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總裁別碰我 » 第178章 脖頸上的吻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道總裁別碰我 - 第178章 脖頸上的吻痕字體大小: A+
     

    ?愣愣的坐了很久,她忍不住憎恨起他來。?

    爲什麼要來打擾她,傷口還沒有癒合好,又被硬生生的揭開,鮮血淋漓的痛楚,在這孤寂的夜裡,抽絲剝繭般的疼。?

    早起,對着鏡子裡那張熟悉的臉,顧梓琪有些發怔。怎麼辦,今天就要結婚了,可是,就在昨天,她和別的男人發生了那種事情。?

    門鈴響了好一陣,她才發覺,起身去開門。?

    鬱秋墨站在門外,春風滿面,笑意盈盈,“梓琪,你準備好了嗎,我們可以出發了麼?”?

    “墨,我--”她想向他坦白,可是在觸到他黑眸中閃爍的無暇幸福時,猶豫了。?

    “梓琪,你---”目光無意間掃過她的脖頸,鬱秋墨愣住了,那一塊塊深紫色的印記,分明是吻痕。?

    “墨,我們分手吧。”她低下頭,不敢直視他的眼睛,卻能感覺那一束憤怒的熾熱。?

    “是誰?柏擎航,還是冷修言?”他的聲音出奇的冷靜。?

    “柏==”?

    “我們去教堂!”他打斷她,固執的扯起她的手臂。多麼美麗的幸福,怎能就這樣突然間煙消雲散??

    機械的被帶到教堂,換上禮服,畫好新娘妝,顧梓琪覺得自己像一個木偶,沒有了任何感情和知覺。?

    “叮鈴鈴--”手機的鈴聲在寂靜的房間響起,莫名的讓人有些想要抓狂。?

    鬱秋墨皺起眉頭,“簡欒,什麼事?”?

    他舉着電話很久,隔着遠遠的距離看了顧梓琪一眼,最後,猶豫着走近,“簡欒,他說要親口祝福你!”?

    簡欒,不就是那個霽雲的總裁嗎?下意識的接過電話,放到耳邊,對面傳來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顧小姐,我是簡欒。說話方便嗎,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訴你。?

    “嗯。”她輕輕的點頭,眉頭輕輕的皺了一下,印象中,他們並不熟。?

    “你可能還不知道吧,擎航離婚了!”電話那一端,簡欒壓低了聲音,“我知道,鬱秋墨也很愛你,但是,你知道嗎,這麼多年了,我從來沒有見過擎航對哪個女人像對你這麼用?

    心過,他是真的很愛你。他是那種不會表達感情的人,但是一旦他愛上了,就會不惜犧牲一切,這些,我想你都能體會到。”?

    頓了頓,他接着說道,“當初,你來霽雲應聘的時候,我們公司原本是想接受你,可是卻被他攔下了,原因就是他想把你安放在自己的身邊;還有,你一定記得文莉安吧,爲了和?

    你在一起,他放棄了文莉安,因此,遭到文鎮濤的報復,柏家被一把火燒成灰燼;還有……”?

    簡欒還在喋喋不休,可是顧梓琪卻什麼都聽不到了,原來,所有他們的遇見,都不過是他的精心設計,可是,他爲什麼會這麼做呢??

    簡欒的最後一句話震得她有些發懵,“那天,你在酒吧喝酒被人輕薄,是擎航救下的你,至於你們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我想,顧小姐自己應該比我更清楚!”?

    不是吧,難道是他奪了她的初夜?可是,自己的那個校徽明明就在冷修言的手裡。?

    “顧小姐,請原諒我的自私,鬱秋墨是我的朋友,柏擎航也是我的朋友,但是,擎航他,這幾年真的太苦了!”簡欒深深的嘆了口氣,“黎靜媛離開後,我就沒有見他珍惜過自己?

    的身體。每天到夜店買醉,用酒精麻醉自己;要麼就是瘋狂的運動,宣泄自己的精力。自從遇見你以後,他變得明顯不一樣了,再也沒有拉着我和司馬去過夜店,可是,你走了之?

    後,他又恢復了以前的樣子,甚至變本加厲。不是我這個做朋友的不願意陪他,只是,我們看着他這樣糟蹋自己的身體很是痛心。”說到這,簡欒輕聲笑了,“看我,向你抱怨了?

    這麼多,也不知道你煩不煩,至於如何抉擇,決定權還是在你,我只是覺得,活在這個世界上,能找到一個愛自己,並且自己還愛着的人,是一件多麼讓人慶幸的事啊,我相信,?

    如果鬱秋墨真的愛你,就一定不會阻止你去尋找自己的幸福。”?

    掛斷電話,簡欒簡直要爲自己喝彩了,他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變成情聖了,這可能是受柏擎航那小子的毒害吧。?

    聽着話筒了傳出的忙音,顧梓琪恍如未覺。?

    “梓琪,我們走吧,客人們都等急了。”鬱秋墨從她手中輕輕抽走手機,將她冰涼的指尖握進溫暖的掌心。?

    她看他一眼,沒有說什麼,只是機械的站了起來,任由他牽着手向外面走去。?

    那個人昨天來找她怎麼沒有說這些?顧梓琪心中苦笑着,現在想這些又有什麼用,她馬上就要成爲別人的新娘,就算是想要去愛他,也將成爲不可能。?

    鬱秋墨爲了她忍辱負重,她又如何能再去傷害他?!?

    走進富麗堂皇的教堂,新娘勃頸上的一簇簇吻痕引來衆人一陣陣唏噓,大家都笑着談論着這對熱情的小夫妻。可是隻有兩人自己心裡明白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鼓勵的向着顧梓琪笑笑,鬱秋墨帶着她跨上最後一個臺階,向早已等候在上面?

    的神父輕輕點頭,“神父,可以開始了!”?

    “鬱秋墨先生,你願意娶顧梓琪小姐,做她的丈夫,不管生或死,貧窮或富貴,順境或逆境,健康或疾病,始終和她在一起,將永遠愛她、珍惜她、支持她,直到生命老去嗎?”?

    轉眸看了顧梓琪一眼,鬱秋墨眼底漾出無限溫柔,“我願意!”?

    “顧梓琪小姐,你願意嫁給鬱秋墨先生,做他的妻子,不管生或死,貧窮或富貴,順境或逆境,健康或疾病,始終和他在一起,將永遠愛他、珍惜他、支持他,直到生命老去嗎??

    ”?

    她願意嗎,從此以後嫁給這個男人,和那個人再無糾纏??

    問鼎自己最深沉的內心,顧梓琪卻聽到情感跌落的聲音。?

    “梓琪,說你願意!”鬱秋墨在一旁小聲提醒。?

    “我願意!”新娘子終於開口。?

    在場的人無不長吁出聲。?

    “那麼,我宣佈----”?

    “慢着!”神父還未說完,就聽到一個強勢、威嚴,而且富有磁性的聲音越過人羣,從教堂門口傳來。?

    霎那間,所有人的目光齊刷刷的被吸引過去,在這樣的時刻,說出這樣的話來,對方肯定不是來祝福的!?

    顧梓琪心頭一震,這個聲音、這個氣勢,除了他,她想不到第二個,?

    鬱秋墨的臉色也隨之一變,目光冷冽的轉向門口。?

    教堂門口,撒旦般的男人慢慢踱了進來,妖孽俊美的臉上一雙黑亮的眸子如寒夜裡的冷星,散發着無比清涼的光,只見他旁若無人的走向臺上的新娘,用一種極其魅惑的聲音說道?

    ,“顧梓琪,難道你忘了,我纔是你的第一個男人,這個男人能接受你是我的女人的事實麼?”?

    他的聲音不大,卻如在平靜的水面投下一枚重量級炸彈,顧梓琪覺得自己已經被炸的水花四濺。?

    教堂裡的賓朋已經開始議論紛紛,各種各樣怪異的眼光向新娘新郎投了過來。?

    下意識的,她看向鬱秋墨,只見他臉色陰沉的可怕,雙眸噴火一樣怒瞪着近前的男人,那樣子給人的感覺,如果能將眼前的男人撕成碎片吃掉的話,他絕對不會含糊。?

    顧梓琪顫抖着支撐住搖晃的身子,無力的向鬱秋墨緩緩伸出手去,“墨,對不起!”?

    鬱秋墨的身子本能的向後瑟縮了一下,顧梓琪苦笑了一下,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隱約的,她看到冷修言向她伸出雙臂,妖孽的俊容一副詭異的笑。?

    醒來時,她躺在一個溫暖的懷抱,不用睜開眼睛,她也知道是誰,因爲,那熟悉到至死都不會忘記的味道在包圍着她。?

    男人在不停的嘟噥着什麼,熾熱的手指輕緩的劃過她的面頰,一遍又一遍,時而不時的,將滾燙的臉貼上她的,“梓琪,你不要嚇我,快點醒過來,我要你對我說話!”?

    他用力的晃動着她的身體,似乎想要把她搖醒,“顧梓琪,你再不醒過來,信不信我會殺了你!”?

    脅迫的聲音帶着狠戾,可是卻莫名的讓人覺得悽楚。?

    顧梓琪緊緊閉着眼睛,她不想見他,曾經,是他,打碎了她所有美好的夢想,而今,又是他,摧毀了她追求安寧的權力!?

    這個男人,她都要恨死他了!?

    “梓琪,你睜開眼睛,我知道你醒過來了!”男人用手掌輕輕拍着她的臉,“你只要睜開眼,答應不離開我,怎麼樣都由你。”?

    他語無倫次的說着,大手胡亂的按揉着她的身體,竭力想把她弄醒過來。?

    門外的敲門聲響了很久,他才停下來,“什麼事?”他的聲音低沉、沙啞,帶着濃濃的疲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