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黑道總裁別碰我 » 第166章 如果我的血能洗刷你的憎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黑道總裁別碰我 - 第166章 如果我的血能洗刷你的憎恨字體大小: A+
     

    ?“在你心中,我是如此不堪嗎?”冷修言落寞的一笑,也罷,如果她要動手,不防隨她去。?

    “如果殺了我能讓你的痛苦減輕,那麼,你可以動手了!”向前跨了一步,大手握住她的胳膊,將匕首抵在自己的胸前。?

    “你--”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驚住了,顧梓琪瞪大眼睛看向男人。?

    他墨黑的瞳仁亮閃閃的,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眼睛,竟然意外的露出一絲淡定的笑容。?

    他不怕死嗎?還是神經不正常?顧梓琪的心猛然縮緊。握住匕首的手往前送了兩寸。?

    “別以爲我不敢殺你!”?

    “如果我的血能洗刷你的憎恨,我不介意。”他說的雲淡風輕,無關痛癢,好像她要殺誰和他無關一樣。?

    “別做夢了,你以爲你這麼說我就會心軟、就會放過你嗎?”匕首又前進了兩寸。?

    鋒利的刀刃透過雪白的襯衣,刺進他的胸膛,鮮血漸漸殷紅了他胸前的一片,她的心沒來由的煩亂起來。?

    “梓琪--”他的聲音莫名的溫柔,“我很抱歉!”?

    握住匕首的手猛然一顫,冷修言,他爲什麼不躲避?!?

    “抱歉?冷修言,你殺人的時候爲什麼沒有想過對我抱歉?!她是我的媽媽,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淚水模糊了她的眼睛,她歇斯底里的對着他嘶喊。?

    “梓琪--”看到她的眼淚,他心痛不已,情不自禁的伸出手臂,想要將她抱進懷裡。?

    “冷修言,別再讓我覺得噁心!”她憎惡的冷笑,手上猛然一緊。?

    “唔--”猝不及防的痛讓他忍不住悶哼出聲,雙肩隨之塌了下去。默然苦笑一聲,胸膛猛然一挺,黑眸中閃過一抹溫情,“好,我不會了!”?

    匕首噗的一聲又沒入了兩寸,他的前襟瞬間變成了血紅,血一滴一滴順着匕首流到顧梓琪的手上,黏黏膩膩的感覺,讓她忍不住想要嘔吐。?

    “你--”心劇烈的顫抖起來,要他死不是她的目的嗎?可是爲什麼看到他流血,她的心卻是如此的痛,痛得揪心裂肺。?

    “叮噹--”匕首從手中滑落,顧梓琪踉蹌着向後退去,她瘋狂的搖着頭,任淚水在臉上肆意橫流,“冷修言,爲什麼,爲什麼……”?

    “梓琪,對不起,對不起……”顧不上身上有傷,他將她緊緊摟進懷裡,嘴脣貼上她的小臉,一點點吮去她的淚水。?

    “別碰我!”用盡全身的力氣,她猛然推開他,手觸到的部位剛好是他的傷口。?

    “唔--”他吃痛的彎下腰去。?

    奔向門口的身形頓住,顧梓琪轉頭看了過去,冷修言正狼狽的蹲在地上,冷汗順着蒼白的臉大顆大顆的滴落地上。他望着她,聲音乾澀的厲害,“梓琪,不要走,如果我說,你媽媽不是我殺的,你相信嗎?”?

    顧梓琪怔住,他說什麼?媽媽不是他殺的,可是,當時,媽媽明明是想告訴她是冷修言殺的她啊。?

    “你再仔細回憶一下她說了些什麼?”他凝住她的小臉,滿臉希冀。?

    “她只說了兩個‘冷’字,再就是‘你的同事’!”?

    “她有沒有告訴你,是姓冷的害的她?”?

    “她還沒有來的及!”?

    低頭苦笑一下,他復又望住她,“有沒有可能她是想告訴你,姓冷的也受了傷?”?

    “什麼,這麼說,當時你的確在現場!”?

    “我沒有,但是柏擎航有!”深吸了一口氣,似乎想要聚集散落的力氣,他衝她淡淡一笑,“你不是說,我和柏擎航長得非常像嗎?會不會,她將柏擎航誤認爲是我?”?

    會嗎?事情真的像他說的這樣嗎?柏擎航的確在現場,他的確也受了傷,難道媽媽想要表達的真正意思是這樣??

    顧梓琪不禁迷惑起來,回想當時的情景,當她說出冷修言的名字時,柏擎航好像是很吃驚,他應該是認識冷修言的吧,回去問問他,真相應該就清楚了。?

    這麼說,她有可能誤會了冷修言??

    想到剛剛她差一點就殺了他,忍不住就打了個寒戰。?

    “你現在怎麼樣,我們去醫院吧?”愧疚的在他面前蹲下,攙住他的胳膊,輕聲問道。?

    “不恨我了嗎?”他看着她的眼睛輕笑。?

    “如果不是你,我自然沒有理由再恨你。”她瞪他一眼,都痛成這樣了,竟然還笑的出來。不知道爲什麼,知道有可能不是他殺的媽媽,她的心莫名的輕鬆了許多,或許,在她的?

    潛意識裡,就不希望是他殺的吧。?

    “扶我到牀上去。”他將長臂繞在她的脖頸,俊臉上的似乎閃過耍賴的狡詐。?

    “真的不用去醫院嗎?”她擔心的看他一眼,心裡不禁涌上萬般愧疚。?

    搖搖頭,他指指牆角的櫃子,“將它打開,裡面的藥箱裡有一個小瓶子,拿來給我。”?

    依言將小瓶子遞到他的手裡,卻聽他開口命令道,“幫我脫衣服!”黑瞳仁一瞬不瞬的盯着她的臉漸漸變得緋紅,依舊固執的等着,好像她不給他脫,他就會一直等下去一樣。?

    猶豫着伸出手去,纖細的指將襯衫上的白?

    色鈕釦一顆顆解開。?

    他就那麼直勾勾的盯着她看,她的指尖微涼,笨拙的動作讓她時而不時的觸碰到他熾熱的皮膚。?

    冷修言嘴角的淡笑一點點擴大,這個笨女人,嬌羞無限的樣子,擾得他的心好癢,要不是身上有傷,真想一把將她摟進懷裡,好好的愛撫一番。?

    “爲什麼這麼看着我?”她紅着臉瞪他一眼。?

    “你長得好看。”他隨口應道。?

    一句話將她臉上剛剛褪去的熱潮又引了出來。?

    “都這樣啦,還這麼貧,看來剛剛應該扎的狠一點。”她剛皺眉說完,手就不由得頓住,心痛如無數根針碾過身體,密密麻麻的讓她無處可逃。?

    就在左胸的位置,有兩處似乎剛剛結痂的槍傷,傷口周圍的腫脹都還沒有消退,她剛剛刺進去的地方恰好將位於兩處傷口的中間,大約4cm的長度,正不停的往外滲着血,白色襯衫?

    黏黏膩膩的貼在周圍的皮膚上,只要輕輕一扯,就會牽扯出尖銳的疼痛,讓他忍不住皺眉。?

    看到她難受的樣子,他故作輕鬆的調笑,“你下手還真是狠呢,說,是不是想謀殺親夫?”?

    她沒有說話,雙眸中早已經氤氳一片,“冷修言,你給我聽好了,以後,再也不許你受傷!”看到他累累的傷痕,她的心好像浸在苦水中,酸澀的想要窒息。?

    “只要你不傷我,就沒有人能傷得了我!”他語帶雙關,黑眸熾熱的盯住她的小臉,笑的妖孽迷人。?

    他是什麼意思?!顧梓琪心頭突突的跳着,爲他塗藥的手忍不住輕顫一下。?

    “唔--”他忍不住皺眉,“你能不能輕點!”?

    “哦--,好!!”她手忙腳亂的斂迴心神,低頭專心的將藥粉灑在剛剛的傷口上。?

    沒有想到,這藥看起來不起眼,卻還真管用,不大一會,剛剛還在流血的傷口就已經止住了。?

    擡頭,對上他熾熱的眸子,她慌亂的轉身,“太晚了,我該回去了!”?

    誰知,腳步還沒有移動,就覺得腕上一緊,整個人繞了個圈落入他的一側懷抱,剛想起身,某人的薄脣貼了過來,附上她的耳邊輕啓,“不要走!”?

    微熱的呵氣熨帖的打在她的臉上,她忍不住又一陣心驚肉跳,想要掙扎,卻又怕牽動了他的傷口,只好老老實實的呆着。?

    “留下來。”他的聲音沙啞中帶着十足的性感,脣撩人的廝磨着她的耳朵。?

    “我不要。”強迫自己閉上眼睛不去看他,不去感覺他。?

    話剛剛說完,卻聽見他幽幽的嘆了口氣,“算了,反正就算是大出血,我也無所謂啦。”?

    “我留下!”顧梓琪無奈的點頭,看到他得意的笑,不禁有一種被設計到的微慍,她幹嘛要管他的死活!?

    “傷口也敷上藥了,你休息吧,我去旁邊的房間,有什麼事叫我。”?

    轉身也不理他,兀自往外走。?

    “萬一傷口大出血,我可能沒有機會去叫你!”他刻意加重了語氣。“你不如留在這裡,我都受傷了,也不會對你怎麼樣!”?

    他說的好像不無道理,顧梓琪如是想着,?

    看着她忙來忙去收拾沙發,男人皺起眉頭,“牀這麼大,幹嘛非要睡沙發,你不會是害怕自己把持不住,主動獻身吧?”?

    “誰會主動獻身給你!”嫌惡的瞪了他一眼,顧梓琪也不理他,自顧自忙着。?

    “我睡沙發吧。”看她固執的樣子,冷修言知道怎麼說都沒有用,便不管她的橫眉豎眼,強硬佔用了沙發。“你是女人,應該讓你睡舒服的地方。”?

    切,這是冷修言說的話嗎?他什麼時候學會憐香惜玉了。?

    躺在牀上,聽着沙發上的男人翻來覆去的聲音,想象着他疼痛不堪的樣子,顧梓琪再也忍不住,坐起來打亮檯燈,“你上來吧,我去睡沙發。”?

    “要麼一起睡牀,要麼我睡沙發!”他翻了個身,背對着她,不再說話。



    上一頁 ←    → 下一頁

    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
    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