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章 艦長,你是個好人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六十章 艦長,你是個好人字體大小: A+
     

    “HSN-B46血清?爲什麼艦長你會擁有?”

    看到路零手中的血清,符華面色一變。

    之所以這麼驚訝,是因爲這樣的血清她手裡有一份,而且她可以確保整個天命就只有這一份。

    “因爲我有特殊渠道。”

    路零眨了眨眼,試圖將事情含糊過去。

    “艦長,任何渠道都無法得到這血清,因爲製作它的瑪基博士已經逝世了,除非有人從博士的實驗數據中得到了什麼……我現在非常好奇你的身份,你該不會和奧托主教有什麼關係吧?”

    符華看了路零一眼,眼神中充滿了狐疑。

    對於天命的事情全部知曉,甚至知道的比她還多,還擁有這種珍貴的血清,她只想到了這一種可能。

    “我和奧托能有什麼關係,就算是有也只是敵人關係,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路零說着話,不理陷入沉思的符華,看向面前的銀髮女孩。

    消除了體內崩壞能後露出的是貝拉的原始容貌,一頭銀色的及腰長髮,細碎的劉海微微翹起,露出長長的纖細的眉毛和如同冰山的藍色眸子;鼻子精緻,嘴脣小巧,一張看起來很寧靜且消瘦的臉頰上不帶絲毫表情,彷彿凝固的湖面。

    此刻,在她的眼眸中,密佈的是迷茫和難以消散的恨意。

    “可惡的人類,你給我喝了什麼?”

    片刻後,貝拉眼中的迷茫消散,看向路零,眼神兇狠,恨不得衝上來咬他一口。

    “一種血清,可以將你體內融合的崩壞獸細胞連同崩壞能一起清除……”

    路零一臉淡然的笑意,說着話解開胸前的鈕釦,將身上的白色艦長服脫了下來,扔了出去,精準的覆蓋在貝拉身上。

    “所以,現在的你只是一名普通人。”

    “普通人……”

    貝拉瞳孔收縮,隨後咬了咬牙,低下了頭,聲音彷彿從牙縫中擠出來,清脆卻冰冷。

    “你殺了我吧!”

    “殺你?我不會做那麼殘忍的事情,倒不如說你能幫我一個忙的話,我會放了你。”

    路零搖了搖頭。

    “呵呵,你們人類做的殘忍事情還少嗎?你們最好現在就殺了我,不然等我主人甦醒之後,趕到這裡,你們一個都跑不掉!”

    絲毫沒有配合的意思,貝拉只是冷笑,眉角眼梢帶着說不出的輕蔑。

    “艦長,這位少女實在是太危險了,要不要我出手,將她關押到天命總部的收容倉裡?”

    符華看着貝拉,皺了皺眉頭。

    “不用,那樣起不到絲毫作用,反而相當於給奧托送去了人體實驗的材料!”

    路零搖了搖頭,扭頭直視着貝拉充滿仇恨的眼眸,目光柔和,語氣平靜的說道:“貝拉,西琳有告訴過你做事的時候要多思考吧,不然你就是在浪費她賦予你的律者力量和智慧……”

    “你爲什麼會知道我主人的名諱?我不記得見過你,你到底是誰?”

    貝拉原本冰冷的眼眸出現了斷層,閃爍着難以置信的光芒。

    “這一點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要明白你仇恨的對象是誰?你仇恨的是全人類嗎?”

    路零看着貝拉的眼睛,緩緩走了過去。

    “那是當然,人類都是陰險,狡詐,惡毒的存在,對於這個世界是一種危害,必須要清除!”

    貝拉不知道想起了什麼,緊咬牙關,身體顫抖。

    “人是分爲很多種的,有好人也有壞人,不能因爲你的身邊都是壞人,就覺得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人都是壞人!就像你在巴比倫實驗室的時候,雖然在你眼中所有研究者都是壞人,但不是還有西琳安慰你嗎,那時候的西琳也還是人類吧!”

    說着話,路零已經走到了貝拉麪前,蹲了下去。

    “大多數悲劇人物都會有這樣的心理,他們因爲一個人或者很多人對他們不好,就想着毀滅這個世界;可是世界又和他們有什麼關係,正確的做法不應該是找那些傷害過他們的人討回公道嗎?……在我看來找不到明確的報復目標,將矛頭對準世界的都是在宣泄情緒,只是一種用美好的藉口修飾的懦夫行爲,你覺得呢?”

    被路零言語中的氣勢壓倒,貝拉緊緊抿着嘴脣,顯得有些害怕和動搖,但還是堅定的反駁。

    “就算你說的是對的,這世界上的人這麼多,怎麼能分辨出裡面哪些是好人?而且很多人表面上是好人,實際內心是壞的……所以,既然分辨不出來,不如干脆全部毀掉!”

    “你所苦惱的事情在我看來是很簡單的。”

    路零伸出右手,翻轉着手掌。

    “好人和壞人就是磁極的正反面,也是水火不容的對立面;當我們找不到好人的時候,不妨去找找壞人。”

    “你什麼意思?”

    貝拉有些警惕,同時有些好奇。

    在不知不覺中,她竟然被路零的話語吸引了。

    “我的意思很簡單,建立巴比倫實驗室的是天命主教奧托,把你們抓起來的是天命總部的武裝力量,對你們進行研究的是天命總部的科研人員……這些人在你看來是壞人嗎?”

    “他們是壞人!”

    “那麼和這些壞人對抗,希望將這些壞人打敗或者殺死,這樣的人是好是壞呢?”

    “這樣的人是……是好的。”

    貝拉猶豫了下,有些不確定的道。

    “很好,你能明白這一點真的不錯……現在邪惡的天命主教奧托復活了你的主人,並妄想控制她,他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是壞人!”

    “我和身邊這位美麗的小姐現在要去對抗奧托和天命總部,我們是好人還是壞人呢?”

    “是好人!”

    貝拉的回答速度越來越快,眼睛也越來越亮。

    “回答正確!區分一個人是善良還是邪惡,不應該根據他的種族,而是根據他的行爲和目標……不說你本身就是人類,就算你是崩壞獸,如果我們的目的都是消除讓你憎惡的那些人,那我們就是朋友!”

    路零輕輕的揉了揉貝拉的銀色秀髮,然後將披在她肩膀上的艦長服的鈕釦繫上。

    在這過程中貝拉臉頰有些發紅,但是沒有反抗。

    一旁的符華眼神中閃過一抹彆扭,動了動嘴沒有說出什麼。

    看着貝拉頭頂磁極翻轉到【60】的好感度,路零繫住了全部的鈕釦,笑了笑,對她伸出了手。

    “還能站起來嗎?”

    看着路零的手,貝拉猶豫了下,伸出瑩白纖細的右手搭了上去,小臉微微偏向一旁,眼中的堅冰已經完全融化,變成一汪春水,左手握拳放在胸口,輕輕的點了點頭,發出細弱蚊蠅的聲音。

    “嗯。”

    牽着貝拉的手,將她拉了起來,路零笑着道:“我們現在要去對抗邪惡的天命總部了,要一起嗎?正好有機會見到你的主人,如果你還想變成龍的話,就讓她重新爲你注入崩壞能好了。”

    貝拉聞言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露出一個有些純真的美麗笑容。

    “我要一起去……至於是否變成崩壞獸要看主人的意思!而且我感覺你說的這些話很有道理,我要說給主人聽聽,或許能改變她的想法!”

    “如果是這樣的話就太好了,你先在這裡等一會,我和符華商量點事情,馬上就出發!”

    路零一臉笑容的說道。

    貝拉乖巧的點了點頭。

    緩步走到符華的身邊,路零表情變回嚴肅。

    “符華,出發吧!在這裡已經浪費了不少時間,我怕琪亞娜已經完全覺醒了!”

    “是,艦長!”

    點頭答應下來,符華面色有些不好看的看向正在不遠處探頭探腦打量這裡的貝拉。

    “不過,帶着這名少女回去好嗎?如果遇見幽蘭戴爾她們感覺不太好解釋……”

    “我知道你的顧慮,不過沒關係,如果碰到了熟人,你就說我和貝拉是你的俘虜就可以了。”

    “好吧……”

    勉強的點了點頭,符華答應下來,沉默了下,突然擡起頭,藍色的眼眸中閃爍着異樣的光彩。

    “還有個問題我想弄明白,剛剛艦長說的好人和壞人的理論,應該是認真的吧!”

    “不,這不過是欺騙一個沒出過實驗室,和人沒怎麼接觸過的純真小女孩的理論罷了!這世界上哪有什麼純粹的好人和壞人,有的只是一念之間的善行和惡舉……”

    路零臉上露出有些古怪的神色。

    符華微微低頭,閉口不語。

    半晌後,她才擡起頭,緩緩開口。

    “艦長是個好人,至少我這麼認爲。”

    “哦,是嗎?能得到神州仙人的讚譽,我可是受寵若驚啊!”

    路零眉毛挑了挑,看向了遙遠的蔚藍天空,神色突然變得有些孤獨與落寞。

    “不過你錯了,在某些方面,我可是比奧托還要邪惡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
    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