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齊格飛是我岳父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三章 齊格飛是我岳父字體大小: A+
     

    熔石化金的高溫烈焰從槍托上生出,化作金紅色的劍身。

    璀璨的光芒讓人難以睜開眼睛,一團團火焰化作蛇形,環繞在路零的手臂和身體周圍,變成最堅硬的護盾,映襯的他身體一片光亮,就連他原本漆黑的眸子都完全變成了金黃。

    奧托複製的數百枚天火聖裁子彈,射中路零身體表面的火焰屏障,大部分直接被熔化,變成了嫋嫋青煙,只有小部分穿透過去,在他身上留下淺淺的彈痕。

    大地在路零的腳下變紅,熔化爲流淌的岩漿,狂暴的火焰從他身上升騰,直衝天際,將雲層都燒灼出一個空洞。

    天火出鞘,劫火沖霄。

    這是天火聖裁第零額定功率的一擊,也是最強的一擊,完美的展現了炎之律者的全部實力。

    如同其聖裁之名,爲萬物帶來平等的毀滅。

    熊熊烈焰向四周翻涌,形成高大的火牆,將這一個小小的戰場分割成了幾個不同的區域。

    鋼鐵支架搭建的平臺上,麗塔看向被火焰席捲的奧托,一臉擔憂。

    “奧托大人小心!”

    焦急的呼喚着,她並未開展營救,因爲此刻她的腿部,連同握着阿芙洛狄忒的手掌,都在顫抖。

    在這樣狂暴的力量面前,她深知自己上去起不到任何作用。

    上,就等於死。

    ……

    www ✿ттκan ✿¢ Ο 路零身後二十米遠的地方。

    “天火聖裁的力量實在是太可怕了……這種狂暴的無差別的力量,不管是對敵人,還是對自己都是一種損傷,希望艦長能平安無事!”

    符華看着佇立在沖天烈焰中的堅挺背影,突然感覺一陣頭疼,腦海中有一些光影碎片翻涌而過。

    那是久遠到光是看着畫面,就能聞到古老腐朽味道的時光。

    從這段時光中,她看到了一閃即逝的某位紅髮飄揚,燃燒了天空的少女,笑着對她伸出了雙手。

    “Himeko……”

    符華伸出了手,想要觸碰什麼,發現一切不過是鏡花水月,轉瞬即逝。

    藍色的眼眸中瀰漫着淡淡的哀傷,旋即,變得堅定。

    “現在可不是悲傷的時候!”

    擡起頭,符華看向站在奧托身邊,面色蒼白,身體顫抖的貝拉,伸出兩根手指,輕輕的放在了太陽穴。

    “羽渡塵,啓動!”

    ……

    路零正前方不到五十米的地方。

    “幻象怎麼會有這樣的威力?赤鳶仙人恢復實力了?……不,不對,這根本就不是幻象!”

    在這樣恐怖的威力面前,奧托整個人呆住了,難以置信的後退兩步,突然醒悟過來,眼中露出深深地恐懼。

    “你手裡握的是真正的天火聖裁!”

    “答對了,我這就給你獎勵。”

    路零如同火神臨世,踏步前行,高舉手中天火大劍。

    “北辰一刀流,切落!”

    將天火大劍甩到背後,路零用盡全身的力氣,狠狠將長劍斬出,四方火焰頓時向上匯聚,凝聚出了一道接近十米的火焰風暴,彷彿一頭金紅色的巨龍,要將天空撕裂。

    最強的劍術,搭配最強的劍,一加一大於二!

    “擬態.猶大的誓約!”

    面對這恐怖的一擊,奧托奮力的向左側避去,同時伸手在面前擬態出一個金色的巨大十字架。

    十字架上面的十三根帶有鎖鏈的金色光矛,每一根都經過千錘百煉,散發着削弱崩壞能量的力場,四散開來,彷彿開屏的孔雀,在他面前形成了一道屏障。

    屏障只攔住了滾滾而來的烈火,卻沒有攔住緊隨而來的劍光。

    “咔嚓!”

    一聲脆響,猶大的誓約粉碎。

    緊跟着粉碎的,是站在奧托身邊的貝拉,化作發光的白色羽毛消散,本體出現在數十米之外,符華的身邊,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與此同時。

    “嗤!”

    一聲輕響,奧托的右手臂連同小半個身子被切斷,飛了出去,在半空中汽化消散。

    不僅如此,他身後堆放着的足有十米多高的鋼殼集裝箱,被一分爲二,切口光滑,呈金紅色,滴落滾燙的鐵水。

    大地也被斬出一道深深的溝壑,向下塌陷了三寸,使得在場除了路零之外的所有人,身形不穩。

    奧托半跪在地,右手臂的傷口燃燒着不滅的金色火焰,熔化了附近大塊的肌膚,露出下面覆蓋着的液態金屬表皮和金屬架構,看起來彷彿終結者系列電影裡的機器人。

    如果不是他的傷口中有散發着強烈崩壞能,帶有神秘花紋的濃稠血液瀰漫,延緩了火焰的蔓延,他現在已經被燒成灰燼了。

    “該死……這具身體不能要了,需要儘快更換!”

    奧托看着肩膀上冒着的青煙,和逐漸稀薄的血液,機械構築的臉上露出一抹惱怒。

    這是他第一次在人前如此狼狽,以至於他的底牌都差點暴露出來。

    扭頭看向路零,奧托神色更加難看。

    “你爲什麼會有天火聖裁,你和齊格飛是什麼關係?”

    “齊格飛是我岳父!”

    路零神色冰冷的回答一句,於烈火中走來,揮舞着天火大劍毫不留情的向他頭頂斬落。

    “岳父?”

    奧托很明顯的錯愕了下,頭部被劍刃擊中,炸個粉碎,化作淡淡的金色羽毛飄散。

    “唰!”

    一聲輕響,奧托的身影出現在麗塔的身邊,身上處處焦黑,鮮血橫流,看着十分狼狽。

    很顯然,他只是用擬態羽渡塵躲開了路零的致命一擊,卻沒能躲開他的第一擊。

    “雖然不知道你剛纔的話是真是假,但你跟齊格飛必然有很深的淵源!”

    奧托望着下方,站立在火焰中心的路零,眸光閃爍,露出一絲夾雜着讚許的冰冷笑容。

    “艦長,不得不說,你真的很了不起,看來我有必要將你當成一個需要認真對待的對手……這一次是你贏了,不過下一次就未必了,期待和你的再會!麗塔,我們走!”

    “遵命!”

    麗塔恭敬的點頭答應,看了路零一眼,暗紅的眼眸深不見底,閃爍着不知名的意味。

    隨後,兩人消失在原地。

    “走了啊……”

    看着消失不見的奧托和麗塔,路零眼前一陣模糊,只感覺體內一層層火焰涌上來,彷彿要熔化他的骨骼,燒焦他的血肉。

    在這種感覺下,路零隻感覺全身劇痛,再也握不住天火大劍,任由其墜落,觸碰地面,化作兩把黑白交加的聖槍。

    “砰!”

    重重的,路零迎面倒在地上,彷彿一縷迴歸大地的塵埃,全身痠痛,再也提不起一絲力氣。

    “艦長,你沒事吧!”

    就在這時,耳邊響起了焦急的呼喚聲,又彷彿從很遙遠的地方傳來,有些聽不清楚。

    接着路零感覺自己被人扶了起來,腦袋枕在了某個柔軟的部位上。

    鼻中傳入絲絲香氣,路零仰頭看去,發現面前出現貝拉的臉,佈滿了慌亂和不知所措,頭頂黑灰白三色的好感度數值高達【90】。

    笑了笑,路零緩緩張口。

    “沒事,死不了……倒是你,我剛纔那一劍沒有傷到你吧!”

    聲音低沉沙啞,聲音不比蚊子大,說的什麼路零自己都聽不清楚。

    “你這個笨蛋,都到什麼時候了,還想着別人!”

    貝拉藍色的眼眸中滴落晶瑩剔透的淚水,落在路零的臉上,發出“滋滋”的聲響,被高熱的餘溫蒸發成白霧。

    貝拉的聲音也很小,路零隻有努力聽才能聽到。

    “艦長,我還是將你送回姬子少校的身邊吧,你現在的身體已經不適合繼續戰鬥了。”

    符華的臉也映入路零的臉頰,寫滿了擔心,頭頂九種顏色的好感度爲【60】。

    不知爲何,路零總感覺符華的臉距離自己很遙遠,聲音也變得越來越小,彷彿自己置身於深海,四周一片寂靜。

    “我……”

    看着符華,路零很想說一句“我還能行”,但是一股強烈的眩暈感從身體深處襲來,讓他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