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六道修真 » 第379章 他,也是個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六道修真 - 第379章 他,也是個男人字體大小: A+
     

    這樣的一個男人,自己該如何降服他,蒼天此時的心情十分凝重,因爲自己接下去要面對的將是一個舉世無雙的男人。

    也許自己體內的這些人,都是一個個傳說,也是一個個不可侵犯的存在。

    但是,他們沒有像項羽一樣的情感。

    虞兮虞兮奈若何。

    一首霸王別姬,體現出了項羽的無奈,以及他那舉世無雙。

    “呼~~~~我該怎麼說,你說吧。”

    蒼天呼出了一口氣,凝重地看着胡伊文。

    胡伊文點了點頭,說道:“把你的真元慢慢匯入進去,直到反應相斥,基本上就在降服他的過程中了。你現在這樣應該有很大的成功率。”

    “恩。”蒼天微微一點頭,閉上了眼睛,把手放在了霸王鼎之上。

    真元慢慢地匯入其中。

    胡伊文在旁邊看着蒼天這一張認真俊秀的臉龐。

    誰都說,認真的男人是最帥的。

    蒼天也不外乎如此。

    看着看着,胡伊文的臉紅了起來,隨即便恢復了正常。

    “切,不就是一個僞娘嗎,有什麼好看的。”胡伊文把頭轉到了一邊,不屑地撇了撇嘴,倔強道。

    “不過,他到底能不能行。”胡伊文儘管如此還是忍不住擔心起了蒼天。

    像那種降服法器被反噬的情況不是沒有發生過,越強大的法器這種可能性就越強大。

    “啊!”蒼天突然張開了嘴,咆哮了起來。

    猛然,蒼天的雙眼突然睜了開來。

    在頃刻間,蒼天瞳孔的顏色不斷變化着。

    紅色,綠色,黃色,青色。

    各種顏色不斷變化,不斷融合。

    最後突然變成了黑色,而蒼天的咆哮聲也停止了。

    整個人疲軟在了牀上。

    “該死!這是發生了什麼。”胡伊文罵了一聲立刻就出去打電話給黃秋生了。

    這是哪裡?

    對了,我剛剛好像在馴服霸王鼎。

    這是怎麼回事,這裡好美。

    蒼天很少誇一個地方美麗。

    但是,這個地方真的很美麗。

    就好似是世外桃源一般。

    驟然,下起了傾盆大雨。

    在雨水的沖洗下,蒼天不禁感覺到了一絲無奈,和一絲絲的悲傷。

    一切好像都是虛幻。

    可這一切又好似是真實。

    萬馬奔騰的聲音在蒼天的耳中響了起來。

    蒼天看見了一個男人在大雨中與千軍萬馬廝殺着。

    穿梭在期間。

    就如同一尊戰神。

    一尊戰無不勝的戰神。

    他沒有躲開。

    也沒有投降。

    而是不斷地殺戮。

    好像一切並不是那麼血腥。

    因爲他不斷來回穿梭殺着人,只因爲背後還有一個漂亮的女人。

    而此時的她,卻已經是哭成了淚人。

    蒼天看着這一切,沒有插手。

    因爲蒼天已經反應過來了。

    這不是什麼虛幻的世界。

    這是真實的世界。

    但不全是真實的世界。

    因爲這些事情是真實的,但眼前的這些事情並不發生在現在。

    這是一段記憶。

    一段殺戮的記憶。

    蒼天隱約看着那個男人回過頭看着那個女人,嘴角微微上揚着,左手的長槍不斷直刺。

    與此同時,那個男人頭都不回的就把右手的長戟橫掃過去,把要趁機衝向女人的男人從馬上斬落。

    恐怖?

    蒼天並沒有感受到。

    因爲那個男人此時爆發出來的並不是殺戮氣息。

    他顯露出來的恰恰是那一抹淡淡的愛意。

    也許因爲他是一個戰神。

    他不能把自己的感情太直接地表露出來。

    但是,他的愛,蒼天感覺到了。

    這一瞬。

    一切煙消雲散。

    又回到了那個風和日麗的時候。

    那個男人走到了女人的旁邊,笑道:“虞姬,我一直在。”

    蒼天看着這一切,卻沒有一點點地笑意。

    因爲到了最後,這一切又會化成泡影。

    不過蒼天還是慢慢觀賞着這一切。

    看着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

    一舉一動。

    他慢慢地撫摸着那個女人的臉龐。

    在江邊,一匹馬凝視着兩個人,就如同是一個門將,時刻守護着兩人。

    那個男人笑着嘆了一口氣,突然起身。

    他上了馬。

    而這個時候又有一羣人騎着馬,手持着兵器趕到。

    沒有一個人低於金身期。

    成千上萬人。

    天空中慢慢飄起了小雨。

    好像是大戰的前奏曲。

    而之後應該就是之前蒼天所看的那樣。

    場景再一次變化。

    另一個男人,看着一個女人,一劍狠狠地刺了下去。

    而那尊戰神,卻依舊在戰場上穿梭着。

    儘管他感覺到了。

    儘管他在不斷守護了。

    可是到了最後。

    他還是失敗了。

    他轉過頭,帶着一臉的血漬。

    那個女人在他的眼中,緩緩倒下,可她的嘴角卻依舊掛着那一抹幸福的笑容。

    那個男人的眼睛猛然瞪大。

    好像他的世界,整個崩潰了。

    直到那個女人徹底失去了氣息。

    他終於忍不住了。

    江山沒了。

    兄弟沒了。

    一切都沒了。

    只剩下了你。

    而你,也沒了。

    儘管失去了那麼多,他也不曾哭過,不僅僅因爲他是戰神,他是霸王,更因爲還有你在。

    因爲你在,所以不能讓你看見他哭的樣子。

    而今,你走了。

    這個男人所有的情緒再也忍不住了。

    “啊!”血淚充斥在這個男人的臉上。

    他左手的長槍直接拋了出去。

    那個屠戮掉虞姬的男人,看見了。

    但是,他卻逃不走,不是速度不夠快,而是恐懼感讓他頓時忘記了逃走。那個男人的表情,也許他至死也不會忘記。

    “虞姬!”

    那個男人拔出了別在腰間的劍,左手劍,右手戟,殺到了她的身旁。

    他閉上了眼睛。

    他的臉龐,不斷地顫抖着。

    回過頭去,看着這羣人。

    蒼天看愣了。

    這樣的場景,他從來都沒有想到過。

    他知道,這羣人不可能逼死他。

    可是,他不相信這個男人會露出那麼悲傷的表情。

    一切恢復了平靜。

    一地的屍體,沒有一個活人。

    而他的身上也是滿身血跡,已經分不清哪些是自己的,哪些是別人的了。

    他撐着長戟,沒有倒下。

    看着虞姬的屍體,他突然笑了起來。

    “佳人已死,吾又何生!”

    在大笑中,他左手上的劍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輕輕劃過。

    那匹烏騅帶來了一頂古鼎。

    傳說,這個男人舉起了它,在沒有借用任何真元和外力的情況下舉起了人,千斤頂?何止千斤萬斤。用真元,誰都舉得起。不用真元,除他外,無二人。

    在他失去生機的那一瞬,他的魂魄被吸入了進去。

    也許,這是烏騅生前能爲他的主人做的最後一件事情吧。

    烏騅化作人形跳入江中。

    所有的一切好似又沒有發生過。

    回到了最初的場景。

    此時只有一個男人坐在江邊,身邊的一杆槍,一把戟,腰上彆着一把劍。

    這應該是這個男人現在唯一剩下的東西了。

    它們的名字?他早忘了。

    儘管世人從未忘記過它們的名字。

    霸王奪月槍,天龍破城戟,天子雷霆劍。

    可這些有什麼用?

    他是霸王,他能追星奪月。

    他是真龍,他能攻城掠池。

    他是天子,他能雷霆萬鈞。

    不錯,他在人們的眼中,是這樣的人。

    可現在,他只是一個寂寞的男人。

    “你......”蒼天看着他,甚至有些不知道該如何搭話。

    也許本來蒼天並看不到這些。

    蒼天先前覺得真元的匯入太過緩慢,稍微加大了一些,霸王鼎卻好似是吸塵器,一下子猛地吸入蒼天的真元,逼迫蒼天不得已開啓了三種功法,最後進入了這個小世界。

    那個男人轉過身來,看着蒼天,淡淡地說道:“你已經看到了一切吧。我是個悲慘的人,你如果有這個能力,就殺了我吧,我不想活下去了。”

    在霸王鼎中,他想死,也死不了。

    蒼天笑了一聲,走到了他的身旁坐了下來,看着江中水,問道:“那個人是天庭的人嗎?”

    蒼天一個不着邊際的問題讓這個寂寞很久的戰神愣了一下,隨即他拔出劍,簡簡單單地一刺。

    蒼天連開三態,整個人往後退了許多步。

    “如果你只是來問這些無聊的問題,那你就去死吧。”項羽此好像不願意多說什麼。

    蒼天驚出了一身冷汗,剛剛那一劍,雖然簡單無比,卻是擁有毀天滅地的力量,要不是他手下留情,恐怕自己已經死了。

    “不過你死之前我倒是能告訴你,不錯,他就是天庭上的五華仙人。”

    說着項羽站了起來,他拿着自己的長槍和長戟走到了蒼天的面前。

    蒼天沒有躲閃,而是帶着一臉的微笑。

    因爲他沒有殺氣。

    他並不是真的想殺了蒼天。

    蒼天等待着他的話語。

    蒼天想要好好了解一下這個男人。

    爲了守護傾盡了一切,也許也保護不了。

    突然,項羽把手中一槍一戟遞到了蒼天的面前。

    蒼天看着這些,不解地看着項羽。

    “殺了我,讓我解脫吧。我實在是受不了一個人在這裡坐着。看着,這一切,我真的受不了,看了不知道多少年,一想到我的兄弟,我的虞姬,我就......”說着,項羽有一些哽咽。

    這個舉世無雙的戰神,哭了。

    他寂寞了兩千年,終於能一訴衷腸,再也忍不住了。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

    “呵,這就是楚霸王項羽嗎?”

    看着蒼天,項羽有一些愣住。

    蒼天抓住了他的雙肩,輕笑道:“你可是項羽,你可是那個項王舉鼎的項羽。雖然也許換成我,我連你現在都不如,也許我早就已經失去了思想。但你可是項羽,那個項羽啊。虞姬是死了,但是她的轉世呢,你爲什麼不想着出去尋找她。找到了她就能重新在一起了。當時她的魂魄並沒有被打散吧。你怎麼能這麼輕易放棄呢。力拔山河氣蓋世的你難道就不想去讓那些人給虞姬認錯,去和你的虞姬相認?!至於天庭?一起摧毀它吧!”

    虞、虞姬......

    項羽的眼神中出現了一些神采。



    上一頁 ←    → 下一頁

    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
    無相仙訣猛卒鬼手神醫:王妃請上位盜墓筆記續9飛升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