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該逃跑的人是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二百二十六章 該逃跑的人是你字體大小: A+
     

    納薩力克,至尊辦公室。

    地面浮現一個巨大的藍色魔法陣,安茲烏爾恭的身影緩緩出現,踏着深紅的地毯,走向了擺放在房間深處的一張黑色檀木桌。

    在那裡,站着一位穿着華麗的白色禮服,背後生着兩隻漆黑翅膀的絕美女性,五官精緻完美的如同畫像,神色卻非常冷漠,金色的眼眸中光芒黯淡,流淌着悲傷。

    “安茲大人,您回來了。”

    看到安茲烏爾恭,女子微微鞠躬,話語中帶着最基本的尊敬,彷彿等待上級指示的下屬,僅此而已。

    安茲烏爾恭眼眶中的紅點閃爍了下。

    “我回來了,雅兒貝德。”

    說話的時候安茲烏爾恭看着雅兒貝德,發現她微微低頭,眼睛打量着地面,並沒有看他,嘆了口氣。

    “雖然撤去了雅兒貝德身上的鐐銬,但是她並沒有因此變得開心,看來尼根的死對於她傷害很大,這也難怪,畢竟設定被更改了……不過沒關係,時間會掩藏內心的悲傷,等到她忘掉這些的時候,就恢復她大總管的身份吧!”

    這樣想着,安茲烏爾恭聲音威嚴,緩緩開口。

    “按照計劃,入侵者已經進入了納薩力克,你準備好歡迎儀式了嗎?”

    “回稟安茲大人,已經準備就緒,每一支入侵者小隊我都準備了特別的招待手段,他們絕對會感到滿足。”

    “這樣啊,雅兒貝德,很期待你的佈置!不過要記住一點,這些人的生命都是非常脆弱的,務必不要開啓噴灑毒氣或者召喚烈焰這種強力的攻擊系統,只需要一些召喚不死者的手段就好……雖然對於這些入侵者用髒腳闖入這裡我感到非常的不愉快,但是這些人畢竟是爲了國家而戰鬥,擁有着崇高的理念,所以在實驗完成後,不需要傷害他們的性命,讓他們變成奴僕,永遠的侍奉納薩力克即可!”

    “遵命。”

    看到雅兒貝德神色謙恭的答應,安茲烏爾恭點了點頭,走到了黑檀木桌後面的黑色真皮座椅上,坐了下去,修長的白骨手指敲了敲桌面。

    “樓層守護者們現在在哪?”

    “除了夏提雅被我派出去應敵之外,其他人都在競技場待命,準備最後的演出。”

    “很好,那麼我就暫時待在這裡,欣賞一下這些入侵者掙扎的樣子好了。”

    安茲烏爾恭看向雅兒貝德。

    雅兒貝德理解了他的意思,一揮手,召喚出三個半米方圓的巨大屏幕,分別顯示了不同工作者隊伍遭遇的景象。

    安茲烏爾恭眼眶中紅光閃爍,滿懷期待的看了過去,然後表情僵硬,愣在了原地。

    畫面上的展開和他想象的完全不同。

    第一個畫面是在神廟之外,一羣穿着明亮如翡翠,堅硬如精鋼,帶有細密鱗片鎧甲的【綠葉】成員,和除去娜貝拉爾的五名戰鬥女僕交鋒。

    準確的說,是碾壓。

    五名工作者動作如幻影,攻勢如雷霆,只是普普通通的揮砍,便能在地上留下一道深深的溝壑,隨便一拳一腳,地面就炸開一個大坑。

    這樣高強度的攻擊即便是肉搏能力著稱的由莉也抵擋不住,身上出現了深淺不一的傷口,鮮血橫流。

    然而她此刻的狀態還算是好的。

    艾多瑪的雙臂被折斷,臉上覆蓋的昆蟲面具被打碎,有綠色的液體滲出;索留香變成了一灘藍色的粘液,在地上艱難的蠕動;希資的人偶腦袋被魔法炸碎了一半,露出裡面精密的齒輪和整齊鑲嵌的魔力水晶。

    唯一沒有受傷的就是露普斯蕾琪娜,但也只是以超越平常數倍的速度逃竄,沒有攻擊。

    地面上有剛生出的一些穿着魔法裝備的骷髏,還未起到任何牽制作用就被工作者小隊碾成碎骨,身上的魔法裝備也被搶了過去。

    “這是怎麼回事?”

    安茲烏爾恭“騰”的一下,從座椅上站起來,聲音中夾雜着不敢置信,臉色難看如同陰雲。

    “明明是一些連精鋼冒險者都比不上的人,換算成這個世界的戰鬥力,當屬三階甚至三階以下,但是爲什麼,爲什麼……”

    安茲烏爾恭情緒劇烈波動,沒有持續多久,就被身上的魔法強制修正。

    安靜下來的他看向後續的畫面,神色變得更加糟糕。

    第二個畫面中,格林漢率領的十四人小隊消滅了一羣釋放火球的不死者大法師,被傳送陣傳送到了恐怖公的房間。

    一羣人一邊呼喊着“噁心”,一邊將四周體型巨大的蟑螂連同恐怖公一起,打成橫飛的汁液。

    第三個畫面上是郝克蘭的小隊,他們沒有陷入戰鬥,因爲他們正帶着裝了好幾袋的附魔武器,珠寶首飾和刻有神秘圖案的徽章,沿着原途返回,臉上洋溢着喜色。

    看到這裡,安茲烏爾恭牙齒咬的咯吱作響。

    如果說他剛剛內心只有憤怒,那麼此刻的他心中已被殺意填滿。

    “啊啊啊啊,這羣入侵者,這羣蟲子,真是該死……不僅踐踏了我和同伴們辛辛苦苦建造出來的納薩力克,還傷害了我最重要的孩子們,不可饒恕,絕對不能饒恕!”

    安茲烏爾恭歇斯底里的狂吼,怒火彷彿實質,從他身上升騰,化作劇烈燃燒的火焰。

    因爲太過憤怒的緣故,他的兩隻白骨手掌拍在面前的黑檀木桌子上,使其化作紛飛的碎屑。

    還好,魔法及時修正了他的情緒。

    “雅兒貝德,將納薩力克的全部攻擊系統展開,無論是免費的還是付費的,無論需要消耗什麼代價!還有,召喚待在競技場的全部樓層守護者,讓他們去支援……這些入侵者,一個都別想活着離開!”

    安茲烏爾恭聲音變得冷靜幽深,彷彿地獄凝固的堅冰,看向雅兒貝德。

    “還有,工作者人數比我印象中少了四個,他們的畫面呢?”

    “回稟安茲大人,這四個人正在和夏提雅交戰,可能因爲戰鬥太過激烈,導致監視他們的魔法失效,我會盡力排查的……或者,我派遣一名其他守護者過去看看?”

    雅兒貝德目光一閃,神色不變的說道。

    “讓迪米烏哥斯過去!剩下的樓層守護者,亞烏菈和馬雷負責將這三個逃跑的人抓住,賽巴斯和科賽斯特負責恐怖公房間裡的人!”

    “那麼,女僕這邊呢?”

    見安茲烏爾恭遺漏了第一個畫面,雅兒貝德輕聲詢問。

    “我將親自前往!”

    安茲烏爾恭眼眶中燃燒着火焰。

    “竟然敢傷害我心愛的孩子們,不將這些人殺個一百次難以消除我內心的怒火……還有巴哈斯帝國,雖然不知道他們是如何提升這些工作者實力的,但是很顯然我們被算計了,等這裡的事情結束,他們必將爲此付出代價!”

    說着話,安茲烏爾恭踏出一步,發動傳送消失不見,留下雅兒貝德一人站在原地,黃金色的眼眸中,亮起了明亮的色彩,臉上的冷漠如同冰雪融化,變得潮紅,嘴角慢慢咧向耳根,露出一個誇張的笑容。

    “尼根君,你會喜歡我爲你準備的這份禮物吧!”

    伸出手,雅兒貝德用出了【訊息】魔法,連接了某個人。

    “迪米烏哥斯嗎?是我,安茲大人下達了指令,他讓你原地待命……”

    ……

    在納薩力克某個空曠的房間中,遠處隱隱有爆炸聲傳來,震動的牆壁撲簌簌的落灰。

    在附近的兩條通道中,地面時而噴涌出熾烈的火焰,時而轉化爲強烈的寒霜,還有不死者騎士和魔法師組成的大軍,從外面走過……

    詭異的是,這些攻擊沒有侵入房間半點,死者大軍也沒有向這裡看一眼。

    氣氛很沉悶,三名森林精靈握緊拳頭放在胸口,有些不安。

    路零緊緊的盯着夏提雅的背影,沒有說話。

    他們已經這樣站立了幾分鐘。

    終於,聽到爆炸聲,夏提雅彷彿解除了石化,身體顫抖了下,緩緩轉過身來,露出一張絕世容顏,猩紅的眼眸彷彿滲透着血液,嘴角掛着優雅又寂寥的笑容,語氣輕蔑。

    “不逃跑嗎?明明給了你機會,真是非常愚蠢的入侵者……既然這樣,我會讓你沒有痛苦的死去,對偉大的夏提雅大人的仁慈感恩戴德吧!”

    “確實很仁慈呢!”

    路零呢喃一句,走了出去,解除了女妖面紗的效果,露出尼根的容顏,輕笑出聲。

    “不過……該逃跑的人是你啊,夏提雅!”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