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三十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三十章 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字體大小: A+
     

    “將納薩力克所有NPC的設定改爲深愛着我,目的是讓他們不再將我當成敵人……那麼,爲了讓這些人不能對我攻擊,還需要加入一條【奉我爲主,且無法傷害我】的指令!”

    路零繼續增添修改。

    “不過這樣還不夠,就算不能傷害我了,這些人還依然是安茲烏爾恭的手下,會聽從他的命令……”

    路零想了想,又加了一條【視安茲烏爾恭爲敵人,不再聽從他的命令】。

    對此,他還是不滿意。

    “我能使用安茲烏爾恭之杖調出NPC們的人物設定,是因爲對我來說這裡還是遊戲,我所擁有的系統干預了這裡本身存在的系統……那麼,反過來思考,這裡的系統是否也能對我擁有的系統做出干涉呢?”

    路零生出這個大膽的想法,就好像打開了某個新世界的大門。

    “如果在每個人的設定中,加入【對我的好感度提升到100】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心跳加快,路零眼中泛起神光。

    納薩力克的NPC本身是沒有好感度這個屬性的,overlord遊戲世界中的系統也沒有能看到好感度的功能,但看不到不代表其不存在。

    “我的系統權限要高於這個世界,如果這些NPC的好感度真能被我改成100,那麼鎖定的同時就意味着攻略成功,死亡復活後設定也不會更改,簡直就是作弊……雖然不知道是否可行,但是值得一試!”

    路零這樣想着,將最終版的設定更改方案擬定出來。

    【深愛着同時爲尼根,恩菲雷亞和路零的偉大存在;侍奉其爲主人,不可做出任何傷害舉動;視安茲烏爾恭爲敵人,不再聽從他的命令;對主人的好感度提升到100】

    看着這一條設定,路零非常滿意,將其添加到迪米烏哥斯的人物信息中,扭頭看了過去。

    此刻迪米烏哥斯就站在王座之廳的門口,和雅兒貝德一左一右,釋放着十階魔法,破壞着哥雷姆和元素精靈。

    他頭頂的好感度是由黑,紅,藍三種色彩構成的【-100】。

    在路零更改完設定後,他頭頂好感度前面的負號突然消失,變成了【100】。

    “真的可以!”

    看見這一幕,路零驚喜萬分,將傾國傾城的功效撤去。

    毛孔中正噴射着煉獄火焰,形成厚重火牆的迪米烏哥斯,突然身體一震,全身火焰消散。

    若有所感的扭頭看向路零,迪米烏哥斯不由自主的動作僵硬的單膝跪地,臉上露出一抹尊敬神色。

    “偉大的主人啊,請讓我向您獻上全部的信仰,請允許我侍奉您直到此身毀滅!”

    嘴巴一張一合,發出高昂且認真的聲音,迪米烏哥斯眼中閃爍着難以置信。

    他不敢相信這話竟然是從他嘴裡說出來的。

    明明在他的意識裡,路零是安茲大人的敵人,是他必須要剷除的對象,然而他卻完全沒法這樣做,他的身體告訴他,必須要臣服於眼前這個男人,就像螞蟻必須匍匐在巨龍腳下,這是生命的本能。

    在路零面前,他連擡起一根手指都做不到。

    “該死,他一定是修改了我的設定!不過我對安茲大人是絕對忠誠的,就算設定被更改,我也不可能做出傷害安茲大人的事情……”

    看見路零手中的安茲烏爾恭之杖,迪米烏哥斯已經理解了他所作的事情,但是他內心有着堅定不移的信仰。

    他自己是這麼以爲的……

    然而在提及安茲烏爾恭名字的時候,他的心中突然涌現出一股煩躁和厭惡,讓他不能淡定。

    “難道……就連我和安茲大人的關係都被更改了?”

    生出這個想法,迪米烏哥斯臉如死灰,彷彿一尊雕塑,定在了原地。

    雅兒貝德此刻已經將周圍的召喚物們破壞的差不多,聽到迪米烏哥斯的聲音扭頭看了過去,發現他跪拜在地上,嬌俏的小嘴頓時張開,面露驚歎。

    “迪米烏哥斯竟然臣服了,這不是傾國傾城能達到的效果,應該是安茲烏爾恭之杖吧……話說回來,上一次尼根君就是利用安茲烏爾恭之杖更改了所有女性的設定,才讓安茲大人勃然大怒的;不過就算設定更改了,只要安茲大人將這些人殺了再復活,設定還是會變回去的,沒有太大的意義!”

    雅兒貝德這樣想着,看向路零,纖細的眉頭微微皺起,眼中閃爍着擔憂。

    對於路零此刻變爲恩菲雷亞,她倒沒有驚訝,因爲上一次路零來到納薩力克的時候,她已經見過這幅姿態。

    此刻,路零看着恭敬臣服的迪米烏哥斯,臉上帶着抑制不住的喜色,複製加黏貼,將這些設定弄到其他NPC身上,但僅限於他所見過的這些守護者和女僕,其他的類似拷問官或者五大罪惡這種存在,如果好感度升到100,反而是種災難……

    除此之外,在更改夏提雅設定的時候,路零想了想,只將其改成【不可與自己爲敵】,其餘的設定保留原樣。

    “雖然你最終會明白追逐的不過是夢幻泡影,但既然承諾你了,我會好好履行,至少是部分……”

    路零感嘆一聲,將人物設定列表關閉,持着安茲烏爾恭之杖,端坐在王座之上,俯瞰着前方。

    此刻,門外的哥雷姆和元素精靈已經完全被消滅,只留下一地殘骸,雅兒貝德和迪米烏哥斯一個站着一個跪着,一個溫柔一個尊敬,同時注視着他。

    “雅兒貝德還有迪米烏哥斯,你們進來吧!”

    聲音雖然帶有少年特有的稚嫩,卻充滿威嚴。

    和一開始進入這個世界的毛頭小子不同,路零通過一點一滴的積累,獲得了深厚的底蘊,對於這些強大的存在,他已經失去了敬畏之心。

    現在他胸腔內跳動的,是一顆王者之心!

    聽到路零的聲音,迪米烏哥斯站起身,和雅兒貝德一起走了進來。

    雅兒貝德走到了路零的身邊,迪米烏哥斯則站在王座下面靠左側的位置,微微低頭,表示尊敬。

    “接下來,就是等待其他守護者和安茲烏爾恭的光臨了,那麼誰會先來呢……果然應該是安茲烏爾恭吧!”

    路零這樣想着,看向王座大廳的外面,那裡,剛好有一個巨大的藍色魔法傳送陣出現。

    從警報響起,到他更改完所有人的設定,花費時間不超過一分鐘,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趕來的,就只有擁有安茲烏爾恭戒指,能隨時傳送到納薩力克任意地點的安茲烏爾恭。

    安茲烏爾恭高大的身影在魔法陣中出現,看着滿地的溝壑,焦黑和哥雷姆的殘骸,眼眶中燃燒着火焰。

    “卑微且下賤的蟲子,竟然能做到這種地步,真是超乎我的想象!不過到此爲止了,王座之廳中有我留下的強大魔法陷阱,即便是樓層守護者也不能安然度過,這些入侵者就算進去了也只會被撕碎!不過他們不要以爲這樣就可以結束,死亡並非是終點,我也會讓他們活着,承受更嚴酷的刑法……”

    對於自己設置的禁制有足夠的信心,安茲烏爾恭擡頭看去,突然愣住了。

    因爲他發現空蕩蕩的大廳中,站着迪米烏哥斯和雅兒貝德,神色古怪的看着他,根本沒有魔法陷阱被觸動的景象。

    “怎麼回事?這怎麼可能?那可是我絞盡腦汁,甚至不惜使用付費道具才留下的陷阱,怎麼會沒有了?”

    驚訝的質問着,目光移動,安茲烏爾恭看到坐在寶座上,對他微笑的路零,神色從驚訝變爲驚駭,下巴張大,發出“咔嚓”一聲脆響。

    “恩菲雷亞,怎麼是你?”

    他從未想過王座之廳會被人攻陷,更沒想過做到這一點的是個實力低微的藥劑師少年。

    “就是我!”

    路零居高臨下的看着安茲烏爾恭,眨了眨眼。

    “怎麼樣,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
    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