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這一次不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一百八十六章 這一次不同字體大小: A+
     

    “1000水晶到手,而且這個手鐲也價值500水晶,加在一起就是1500水晶,骨王真是送我一份大禮啊!”

    路零將手鐲戴好,小心翼翼的隱藏在袖子裡。

    “不過相比於水晶,手鐲和鍊金器皿的用途會更大,所以暫時還是先留着吧!”

    心中存着這樣的想法,路零看向安茲烏爾恭,感受到對方審視的視線,裝出一副愛不釋手的模樣,撫摸了好一會手鐲,纔將其放了下去,臉上帶着意猶未盡的神色。

    這樣的表現符合他現在的身份。

    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的窮小子,見到這種品級的神器,會露出這樣的神態是理所當然的。

    看着路零的表情,感覺符合自己的預期,安茲烏爾恭發出爽朗的笑聲。

    “哈哈哈哈,你也不用感謝我,這都是你應得的!”

    笑了一會,安茲烏爾恭好像想起了什麼一般,道:“雖然有露普斯蕾琪娜的保護,我稍微能對你放心一點,但是有關藥劑的事情還是要保密,沒有必要樹立不必要的敵人!等到藥劑的煉製趨於穩定,並且囤積到足夠數量的時候,我會着手開始推銷的,到時候獲取的利潤不會少了你的……”

    聽到這樣的話,路零露出一個有些期待的表情,點頭稱是。

    “那麼恩菲雷亞,接下來就沒有你的事情了,讓雅兒貝德送你回去吧!露普斯蕾琪娜留下,我有事情要跟你說!”

    安茲烏爾恭滿意的點了點頭,發出指示,讓在場的三人同時應答。

    “是,安茲烏爾恭大人!”

    雖然回答的話語都一樣,但是每個人的語氣和所蘊含的情感卻有很明顯的不同。

    露普斯蕾琪娜看着安茲烏爾恭,金色的瞳孔中蘊含更多的是疑惑。

    顯然她不知道安茲烏爾恭單獨留下她是爲了什麼,下意識的撓了撓頭。

    在這過程中,她的眸光好似不經意的掃過路零,舔了舔粉嫩的嘴脣。

    “成爲恩菲醬的守衛嗎,感覺不賴呢……”

    如果之前有人告訴她,讓她成爲一個人類的守衛,她一定會拒絕,並且嗤之以鼻。

    但這話是安茲烏爾恭說出來的,她沒有拒絕的能力,再就是她對於路零有着莫名的好感,好像路零身上有磁鐵一般,讓她不由自主的接近,甚至感覺享受……

    安茲烏爾恭身邊,雅兒貝德擡起頭,在回答的同時看了他一眼,眼眸好似篝火燃燒殆盡的死灰,緩緩移開,落在了路零的身上,其中泛起了點點波動。

    這點波動不只是因爲路零剛纔的藥劑給了她很好的感官體驗,更是因爲路零身上隱隱有某個人的影子,讓她忍不住生出一種熟悉的感覺。

    “怎麼可能呢……那個人明明已經死了。”

    自嘲一笑,雅兒貝德低下了頭,向路零的方向走去……

    路零的目光掃過在場的三人,最後落在雅兒貝德身上,眼中閃爍着壓抑不住的狂喜,他意識到了,這將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一個和雅兒貝德獨處,並向她說明一切的機會!

    “安茲烏爾恭留下狼妹,必定是爲了囑咐她跟我搞好關係,然後利用我!對我來說這是好事,我唯獨沒有想到的是,安茲烏爾恭會讓雅兒貝德來送我……”

    路零還在激動,就發現雅兒貝德已經走到了他的面前,優雅的伸出一隻手臂,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同時用極爲漠然的聲音,面無表情的說道:“請跟我來。”

    沒有多言,路零跟着雅兒貝德走了出去,期間雙手疊加,放在肚子上,顯得很是拘謹。

    直到走出宴會廳,聽到背後大門關閉,發出“砰”的一聲響動,路零神色才放鬆了些,但也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看着雅兒貝德曼妙的背影,走出去了很遠,直到雅兒貝德帶着他到了走廊的盡頭,在地上召喚出一個巨大的藍色魔法陣。

    “慢走,不送。”

    丟下四個字,雅兒貝德一副優雅的姿態,緩緩轉身,就要離開。

    就在這時,她的身體突然一頓,停在了原地,因爲路零拉住了她的手。

    “等一等。”

    “你要幹什麼?區區蟲子,竟然也敢碰我,你是想死嗎?”

    雅兒貝德聲音冷的好似寒風,眼睛微微眯起來,眸光如刀劍,簡直要在路零身上剜下一塊肉。

    實際上,如果不是她此刻手上和腳上帶着的鐐銬都有封印魔法的能力,不然她已經動手了。

    “別激動,是我。”

    路零發動了身份轉換,變成尼根的樣子,以敏銳的五感,警惕的掃視了四周一圈,發現周圍都沒有人,這才放鬆下來,看着雅兒貝德,露出笑容。

    “你是……尼根君?不可能的,安茲大人明明說將你殺死了,即便用復活魔法都無法救活!”

    雅兒貝德怔怔的看着路零,眼中滿是不敢置信,顫抖着伸出一根手指,想要觸碰他的臉頰,但是中途又縮了回去,彷彿害怕眼前出現的是一觸即碎的夢境。

    “這並非什麼夢境,也不是變形魔法,我就是尼根,我沒有死!”

    路零握住雅兒貝德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臉上。

    “之前說過一起墜入地獄最底層的,只有你一個人受苦怎麼行,我來陪你了……”

    聽到這句話,雅兒貝德心臟倏地多跳了下,緊接着傳出“咔咔”的聲響,那是覆蓋在她的內心上,堅硬的冰層破裂的聲音。

    眼前的世界彷彿蒙上了一層輕紗,看東西有些朦朧,有某種熾熱的液體從她的眼角留下。

    到了此刻,她已經不需要懷疑,也無需再確認。

    於是,雅兒貝德張開雙臂,以將一切都糅合在一起的氣勢,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面前男子的懷抱。

    ……

    與此同時,宴會廳中。

    安茲烏爾恭站在王座之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半跪在地的露普斯蕾琪娜,將遮在臉上的紅色猛鬼面具摘了下去,露出充滿壓迫感的骷髏面容。

    “這樣感覺輕鬆了很多。”

    安茲烏爾恭感嘆一聲。

    之所以要戴這個面具,一是他不想暴露自己是不死族這件事,另外也是害怕他的臉嚇壞了路零幾人,爲了保證談話的正常進行,不得已才戴上的。

    在他自言自語的時候,露普斯蕾琪娜以一副準備聆聽教誨的姿勢等待着,一言不發,也沒有絲毫不滿。

    見到露普斯蕾琪娜這幅姿態,安茲烏爾恭欣慰的笑了。

    “雖然是NPC,而且前不久剛剛被我迫不得已殺死了一次,但是這些孩子的忠誠度都是很高的!唯一可惜的,就是雅兒貝德了吧……”

    安茲烏爾恭想到雅兒貝德,表情稍微黯然了些,身上一道綠色光芒閃過,矯正了他的情緒。

    “雅兒貝德即便被擊殺也無法恢復設定,尼根死了也沒有任何變化,應該是用某種世界級道具做到的……要是我還能動用工會法杖修改設定就好了,不過沒有關係,我會想其他辦法將雅兒貝德的設定改回來的。”

    這般想着,安茲烏爾恭稍微舒心些,張開骷髏嘴巴,發出威嚴的聲音。

    “露普斯蕾琪娜,擡起你的頭,接下來我要跟你說的事情,你要好好照做,因爲這關乎納薩力克的未來!”

    “謹遵無上至尊的教誨。”

    “我之前其實聽過恩菲雷亞的天才之名,也曾想過要剝奪他的天賦異能賦予己身,但是現在看來,還是活着的他更有利用價值!未來的他可能會爲納薩力克創造無限的財產,所以你不僅要做他的守衛,還要將他推倒,讓他對你死心塌地,用名爲情感的枷鎖困住他,這樣他才能更加盡心盡力的爲納薩力克做事!”

    “是,安茲大人!”

    露普斯蕾琪娜沒有猶豫的答應下來,隨即面露躊躇。

    “將你的困擾說出來。”

    注意到露普斯蕾琪娜神態的安茲烏爾恭,眼中紅光閃爍。

    “安茲大人,恩菲雷亞和安莉已經是情侶,我這麼做是不是不太好……”

    “關於這一點可以不必理會,真正的強者不會只有一名眷屬,而且這是作爲安莉救命恩人的我的命令,是爲了納薩力克更加美好的明天,相信她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是,安茲大人。”

    點了點頭,安茲烏爾恭轉過身,有些落寞的看着背後一面巨大旗幟上的工會圖標。

    “只有我一個人被選上這種事情,怎能讓人相信?我所做的這些事情,就算無法證明神的存在,至少也要解析力量的本源,讓自己變強!或許這個世界沒有人能與我爲敵,但是我仍需擴大納薩力克的實力,因爲這是一名首領的職責,任何甘於現狀的勢力都會走向滅亡……之前的我因爲太過急躁,錯用了尼根,但是這一次不同,我不會再讓任何人加入納薩力克,也不會再借由任何人的力量,我要親手創造出納薩力克輝煌的未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
    都市最強裝逼系統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