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網游競技 » 網遊之月魂傳說 » 第209章凝雪兒的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網遊之月魂傳說 - 第209章凝雪兒的心字體大小: A+
     

    的瞪了離月一眼,月邪並沒有說話,而是慢慢扶着凝雪兒的身體讓她坐在柔軟的雪上,在後者不解的目光之中,月邪抓住了凝雪兒那隻受傷的小腳。

    “你要幹什麼?放開我……”

    自己的腳被月邪抓住了,凝雪兒的臉上閃過一絲溫怒,自己的腳從來沒有被人給碰過,沒有想到月邪竟然膽大包天的摸自己的腳。

    “閉嘴,我是幫你看看你的腳……”

    感受到腳的主人想要抽回自己的腳,月邪有些沒好氣的說道,真是好心沒好報啊,自己只是想要幫她看看她的腳有什麼問題而已,沒有想到凝雪兒竟然反應這麼劇烈。

    聽到月邪訓斥自己,凝雪兒不由的愣住了,自己有多長時間沒有被訓斥過了?沒有想到月邪竟然敢訓斥自己。

    “這纔像話……”

    看到凝雪兒乖乖的不動彈了,月邪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輕輕的褪下了凝雪兒的那雙金雕玉啄的鞋子,露出了一直如雪如玉般的白嫩小腳,在風雪中,跟雪的白暫程度相差無幾,甚至更甚一籌。

    “你竟然脫下了我的鞋子!!!”

    等到凝雪兒反應了過來之後,她一臉憤怒的對着月邪說道,擡起手想要直接給月息一個冰凍系的禁咒冰天雪地直接把他給凍死,但是她的手剛剛一擡起來就被月邪給伸手攔住了。

    “你幹什麼?”

    月邪有些無奈的看着這個女人,雖然自己抓住凝雪兒的腳,但是還是在注意凝雪兒的神情的,所以她剛一有舉動,就直接動手抓住她的手疑惑的說道,雖然從手中傳來凝雪兒的腳還有手那柔軟絲滑的感覺,但是月邪現在並沒有心情欣賞。

    “你說幹什麼,誰允許你沒有我的允許下脫我鞋子的?”

    聽到月邪這麼問,凝雪兒有些好笑的說道,當然臉上並沒有表現出來,還是那副冰冷的模樣。

    “好心幫你看看而已,不至於吧,我已經脫下來了,看都看了,想要穿回去也來不及了吧,還是讓我看看你的腳到底如何然後治療一下吧。”

    月邪有些無奈的說道,這個女人真是保守啊,就算是摸一下腳也不行?

    月邪的話讓凝雪兒愣住了,是啊,這個男人說的話也是對的,都已經做了,現在再怎麼反悔也是來不及了,她美眸看着月邪,看着這個帥氣的不像話的男人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說什麼比較好了。

    “我看你是肌肉拉傷了,應該沒有什麼事情,月之浴!!”

    月邪在捏了捏凝雪兒的腳之後,搖了搖頭說道,凝雪兒腳真是完美,如同凝脂一般白嫩,那手感就像是碰到絲綢一般,然後召喚出月之哀傷,頓時一道乳白色的光芒照耀到凝雪兒的腳上,凝雪兒那原本因爲崴到的而有些紅腫的小腳在月之浴的作用下逐漸恢復了原狀。

    “好了,嗯?你怎麼這樣看着我……”

    滿意的看到凝雪兒的小腳變回

    了原來的樣子,月邪好心的幫凝雪兒把自己的鞋子穿了回去,然後擡頭一看,看到凝雪兒直直的看着自己,愣了一下有些疑惑的問道。

    “沒什麼,我們走吧……”

    聽到月邪這麼問,凝雪兒也是反應了過來,她從地上站了起來,然後什麼話都沒有說,直接向着原點冰川所在的方向走去,只是她的內心並不像是她外表那樣一般平靜,她的心現在用波濤洶涌來說都不爲過,她腦海中一直想着一條自從很久很久以來就在天雪城流傳下來的習俗,若是一個男人不僅看了一個女人而且還摸了那個女人的玉足的話,那個女人則是可以選擇嫁給那個人,或者……殺了他。

    “算了,看他也是一片好心,而且也不知道這件習俗,只要他不亂說的話就可以了。”

    凝雪兒走在前面嘆了一口氣說道,自己的心真的很難以平靜,她很想要殺了這個輕薄自己的男人,但是怎麼也對這個才見過幾次面的月邪下不手,心中暗歎一口氣說道。

    “這個女人,到底是怎樣?”

    月邪看到凝雪兒一句感謝的話都不說,有些無奈的想到,他聞了聞自己的手,那上面還殘留一股凝雪兒腳下的馨香,月邪嘴角掛起了一絲笑容,然後跟了上去。

    “還痛麼?”

    月邪看着一臉冷淡的跟在自己身邊的凝雪兒問道,自己雖然不喜歡說話,但是貌似眼前這個女人更加不喜歡說話吧。

    “沒事了……”

    凝雪兒緊咬貝齒的說道,雖然她嘴上這麼說,但是臉上的那絲痛苦之意出賣了她。

    “若是不行的話別撐着……”

    月邪聳了聳肩膀說道,既然人家不願意自己幫忙的話,自己也沒有必要自討沒趣的湊上前,只是一直注意着凝雪兒而已,若是她有什麼事情的話,自己可以及時的扶住她。

    現在的凝雪兒心中非常的亂,她是一個保守的女人,雖然是女王,但是她比普通人更加的保守,她心高氣傲,看不上任何的男人,那些天雪城的男人也都是看到凝雪兒有些自卑,畢竟女王陛下實在是太優秀了,他們只敢而不靠近,但是凝雪兒沒有想到的是,今天自己竟然被人又看又摸了,有心想要發作,但是又沒有藉口,人家又不知道天雪城的習慣,而且他只是關心自己,現在凝雪兒的心真的很亂,她不知道該怎麼樣面對這個男人。

    “主人,小心啊,那邊有一隻冰凍之熊……”

    離月坐在月邪的肩膀上看到不遠處慢慢向着走一頭向着這裡慢悠悠走過來的冰凍之熊說好心的提醒道。

    “凝雪兒,有怪物來了,小心一點……”

    月邪點了點頭,然後轉身對着身邊正在不知道想些什麼的凝雪兒說道,雖然他聽凝雪兒說她是鬼神級別的高手,但是月邪觀察了半天,一點都沒有差距出來她擁有鬼神級別的實力啊,不過也無所謂,他並不喜歡躲在女人的身後,還是讓他來保護

    凝雪兒比較好。

    “你沒問題吧?”

    聽到月邪的話之後,凝雪兒皺了皺眉頭說道,她倒不是小看月邪,畢竟這些野蠻的生物每年都是會殺死不少天雪城的人,凝雪兒早就想要下令剷除這些害人的冰凍之熊了,但是沒有辦法畢竟這冰凍之熊的數目實在是太多了,就算能夠剷除但是天雪城的實力也是會大幅度下降,再加上自己的實力,若是這個時候有敵人入侵的話,豈不是任人魚肉?所以凝雪兒這纔沒有下令徹底解決掉冰凍之熊。

    “放心吧,這種怪物我還不放在心上,若是隨便拉出個怪物我都解決不掉的話,那我這帝君的名號豈不是浪得虛名?”

    月邪輕輕點了點頭,有些不屑的說道,雖然這冰凍之熊並不是那般的弱小,但是想要威脅到自己,光是靠它一個是不可能的。

    “一花一草一世界!!火!!”

    月邪輕輕張開手,先是召喚出了月之哀傷,然後快速的用出了技能,轉換了武器的你屬性攻擊,瞬間周圍被一股濃郁的火屬性給充斥着。

    本身身爲水系魔法師的凝雪兒如何感應不到周圍元素的變化,她鳳眸輕挑了一下,沒有想到這個帝君竟然擁有者調動天地間的元素的能力,而且他本身並不是魔法師,而是一個戰士,若是出現在魔法師的身上,她到不會驚訝了。

    “冰爆斬!!!”“-5000!”

    月邪輕輕一個冰爆斬砍在冰凍之熊的身上,後者的頭上冒出了一道鮮紅的數字,然後直接倒飛了出去,可見月邪的力量是多麼大。

    “伊呀呀,主人好棒啊,加油主人……”

    看見主人如此英俊的模樣,離月也是非常高興的拍着手在月邪的肩膀上晃盪着那雙美白的雙腿的說道,那樣子真像是一個小精靈。

    “月華斬!!”“月光爆破!!”“-6142!”“-16000!”

    “叮咚,玩家月邪,您成功觸發裝備野蠻頭盔的傷害翻倍……”

    月邪並沒有打算給那冰凍之熊恢復過來的機會,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追了上去,然後直接揮劍砍了下去,對後者造成了極強的傷害。

    “真厚,魔光斬!!,銀月斬!!”

    月邪看到冰凍之熊還剩餘一半的血量有些皺了皺眉頭說道,這怪物攻擊太慢,雖然傷害高,但是打不到人又有什麼辦法,唯一剩下的好處就是皮厚了。

    “吼吼吼!!!”“-8000!”“-7412!”

    當那冰凍之熊搖搖晃晃的站了起來,晃了晃自己的腦袋,用爪子抓了抓累積在上面的雪之後,還沒來得及幹些什麼,直接被月邪快速的兩個技能給擊中了,身體再次倒飛了出去,但是這次並沒有那麼好運,它的身體在倒飛的過程中就化爲了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只是很摳門的爆出了幾個金幣,月邪連看的想法都沒有,直接不去撿了。

    ..

    (本章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
    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