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最接近神的男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九章 最接近神的男人字體大小: A+
     

    “麗塔,攔住他。”

    望着衝過來的路零,奧托神色平靜的囑咐一句,飛速後退。

    此刻他的身體還處於小孩子的狀態,力量和反應速度比巔峰時期都相差甚遠,並不擅長戰鬥。

    “是,奧托大人。”

    聞言,麗塔上前一步,手中一把通體白色,纏繞着黑色紋理和薔薇花瓣的鐮刀顯現出來,彷彿它一直都在那裡,剛纔只是隱去了身形。

    “讓開!”

    看着麗塔,路零眼神閃爍,輕喝一聲。

    麗塔沒有閃躲,而是將手中的鐮刀揮舞出一個飽滿的圓弧,飛速的切割而下,落點是路零的脖頸,彷彿要一擊將他的腦袋切下來。

    面對這一擊,路零沒有猶豫,取出天火聖裁,對着麗塔持着鐮刀的手臂開了一槍。

    燃燒着焰火的鎏金子彈以比鐮刀更快的速度飛去。

    如果麗塔不鬆手,手臂必然會被擊穿,然而她早有預料一般,將手中的鐮刀飛速收回,利用刀刃將子彈接住,藉着反作用力飛速向後退去,給路零讓開了一條通道。

    在外人看來就像是麗塔被路零逼退一樣,然而路零知道根本不是這麼回事。

    “麗塔從一開始就沒有阻攔我的意思,這個女人在想什麼……”

    路零看着麗塔沒有表情的臉,和頭頂由黑,灰,藍三色構成的好感度【20】,瞳孔一縮。

    麗塔是從小被奧托養大的,一直都是奧托最貼心的親信,平常對於奧托的話也言聽計從,但是此刻的動作昭示着她並非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沒有過度思索麗塔此舉的意義,路零速度飛快的來到奧托的面前,右拳帶着熾熱的金紅色高能粒子,彷彿凝聚雷霆的巨錘,狠狠向他臉上砸落。

    面對這急速的一拳,奧托眼睛睜大,蘊含的不是絕望,不是慌亂,而是無奈。

    “唉,沒辦法,只能用那個了……”

    嘆了口氣,奧托碧綠色的眼眸顏色瞬間變幻,變成了冰川一般的藍色,散發着凜然的寒意。

    在他的頭頂,漂浮着一個身高接近兩米,身上穿着銀白鎧甲的騎士幻影。

    幻影戴着的頭盔上有一個冰凌般的長角,沒有面部,透過盔甲縫隙擴散的是迷幻的藍色光源。

    頭部以下,刻畫着雪花紋路的盔甲下面是黑色的霧氣一般的粘稠身體,翻滾着,令背後同爲銀白色的戰裙張開,如同散亂的長劍。

    在騎士幻影手中持着一把比身體還要高的長鐮刀,刀刃完全由冰刃打造,升騰着淡淡的寒霧,被他舞動起來,形成一個旋轉的屏障,硬生生的承受了路零一拳。

    “砰!”

    一聲悶響,騎士幻影一閃即逝,路零也被一股大力彈了出去,右手臂上凝結了一層深藍色的堅冰,刺骨的寒意不停侵蝕着他的手臂,如同千萬根針扎。

    同時,路零眼眸中有無數繁雜的雪花狀金色梵文閃過,蘊含的信息量之大讓他腦袋發脹,如欲爆裂。

    彷彿世界上所有關於冰雪的知識都蘊含在此,但他只是擁有了這些知識,卻沒有理解。

    “這是替身攻擊?……不,這是冰之律者的能力!”

    深吸口氣,強忍着腦袋的疼痛,路零憑藉着過人的毅力掃了一下腦海中的知識,大致明白了其記載的東西。

    內容的核心跟某個名爲【白銀之月】的東西有關,似乎那是來自於遠古時代的幽魂,冰封天地的主宰。

    同樣的,內容中也記載了一把鐮刀武器。

    形象頗爲模糊,如同凝聚着霧氣的寒冷本身,散發着冰封天地,奪走萬物生機的氣息……

    然而這些記載不是很齊全,不知道是因爲路零和奧托接觸時間太短,沒有將信息獲取完整,還是因爲奧托身上本就不具備完整的信息。

    看了眼右手臂上覆蓋的深藍色堅冰,路零加大了影騎士.月輪裝甲的運行功率,熾烈的金色光粒子噴涌而出,化作閃電狀的火焰,將寒冰融化。

    看向奧托,路零眼中閃過難掩的震撼。

    他沒想到,奧托除了血之律者之外,竟然還掌握了冰之律者的能力。

    “原來如此,我明白赫爾海姆實驗室最底層那些第四代弒神裝甲的技術來源了,每一種裝甲都象徵着一種律者……白騎士.月光對應了空之律者;血騎士.月煌對應了血之律者;影騎士.月輪對應了雷之律者;真紅騎士.月蝕對應了炎之律者……那麼我所沒見到的獄騎士.月燼,夜騎士.月骸和戰騎士.月兔的技術來源又是什麼呢?”

    路零喃喃自語,額頭出現一層細密的冷汗。

    越是探索奧托的秘密,越是能感覺這個人的深不可測。

    和他相比,西琳不過是得到了一點力量就不停炫耀的小女孩。

    “看來被你發現了啊,艦長……”

    似乎感受到了路零眼眸中的驚駭,奧托後退的身影停止,神色冰冷的打了個響指。

    啪!

    無論是麗塔還是貝拉,甚至是西琳都保持着剛纔的表情陷入靜止,一動不動。

    房間中央,只有仿猶大旋轉個不停,發出“嗚嗚”的響動。

    看到這一幕,路零知道這不是什麼時間停止,而是類似於幻象的東西。

    “了不起,真是了不起,沒想到艦長能將我逼到這個地步,還看穿了我的能力,古往今來你是第一個……早知道會有這一天,我當初有些後悔將你送到休伯利安號上了!”

    奧托拍着手,看着路零,冰冷的表情融化成三月春風,語氣揶揄,不知道是否真的後悔了。

    “可惜啊,現在後悔已經太晚了。”

    路零盯着奧托看了一會,突然笑了,將裝甲的月食形態撤去。

    “奧托主教,用羽渡塵隨意進入別人的腦海,可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爲。”

    “沒辦法,我只是想和艦長安靜的說會話而已,這是不被人打擾的最好辦法了!”

    奧托也在微笑,一如和路零在第三空港的初見。

    兩人如此對視半分鐘,最終還是路零忍不住好奇先開口。

    “我想以奧托主教的能力,即便我和西琳,貝拉加在一起也未必是對手……雖然你掌握的這些律者力量不如真正的律者,但是你對於力量的組合和運用遠遠超過他們,想要勝利不是一件難事!因此,我很不理解你逃走的理由,強者會在比自己弱的人面前逃走嗎?”

    路零疑惑的看着奧托。

    “強者會將自己的所有秘密都暴露在人前嗎?”

    奧托禮貌的笑了,臉上重新露出了優雅淡定,掌握一切的笑容,彷彿這纔是他的真正模樣。

    “既然被你發現了,那我也就不隱瞞了……雖然我的主要目標是復活卡蓮,但是復活卡蓮之後我們也需要一個安穩的生活環境,所以對抗崩壞是必要的;實際上我經過這麼多年的研究,確實掌握了一點對抗崩壞的方法!”

    奧托稚嫩的臉上滿是淡定,語氣平和,沒有絲毫的炫耀,只是陳述一個事實,不過路零知道他說的“一點”很顯然並非真的一點。

    “雖然越是探索就越能感覺到自己在神靈面前不過是一隻螻蟻,但是我也藉此知道了神是什麼樣的存在……經過資源整合,我現在對於對抗崩壞有了1%的把握,如果幾個關鍵性技術能突破的話,可以進入2%吧!”

    話語中滿是謙卑,奧托仰頭看着未知的地方,眸子中閃爍着莫名的光芒。

    “嘶~”

    雖然奧托將自己定義爲了螻蟻,但是路零卻彷彿看到了一座仰止的高山,倒吸一口冷氣。

    每個人在神靈面前都是螻蟻,而奧托這隻螻蟻卻爬遍了神的身體。

    毫無疑問,他是最接近神的男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
    無限之配角的逆襲通靈影后:重生國民女神危險關係蠱真人糾纏逃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