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弒神之路 » 【094 不凍湖之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弒神之路 - 【094 不凍湖之行】字體大小: A+
     

    “這些你都不要擔心,一年之後你可以再次來到這裡,我會給你講清楚那件東西,以及他的藏身之處。”黑衣執卡者見辰揚有答應的跡象,馬上解釋道。

    “不過。”

    黑衣執卡者沒等辰揚開口,再次說道:“你別想着逃跑,這奧蘭多大陸,你沒有機會跑的。”

    辰揚緊閉着嘴,沒有開口。他確實是想着只要自己離開這裡就完全可以不搭理他。

    口中卻是越加恭敬道:“前輩所託,晚輩定當全力以赴。”

    哈哈哈……

    黑衣執卡者放聲大笑,只是這笑聲怎麼都有些其他的意味在裡面。

    “如果前輩沒有什麼其他的事情的話,晚輩就先告退了。”辰揚一刻都不想呆下去了,這黑衣執卡者讓他很不舒服。

    沒等對方答應,辰揚就開始向門口退去。

    “小友,你可以稱呼老夫爲血月!明年的這個時候別忘了前來,老夫在這裡等着你!”剛剛退到門口,黑衣執卡者的聲音再次傳來。

    辰揚腳下一個踉蹌,差點摔倒。

    急忙拉開房門,退了出去。

    血月,這人竟然是血月!

    辰揚完全沒有想到,自己竟然遇見了傳說中的奧蘭多第一大惡魔,血月。

    這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角色,他殺人從來不需要原因。高興了,他會殺人;生氣了,他也會殺人。完全就是憑着自己的想法,想殺就殺。

    但是,卻又沒有人可以奈何得了他。

    血月的實力並不差,而且可以說是很強勁。只是,關於血月的傳說都是在一百多年前的事情了。

    難道,這人竟然活了一百多歲了?而且,剛剛看起來完全就是一個三十來歲的中年人的樣子,只是樣子顯得很陰森而已。

    奧蘭多大陸上面並沒有很多人知道血月的名聲,因爲在一百多年前,由於血月的惡名已經傳遍大陸了。光明神殿曾經派出聖殿騎士前往緝拿,但是卻是付出了十二名神殿騎士全部陣亡的代價,還讓血月逃跑了。

    但是,從那以後,血月再也沒有現身過。或者說是,現身了,沒有被發現而已。

    光明神殿爲了自己的名譽,以及在人民中間的崇高地位,徹底封鎖了這個消息。十二聖殿騎士也以鎮壓幽冥界而身亡,作爲了他們死亡的原因。

    爲的,就是不想讓人們知道,神殿騎士都出動了,竟然沒有抓住血月這麼一個人。

    當然,對於這些秘密,辰揚是不知道的。他只是從希特那裡的書籍上面知道了一些東西。一些關係血月的兇名,最駭人的是,這血月竟然是以喝人血修煉的。

    辰揚隱隱有種不好的預感,明年的那一次秘藏之地之旅應該不會好過,或許還會有重大的危險發生。

    但是辰揚已經沒有退路了,血月在一百多年前就已經達到了控卡諸聖境了,是一個無上的存在。這樣境界的高手,現在在奧蘭多大陸上面幾乎已經絕跡了。

    況且,一百多年過去了,辰揚完全不相信,這血月的修爲沒有進步。

    自己或許真的只能聽從他的安排,進入秘藏之地幫助他尋找那件東西了。

    但是,辰揚並不像就這樣任人擺佈,即使不能夠徹底的反抗,那也得保住自己的小命纔是。

    修煉,必須要瘋狂的修煉。

    辰揚感覺到了沉重的壓力,自己的命運就在明年的今天,會怎麼樣,辰揚心中也沒有底。

    心中揹負着沉重壓力的辰揚,不由得加快了速度地向着自己的帳篷走去,必須進入混沌空間卡中修煉了。

    現在,自己還有一年的時間。裡面的一年,相當於外面的幾年,甚至是十年,自己也並不是完全沒有保住性命的希望的。

    “楊公子,等等……”

    辰揚剛剛踏出不凍湖客棧的大門,卡頓的聲音在身後響起。

    “什麼事?”辰揚面無表情的看着卡頓,只見這傢伙滿臉的笑容,似乎獲得了什麼好處。

    卡頓平復了一下有些激動地心情,道:“我家主人說,楊公子可以去不凍湖看看,或許會有一些收穫,我賈主任說了,他不希望明年的楊公子剛剛進去秘藏之地就身亡了……”

    辰揚眼睛一瞪,冷冷的看着卡頓。

    不過,辰揚沒有說什麼,自己的實力確實不怎麼樣,秘藏之地或許真的很危險。

    “那我到時要見識見識藏於地下的不凍湖有何特殊之處。”辰揚冷哼一聲,喝道。

    “你過來!”卡頓朝身邊的小廝一招手,道:“你帶楊公子去地下不凍湖的入口,讓楊公子見識見識。”

    ……

    小廝在前面帶路,辰揚緊緊地跟在後面。地下不凍湖的入口,果然很隱秘,五拐六拐才找到。但是,連一個小廝都知道在哪裡,似乎沒有什麼意義。

    辰揚看着眼前一個黑幽幽的入口,默默想到。

    “你先回去吧,我自己下去看看。”辰揚朝小廝一揮手,道。

    小廝聽辰揚開口,如蒙大赦,馬上撒丫子跑了,似乎一刻都不想停留。

    辰揚沒有在意小廝的動作,這裡面肯定存在危險。但是,那血月竟然讓自己前來看看,就絕對不會害自己,否則,他前面託付自己的事情就沒有什麼意義了。

    取出一張照明卡,一絲晶力輸入照明卡牌中,瞬間就成了一盞移動的燈。

    靠近洞口,辰揚可以清晰地聽到湍湍的流水聲。一股股潮溼的水汽從洞口涌出,清新撲面。

    似乎沒有感受到什麼危險地存在,辰揚也有些好奇這地下湖泊。一手執着照明卡,一手提着聖器長劍。

    這柄長劍散發着綠油油的光芒,在黑暗中更加的顯眼。在黑暗中,劍刃上面慢慢滴浮現出三個字體,綠蘿劍。

    這應該就是這柄劍的名字了,不過,這似乎是一個比較女性化的名字,以前應該是女性使用的吧。看着眼前的名字,辰揚猜測。

    走進洞口幾十米,辰揚卻是沒有見到所謂的不凍湖,但是那流水聲又是從哪裡發出的呢?

    從辰揚進入洞口以後,那流水聲就從耳邊消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空氣中也沒有了那潮溼的水汽。

    就好像是進入了一個完全不一樣的地方。

    這肯定不是不凍湖!辰揚在心裡猜測,只是辰揚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在洞口的時候還好端端的,清晰地流水聲,撲面而來的潮溼空氣,完完全全就是一個地下湖的場景。

    只是,自己已進入之後卻是發現,這完全不一樣。而且,腳下的地面也是乾燥的很,很難讓人相信這就是不凍湖的岸邊。

    就在辰揚思索着這是怎麼回事的時候,危險卻是在悄悄來臨。

    “老白,你說首領爲什麼讓這小子來這裡啊,這殺陣會讓這小子完蛋的,到時候首領的希望還不是一樣落空嗎?”就在辰揚一愁不展的時候,地下不凍湖的入口確實出現兩個人,正是妖嬈和白髮執卡者。

    被稱作老白的正是今天辰揚見到的白髮執卡者,另外的說話的女人就是妖嬈,只是此刻的她看起來一臉的畏懼。顯然,對於這陣法,她也是經歷過的。

    “如果過不了這一關,他怎麼給首領辦事,你應該知道的!”老白冷冷的說道,在他手上,一張更高級的照明卡把前方照得亮堂,可以清晰的看清楚辰揚皺着的眉頭。

    但是,辰揚卻是沒有感覺到二人在此。

    聽完老白的話,妖嬈有些擔憂的點了點頭,沒有再開口。

    吼……

    沒有給辰揚多長的時間思考,一聲驚人的吼叫,嚇了辰揚一跳。

    放眼望去,只見一隻冰藍色的怪獸正直直盯着他,眼神中充滿着戲謔。

    眼前分明就是一尊冰雕,辰揚愕然,但是這怪獸身上散發着絲絲的寒氣,以及那擬人的眼神,讓辰揚不敢小瞧。

    這到底是哪裡?自己明明只是進入了地下不凍湖的入口而已,怎麼來到了這個鬼地方?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遊戲之狩魔獵人第一神算:紈?顧少的獨家摯愛終極獵殺餘生皆是喜歡你
    AWM[絕地求生]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