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木葉之千夜傳說 » 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尊嚴之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木葉之千夜傳說 - 卷 第二百二十五章 尊嚴之戰字體大小: A+
     

    千夜很是自覺的向後退了幾步,他可不相信團藏會這麼簡單就死了,剩下的就是他們師徒之間的事了。

    “小心團藏的伊邪那岐!”

    聽到千夜的提醒,千手扉間愣了一下。

    “納尼?伊邪那岐?”

    就在千手扉間疑惑的時候,團藏的屍體開始虛化然後消失,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轉寢小春的身後,並緊緊的扣住了轉寢小春的喉嚨!同時口中吐出一道真空玉把水戶門炎轟飛出去生死不明!

    “爺爺!”水戶真想頓時從人羣中衝了過去。

    千手扉間恨恨的瞪了千夜一眼,他明明可以早點提醒自己的。

    千夜聳聳肩,一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的架勢,而且他本來就是故意的,轉寢小春這是自食其果!

    “這是你們師徒的事……”

    團藏開始威脅起千手扉間:“老師,讓我離開,不然我一定會殺了他的!”

    千手扉間不退反進,一步一步的向團藏走去。

    “團藏,你認爲你能威脅到我嗎?”

    “老師!不用管我,殺了這個叛徒!”轉寢小春還算有點骨氣,她現在是真的想死的心都有了,就算活下去她也沒臉面對那些木葉的忍者!

    團藏恐懼的看着千手扉間,有些癲狂的喊道:“沒用的,我是不死的,你們是不可能殺死我的!哈哈哈……老師就算是你也不可能殺死我,爲什麼……爲什麼你當初不把火影的位置傳給我?爲什麼!?”

    “你沒有資格當火影,當初我交給你和猴子的任務就是對你們的考驗,團藏你退卻了,沒有犧牲精神的人是不可能當上火影的,所以……你不配!”

    千手扉間毫不留情的打擊着團藏,看着外貌比自己還顯老太的弟子,千手扉間心中百感交集,如果是生前他絕對不會顧及轉寢小春的死活,但是現在他卻猶豫了。

    “老師,不用管我!殺了他!”

    就在轉寢小春睜着喊叫的時候,團藏的右眼早已變成了萬花筒寫輪眼聚焦到千手扉間的身上。

    “天照!”

    黑色的火焰頓時燒遍千手扉間的全身,雖然穢土轉生的千手扉間沒有痛覺,但是天照恰恰是連火都能燃盡的最強之火,穢土轉生的恢復速度遠遠沒有天照燃燒的速度更快。

    千夜暗道一聲不好:“自己太過大意了!”

    雖然沒有見識過這種火焰,但是千手扉間很快就發現了天照的厲害,時間不多的他當即果斷的向團藏衝了過去。

    “水遁·水刃斬!”

    “木遁·四柱牢!”

    天藏終於出手了,現在的他是隻忠於團藏的工具!

    土中忽然暴漲出瞬無數樹木瞬間形成一個牢房將千手扉間困在其中。

    雖然這種程度的木遁根本就無法困住千手扉間,但是在他衝破木牢的時候身上的天照之火已經蔓延到了他的頭部。

    千手扉間忽然停在原地,轉頭看向月光千夜。

    “是我錯了,被團藏利用了,就算我能殺死他一次,他還是會用伊邪那岐再度復活,剩下的就交給你吧。”

    千手扉間也很無奈,他卻是可以殺死團藏一次,但是那得用自己另一個徒弟的性命作爲代價,所以他很乾脆的放棄了掙扎。

    千夜一愣:“納尼?”

    可是還沒等千夜再說話,千手扉間的身體已經在天照中化作一堆灰燼。

    千夜心中猶如一萬頭草泥馬在奔騰,千萬語最終化作兩個字:“我艹!”

    千夜做夢都沒想到,剛剛化敵爲友的大樹轉瞬間就被一個天照給燒成灰了,這尼瑪說好的抱大腿呢?你真當給老子道個歉就完事了?

    看到千手扉間化爲灰燼,團藏直接把轉寢小春甩飛出去,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哈……二代火影又如何!哈哈哈……我是不死的,我已經站在忍界的巔峰了,你們所有人都將臣服在我團藏的腳下!”

    團藏徹底的癲狂了,右眼的天照開始了無差別的攻擊,到了這個時候,宇智波的族人再也沒人認爲是千夜殺死富嶽族長的了。

    因爲現在富嶽的萬花筒就在團藏的身上,還有團藏那手臂上密密麻麻的寫輪眼,那都是宇智波族人的性命。

    最後還有那個站在團藏身邊的帶着面具的忍者!

    他剛剛使用了木遁!

    木葉村的第二個木遁忍者!

    所有的一切都是團藏的計謀!他在是那個罪魁禍首!

    但是面對熊熊燃燒的天照之火,卻沒有一個人敢上前。

    千夜也在猶豫,沒有了靈化分身的他,就算開啓仙人模式戰鬥力也是下降了一大截,而且剛剛兩個忍術就已經消耗很大了,剩下的仙人查克拉根本就不足以支撐千夜和團藏的持久戰。

    就在千夜猶豫的時候,一個蒼老尖銳的聲音傳來。

    “團藏!我要親手殺了你!!!”

    轉寢小春一反往日的腐朽緩慢,動作敏捷的向團藏衝了過去。

    遠處的水戶門炎擦了一把嘴角上的血跡,一把扯開自己的衣襟露出瘦骨嶙峋的身子,然後從孫女水戶真香的手裡奪過短劍在自己手掌上劃出一道口子,用染滿鮮血的手在自己的臉上一直到胸口畫出一個詭異的圖案。

    “爺爺!你……”

    水戶門炎毅然決然的道:“真香,這是爺爺犯下的錯誤!必須由我來解決!”

    “還有我!”一個蒼老到的連走路都需要拐杖的大胖子從人羣中擠了出來,是原本應該死在九尾職業的秋道取風。

    水戶門炎有些激動的看着秋道取風:“取風!”

    “我來晚了,不過能在臨死前遠遠的看到扉間大人,已經足夠了,我們六人只剩四個了,今天就在這裡做一個瞭解吧!”

    說話間秋道取風取出三顆不同顏色的藥丸,一起吃了下去。

    吃下藥丸後秋道取風直接扔掉了柺杖,身體也瞬間暴漲和握着短劍的水戶門炎並肩向正在交戰的團藏和轉寢小春衝了過去。

    整個木葉七層以上的中忍和上忍都默默的看着,沒有人準備上去幫忙,這樣的戰鬥人員越多損傷也會越大,畢竟天照這樣的忍術人少的時候還好躲,人多了一死就是一片。

    而且這並不是他們的戰鬥,是老一輩之間的恩怨,這裡要手刃團藏的人絕對不少,但是他們要尊重前輩。

    就好像真香一樣,明知道不管是輸還是贏,他的爺爺都將死在這場戰鬥之中,但是她不能阻攔,那是他爺爺的尊嚴!

    四個五六十歲的老人幹起來了,千夜左右看看,好像沒有自己什麼事了?

    不對!還有一個,千夜頓時不懷好意的看向試圖幫助團藏的天藏。

    這個傢伙敢冒充自己暗殺富嶽,不管從哪一方面講,千夜都要爲富嶽報仇!

    “天藏,老人打架你就別摻和了,來讓我考量一下你的木遁吧!”

    千夜剛要衝上去,又是一個忽然出現的聲音打斷了他前進的節奏。

    “我說過,我父親的仇要由我親自來報!你答應過我的!”

    鼬穿着暗部的戰鬥服拎着短劍,瞪着一雙萬花筒面無表情的走了過來。

    千夜聳聳肩,很是自覺的退到一旁直接盤腿坐了下去,肘部頂着大腿,單手拖着下巴歪頭看向那邊一個胖老一個瘦老頭一個老太太三掐一打團藏。

    他對轉寢小春和水戶門炎二人的實力是真的很好奇,畢竟能和日斬那老頭一樣擔任二代的精英護衛隊,絕非等閒之輩。

    從真香的劍術就能看得出來,水戶門炎擅長耍賤……呸,使劍,事實也確實如此,而且水戶門炎的劍術絕非一般。

    最讓千夜意外的就是轉寢小春了,本以爲這脾氣不怎麼好的老太太會秉承木葉大部分女忍者的派系擅長怪力之類的,實則這來太太簡直就是一個移動炮臺,風遁、火遁、水遁、土遁四系忍術從開始就沒停過,雖然都不是什麼大範圍的高級忍術,但是每一個忍術都放的十分精準刁鑽,甚至能夠在不使用影分身的情況下就能以自己一人之力釋放出風火兩屬性的組合忍術出來。

    最猛的就是秋道取風了,帶着一雙斑斕的蝴蝶翅膀在戰團之中游刃有餘,攻擊也是三人當中最犀利的。

    千夜計算了一下時間,兩分鐘不到的時間團藏已經又使用了兩次的伊邪那岐了,這樣下去團藏基本上是涼涼了。

    鼬和天藏那邊的戰鬥也是一邊倒的局勢,天藏在孤立無援的情況下幾乎是沒有翻盤的可能了。

    千夜剛剛這麼想就立馬有人出來打他的臉了……

    人羣中忽然躥出三十幾個根部的忍者向戰團中衝了過去並高喊着他們的口號。

    “誓死保護團藏大人!”

    千夜立刻跳了起來:“給我滾回去!”

    “木遁·樹界降臨!”

    無數暴起的樹木向那三十幾個根部忍者糾纏過去,這一擊幾乎用盡了千夜剩下的所有查克拉,就在千夜心滿意足的準備繼續看戲的時候,異變突起!

    只見一白一黑兩個影子從地下鑽了出來,拖住團藏和天藏兩人的身子就融入地下消失不見了!

    不見了!!!

    三個老人懵逼了,鼬懵逼了,所有木葉的忍者都懵逼了!

    “絕,我艹你大爺!”

    日向日足最先反應過來大喝一聲:“白眼開!”

    頓時幾十雙像燈泡似的白眼齊刷刷的往地下掃視,可是以絕的蜉蝣之術,哪是他們能夠找得到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