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辯與仙人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三百一十三章 辯與仙人聽字體大小: A+
     

    沉默。

    赤鳶仙人安靜的打量着路零,眼神深邃的讓人難以看懂,蘊含着時間的滄桑,以及包羅萬象的智慧。

    “確實,我並非是符華,只是她在五千年的時間中,存儲在【羽渡塵】的記憶碎片形成的虛幻人格……”

    輕啓朱脣,赤鳶仙人優美動聽,彷彿百鳥啼鳴的聲音響起。

    “不過看起來,艦長也不是我所認識的那個艦長。”

    “赤鳶仙人何出此言?”

    看着面前充滿了仙家韻味,彷彿從歷史遺留的壁畫上走下來的古香古色的少女,路零的語氣中也不自禁的沾染上了些許古意。

    “因爲我所認識的艦長不會做出那種舉動……君子之愛,應當“發乎情,止乎禮”,艦長有些輕佻了!”

    赤鳶仙人神色平靜,話語彷彿清涼的潭水,聞之有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在說這些話的時候,赤鳶仙人的眼眸沒有絲毫波動,好似不是在談論自己的事情。

    “不愧是仙人,五千年的文化知識存於腦海,開口就是聖賢語錄!想要攻略這個人格,有點難……”

    路零感受到一股莫大的壓力,眼中的光芒卻越加明亮。

    攻略的過程就如登山,山峰連綿無盡,且一座比一座高;但他不會就此止步,因爲他想領略立於羣山之巔的風采。

    所以就算是仙人,他也要辯一辯。

    “君子之愛,發乎情,止乎禮;這是孔聖人對於《詩經》首篇《關雎》的點評!我對此非常認同,只是……我想問問禮的概念和範疇,換句話說,什麼是禮?”

    路零看向赤鳶仙人。

    “禮,乃規矩!人道經緯萬端,規矩無所不貫,誘進以仁義,束縛以刑罰;這句話摘自《史記·禮書》,意思是讓人心存仁愛,遵紀守法……所以知進退,守規矩,就是禮!”

    赤鳶仙人語速緩慢,同樣看向路零,紅寶石般的眼眸中光芒高漲,和路零的目光交匯,空氣中爆發出無形的火花。

    “規爲圓規,矩爲角尺……《荀子·禮論》中曾言:規矩誠設矣,則不可欺以方圓;意思是設置了圓規和角尺後,就不能將方的東西說成是圓的來騙人!由此可見,規矩是由人定;既然是由人定,那麼每個人制定的規與矩自然不同……在赤鳶仙人看來,我的行爲逾規了,在我看來卻沒有。”

    “你在強詞奪理!《左傳》有言:夫禮,天之經,地之義,民之行……禮是由天地確立,人不過是從中有所感悟,並且執行罷了!”

    “剛剛的話並非強詞奪理,因爲它不是我所言,而是荀子之言……《荀子》中明言:禮,以順人心爲本,故亡於禮經而順人心者,皆禮也!所以只要順應人的內心,就算沒被確立的禮節,也可稱之爲禮!”

    路零話音落下,赤鳶仙人沒有立即回答,而是緊緊盯着他,眼眸波動,彷彿肆虐的海面,席捲的狂風。

    這一刻,赤鳶仙人竟然想不起用什麼經典去反駁路零,陷入了片刻的安靜,氣勢上衰落了一截。

    感受到赤鳶仙人氣勢上的變化,路零目光一亮,向前踏出一步。

    “禮,並非法,不是刑罰而是道德的約束,遵循人心!只要我親吻符華,不引起她的惱火,不影響周圍的人,這就是遵循禮的,還是說赤鳶仙人覺得自己能代表符華?”

    “我……”

    望着路零,赤鳶仙人吐出了一個字,便難以言語,氣勢再次衰弱。

    “剛剛我們談了禮,現在我們來談談情!《世說新語·傷逝》言:聖人忘情,最下不及情,情之所鍾,正在吾輩……聖人既言禮而忘情,又怎麼做到發乎情?既不能發乎情,又談何止乎禮?”

    路零再度踏出一步,來到了赤鳶仙人的面前,直視着她的眼睛。

    此刻的赤鳶仙人抿着嘴脣,已經完全說不出話。

    “在我看來,聖人所言的“發乎情,止乎禮”雖然有道理,但是還不夠……在此之上還要加上“安於心,立於行”!”

    路零的聲音不大,卻好似晨鐘暮鼓,振聾發聵,讓赤鳶仙人身上剩餘的最後一絲氣勢消散,變得枯竭。

    “發乎情,止乎禮;安於心,立於行……”

    輕聲呢喃,赤鳶仙人看向路零,身體震動,再也不能保持打坐的姿勢,從青石上站了起來,直視着路零,臉上第一次出現了驚訝的表情。

    “艦長……你真的是艦長嗎?”

    “如假包換。”

    路零右手伸出,搭在左肩,微微低頭,露出一個優雅的微笑。

    赤鳶仙人陷入沉默,半晌後才緩緩開口。

    “艦長,這一次是我敗了,但我沒有認同你……或許是存於【羽渡塵】中的記憶碎片有缺失,讓我遺忘了很多經典,我會找時間補充,下一次的我就不會輸了!”

    神色恢復了平靜,赤鳶仙人轉過身,向背後的拂雲觀走去,手臂輕揮,四周立刻有濃密的白雲浮現,將她的身影遮掩,只有聲音傳出。

    “期待下一次的見面,艦長!”

    話音落下,一股大力傳出,直接將路零從符華的記憶空間中彈了出去。

    迴歸現實,路零望着面前符華絕美的俏臉,顫抖的睫毛還有眼底一閃即逝的紅色,額頭滲出汗水,身體搖晃了下,向後方退出兩步,一副脫力的模樣。

    剛纔和赤鳶仙人的辯論,幾乎耗盡了他全部的大腦細胞,好在赤鳶仙人的記憶不是很完全,讓他險勝一籌。

    “還好我受過九年義務教育,不然剛纔絕對輸了……”

    回想剛纔,路零感覺一陣後怕,這絕對是從他攻略女主以來,經歷過的最艱難的一場辯論。

    “聽赤鳶仙人的話,還有下一場?看來需要惡補下知識了……”

    打定主意,路零看向符華,發現她一副如夢方醒的模樣,輕輕敲打着腦袋。

    “怎麼回事,感覺剛剛好像和艦長辯論了什麼,具體內容想不起來了……我是在做夢嗎,還是出現幻覺了?”

    “都不是,你好的很。”

    路零敲了下符華光潔的額頭,笑了起來。

    “不要執着於想不起來的事,我們繼續拍照吧!”

    “拍照?”

    聽見這兩個字,符華快速清醒,捂住了嘴巴,受驚的兔子一般向後退了兩步,連連擺手。

    “不,艦長,不行……這不合規矩!”

    “真的不合規矩嗎?”

    路零目光閃爍,反問。

    臉上閃過一絲迷茫,符華輕聲呢喃。

    “大概吧……”

    看着符華頭頂變爲【160】,紋絲不動的好感度,路零嘆了口氣。

    “唉,好感度到這已經是極限……在辯倒赤鳶仙人之前,怕是很難提升了。”

    這樣想着,路零走了過去,將符華拉了回來,露出溫柔的笑。

    “接下來我們好好拍照,我保證不會做多餘的事情了!”

    “呼~”

    符華長出了口氣,答應下來。

    “好吧,艦長。”

    接下來的幾次照相,符華雖然臉頰依舊紅,但是表情卻自然了很多,眼睛眯成月牙,露出了美麗動人的笑容。

    加上之前的兩張,路零一共拍了九張照片,特意製成九宮格,將他和符華親吻的一張放在中間,洗出來兩份,交給符華一份。

    “符華,你第一張照片的表情很僵硬,後面的就太羞澀了,有待加強!”

    接過照片,符華盯着第一張上笑容勉強,嘴角佈滿皺紋,顯得很醜的照片,忍不住笑出了聲。

    隨後她看過後面的照片,目光變得柔和,最後定格在中央的照片上,眼波如水,突然擡頭看向路零,語氣真誠。

    “艦長,謝謝你讓我留下了這麼快樂的回憶……時間也不早了,今天就到此爲止吧!”

    “哈哈,沒事沒事,倒不如說能和你在一起我也很開心!”

    路零摸了摸頭,露出一個放鬆的笑容。

    符華這裡看來是圓滿結束了,接下來就是姬子了。

    剛生出這樣的想法,路零就看到符華捏着照片,仰頭看向天花板,眉毛挑了挑,露出羞澀中帶着喜悅的表情。

    “雖然遊戲廳之旅結束了,但我還想跟艦長多待一會……爲了感謝艦長今日的陪伴,我請你去吼姆餐廳吃點東西吧!”

    摸頭的手逐漸僵硬,路零嘴巴張大。

    “哈?”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
    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諸天盡頭天阿降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