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六道修真 » 第74章 就特麼在找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六道修真 - 第74章 就特麼在找虐字體大小: A+
     

    喝到後來,安思佑的心情看上去好了不少,就開始和蒼天玩篩盅啊,划拳啊,刁蠻小公主的本性暴露無遺。

    雖然看上去有一種女漢子的味道,但是這個時候的安思佑纔是最真實的安思佑,也是最無憂無慮的安思佑。

    不過真正的無憂無慮是不可能的,無論蒼天說的話能讓安思佑心情好多少,但不代表安思佑的梗就沒有了。只不過整個人更像往常一樣了。

    正因爲這樣,兩個人喝得反而更加豪爽了,不一會兒,這啤酒就全都喝完了。

    蒼天看安思佑多少是有點醉,就想去拿酒,但安思佑這丫頭爲了證明自己酒量好,非要搶着去拿。蒼天拗不過她,也就隨她去了,好在她酒量還真的是不錯,再加上吧檯也不是很遠,蒼天自然也不擔心什麼。

    安思佑說着那服務員就拿了一箱想幫她搬過去,獻獻殷勤,以此來留下個好印象。

    可安思佑如果想讓他幫忙搬的話,也不會和蒼天搶着來拿了。

    最後直接一把從服務員手中奪了過來,這服務員兄弟也只能默默地看着安思佑拿着酒往他們的散臺走過去了,同時爲自己沒能留下個好印象而深表遺憾。

    而在舞池中幾個正和性感女郎舞動青春的年輕人看到了安思佑這邊兒。

    “黃毛哥,你看那兒,那個妞長的不錯吧,看上去應該是個雛兒,最近還沒見過這樣的尤物啊,可別放過了啊。”一個看上去十七八歲,頂這個掃把頭的年輕人色急地說道。

    黃毛鄙視地看了他一眼,然後把視線放回在安思佑的身上,神色中透着淫光,冷哼了聲,說道:“急什麼,搞得幾百年沒碰過女人一樣的。極品是極品,但像你這樣能和極品扯上關係?”

    說着黃毛拍了拍掃把頭的肩膀,繼續說道:“對付這種極品,就要紳士,影響好了,再適當地展現出自己的能力。”黃毛指了指自己的口袋,“那還不就手到擒來了?”

    “黃毛哥指點的是啊,是我太心急了,果然當時跟着黃毛哥就是沒錯啊,黃毛哥懂得就是多啊。”掃把頭適時的拍起了馬屁。

    黃毛嘴角上揚了下,顯然對掃把頭的恭維很受用,說道:“來,看着哥是怎麼做的,到時候有哥一口肉,就少不了你們一勺湯。搞定以後,哥玩個一個月就給你們,換成別人估計不玩爛纔不會放了這種極品呢。”

    說完黃毛就想安思佑那邊走去,而掃把頭他們就跟着黃毛的身後。

    掃把頭心裡腹誹着,切,誰不知道被你玩了一個月的處都像幹了好幾年一樣,那次是不用粉的。不過算了,這個樣子就算一個月後也比普通女的來的漂亮。

    不過一想到到時候還要和其他幾個一起分享的時候掃把頭又是一陣無奈。

    但他並不知道那一天是永遠都不會到來的。

    “哎喲,你這個人怎麼走路的啊。也不看看,好了吧,酒都撒了一地了。”安思佑看着面前這個染了一頭黃毛的男人,擦着自己的衣服嚷道。

    黃毛趕緊脫下自己的衣服幫安思佑擦拭衣物上的酒水,一臉歉意地說道:“唉,真不好意思,對不起啊,來,我幫你擦一下,還有啊,這箱酒算我的,酒保,再拿兩箱過來吧。”說着黃毛又回頭對着正在調酒的酒保說道。

    安思佑一把打開了黃毛的手,不是說安思佑不講道理,而是這個黃毛的手在幫她擦衣服的時候手臂總會時不時地蹭個一兩下。

    Wшw▪ ttκan▪ C○

    黃毛一臉驚訝地看着安思佑,好像對安思佑打開他的手感到很不可置信。

    但安思佑卻懶得拆穿他,不耐煩地說道:“那酒你自己留着喝吧,我不需要了。我的衣服我自己會擦,你拿着你的外套走吧。”

    黃毛看安思佑好像對他的動作有些反感的時候只好拿出自己的殺招,那就是腰包裡的錢啊。

    黃毛霸氣地一個轉身,對着那還未有所動作的酒保說道:“來兩瓶藍帶馬爹利,我要和這位小姐好好地賠禮道歉。”

    說完黃毛就覺得自己簡直帥呆了,完美無缺地轉身,把兩瓶藍帶馬爹利說得像白開水一樣不值錢。平時他這麼幹哪怕對他影響不怎麼樣的甚至有些討厭的女生看到他這樣也會立刻態度發生了轉變。

    可就在他等待着安思佑的回頭的時候,卻看到一個男生走了過來,對着安思佑皺着眉頭說道:“這是怎麼回事?我看你在這逗留了很久啊。”

    安思佑搖了搖頭,拿着兩瓶冰銳就拖着蒼天走了。

    可黃毛卻不知道蒼天說了什麼,還以爲蒼天也是來搭訕的,反而義正言辭地說道:“喂,前面那個男的,有個先來後到行不行,她是我先盯上的,還請這位兄弟能賣我個面子。”

    聽到這蒼天大概明白過來了。

    呵,原來是有人看上這丫頭了啊。蒼天沒理他,而是輕聲問道安思佑究竟發生了什麼,安思佑見黃毛不打算走也就告訴了蒼天。

    蒼天聽完以後笑了笑,只是那個笑容爲什麼看上去那麼不懷好意呢。

    看到蒼天不理自己,黃毛就盯着蒼天吵,但蒼天理都不理他,反而跑到那酒保那裡,拿走了兩瓶藍帶馬爹利。然後對着黃毛笑道:“謝了啊哥們,我還第一次喝這1000多塊錢的洋酒呢。多謝招待啊。”

    聽到蒼天這麼說黃毛先是愣了一下,然後才反應過來自己被耍了,立刻怒道:“你這人怎麼這樣,這女的是我先看上的你懂不懂?而且這酒是我花錢買的你憑什麼拿走。”

    雖說這黃毛有點錢,但是卻也沒有富到2000多塊錢隨手丟的地步。

    蒼天笑了笑說道:“哦?可是你說的先來後到貌似是我先來的吧,我是和她一起來的啊。”

    “放屁,你和她一起來你會讓她去拿酒?你泡妞還讓女的去做這種事,誰信啊!”黃毛這時候完全沒有了之前的紳士,而是憤怒地說道。

    蒼天對於他的謾罵好像一點都無所謂一樣,反而聳了聳肩說道:“信不信你問他,還有,你這酒是送她了啊,我只是幫她拿了下,作爲一個男人你送出去的東西難道你想反悔嗎?她可是想要的啊,只不過她拿到以後再和我一起喝而已,這東西都是她的了難道她還沒權利去分配嗎?那也就是說我根本沒做錯什麼啊,不行的話你問她。”

    安思佑聽到蒼天這話立刻瞪了他一眼,已經對安思佑來說她根本不在乎這麼點錢,更何況這酒吧就是她家的,根本用不着付錢。對於蒼天的這個惡趣味安思佑深感鄙視,但當下她還是更討厭那個煩死人的黃毛。於是只好配合地點了點頭。

    “你,你們這是在耍人!哼,你們等着,以後找你們算賬。今天我走了,這酒的錢要付你們自己付去吧,我就不付你們能怎麼樣!”

    蒼天回頭對那個酒保說道:“喂,他說他不肯付錢誒,你們這如果買酒不付錢該怎麼對待啊?是不是應該實施一下。”

    蒼天這話一說他就明白了蒼天是什麼意思。

    那酒保雖然也對蒼天的這種小市井的性格很無語,但明顯他和自個兒老大的關係很不錯,所以當下還是按照他說的去做比較好。

    這麼想着就向那黃毛走過去,然後邪邪地說道:“嘖嘖嘖,你惹了不該惹的人啊,你這就特麼在找虐知道嗎?”

    顯然黃毛還沒懂是什麼意思。

    怎麼說呢,今天本來沒什麼話好說。可當我看到數據上顯示的近7天3600點擊,你們知道嗎,開頭一陣我也是3600左右七天,直到前一陣因爲些原因變成了1000多一點七天,甚至有個800七天的。當時我很無奈,可我並不想表達什麼不好的情緒,因爲我的速度的確是慢。可今天我想感謝各位,因爲各位的支持我的點擊就回到了這個數據,我相信之後的數據會越來越好的,謝謝。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穿越絕色毒妃:鳳逆天下
    快穿:男神,有點燃!萬年只爭朝夕末世大回爐農女要翻天:夫君,求壓全職法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