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個人你裝什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二十八章 一個人你裝什麼字體大小: A+
     

    路零看向三名發抖的森林精靈,發現三人頭頂的好感度降低到40,沉吟了下。

    他帶這三人進來,只不過是湊個人數,讓他的小隊看起來不那麼單薄,免得從數量上引起安茲烏爾恭的注意。

    至於和露普斯蕾琪娜的見面,包括和夏提雅的會談,他完全沒有避諱的意思,並非是因爲他想要就地處決這三名精靈,歸根結底是因爲他覺得這些都無所謂。

    他要和安茲烏爾恭正面開戰了,就算被知道了真實身份又如何。

    現在的他,已經不需要躲藏。

    這樣想着,路零從揹包中取出三瓶金閃閃的藥劑,放在地上。

    “這三人是我帶進來的,是我的女僕,無論如何我會活着帶她們出去……如果你不放心的話,請將這三瓶藥劑給她們喝下去,這樣她們就會忘了從進入遺蹟到現在的全部事情。”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可以……”

    夏提雅挑了挑眉毛,看了路零一眼。

    在她看來,用魔法火焰將這些人燃燒成灰燼更加省事,但是路零的決定她不想更改。

    在不知不覺中,她已經將路零的話,看的很重。

    “那麼,一會見。”

    路零一步邁出,發動了瞬間移動,出現在至尊辦公室,雅兒貝德的身邊。

    此刻雅兒貝德雙手重疊,放在小腹的位置,臉上帶着溫柔的神色,安靜站立。

    對於突然出現的路零,她絲毫沒有詫異,反而露出一個果然如此的笑容,撲到了路零的懷裡,仰頭看着他,金色的瞳孔中閃爍着小星星,用渴求誇獎的小女孩一般的語氣問道。

    “尼根君,我做的怎麼樣?”

    “只能用完美形容。”

    路零伸出了大拇指。

    得到了誇獎的雅兒貝德露出了滿足的神色,突然想起了什麼一般,道:“對了,尼根君,安茲大人此刻正在外面處理那些工作者。”

    說着話,雅兒貝德手一滑,一個半米方圓的巨大光幕飄了過來,上面放映着神廟之外的畫面。

    臺階上站着五名女僕,雖然衣物破爛,但是傷勢已經痊癒,顯然經過了魔法的治療。

    在她們面前,安茲烏爾恭身上絕望靈氣高漲,神色恐怖,用強大的魔法撕裂【綠葉】小隊的成員,然後再將他們復活,跟曾經懲罰路零的酷刑一樣。

    但是這些工作者沒有路零的底牌,也沒有他的堅持,已經完全崩潰,涕泗橫流,不停對着安茲烏爾恭求饒,只換來更加殘酷的懲罰。

    “看來懲罰還要持續一會,他們幫我爭取到了足夠的時間……”

    路零看着【綠葉】小隊的慘狀,沒有絲毫同情。

    這個工作是他們自己強烈要求的,對戰鬥女僕們下殺手也是他們自己的選擇,兩種選擇導致了他們必然的後果。

    “剩下兩支小隊的情況如何?”

    路零隨口問了一句。

    “有三個人回返的比較早,成功逃了出去,賽巴斯和科賽斯特已經追了上去,不知道有沒有殺死他們?另外十四個被亞烏菈和馬雷全部打殘,丟進拷問室了。”

    雅兒貝德輕聲迴應。

    點了點頭,路零不再關注這些人,而是向外面走去。

    “走吧,雅兒貝德,去王座之廳!然後離開這裡,永遠不回來……”

    “走吧,尼根君。”

    雅兒貝德聞言笑了起來,絕美的容顏上閃爍着光輝,右手輕輕挽住了路零,彷彿永遠都不會鬆開。

    兩人就這樣走到辦公室的門口,沒有去推門,門卻自己打開了。

    站在外面的是猶如惡魔一樣的男子,身上穿着筆挺的米黃色西裝,一條精鋼尾巴環繞在背後,右手推着鼻樑上圓形的厚底鏡片,嘴角上揚,露出冰冷且充滿惡意的笑容。

    “我就在想爲什麼如此危機的時刻,安茲大人會讓我待命……果然,是你在搞鬼啊,雅兒貝德!我現在可以判斷你徹底背叛了納薩力克,沒有問題吧!”

    迪米烏哥斯說着話,將目光投向路零,嘴角的弧度更大,用一種調侃的語氣說道。

    “死而復生君,你還真是命大!竟然從安茲大人的手中逃脫,還找了一些工作者,策劃了這麼精彩的一出好戲,如果不是因爲一點小瑕疵讓我察覺到了不對,差點就讓你成功了……不過你也只能到此爲止了,接下來我會通知安茲大人,結束這場鬧劇!”

    迪米烏哥斯輕輕鼓掌,似讚歎,似嘲諷,同時將【訊息】魔法的魔法框調了出來。

    “糟了……尼根君,你快走!離開這裡,不要管我!”

    雅兒貝德鬆開挽着路零的手,義無反顧的站到了他的面前,神色緊張的看着迪米烏哥斯,緊緊抿着嘴脣。

    明明只差一點了,明明已經要和路零離開這個地方,去過美好的生活了,偏偏這個時候……

    有迪米烏哥斯的傳訊,相信安茲烏爾恭很快就會趕來,路零或許能走,但她一定走不了,因爲迪米烏哥斯不會放任她離開,而她這次被抓住,定然要承受比之前更加嚴厲的處罰。

    但那又怎麼樣?

    “只要尼根君平安無事就好。”

    雅兒貝德堅定的呢喃。

    感動的看着雅兒貝德,路零將她拉了回來。

    “我怎麼可能要你保護,要麼一起走,要麼一起留。”

    “那你們就都別走了。”

    迪米烏哥斯在一旁冷笑,臉上帶着殘忍的笑容,彷彿要更多的欣賞路零和雅兒貝德臉上的絕望和掙扎,所以沒有急着傳訊。

    “弱弱的問一句,你是一個人嗎?”

    就在這時,路零突然扭頭看向迪米烏哥斯,輕聲詢問,語氣雖然鎮定,眼神中卻帶着些許的忐忑。

    “你什麼意思?”

    迪米烏哥斯神色稍微警惕了些。

    “我只是好奇,能看破我計劃的智者整個納薩力克有幾個,如果有很多的話,那我還真是失策了啊……”

    路零故作感嘆。

    “原來如此。”

    迪米烏哥斯推了下眼睛,臉上忍不住露出一抹得意,隨後想到了什麼一樣,變回輕蔑。

    “我明白了,你問我這個問題是想要確定人數後,和雅兒貝德一起圍攻我對吧!想法是好的,可惜了,雅兒貝德只擅長防禦不擅長攻擊;而你只會召喚一羣弱的要死的天使,就算你們兩個聯手我也能支撐一會,足夠等到安茲大人回返……所以不妨告訴你,我確實是一個人。”

    “一個人你在這裝什麼?”

    路零一聽,立刻翻臉,對着迪米烏哥斯伸出右手。

    “唰!”

    一根三米多長,好似閃電的神槍擊穿了空氣,發出尖銳的聲響,刺向迪米烏哥斯。

    “這是……清淨投擲槍?”

    一旁的雅兒貝德瞪大眼睛,驚呼一聲,聲音因爲太過驚訝而變得尖銳。

    清淨投擲槍作爲夏提雅的看家技能,她再熟悉不過了,但是沒想到路零會用。

    不僅是她,迪米烏哥斯也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但很快就反應了過來,向後退去,身上凝練了一層好似煙霞的明亮火焰,呈層疊的羽毛形狀,彷彿一件羽衣。

    “惡魔諸相:煉獄法衣!”

    迪米烏哥斯用很明顯是十階的防禦魔法抵擋住清淨投擲槍,雖然沒有受傷,但是後退了兩步,面前的【訊息】魔法框也被震碎。

    “該死……沒想到這傢伙還會清淨投擲槍,難道跟夏提雅有關係,必須要通報給安茲大人才行……”

    急切的說着話,迪米烏哥斯再度凝聚魔法框,伸手去觸碰。

    他的手指剛剛觸碰到魔法框,動作便戛然而止,因爲他面前一條五爪金龍飛過,剝奪了他的全部意識。

    “還好還好,身上一直穿着傾國傾城,迪米烏哥斯也不可能想到我裡面會穿一件旗袍吧……”

    路零擦拭了下額頭的冷汗,拉着還處於震驚中的雅兒貝德,向着門外跑去,同時操控迪米烏哥斯跟上。

    “要抓緊時間了,迪米烏哥斯已經發現了我們,估計其他守護者也不遠了。”

    “流水加速!”

    “戰氣集中!”

    “能力提升!”

    “能力超提升!”

    四個BUFF加在身上,路零用比剛纔快了一半的速度,風馳電掣的疾行,帶着兩人來到了所羅門之鑰的房間。

    “你們兩個守在外面,我一個人進去!”

    囑咐一聲,路零毫不猶豫的向王座之廳衝去,沿途的哥雷姆和元素精靈紛紛被喚醒,警報聲響徹了整個納薩力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