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219章 玄光閣來訪(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219章 玄光閣來訪(一)字體大小: A+
     

    這天一早,薛羽就趕到了論道院,誰知,申屠來得比他更早,遠遠的見到薛羽,就不滿的嚷開了:“薛羽,你怎的不再晚點?我道你不稀罕這次的聚會呢?”

    這還晚?薛羽看了看天色,充其量也就早上七點鐘的樣子。

    “時間不早了,快些跟上!”申屠也不等薛羽答話,縱身躍上飛劍,便往古劍峰峰頂飛去,

    薛羽心中對玄光閣的這次聚會也頗爲期待,聞言駕着飛劍,緊隨其後。

    古劍峰高達萬仞,峰頂如同被刀切的一般,形成了一塊長寬各萬餘米的平地。正中聳立着一座巨大的宮殿,佔據了大半個峰頂,此殿名爲神霄殿,乃天劍宗立派祖師乾元上人講道之所。

    此時,玄光閣弟子還未到來,但神霄殿中已是人聲鼎沸,聚集了數百人,這些人三五成羣議論中,神情中帶着興奮。

    飛到神霄殿門前,兩人正欲如內,卻被門口一名侍衛弟子給攔住了。

    “你爲何阻攔我入內?”申屠臉上帶着不快,問道。

    “申師兄,在下並非是阻攔你,而是……”那人說着,瞟了薛羽一眼道,“這位應該是乾元宮的師弟吧,似乎不能入……”

    “哪來的廢話!你只管給我讓開,有什麼事,我來擔着!”說着,申屠一把將那人推開,拉着薛羽進了殿內。

    被推開的那人不過是一名外姓修士,只是修煉天賦不錯,被三姓家族收納入家族。心中雖然會站在主家的角度,提醒申屠保持和乾元一脈的距離。見申屠自己都不以爲然,他也就懶得較真,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薛羽進了神霄殿。

    “嘿!就算我不攔你!自然會有人將你哄出來!”那人看着申屠薛羽兩人的背影,心道。

    申屠看着薛羽胸前的“乾”字,不禁眉頭微皺,有心讓薛羽換上申家的服飾,卻又怕薛羽不滿,心中不禁有些擔憂。

    算了,只要低調點,想必不會引起他人的注意,畢竟大家都是衝着玄光閣來的。聽說今晚,兩宗會玩些帶着競技意味的遊戲,獎勵還十分豐厚,到那時候,大家只顧着贏取獎勵,那還能注意到自己二人。

    打定主意,申屠心下大定。邁步進入殿中,找了偏僻的角落,和薛羽交談着。

    前幾日,聽申屠的意思,以爲這次的聚會,來的大多會是男修。但是,令薛羽意外的是,殿中女修也不少,且臉上的興奮之色,比起天劍宗的男弟子還要濃上幾分,想必是對玄光閣的男修充滿了期待。

    乾元宮弟子人數少,女弟子人數更少。薛羽在乾元宮修煉的着些日子,平日幾乎都看不見女弟子的蹤影,只在同門的談論中,知道乾元宮有女弟子。

    至於他們口中那貌若天仙的青兒師妹,更少從沒見過。今日,碰到這麼多女修,薛羽心情頓時大好。

    薛羽不禁朝着那些女修多看了幾眼,只是,殿中女修都是修煉之人,且天賦大多不差,修爲也不低,自然也能感應到薛羽的目光,紛紛帶着好奇看向薛羽,當發現薛羽胸前的“乾”字時,不禁露出嫌棄之色。

    “乾”在三姓家族弟子眼中,代表着“廢物”,畢竟,進入乾元宮的,大多是三姓家族挑剩下的弟子,修煉天賦可想而知了。

    嬌媚的面容,婀娜的身段,自然是引人遐想,但若帶上了尖酸之色,那就只能引人厭惡了。

    薛羽將那些女修的神色收入眼中,讚賞之情頓去,收回了目光,緊跟在申屠身後,聽着申屠絮絮叨叨的介紹着殿中之人。

    “薛羽,那是石浩南,我們申家年輕一輩最爲傑出之人,比我還小上一歲,已經是引氣九層修爲,距離衝擊築基期,也只差一步之遙。”申屠指着一名長得丰神俊逸,神情倨傲的青年,說道。

    “那人便是,孟家的天之驕子孟彧,修爲和申浩南不相上下……”申屠說着,突然住口不言,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薛羽循着他的目光望去,只見一名臉帶輕笑的青年,正往這邊走來,笑容中的挑釁味十足。

    “申屠!你怎麼來得這麼晚?我還以爲你躺在那位女弟子繡榻上起不來了!”那人來到申屠身前,用一種陰陽怪氣的語調說着,引得周圍人羣一陣大笑。

    “申子平!你少來煩我!”申屠沉着說道。

    “申屠,你這是什麼話?我可不是來煩你的!最近我煉製了一柄飛劍,特想請你來評價評價,提點意見!”說完,手臂一揮,劍光閃過,一柄通體灰褐色的飛劍,懸停在身前,隨着他手指請動,而肆意的翻滾着。

    玄鐵飛劍一星飛劍!感受到劍身上散發出來的靈能波動,薛羽心中一驚。

    申屠看着那柄飛劍,臉色又難看了幾分。這申子平和他是親唐兄第,年歲相仿,兩人從小便在一起修煉。修煉天賦上,申屠比申子平稍強,因此,小時候,申屠經常受到家中長輩稱讚,而申子平則是作爲反面教材,通常是挨批評的。

    在這種情況下,申子平對申屠的意見極大,只是他從未表露出來。

    等到申屠年歲漸長,愛玩的性子慢慢掙脫出來,慢慢的荒廢了修煉。而申子平爲了超越申屠,向長輩證明他比申屠強,修煉上從未放鬆,慢慢的他的修爲超過了申屠。

    這時,他對申屠的不滿才爆發出來,已有機會,便會來刺激申屠。

    前幾日,他的煉器術有了突破,成功的煉製出一柄上品的玄鐵飛劍,一直想找機會在申屠面前炫耀,終於在今天找到了機會。

    “申屠!怎麼樣,你覺得我這飛劍煉製得怎麼樣?和你的赤銅一星飛劍相比,應該要好上一點吧?要不要比劃一下?”看着面沉似水的申屠,申子平臉上的笑意越來越盛。

    “走!薛羽,咱們換個地方,這裡犬吠聲太吵了!”申屠瞧也不瞧申子平一樣,拉着薛羽邊走。

    這時,申子平才注意到薛羽,瞧見他衣服上的“乾”字時,眼中閃過一絲喜色,居然公然結交乾元宮之人?申屠啊申屠!你居然墮落如斯?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申屠!你身邊之人是誰?你怎能帶外人來家族的聚會?”申子平的聲音突然撥高,引得周圍衆人紛紛側頭,當他們看到薛羽衣服上乾元一脈的標識後,臉色頓時變得冷漠起來。

    “乾元宮的廢物?他怎麼進來的?”

    “那是申家的人,居然和乾元一脈攪在一起!”

    “這乾元宮的人也太不要臉的吧?居然舔着臉來這裡!”

    人羣中議論之聲不決於耳,盡是些難聽的話。

    申屠心道不好,三姓家族向來瞧不起乾元宮,臉帶這後輩子弟,也從不和乾元宮交往。進入這次聚會算是家族的私人聚會,算是比較正式的場合,連和家族親近的外姓修士,都沒資格如內,更何況是乾元宮弟子?

    他本想低調的帶着薛羽見識見識場面,那想卻被這陰魂不散的申子平找上門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