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符華的記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七十七章 符華的記憶字體大小: A+
     

    “不用緊張,我沒有搶奪這兩件武器的意思,畢竟它們凝聚着你的思念……準確的說,我只是要複製一下這兩件武器的能力!”

    路零說着話,似笑非笑的伸出右手,上面漂浮着一個巴掌大小,通體金色的十字架,十三根纖細的金色鎖鏈當空飛舞,和猶大的誓約一模一樣。

    “這是虛空萬藏的能力……你是奧托主教?”

    看着路零手掌上的十字架,符華瞳孔收縮,退後兩步,下意識的擺出了戰鬥的姿態。

    “你覺得呢?”

    路零輕聲開口,似笑非笑的看着符華。

    緊緊盯着路零,符華藍色如同湖水的眼眸中浮現一抹紅色,彷彿燃燒的流火,轉瞬即逝。

    “你不是奧托,奧托已經得到這兩種神之鍵的擬態能力……不過你也不是艦長,艦長不可能擁有這種力量,你到底是誰?”

    “符華,每個人都有秘密,就如同你不想被別人知道的過去,我也有不能言說的過往……然而在我看來,過去是誰並不重要,重要的是現在是誰,想成爲誰!”

    路零直視符華的眼眸,面帶微笑。

    和路零對視了半晌,符華將目光移開,看向了某個不知名的地方。

    “重要的是現在嗎……艦長,你的話總是很有道理。”

    輕聲感嘆,符華神色中蘊含着與以往不同的落寞與悲傷。

    “艦長,你用虛空萬藏複製羽渡塵本體信息的時候,也會複製其中蘊含的我的過去……那是很龐雜的回憶,對你是一種衝擊;即便是奧托主教,也是藉助了記憶深潛裝置,纔將這些記憶完全消化的……所以艦長,我希望你能好好考慮!”

    “不用考慮了。”

    路零走了上去,輕輕的將符華抱在懷裡,像是在擁抱一位友人,沒有多餘的動作,只是將自己的體溫傳遞過去。

    “向我敞開你的心扉吧,符華!我從你這裡獲取力量,作爲代價,我也將揹負你的記憶!”

    感受着路零溫暖的懷抱,符華沒有掙脫,而是仔細的打量他面容的每一個角落,似乎確定了什麼,神色變得認真,將右手張開。

    “我明白了,艦長。”

    一點微弱的光芒從她手中浮現,慢慢增長,變成一根纖細的發光的羽毛。

    接着,羽毛的數量增多,瀰漫天際,化作一個瀰漫五米的巨大光罩將她和路零同時籠罩進去……

    無數金色梵文般的字體出現在面前,路零感覺這一次獲取的信息比以往復制神之鍵的信息加起來都要多。

    因爲這些字體中不僅夾雜着【羽渡塵】的製造和使用方法,還有大量使用者的記憶,每一段都像是鮮活的影像,以填鴨的方式進入他的腦海……

    第一段記憶,是在十分久遠的過去,天地和現在不同。

    天空聚集着一片終年不散的濃郁黑色雲層,閃爍着雷光。

    四周佈滿了殘破的大樓,或紅或藍的霓虹燈板閃爍着斷斷續續的光芒,上面寫着和這個世界不同的語言文字。

    原本繁華的街道已經空無一人,殘缺的玻璃門窗中,有覆蓋着白色甲冑,帶有紫色崩壞紋理的崩壞獸飛過。

    符華坐在一個陰暗小巷的地面,一身制服破損了大半,腿上覆蓋的黑絲露出大小不一的空洞。

    冰涼和潮溼的感覺從身體下面傳來,比冰雪更具穿透力,彷彿要洞徹人的骨髓。

    沮喪和恐懼像是從杯子中滿溢的水,流出她的心靈,讓她的身體不停顫抖,彷彿要被某個看不見的巨大黑洞吞噬。

    這種強烈的感覺直接做用在路零的心靈,讓他有些喘不過氣。

    緊接着,他聽到了清脆的腳步聲,一名穿着旗袍和黑色高跟鞋,露出雪白修長的大腿,有一頭如火長髮的少女,走到他的面前,向他伸出了手,緩緩開口,聲音溫柔動聽。

    “……跟我走吧,我來教你戰鬥!”

    微微擡頭,路零想要看清面前女子的面容,卻發現她的臉彷彿錯誤的格式亂碼,完全崩壞。

    看到這張臉的瞬間,畫面崩潰,記憶的碎片彷彿尖銳的玻璃劃過路零的大腦,造成了看不見的傷口,讓他有種靈魂在滴血的感覺。

    緊接着,陰暗的雲層消散,小巷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澄澈如寶石的天空和一座雄偉的山峰。

    山峰中間低,四周高,鳥語花香,翠綠環繞,一條清澈的瀑布飛流直下。

    在這樣的美景中央,有一個刻畫着太極和八卦圖案的巨大平臺,一座小小的道觀坐落其上。

    敞開的大門間,隱隱能見書寫“拂雲觀”三個大字的牌匾,中央掛着一幅水墨畫,上下對稱的畫着兩名沒有臉頰的美女,彷彿纏繞在一起的蛇,又彷彿一朵綻放的雙子花。

    在看到這幅畫的時候,路零眼前浮現了一黑一白,持有卷軸的美麗少女的幻影,內心噴涌而出一股強烈的悲傷,要讓他落淚。

    “丹朱,蒼玄……”

    下意識的喃喃自語,畫面再度崩潰。

    在畫面消散前的最後一顆,路零猛地擡頭,看到了位於畫像旁邊的一副對聯。

    【志機絕塵寰,抱朴反真元】

    對聯化作幻影消散,路零面前出現了一座閃爍着紅光的高塔;晴朗的天空也消失,變成飄着雪花的黃昏。

    空氣冰冷,呼出的氣息中夾雜着寒霧。

    路零注視着對面一名擁有金色瞳孔的紫發少女,胸中噴涌着強烈的不甘,憤怒,緊張,以及……戰意。

    張開嘴巴,路零發出不像是自己的,低沉平緩的聲音。

    【羽渡塵第一額定功率,太虛劍神】

    在這聲音之後,路零感覺大腦好像燃燒了起來,眼前出現了瀰漫整個天地的璀璨一劍,又好似一隻從無盡火海里誕生的鳳凰。

    ……

    緊接着,數不勝數的畫面席捲了他的腦海,不管是知道的還是不知道的,都讓他對符華當時的情緒感同身受。

    這種狂暴的記憶流將他腦袋塞得滿滿的,如欲裂開。

    好在路零心志堅定,強咬着牙堅持了下來,看到了藏匿在所有畫面之下,纏繞在一起的兩把神之鍵。

    一個是通體黑色,覆蓋着金色鏤空外殼,手背上鑲嵌着綠色寶石,後面延伸出三根長長的紅色翎羽,看起來古樸中帶着華麗的拳套。

    另外一個則是形如髮飾的吊墜,頂部有三根紅色的殘缺羽毛,中間是一顆藍色的寶珠,下方用黑色的繩子纏繞,綁着一個根莖爲白色,花瓣是金色的花朵,上面帶有大小不一的氣泡狀圖案。

    “這就是隱藏在符華內心深處的【太虛之握】和【羽渡塵】的本體!”

    心中輕呼一聲,路零虛空萬藏的能力全開,將這兩件武器勾勒出來,化作金色的實體。

    三秒後。

    “咔嚓!”

    一聲脆響,路零發現自己所處的記憶空間碎裂,迴歸了現實。

    在他的手臂上,覆蓋着一層金色的太虛之握拳套。

    而在他的面前,則漂浮着彷彿飾品的【羽渡塵】,放出光芒,變爲如和煦陽光一般的羽毛,輕盈的飛舞。

    “嚶~”

    還未來得及細看,路零就聽見身邊傳來一聲細弱的嚶嚀,扭頭看了過去,發現符華微閉着眼睛,晶瑩的淚滴順着臉龐滑落,嘴脣緊緊抿着,看起來十分的悲傷,兩隻手臂環繞在他的後背,抱得很緊,手掌死死抓着他背後的肌肉,帶來強烈的刺痛感。

    “辛苦你了,睡吧,這些悲傷的記憶就讓它們掩埋在過去吧……”

    路零說着話,伸出一根手指,在符華面前輕輕一抹,符華緊繃的面部頓時一鬆,眉頭漸漸舒展,身體也變得放鬆,顯然是睡了過去。

    抱着熟睡的符華,路零擡起頭,眼睛變成了紅色,彷彿燃燒的火焰。

    “太虛之握暫且不提,羽渡塵能帶給我很大的幫助……有了它,我的後續手段也終於可以啓動了!”

    望着天空的休伯利安號,路零抱着符華一步踏出,身體突然如破碎的氣泡,化作淡淡的金色羽毛,消散在原地。



    上一頁 ←    → 下一頁

    蠱真人糾纏逃妻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