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請允許我吻你的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一百五十八章 請允許我吻你的腳字體大小: A+
     

    路零剛剛答應,安茲烏爾恭巨大的白骨手掌已經伸了出來,捏住他裹着繃帶的左手。

    “那麼我們一條一條開始,第一條,當初在這片森林中,你利用天使的光芒將漆黑聖典的人引過來,讓他們控制住夏提雅,是因爲你早知道他們身上擁有“傾國傾城”,然後你趁着漆黑聖典的人和夏提雅兩敗俱傷,將傾國傾城奪走是不是?”

    “是的。”

    “現在傾國傾城在哪,如果告訴我的話,第一條的懲罰可以免去。”

    “對不起,無可奉告。”

    “這樣啊……”

    安茲烏爾恭點了點頭,右手捏下去,“咔嚓”一聲,路零的左臂完全粉碎,血肉飛濺,沾染了他的身體和臉頰,碎裂的骨骼灑落一地。

    “吼~”

    路零咬緊牙關,喉嚨中發出一聲沉悶的聲音,因爲藥劑的緣故,他現在的痛覺多出了50%,就算是強忍着也難以不發出聲音。

    安茲烏爾恭輕輕擡起白骨手指,路零左臂立刻被一股綠色光芒覆蓋,一根根肉芽生長出來,覆蓋在斷裂的骨茬上,組合成一條完整的手臂。

    看着自己重新生長出來的手臂,路零沒有絲毫的喜悅,反而面色慘白,他已經知道自己將要接受的懲罰是什麼了。

    身體的無限粉碎與重組,一種比幾近凌遲的酷刑。

    “那麼,第二條,之前我派出夏提雅去抓你,但是夏提雅卻沒有很好的完成工作,甚至還主張保你不死,顯然受到了你的哄騙,告訴我你對夏提雅說了什麼,如果你說出來,第二條懲罰也可以免除。”

    聽見這話,路零面露驚奇的看向守護者陣列中的夏提雅,他曾跟夏提雅說過自己是未來人,如果夏提雅將這件事告訴安茲烏爾恭,安茲烏爾恭就不會問他這個問題了。

    路零看過去的時候,發現夏提雅也在看着他,好看的柳葉眉微微皺起,紅水晶一般的眸子中閃爍着不知道是不忍還是悲傷或者其他什麼的情緒。

    和路零的目光交接,夏提雅受驚的兔子一般,迅速將頭偏到另外一側,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模樣。

    “原來夏提雅你沒有將我的事情告訴骨王啊……意外的是個好人,謝謝。”

    路零心中生出這個想法,面色蒼白的笑了笑,看向安茲烏爾恭,道:“我跟夏提雅說過的話,已經全部忘了。”

    “是嗎,我懂了。”

    安茲烏爾恭伸出兩隻手,將路零的兩隻手臂同時捏碎,然後用修復魔法復原。

    在這個過程中,路零疼的連連大叫,額頭上面汗水好似小溪一般流出,混合着血跡,低落在他身上。

    “第三條,你利用夏提雅接近賽巴斯,以收復王國爲幌子,實際上是爲了向拉娜示好吧!”

    “是!”

    回答着,路零看了賽巴斯一眼,此刻的賽巴斯只是注視着地面,兩個眼眸深邃無比,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一次,路零不僅是雙臂,連帶着雙腿,都被安茲烏爾恭捏碎,然後重組。

    “第四條,你進入大公墓後,趁機玷污了雅兒貝德,不僅如此還更改了全部的女性角色設定,是想架空納薩力克的力量,成爲第四十二個無上至尊嗎?”

    安茲烏爾恭提到這一條的時候,眼眶中的紅點劇烈波動,像極了紅色的火焰,讓路零生出一種要被燃燒殆盡的錯覺。

    與此同時,之前幾次身體破碎,帶來的劇烈痛楚刺激他的神經,讓他直欲昏過去。

    搖搖晃晃的伸出右手,路零按在了安茲烏爾恭的臉上,在上面留下了一個血手印記,張開失去血色的嘴脣。

    “很抱歉,只有這一條不是,我的想法你不懂,且永遠不會懂……”

    望着安茲烏爾恭的骷髏身體,故意看了他下面一眼,路零露出了輕蔑的笑容。

    “你找死!”

    安茲烏爾恭感覺自己受到了某種蔑視,話語中蘊含着一股壓抑不住的暴怒,那是連魔法都無法矯正的情緒,在這種情緒的控制下,他以剛纔數倍的力量打出一拳,擊中路零的胸膛,將路零的全部身體碾成血霧,染紅了大地和四方草坪。

    做完這些,安茲烏爾恭牙齒咬的咯吱作響,仍然處於暴怒中,釋放了復活魔法,讓路零血肉重組被複活後,再被重新碾碎。

    因爲每次復活都要消耗被複活者的大量生命力,一開始路零血肉重組的速度還是很快的,到後面,重組就變得極爲勉強……如此,反覆了幾十次後,安茲烏爾恭勾了勾手指,地面的血肉紋絲未動,再也不能重組成路零的血肉,慢慢的乾枯,變得灰暗,生機全無。

    很顯然,路零體內最後一絲生命力被榨乾,徹底的死了。

    這淒厲的一幕,讓在場的所有守護者噤若寒蟬,同時,每個人的表情都很沉重,沒有以往看到安茲烏爾恭擊殺強敵後的那種喜悅,也沒有一個人站出來稱讚安茲烏爾恭的偉大。

    畢竟往常,這個時間第一個站出來的是雅兒貝德,但是此刻她不在,第二個站出來的人大概率是迪米烏哥斯,但是此刻的迪米烏哥斯沒有任何要發言的意圖,只是推着啤酒瓶厚的圓形眼鏡,讓自己的眸光隱藏在後面,嘴角一直掛着的邪惡笑容變得有些僵硬。

    如果路零跪地求饒,或者哭喊着讓安茲烏爾恭放過他,迪米烏哥斯絕對會感到莫大的快感,但是看到路零硬生生的承受殘忍的懲罰,直到死都不曾退縮一步,他心中反而有一種沉重的情緒積壓。

    其他守護者心情也都差不多,沒有人說話,甚至有些人眼角餘光瞥向克萊門汀,蘊含着同情。

    此刻的克萊門汀,眼睛已經完全腫起來了,眼淚已經流乾,開始滲透血絲,眸子中透着一股死灰色,那是一種對生命完全沒有留戀的人才會擁有的眼神。

    “解除克萊門汀身上的魔法。”

    安茲烏爾恭擦拭着臉上的血跡,緩緩走了回來,發佈指令。

    迪米烏哥斯順從的照辦,將克萊門汀身上的魔法驅散,然而克萊門汀仍然一動不動,好似雕塑。

    看見這一幕,安茲烏爾恭臉上一閃即逝一抹不忍。

    “安茲大人,這個女人還有這裡的其他生物如何處理?我有個不成熟的建議,那就是將這些人全部殺掉,將這裡歸納爲納薩力克的一部分,畢竟這些森林中的魔獸在土著中還算強大,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當然,如果安茲大人不想殺掉這裡的人,也可以從女僕團中挑選一個人留下來統治他們,就像露普斯蕾琪娜監視卡恩村那樣!”

    迪米烏哥斯推了下鼻樑上的圓形眼鏡,恭敬的說道。

    安茲烏爾恭面露沉吟,還沒有迴應,突然,面前一個黑影竄了出來,“撲通”一聲跪了下去。

    “安茲烏爾恭大人,您就是不死者之神吧!”

    跪下去的人是卡吉特,看着安茲烏爾恭,骷髏眼眶中放着崇拜的光芒,匍匐着爬到他的腳邊。

    “請允許我親吻您的腳面,來表達我對您崇高的敬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吞噬星空東方夢工廠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