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其他 »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六十七章 審判之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戀愛遊戲從骨傲天開始 - 第六十七章 審判之時字體大小: A+
     

    聽到迪米烏哥斯的話,路零非但沒有慌張,反倒隱晦的鬆了口氣。

    “如果單獨審問我一個我還有點慌,既然大家一起審問我就不怕了!雖然夏提雅失去了記憶,但是她擁有魅惑敵人的魔法,可以讓看到她眼睛的人吐露真言,這種魔法安茲烏爾恭肯定也會,到時候只要稍微拷問下就知道事情經過……可憐漆黑聖典不知道這些,還想往我身上潑髒水,真是笑skr人。”

    路零輕鬆的表情看在迪米烏哥斯眼中,讓他有些驚訝。

    “這麼淡定,難道真不是他做的?”

    迪米烏哥斯看着路零,心中開始懷疑。

    路零的表情變化並不明顯,除了迪米烏哥斯心思縝密發現了之外,其他人還沒有注意到。

    此刻路零幻想着漆黑聖典倒黴的未來,正得意呢,就感覺有人推他的肩膀,發現正是夏提雅,拿着一根羽毛筆和一個筆記本走到他的面前,用命令的語氣道:“既然你快死了,將你還未完成的攻略拉娜的步驟當做遺言都寫下來吧,我會好好參考的。”

    “不,我沒覺得自己會死,而且爲什麼我的遺言內容要由你來定啊,太殘酷了吧!”

    路零連連搖頭,一臉無語。

    “萬一你死了呢,這個可能性很大。”

    “你能不能說點好話,不然我不死也被你咒死了!”

    “你以爲你是在跟誰說話,趕緊寫,這是命令,不然我會立刻改變主意殺了你!”

    “是,夏提雅大人,我知道了!”

    路零一聽這話,立刻縮了縮脖子,接過筆記本和羽毛筆,一時愣住,不知道要如何下筆。

    他原本的打算是在戰勝了八指之後,順便幫拉娜掃平一下王都內不服國王統治的貴族,去她那裡邀功順便提升一下好感度,但是現在被打亂的話,他一時間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

    “嘖嘖,夏提雅,難道你跟這低等猴子之間還有什麼交易?真是讓人驚訝,堂堂納薩力克守護者竟然能做出這種事,該不會是墮落了吧?”

    一旁的雅兒貝德掃了夏提雅和路零一眼,冷嘲熱諷的聲音響起。

    就連賽巴斯和迪米烏哥斯也驚訝的看了夏提雅一眼,此刻夏提雅確實有些和路零過於親密了,這讓他們不得不懷疑兩人之間是否有什麼關係。

    夏提雅的臉一陣青一陣白,雖然她知道現在跟路零說這些話不好,會被人懷疑是背叛,不過她實在忍受不了路零死後,沒有人教給她攻略的辦法,最後讓雅兒貝德成爲安茲的情侶這件事。

    在夏提雅的緊張注視下,路零轉着羽毛筆,一臉沉思,絲毫沒有下筆的意思。

    如此轉動了三分鐘的筆,路零微微擡頭,看見夏提雅逐漸變得不爽的表情,他知道自己怕是要涼涼。

    “怎麼,寫不出來嗎?那你就沒有活着的價值了!”

    夏提雅說着話,紅水晶般的眸子閃過殺機。

    路零正要開口解釋,就發現會議室的正中,“唰”的一聲,出現一座藍色的巨大魔法陣,三個人影慢慢從中凝聚。

    爲首一人穿着寬大的黑色長袍,肩膀上帶着骨頭利爪的裝飾,小腹中有一個散發着紅色光芒的圓球,眼眶中兩個紅點明滅不定,正是安茲烏爾恭。

    在他後面兩人,一名是穿着粗布衣服,一頭黑色長髮垂落腰間,看着極爲俊美的漆黑聖典隊長,另外一人則是一隻體型巨大,直立行走的藍色甲蟲,身上纏繞着濃郁的寒氣,手臂很多,共同持着一把銀白色的戰戟,一動不動。

    “拜見安茲大人!”

    “恭迎無上至尊大人降臨!”

    ……

    在場的納薩力克成員全部跪了下去,就連漆黑聖典的隊長也是一樣。

    人羣中只有路零沒有跪,反而探頭探腦的打量對面,喃喃自語,“沒想到骨王就帶了漆黑聖典隊長一個人來,我還以爲要舌戰羣雄了呢……不過這樣也好,難度會降低不少。”

    “大膽,見到偉大的至尊大人竟然不跪,你這是找死!”

    雅兒貝德微微偏過頭,看着一副沉思模樣的路零,怒聲斥責。

    “無妨,刨除戰場上那一次,尼根這算是第一次見到我,還不知道我所擁有的力量,我原諒他的無禮。”

    安茲烏爾恭大度的原諒了路零,大手一揮,會議室中間的地板上頓時升起一片白骨,構成一個王座。

    甩了下寬大的袖袍,安茲緩慢的坐了下去,猩紅的眼眸掃視過四周,“諸位,可以起來了。”

    納薩力克的人連同漆黑聖典的隊長這才慢慢從地上站起來。

    “我的時間很緊,所以就直接切入正題了,在報告中我聽說夏提雅你沒有直接抓捕尼根,反而任由他在外面逗留,有這回事嗎?”

    骨王話一出口,路零就緊張起來,剛纔的輕鬆一掃而空,“不先問我和漆黑聖典的事情,反而責難夏提雅嗎,有點不太妙啊!”

    被骨王提問,夏提雅的身體立刻顫抖起來,“回稟安茲大人,是有這麼一回事!”

    “我的命令明明是讓你將尼根帶回來,你卻讓他在外面逗留,我可否認爲你對於我說的話沒有放在心上,亦或者說你還想背叛呢?”

    安茲烏爾恭話一出口,可怕的威勢便籠罩了整個會議室,所有人身體都顫抖了下。

    首當其衝的夏提雅更是不堪,直接跪倒在地,慌亂的答話:“屬下……屬下不敢,屬下只是覺得安茲大人正在忙着討伐蜥蜴人,應該沒有時間審問尼根,所以就沒有將他抓回來。”

    “這只是你愚昧的判斷,不是嗎?”

    安茲烏爾恭的聲音越加冰冷。

    “是,屬下知錯,請您原諒我的過錯。”

    夏提雅垂下腦袋,聲音中帶着惶恐。

    安茲烏爾恭點了點頭,正要說話,這時,一旁的雅兒貝德突然站了出來。

    “關於這件事,屬下有不同的見解。”

    見到雅兒貝德出列,路零內心頓時一緊,“這女人該不會要搞事情吧?”

    “說說你的見解。”

    安茲烏爾恭眼中紅光一閃,看向雅兒貝德。

    “安茲大人,夏提雅不想捉住這男人,並非是因爲覺得您沒有時間審問,而是她本身和這男人有着某種不可告人的交易,所以纔不想將這男人交出來。”

    雅兒貝德說着話,扭過頭,用冰冷刺骨的金色眼眸剜了夏提雅一眼。

    “關於這一點,屬下也可以作證,夏提雅擁有一個筆記本,應該記錄着和尼根之間的交易內容。”

    迪米烏哥斯推了下圓形眼鏡,也站了出來,證明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