薛虎得意洋洋,心高氣傲,最終因古瞳前去拜見晚了,薛虎便要古瞳爲其幹完七天內所有的活計,他的活計乃是一天砍材百斤,古瞳懼怕薛虎的報復,只好答應。

    才兩天,古瞳一天做十八個時辰,累的腰痠背痛,本是極差的身體,更加不堪一擊。而薛虎極爲聰明,每天傍晚時分,便來取自己的百斤材木。

    由於過度勞累,古瞳周身疼痛不已,兩天勉強完成兩人的活計,接下來幾日,卻很難支撐!

    “這具肉體體質太差,宛若繼續敢如此多的活計,最終定會累死!”古瞳坐在牀上,一股危機感撲面而來。

    “除非邁入煉體一層,成爲藥宗外門弟子,方能躲避一死!”古瞳思前想後,唯有此法,最爲實際。

    然,這具肉體修真極難,從這具身體的記憶中,古瞳得知,修真之人,對資質要求極其嚴格,煉體一層,在靈力足夠的情況下,這具肉體至少需要三年時間,奈何此地靈氣缺乏,煉體一層無望!

    更何況,自己只剩下五天時間,五天之內,想邁入煉體一層,難如登天,根本無法完成,哪怕天縱之資,也無法完成。

    修真,乃是一個沉澱積累過程,厚積薄發,從而突破枷鎖,走上修行大道!這具肉體,一年來,非但沒有沉澱一絲底蘊,連原有的體質也消耗一空,讓古瞳一陣失望。

    “此具肉體,想邁入修真之路,實在艱難!”古瞳低頭沉默,沒想到自己重生未死,依然遇到了生命危機。

    突然,古瞳發現胸口一陣火熱,低頭掀開粗布衣裳,只見一枚紫色玉佩懸掛胸口,系在頸脖之上,散發微弱的紫光,在古瞳注視一眼之後,紫光一閃即逝,化成一塊普通的紫玉佩,懸在胸前。

    “紫龍玉佩!”古瞳在看見這玉佩之時,雙眸一凌。

    紫色玉佩不過嬰兒巴掌大,正面一條紫色大龍,栩栩如生, 張龍五爪,宛若一尊精雕細琢的神龍,在仰天長吼。紫玉背面,一個羅盤雕刻在上,散發古樸之意,極像家族宗寶天機羅盤,號稱算盡古今之物。

    紫龍玉佩,乃是古氏一族的家族祖寶,古瞳清晰的記得,在三教圍攻古氏一族的前天晚上,父親將此玉佩交予自己,眼眸中鄭重異常。

    “瞳兒,不管往後的修行路途多麼艱難,都不能放棄古氏一族的功法!”

    記得那晚,父親古天河對自己鄭重的開口,也是父親和自己最爲嚴肅的一次談話,當時古瞳不知父親之意,如今想來,父親顯然意識到什麼!

    “難道自己重生,和這枚紫龍玉佩有關?”古瞳低語,此次重生,唯有這枚玉佩,跟隨而來。

    久聞紫龍玉佩之名,得見此物,雖不知其具體作用,但古瞳隱約猜測,自己重生異界,與這枚玉佩有很大關係。

    “家族功法!”古瞳擡頭,眸子中閃現一絲刺芒!

    與此同時,腦海中浮現家族的修行功法,如流水般從腦海中劃過。

    “修真功法不適合這具身體,可家族功法卻和體質關係不大,修武之人,在與意志,體質差,第一境界天極,便是希望!”

    天極境,爲修武之人的一個轉折點,意志堅定之人,完全可以利用天極境逆轉,強悍自身,修成武道真身,成就大道。

    “可是,五天之內,也無法練就天極一層!”古瞳明白,此時此刻,自己只有五天時間,宛若這五天時間不逆轉狀況,等待自己的結果,便是死。

    “除非……”古瞳眸子突然充滿冰冷與堅決,他突然想起家族功法內的一式。

    “燃魂訣!”

    所謂燃魂訣,便是燃燒半枚靈魂,讓自己修爲提升一個境界,哪怕凡人肌骨破敗,只要知曉這一式,也能施展,只是時間較長,需要四天半時間,方能硬生生邁入天極一層。

    此式,正適合古瞳!

    人有三魂,居於魂海,維護己身,一旦受損,命之旦夕,燃魂訣,燃燒其中半枚靈魂,換取強大的實力。

    這種結果,導致三魂不全,無法通往最終大道之途,等於廢棄修途,非萬不得已,無人會用。

    且使用之後,修爲只保半年,半年之後,修爲倒退一個階段。除非在這半年內,修爲能提升一個境界,倒退一境界之後,保持如今修爲不變!

    如今,古瞳已然顧不上這麼多,相比於性命,古瞳毅然決定,選擇修途廢棄,更何況修途廢棄,這只是傳說,古氏一族,自古以來,能逼着他們使用使用此式之人,甚少!

    在三教圍攻古氏一族時,古瞳便目睹三位老祖曾燃燒己身,與三教老祖同歸於盡!

    “古瞳,你小子給我滾出來,都這個時辰了,居然還沒出門,不想活了嗎?”就在這時,一個粗礦的聲音傳來,讓古瞳眉頭一皺。

    從記憶中,古瞳清楚,發出此聲音之人,便是薛虎。

    “砰!”

    一聲巨響,不等古瞳站起,本是破舊的大門被踢飛,破爛不堪,一個身材高大,強壯壯實之人邁步進入,正是薛虎。

    薛虎年約十八,卻極其高大,臉龐嫩幼,此時卻怒氣衝衝,雞蛋大的雙眼一瞪,讓人生寒。

    薛虎踏入房內之時,眉頭不由一皺,藉着門口灑入的光芒,見古瞳正端坐牀上。同時,在壯漢身後,一個瘦小的少年跟着走了進來,眼眸中對薛虎滿是殷勤。

    “居然還在睡覺,你他媽的不想活了!”薛虎震怒,擡手間一巴掌拍下。

    “拍!”

    一切發生在一瞬間,古瞳還不從反應過來,卻見薛虎一巴掌拍了過來,古瞳下意識的想躲,奈何這具身體體質太差,速度嚴重跟不上,薛虎的一巴掌直接拍在古瞳臉上,讓古瞳滾落牀下。

    同時,一股火辣辣的感覺傳來,讓古瞳眸光一冷!

    從小到大,還沒有人敢對自己動巴掌,薛虎不但對自己動手,還扇自己一巴掌,古瞳一股怒火從心而生,正欲起身還手。

    可當他雙手撐地之時,周身一股疼痛感傳來,周身毫無力氣,同時古瞳心中一凌,硬是沒有還手,只是扭頭怒視薛虎!

    “草,看什麼看,從現在開始,你每天不但要完成本少爺的百斤材,連小李子的百斤材也一併完成!”薛虎虎目一瞪,居高臨下的看着古瞳哼道。

    “多謝薛爺!”一側的李悅聽聞薛虎的話語,連忙躬身拱手謝道。

    “小李子,以後跟着本少爺,你就等着享福吧!”薛虎得意洋洋,對李悅的恭維很是享受,見古瞳瘦小身材,沒再次動手,生怕打死了不能幫其幹活。

    “裝什麼裝,趕快給我起來,去給我幹活!”薛虎對古瞳吼道。

    古瞳嘴角顫抖,卻硬是沒吭一聲,勉強起身,腳步蹣跚的向外走去,走出房門,刺眼的陽光迎面而來,久未見陽光,古瞳感覺一陣頭昏目眩,眼前漆黑一片,根本看不清任何事物。

    “滾開點,別擋着爺道!”薛虎推了一把古瞳,吼道。

    古瞳猝不及防,身子慣性向前倒去,眼看要倒下,感覺一隻強有力的胳膊挽住自己,終究未曾倒下。

    這時,古瞳眼中的那種昏闕感漸漸消散,睜開雙眸,眼簾逐漸清晰,方看清眼前之人,只見一個大約十六左右的少年,身材一般,臂腕充滿力量,正扶着自己。

    從記憶中古瞳瞭解到,此人名叫王寧,在北峰雜役弟子裡面,唯他對自己向來照顧。同時,古瞳也發現周圍聚集了不少藥宗北峰的雜役弟子,都在一側看熱鬧,沒一人上前幫忙。

    “王寧,怎麼,你想管老子的事?”薛虎見王寧扶着古瞳,虎目瞪圓,其聲如雷道。

    “薛虎,你最好別太過分。”王寧雙目一凌,直視薛虎道,絲毫不懼怕薛虎。

    薛虎顯然對這王寧有些忌憚,看了王寧一眼,隨即看向古瞳,哼道:“傍晚時分,未交出兩百斤木材,到時候有你好看!”

    言罷,大袖一揮,不理會衆人,大步離去,李悅隨後跟上,在經過古瞳身側,眼中露出譏諷之色。

    “多謝王哥!”古瞳勉強站直,對王寧躬身謝道。

    “古瞳,你累成這樣,今天別去砍木材,薛虎要敢再來找麻煩,我便告知我大哥,讓他好看!”王寧見古瞳咬牙站直,於心不忍道。

    王寧的大哥王浩,乃是藥宗外門弟子,也是煉體二層,以至於薛虎對王寧很是忌憚,不願真正得罪。

    聽聞王寧的話,古瞳卻沒有當真,藥宗一個雜役弟子,想讓外門弟子出手化解仇恨,沒有足夠的報酬,絕不可能!

    在外門弟子眼中,雜役弟子猶如螞蟻,雜役弟子的生死,他們根本不會關注,王寧大哥王浩也不可能爲古瞳出頭。

    “王哥,你的好意我心領了,我稍微休息一會,便沒事的!”古瞳謝絕王寧的好意,邁着蹣跚的步子,帶着砍木工具,走出了雜役弟子居住之地,向藥宗外圍大山走去。

    周圍的雜役弟子,看着迎着朝陽,走向深山中的那個瘦小背影,大都露出不屑與嘆息,在他們看來,古瞳必死無疑!



      → 下一頁

    最強惡魔妖孽係統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
    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