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弒神之路 » 【029 大主教希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弒神之路 - 【029 大主教希特】字體大小: A+
     

    把玄階九星卡收起來,那一小包晶石大概有百來顆,辰揚把它丟給了王梓,現在辰揚並不缺晶石。

    “你們先回去吧,我還有事!”辰揚向王梓二人甩了甩手道。

    雲張了張嘴,欲言又止。

    那老頭子實力強悍,大哥幾乎沒有任何的還手之力,留在這裡萬一老頭子對大哥不利那就壞了。雲心思急轉,但是卻是不敢說出來,生怕一不小心就惹惱了眼前的大煞星。

    “我們先回去吧,大哥肯定沒事了。”王梓一把攬住雲的肩膀,說道。

    現在出現這麼強悍的老頭子,他看大哥的眼神,就像是春天的花都開放了一樣愉悅,這肯定是大哥的機緣來了,如果能夠拜一位實力強悍的老師的話,對於大哥實力的提升是毋庸置疑的。

    “唉,可是,可是大哥他……”雲還是不放心。

    “沒事的啦,走啦,走啦。”王梓一把拉住雲就往宿舍走去,“該回去修煉了。”

    看着王梓和雲二人遠去,辰揚慢悠悠地走到老者前面,就這樣看着他。

    “嗯?別這麼看着我。”老者被辰揚看得頭皮發麻,“老夫希特,光明神殿的榮譽大主教,剛剛處理不當的地方,還請小友不要放在心上。”

    看着眼前實力如此強悍的希特竟然向自己道歉了,不是傳言說強者一般都是不講道理只講實力的嗎?辰揚覺得最起碼這老頭子看起來也不是很壞。

    “剛剛實在是迫不得已,鐵塔的身份非比尋常,殺了他會給你帶來很大的麻煩。”老者繼續講道,“想必你也看到了,他剛剛狂化後的狀態和實力,這就是血脈的力量,而擁有強悍血脈的人無一不是緣故大家族的子弟,所以……”

    老者聽了下來,他知道辰揚會懂的,點到爲止。

    “血脈之力!”辰揚一驚,自己不是覺醒了羽神族血脈嗎?難道自己激活血脈的力量也會短時間之內實力大幅度提升?

    希特摸了摸鬍鬚,“是的,血脈之力,擁有強悍血脈的傢伙如果不是早夭,無一不是成爲了大陸的強者。”

    “血脈之力有這麼強悍?”辰揚將信將疑,自己覺醒了羽神族血脈之後,從來沒有感覺到自己可以瞬間爆發出這麼強大的實力。

    其實這只是辰揚膚淺了,羽神族血脈豈是一般

    的三流血脈可以比擬的,一般三流的血脈狂化會讓人失去理智,時間長了還會讓人失去理智,乃至變爲白癡。而羽神族是不斷的增強自身的實力,最大的優勢就是能夠領悟傳承記憶,學習羽神族傳承卡技。

    “是啊,想到年,一名超級強者仗着血脈之力爆發,硬是扛住了光明神殿的圍攻……”希特微微擡頭遙望着遠方,似是在懷念,更像是在景仰,對一名強者的敬仰。

    “大主教,我們到了。”辰揚看着眼前比學生宿舍明顯高一個檔次的住宿區,對陷入沉思的希特喊道。

    這片住宿區都是獨院的房屋,就像前世的別墅,鋪得整整齊齊的地磚,走在上面平坦舒適,不像某些豆腐渣工程,一腳下去一灘臭水噗的一聲撒滿全身。儘管已是秋天,但是各種花草還是鬱鬱蔥蔥,顯然是精心打理過的。

    “哦,人老了,總是喜歡回憶一些往事。”希特此刻顯得更像是一個溫和的長者,之前的強悍之氣消失無蹤。

    辰揚跟隨希特進入院子裡,之間院子裡面中滿了各種植物,在各種植物中間擺放着一張花崗石的桌子,上面的茶壺還飄出縷縷熱氣。

    “平時沒事喜歡種種花草。”希特指着眼前的各種花盆說道,“一個人總是無趣的緊,消磨消磨時間是再好不過的了。”

    辰揚覺得很怪異,大主教希特實力這麼強,難道還沒有幾個實力相差不遠的朋友,再說他是光明神殿的大主教,應該在光明神殿也有很好的人際關係纔對啊,怎麼會這麼孤獨呢?

    希特看了看辰揚,“你是不是覺得我這樣一個人,爲什麼會這麼孤獨嗎?”

    辰揚沒有回答,但是眼神顯然已經回答了他。

    “我是從那個時候過來的,我的朋友們幾乎都在那次戰役中死去。”希特的眼睛有些發紅,“那是一次刻苦銘心的戰役,我們以爲我們是對的,最後才發現,我們錯了,我們竟然做了一件‘缺德’的事,但是我們卻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當然,除了我。”

    希特擦了擦眼睛,沒有繼續說下去。

    “那個,大主教……”辰揚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對於希特的事情他一無所知。但是他很好奇,那次戰役到底是什麼戰役,竟然會讓實力跟希特一樣強悍的人,成羣死去。

    希特大主教到底經歷過什麼樣的事情呢,他口中所說的慘烈戰役爲什麼在書上從來沒有寫到過,死去了那麼多的強者,應該有

    記載纔是啊。

    “好了,不說這些傷感的事情了。”希特恢復慈祥老者狀態,“你知道我爲什麼找你過來嗎?”

    辰揚搖了搖頭,對此他一無所知,“還請大主教明示。”

    “你知道我爲什麼這麼清楚血脈之力嗎?”希特並沒有回答辰揚的問題,而是反問道。

    辰揚還是搖了搖頭,關於希特這個人,他從來沒有聽說過。

    “因爲我就是血脈覺醒者。”希特臉色潮紅,似乎說到了自己萬分興奮的事情。“我是一名狐族血脈覺醒者,至於我爲什麼會擁有狐族的血脈,我也不知道,我的父親、祖父、曾祖父中都沒有人覺醒過狐族血脈,偏偏我就覺醒了。”

    “哈哈哈……”

    希特哈哈哈大笑三聲,“可是,我覺醒血脈之力以後卻是不能給他們帶來榮耀和幸福,我覺醒的太晚了。”希特擦了擦眼角的眼淚,“當年我親眼目睹家族被屠殺,而三歲的我被藏起來逃過一劫,看見父親母親死在血泊中,我感覺自己渾身都要爆炸了,但是我還是一動不敢動。”

    “大主教,我……”辰揚不知道該怎麼安慰,被滅族的傷心事,無從開口。

    “你聽我說完。”希特打斷辰揚的話。

    “後來我才知道,那是血脈之力覺醒的先兆,後來我就一個人出去闖蕩,知道我的實力增強,滅了仇家滿門,可惜家族已經只剩下我一人了。”希特哀嘆一聲,“也許這就是命吧。”

    “抱歉,讓你看一個老頭子又哭又笑的,失禮了。”希特擦了擦眼睛,給辰揚倒滿一杯茶。

    “我找你來,是因爲我感覺你已經覺醒了血脈之力!”希特淡淡地說道。

    辰揚臉色一驚,自己覺醒了羽神族血脈的事情,連兄弟王梓和雲都沒有告訴,他怎麼會知道。辰揚下意識的想要拿出星辰落羽弓,自己母親的秘密絕對不能讓人知道,敵人實力太強大,否則自己將死無葬身之地。

    “別緊張,因爲我的血脈之力已經達到了三層,所以能夠感覺得到你那剛剛覺醒的血脈之力。”希特看見辰揚那不停變幻的臉色,連忙解釋道,“我並不能感覺的到你的血脈類型,只是能夠感覺你也擁有血脈之力。”

    聽見希特的解釋,辰揚稍稍鬆了口氣,只要自己母親的秘密還沒有暴露就好,否則自己不但沒法報仇,而且還將被斬草除根。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