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三道大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八十二章 記憶深處的三道大門字體大小: A+
     

    病牀不大,只有兩米長,一米多寬,旁邊有反射着弧光的防護鋼條,下面固定着四個滑輪。

    在靠近牀頭的位置有一個兩開門的金屬櫃,櫃門半開着,裡面空空如也。

    櫃子旁邊是一根高高的金屬支架,上面掛着兩袋貼着白色標籤的輸液袋,下面蔓延出一根半透明的管道,連接在一隻佈滿繭子,有些消瘦的手臂上。

    手臂的主人是一位看起來三十多歲,擁有一頭亮棕色頭髮的女人,膚色蒼白幾乎沒有血色,眼角和鼻子兩側都有幾許皺紋,臉頰和眼窩深陷,淡金色的眼眸黯淡無光,臉上帶着若有若無的溫柔笑容。

    在她前面站着的紫發小女孩頭髮很長,亂蓬蓬的垂在腦後,彷彿糾纏在一起的海草,最長的地方甚至觸及她纏繞着黑布的光潔小腿。

    病牀,女人,小孩……三者構成的畫面彷彿世界的中心。

    在四周還有一些其他病牀和支架,都沉寂在黑暗中,因爲不是這段記憶的核心,又或者已經被遺忘,所以沒法顯現出來。

    “這個女人,應該是西琳的母親吧……”

    看着病牀上虛弱的女人,路零幽靈一般靠近。

    實際上他此刻就是幽靈,因爲他的身體是透明的,甚至沒有絲毫重量。

    這是路零爲了讓自己不被發現用出的僞裝,如果他直接以艦長的形象出現在這裡,西琳肯定會察覺出異樣,幻境將無法維持。

    數秒後,路零來到了西琳和女人的身邊,看的就更加清楚了,甚至能聽到她們之間的對話。

    “我愛你,西琳……不要傷心,答應媽媽照顧好自己,好好活下去……”

    女人溫柔的注視着西琳,伸出沒有針管連接的左手,顫抖着,想要撫摸她的臉頰。

    不知是否因爲太過虛弱的緣故,女子的手擡到一半就停下。

    “媽媽……”

    伸出兩隻小手,西琳緊緊握住女人的手,稚嫩的小臉上流露出掩飾不住的失落和悲傷,淡金色的眼眸有些紅腫,晶瑩的淚水忍不住落下,沾染了她的臉頰。

    路零還是第一次見到這種神態的西琳,目露沉思。

    “看來西琳的母親對於西琳影響很深,因爲她的死亡,西琳失去了唯一一個能溫暖她的人,所以才變得那麼怨恨人類……如果能改變她的記憶,就可以消減她對於人類的牴觸,甚至成爲人類的幫手!雖然以擬態羽渡塵的力量不足以真正修改她的記憶,但至少可以讓她做一個不一樣的夢,播下一顆種子!”

    如此想着,路零看向躺在病牀上的女人,眼中閃過一抹歉意。

    “雖然只是記憶,但對不住了,我需要藉助一下你的身體。”

    一步踏出,路零融入女人體內,讓她原本黯淡的眼眸,亮起了明亮的光澤。

    “西琳,不要悲傷,媽媽會一直陪着你的。”

    路零的加入,使得女人的手臂停止顫抖,緩緩擡高,擦去了西琳臉上的淚水,臉上的笑容也變得如陽光般溫暖。

    “媽媽騙人,那些打針的大人們說,媽媽快死了……”

    西琳低頭抽泣,一副不相信的樣子。

    “媽媽不會騙你,即便媽媽的身體死了,只要你還記得媽媽,媽媽的靈魂就還活着,活在你的心裡……”

    輕輕的,路零點了下西琳柔軟的還未發育的胸脯,眼中閃過一抹慚愧,旋即變得堅定。

    “媽媽的靈魂……活在我的心裡?”

    西琳低頭,將右手放在胸前,懵懵懂懂的重複一遍。

    “是的。”

    路零點了點頭,控制着女人的手臂,摸了摸西琳的腦袋。

    “西琳,不用悲傷,你只不過是暫時見不到媽媽!當你能弄懂靈魂的概念的時候,我們就能重逢了……在此之前,我會一直陪着你的,相信我……”

    說着話,路零慢慢的閉上了眼睛,化作半透明的影子漂浮在半空。

    而他身下的女人,失去了呼吸。

    “媽媽……媽媽……”

    西琳努力的搖晃着女人變得冰涼的手,發現她已經徹底沒了反應,眼中閃過一抹絕望,撲在她身上,嚎啕大哭。

    “媽媽,你還沒有告訴我,靈魂到底是什麼……媽媽,你不能離開我……媽媽……”

    稚嫩的聲音中,蘊含着和這個年齡不相稱的悲傷,彷彿洶涌的河水,逆流而上,讓半空站着的路零臉上浮現一抹痛苦,捂住了胸口。

    “好沉重的悲傷,這裡不能久留,要進入下一層了……”

    說着話,他透明的身體上,眼眸的部位,燃燒起了兩團火焰。

    “咔嚓!”

    空間彷彿鏡子破碎。

    “媽媽!”

    西琳驚呼一聲,從牀上坐起,風箱一般喘息着,白色的髮絲沾着汗水,黏在了額頭上,金色的瞳孔中瀰漫着悲哀。

    “還是做噩夢了嗎?西琳大人。”

    路零坐在牀邊,緊握着她的手,一臉關切。

    “不,不是噩夢……”

    西琳下意識的迴應一句,突然陷入沉默,似乎在思索着什麼,半晌後才擡起頭看向路零。

    “人類,問你個問題……你覺得靈魂是什麼?”

    “靈魂……”

    路零目光一閃,緩緩開口。

    “我不知道……實際上,以人類現有的科技手段無法解釋這個問題,甚至不清楚靈魂是否真的存在?”

    “靈魂,不存在嗎……”

    呢喃着,西琳的神色變得有些煩躁,緊咬着銀牙,瞳孔中瀰漫着痛苦,憤怒和不甘。

    在一旁看着的路零,此時眼眸突然變成了純粹的紅色,輕聲開口。

    “西琳大人不必擔憂,雖然人類的科技沒法得出解答,那是我想崩壞(GOD)那邊或許會有答案!而且西琳大人體內不是還有琪亞娜複製體K-423的意識嗎?或許與其對話一下,能讓你對靈魂是什麼有一個明確的概念!”

    這句話夾雜着赤裸裸的明示,然而西琳卻沒有聽出來,甚至對於路零的紅色眼眸視而不見,陷入沉思,半晌後點了點頭,道:“人類,你說的很有道理……這或許確實能給我個答案!”

    說着話,西琳看向路零緊握她手掌的兩隻手,眸光溫柔了幾分。

    “人類,就這樣繼續握着我的手,接下來我要進入一段時間的深層睡眠……不得不說,你的辦法還是有一點作用的。”

    “遵命,西琳大人。”

    路零一臉恭敬的答應下來,看着西琳緩緩閉上眼睛,赤紅色的眼眸中被血絲布滿,一縷鮮血順着他的眼角流下。

    “快到極限了嗎?果然以擬態羽渡塵支持三層幻境有點困難,如果之前能將符華的【羽渡塵】本體借過來就好了……”

    擦拭了下眼角,路零喃喃自語。

    此刻他所在的幻境並非一開始構築的那個,而是在西琳夢境的基礎上,構築了一個讓她自以爲醒來,實際上跌落更深層的幻境。

    之所以要做這麼麻煩的事情,跟記憶的存儲方式有關。

    記憶的存儲分爲神經突觸,海馬體和大腦皮層三種。

    神經突觸只能存儲發生時間很短的情景記憶,比方說剛剛看過的動漫中的畫面。

    而海馬體中存儲的記憶是一種稍長一點的短期記憶,需要思考一下才能回答,比如說前天中午吃了什麼。

    唯有大腦皮層中存儲的記憶是真正的長期記憶,例如,自己的電話號碼或者身份證號這種反覆被提及的信息,無論何時都能張口就來。

    擬態羽渡塵可以輕而易舉的影響前兩種記憶存儲方式,且不被記憶的原主人發現,但是想要悄無聲息的突破大腦皮層卻很難,畢竟那是一個人記憶的最深處。

    “在不驚動西琳的情況下,想進入她記憶的最深處,就只有讓她自己給我帶路!”

    路零說着話,緩緩閉上眼睛,發動了羽渡塵,進入了第四層幻境。

    “嗡!”

    空間劇烈的震動,出現在他面前的不再是黑暗和房間,而是一片無盡浩瀚的星空。

    如果仔細看去,會發現每一顆閃爍着光芒的星辰,都由閃爍着不同色彩的記憶畫面構成。

    而在路零的面前,出現了三座綿延百米的大門。

    左側的大門由冰雪鑄成,上面有一個由三根利劍組成的王冠,閃爍着夢幻的光澤,下面卻佈滿裂縫。

    中間的大門陰森恐怖,外面環繞着一層層柵欄,更外面是一圈墓碑,彷彿監獄的入口。

    右側的建築最大,也最雄偉,但卻崩壞的厲害。

    從密佈的圓形白色石柱和高大的穹頂能看出,那是一座宏偉的神殿大門,只不過被藍黑交加的亂碼塊遮蓋,只有門前佇立的一個一米多高的藍色十字架不受影響。

    三座大門只有最左面的開啓了,剩下的兩扇大門都是密閉狀態。

    西琳此刻就位於這三座大門的中央,擡起右手,手中出現了一串黑色的鑰匙。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