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六道修真 » 第398章 中陷阱的應該是你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六道修真 - 第398章 中陷阱的應該是你們字體大小: A+
     

    在河邊,一個男人倒在了地上,一隻手撐在地上,纔沒讓自己整個人躺在地上。

    “我的實力,你覺得進步了嗎?”

    應明海笑了笑,說道。

    在皎潔月光的照耀下,湖面顯得非常透亮,但是一個不怎麼協調的物體倒在了水中。

    一條青綠色長長的蛟龍倒在了水中,如同是被人打翻了一樣。

    龍河咳了咳,沒有說什麼。

    從之前兩個人一交手,自己就處於了弱勢。

    就算是自己加上鼠蛟,也是無法將他怎麼樣。

    應明海的戰鬥方式攻防兼備,讓龍河一直無處下手。

    “空有一身力量,其他的卻是什麼都沒有。”

    應明海笑着轉過了身子,就打算回到宅院之中,和衆人匯合。

    但他卻沒有發現,龍河的神色有些奇怪。

    “不二櫻,我可以看在不二全助的面子上放過你,你走吧”

    蒼天正了正色鬆開了自己的右手,說道。

    “你......”不二櫻愣了一下,她沒有想到蒼天居然會說這種話。

    他是自己的敵人,但是他卻選擇了放過自己?

    爲什麼。

    不二櫻不明白,敵人,擋在自己面前的敵人,自然是斬草除根來得好。

    儘管他未必能殺了自己,但是他爲什麼會放過自己呢。

    又偷偷地看了幾眼蒼天,從上往下觀摩了一遍,看不出他是在撒謊。

    不二櫻想不明白。

    “揍他,彭侯!”不二櫻對着慢慢爬起的彭侯下達了進攻指令。

    蒼天轉過頭去看了一眼。

    媽蛋,這傢伙的生存力還真是強大,這都沒有跪,算你牛叉行吧。

    在屋子裡,一個男人看着眼前的藍衣青年,笑道:“這次的事情應該會非常順利吧。”

    藍衣青年笑了笑,眼神卻是關注着自己手中杯子裡面的茶水,說道:“也許吧。”

    他輕輕一吹,水紋便盪漾在了杯中。

    咣噹!

    兩個人齊齊摔在了地上。

    樊施宇擦了擦嘴角的血跡,而翔宇也一把捂住了腰間的傷口。

    這兩個人越打越用力,越打越有勁,但也就在這個時候,一個失誤就會導致自己進入一個萬劫不復的局面。

    兩個人儘管都打得熱火朝天,不過都還爲了自己的生命考慮,防守方面也是下了不少苦工,最後在近乎平手的情況下分別被對方重擊到,直接從屋頂摔了下來。

    砰!

    院子的牆壁突然裂開,一個身影顯現,一個人雙腳陷在地底之中,一路滑了進來,他的雙**叉在胸口,應該是被重擊,防守之後頂不住衝擊力而一路滑了過來。

    緊隨其後的,張洋鋒坐在了守鶴的身上,走了進來。

    “我靠,這是什麼節奏,老大,這個守鶴是怎麼回事啊,你怎麼做到的,教教我吧。”蒼天看着張洋鋒那各種裝逼的表情,略帶諂媚地說道。

    “唔,小天子,去,給朕打盆洗腳水,朕就教你。”

    “滾粗。”

    另一個狼狽的人影也是從天而降,他頭上的犄角也已經消失了,落地後不穩的後退了幾步,看上去好像隨時隨地都會摔倒一樣。

    “小弟弟,這就不行了嗎?”流雲騎在雷獸的身上,在牆外直接跳了進來。

    程郡武沒有理會她,而是有些不太好意思地說道:“蒼天,那啥,我輸了,真不好意思。”

    蒼天沉默了一會兒。

    程郡武所爆發的實力應該在自己之上啊,打不過流雲實在是不太科學。

    這件事情好像是沒有這麼簡單。

    按照他的脾氣,他肯定是先被虐了,後面再被虐中找到了對方的軟肋,並且知道如何克服對方。

    可是如果真的這樣,他怎麼會輸呢,而且還是當他的實力不比對方弱。

    “你,放水了吧。”

    程郡武撓了撓頭,傻笑着。

    他沒有說什麼。

    蒼天無奈地聳了聳肩,說道:“好吧,你實在是牛逼,我也是拿你沒有辦法了。對女性下不了死手是吧,我就知道,你這個人就這樣。”

    流雲則是皺了皺眉,笑道:“蒼天小弟弟,你說話可否是太過主觀了,就算是他認真了他也打不過我。”

    程郡武不可置否地笑了笑。

    就算是自己用了全力,也未必能打贏流雲。

    畢竟程郡武還不知道她還有什麼後招,他只是看穿了現有的攻擊方式。

    儘管不知道她還有沒有什麼殺手鐗,但是作爲殺手多年的嗅覺,告訴程郡武,肯定有!

    “不過算了,不欺負女生是我們兄弟傳統的好習慣,輸了就輸了唄,不還有哥在麼。”

    程郡武眯着眼面無表情看着蒼天。

    你丫的太能裝逼了吧。

    砰!

    一聲巨響打破了衆人的寧靜。

    一個有點小胖的身影從天空中飛了過來。

    這不是狼狽地滑落,也不是在空中調整好身姿地降落,而是真正地飛了過來。

    當他摔在地上的時候,蒼天等人都震驚了一下。

    “海,海哥,你......”

    應明海眼睛都是鮮紅的血絲,想要站起來卻站不起來了。

    程郡武走到他的身邊將他扶了起來。

    “這是?”

    程郡武皺了皺眉,說道。

    “怎麼了。”

    蒼天立刻問道。

    “他中毒了,已經離死不遠了。”龍河拖着傷痕累累的身體走了過來,卻不見鼠蛟的身影,看樣子應該已經被收回去了。

    蒼天眯了眯眼,第一次在衆人面前拿出了生死書。

    直接翻開,陰陽之氣在之中縈繞着,讓不二櫻等人都愣了一下。

    如此純正的陰陽之氣是怎麼回事,居然比自己擁有的陰陽之氣還要精純。

    不,確切一點說,應該是完全不能相提並論,簡直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差距。

    蒼天沒有管這些人的驚訝和眼神,而是伸出了手指,洋洋灑灑地寫了幾個大字。

    “解百毒,生生不息!”

    應明海的身體開始慢慢地發生了變化,光芒圍繞着他,好似不斷再治癒他一般。

    漸漸地,深陷的眼窩,疲憊不堪的臉色,虛弱的身體,充滿血絲的雙眼,都在慢慢恢復着。

    數秒過後,好像是沒事人一樣地自己穩住了身體。

    蒼天也是一個不穩直接摔在了地上。

    應明海看着程郡武點了點頭,立刻把蒼天扶了起來,有些不好意思地說道:“蒼天,真,真不好意思,一個大意被偷襲了,讓你這麼幫我。”

    蒼天帶着疲倦的神色瞥了他一眼,一拳打在了他的胸口上。

    “混蛋,和我說什麼不好意思,以後請我吃飯就行了。”

    “嗯。”

    蒼天的真元基本上等於是一次清空了。

    “真是白癡,你有毛病啊,解百毒就夠了,還用生生不息幹嘛,你這是找死啊,你知道你現在這個境界同時用兩個,要多少真元嗎?相當於是你巔峰真元的百分之八十。你吸收了不二櫻的力量之後,也不過是把真元恢復到了九成,你現在一成的真元能幹嗎。他們的實力難不成有你強?這場戰鬥勝算已經不高了,你還這樣,還怎麼打,說句難聽點的逃都逃不掉!”

    凱德的咆哮聲在蒼天的腦海中響起。

    蒼天笑了笑,沒有作什麼迴應。

    凱德也是爲了自己好,他要發發牢騷就讓他發吧。

    畢竟到現在爲止自己也麻煩了他不少了。

    不過蒼天不後悔,比起相信自己,蒼天更加相信兄弟。

    “對了,蒼天,趕緊逃!過幾天再來,我們中計了。”應明海突然說了一句話,打斷了各人的思緒。

    “!!!”

    “怎麼回事!”

    樊施宇也是已經來到了衆人的身邊。

    “不是,我們早就中計了,快走,不然就來不及了!”

    應明海略帶焦急地說道。

    張洋鋒皺了皺眉,說道:“今天是說好的要殺了那不二週助,不然我們怎麼回去見左彥君,而且他們的守鶴在我這裡,不用......”

    話還沒有說完,張洋鋒的雙眼突然瞪大,一口鮮血噴了出來,直接從守鶴的身上摔了下來。

    “該死,已經來不及了嗎,你們還沒事,快點帶着他走,我來殿後!”應明海第一次那麼焦慮,甚至都開始跺腳了。

    時間倒退回十分鐘前。

    應明海慢慢地走向了院子,那個男人的眼神變了變。

    一道紫色的霧氣直接將應明海包圍了,鼠蛟噴出了霧氣之後立刻就被龍河收了回去。

    “咳咳,儘管我不動手,你們也會死,不過我,咳咳,就是看你不爽。”

    應明海捂着鼻子,知道自己是中毒了,不能再吸入這種霧氣了。

    不過這已經來不及了,龍河一腳踹倒了他。

    “你也不要寄希望於其他幾個人了,早在你們破壞掉那幾棵樹的時候,你們就必死了。那不是什麼樹,而是......百鬼夜行式神NO.5木魅!只要它被推倒或者摧殘,造成者就會受到天譴,一種詛咒!就算是我們也沒有辦法拿他怎麼辦,只不過知道他的話,可以直接幹掉本體,所以他纔是NO.5。不過現在,你就給我滾吧。”

    龍河一腳踹飛了他。

    應明海也是瞬間反應過來了不二亮那兩個人的眼神交流是什麼意思了。

    陷阱,對方早就按好。

    自己早就已經踏了進來。

    “什麼,木魅?怎麼可能?”樊施宇剛剛說了一句 ,整個人身上的傷口鮮血飛濺了出來,整個人倒在了血泊之中。

    蒼天剛想說什麼,也是渾身顫抖了一下,身子不穩地單膝跪地,身體不斷地顫抖。

    其他幾個人也是在不同的情況下紛紛倒了下來。

    流雲冷笑了幾聲,說道:“所以受,中陷阱的是你們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空間重生:盛寵神醫商女網游之萬能外掛妻手遮天:全能靈師生活系游戲墨唐
    伊塔之柱異界全職業大師龍潛都市古井觀傳奇主神大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