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137章 圍三闕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137章 圍三闕一字體大小: A+
     

    雕刻雕像的人,手藝非凡,只是寥寥幾筆,便將祖師那莊重威嚴的氣勢顯露出來。

    雕像的頭頂,還有一片浮雲,一道道閃電從浮雲中射出,落在雕像身周,更顯祖師的神秘莫測。

    看着看着,薛羽目光一閃,這雕像上的筆畫走勢,彎曲幅度,似乎和組成符印的符線有些相似。

    薛羽如此想着,腦中便自動將雕像簡化,果然,在他的腦海中模擬出了一個複雜的立體符印。

    薛羽閉上眼,嘗試着在神識海中凝畫這個符印。讓他驚訝的是,凝畫過程十分的順利,而且,還讓薛羽隱隱感應到了天地法則之力!

    這可不得了!正常情況下,只有修爲到了第七階分神期,纔有可能感應到天地法則!

    這雕像上所暗藏的符印,究竟代表着什麼?居然能讓只有凝氣修爲的自己,隱隱觸摸道了天地法則之力?

    薛羽心中是又驚又喜!

    不過,讓他覺得遺憾的是,雕像上暗藏的符印,卻是殘缺不齊,只能讓薛羽隱隱感覺其不凡,卻是沒能產生實質性的變化。

    薛羽卻不打算放棄,開始集中精神觀察雕像,想要破解上面的秘密。

    但是,他的神識在雕像上反覆的掃描的十多次,卻再也沒有新發現。

    薛羽只得無奈的嘆口氣,暗道:“或許是機緣未到吧!”

    回到自己的房價,薛羽喚出青虹劍,自從在杜家靈氣大失之後,他還未開始修復。

    他照着靈玉給的玉簡中的辦法,開始慢慢修復青虹劍。

    當他的神識進入青虹劍內部時,卻發現,青虹劍內佈置了數層禁制。這些禁制不是用來防止他人搶奪的識別禁制。

    而是一種禁錮禁制,專門是用來禁錮青虹劍威能的!看着禁制的手法,似乎是師父親手佈置的。

    薛羽皺着眉,不知道師父是和用意,瞧見手中的玉簡,他心中一動,神識便浸入玉簡中,將其中的信息完整的看了一遍,終於找到了答案。

    原來,青虹劍威能巨大,能夠勾引天地靈氣,施展高級的手段。而薛羽的修爲太弱,無力控制這些高級手段,而且容易被波及,對身體照成損傷。

    所以才佈置了多重禁制,只要薛羽修爲到了,自行解除禁制便可。

    果然還是師父想得周到,薛羽心中讚歎。

    “鐺!鐺!鐺!”房間內的傳音陣中突然傳出一陣聲響,將薛羽的修煉打斷。

    他將閣樓的禁制打開,一名外門弟子走進了房間,躬身道:“薛師兄!掌門在乾元殿召見!”

    掌門召見?薛羽眉頭一皺,他對靈霧的印象不好,有點排斥去見他。不過,靈霧終究是掌門,他還沒這個能力與之對抗。

    來到乾元殿,見靈玉也在殿中,薛羽心下稍安。

    “前段時間,宗門在雷州城範圍,剿滅的一個聖火教分壇,拷問出了周圍十數個分壇的確切方位。本座打算將這些分壇一網打盡,天靈、天玄和天奇峰人手緊缺,需要我乾元宮派出人手。人云真正處於修煉的關鍵時刻,無法出關。故本座派你二人執行任務!你們可願意?”靈霧坐在主座上,對薛羽和雲寬說道。

    “旦憑掌門吩咐!”兩人紛紛拱手答道。

    “嗯!如此甚好!”靈霧點點頭道:“此次任務,你二人需謹記自己的身份!與其他三門弟子配合剿敵便可!切莫與之深交!若是爲了蠅頭小利與賊人較好!本座一旦知曉!決不輕饒!你們可曾明白?!”

    “弟子明白!定不會與賊人爲伍!”薛羽跟着雲寬,大聲道。

    “嗯!你們回去好好準備,三日後便去玄靈臺集合,乘坐玄靈飛舟出發!”靈霧擺擺手示意兩人退下。

    出了乾元殿,見薛羽神色凝重,雲寬以爲薛羽是在爲任務發愁,便笑着開解道:“薛師弟!不必擔心!聖火教弟子水平一般!只需提防不要被對方自爆所傷即可!沒什麼難度!你二師兄我,已經執行過多次類似的任務!還從未受過傷!到時候,你就跟在我身邊,師兄自然會護住你的安全!”

    雲寬雖然老實借錢不還,但是,對人到還是誠懇,不會耍什麼花樣,這點讓薛羽十分欣賞。

    “那就請師兄多多教導師弟!”薛羽神色緩和下來,衝着雲寬行了一禮。

    “師弟不必如此!你我乃同門師兄,相互幫助那是應該的!”雲寬扶起薛羽呵呵一笑道。

    三天後就要出發了,薛羽得抓緊時間做準備。

    各類法器、符篆和丹藥都要準備些,戰場可不是兒戲,準備齊全些總歸是好的。

    雷州,是位於古劍宗南面的一座二級城池,轄下三十多個一級城池。五天前,雷州的劍魂殿剿滅的一處聖火教據點,抓住了據點的首領,經過一番審問,問出了雷州城範圍內十多個據點的確切位置。

    雷州劍魂殿人手有限,想將這十多個據點一網打盡,卻是實力不足。於是,雷州劍魂殿便向宗門求援。

    今日,便是援軍到達之時,雷州劍魂殿的殿主沈振宏,親自帶人在劍魂殿前的廣場上等候着。

    突然,數艘體型巨大的玄靈飛劍出現在劍魂殿上空,緩緩的降落在廣場上,一羣羣古劍宗弟子從飛舟中出來。

    沈振宏的目光在人羣中搜索着,突然,瞧見了兩人名一副上繡着“乾”字的弟子,眼神頓時一閃,嘴角勾出了一個陰險的弧度。

    薛羽心中一突,有種不妙的感覺出現,他四處掃視,卻沒發現異常,不禁有些疑惑。

    隨後,他和雲寬,隨着一名引氣一層的內門弟子,往自己小隊的駐地行去。今天,會在劍魂殿駐紮修整。同時,上面會將任務下發道個人,明日便分頭行事。

    晚上,小隊長從上頭領回了任務,並一一佈置下來,薛羽和雲寬兩人一組,守在戰場外圍的某處,防止有漏網之魚逃脫。小隊中的其餘人,任務也大廳相似。

    第二天下午,在小隊長的帶領下,衆人一同乘坐着戰鬥法陣來到任務區域附近。然後各自趕往自己的任務地點。

    薛羽和雲寬兩人趕到自己的任務點時,已經是兩個小時之後了。

    “二師兄,爲什麼你我二人的值守的地方,裡其他隊友距離這麼遠?已經超過兩百多裡了!若是碰到厲害對手,怕是無人來得及救援!”薛羽總覺得有些心神不寧,遂問道。

    “薛師弟!這你就不懂了!每次大型任務,從何處進攻,將敵人趕往何處,又在何處進行最後的剿滅,宗門都仔細思量過!三姓家族之人雖是可惡,但是,行事倒是頗爲縝密!師弟無需擔心!”

    雲寬滿不在乎的說道,然後,找了個隱秘的角落,盤膝坐下。見薛羽仍在警惕的打量四周,不禁啞然失笑,覺得薛羽有些疑神疑鬼了,遂輕聲笑道:“師弟,宗門將在入夜後發動襲擊,現在還有幾個時辰,好好養養精神,到了晚上,可能就沒時間休息了!哪些聖火教徒狡猾得緊,一個不留神就給溜走了!可得盯緊了,不能放過一個!”

    薛羽往四周掃視了幾圈,也沒發現異樣,又聽雲寬如此說道,心中的顧慮已是消去了大半,便在雲寬不遠處,找了個隱蔽的地方,盤膝坐了下來,開始調息起來。

    快入夜時,突然一個聲音同時在薛羽和雲寬神識海中響起,“你們爲何在此?”聲音中透露出不解。

    兩人一驚,睜開眼睛一看,只見不遠處站着一位白髮老者。老者近在眼前,兩人的神識卻是怎麼也感應不到,可見此人的修爲之高超,兩人心中駭然。

    瞧見了薛羽兩人眼中的警惕,老者開口道:“老夫魏忠旦!”

    魏忠旦?薛羽聞言更加的疑惑了。

    但是一旁的雲寬卻瞪大了眼睛,連忙起身恭謹的行禮道:“見過魏護法!”

    見薛羽還愣在原地,便解釋道:“這位是靈玉師叔的好友魏師叔魏護法!薛師弟,還不快過來見禮!”

    原來是師父的好友!薛羽不敢怠慢,連忙行禮道:“小侄薛羽,見過魏師叔!”

    “不必多禮!”魏忠旦輕輕一擺手,接着道:“你爲何會在此處?”

    “師侄兩人接到任務,便是守在此處,謹防聖火教宵小從此逃脫!”雲寬如實答道。

    “胡鬧!圍三闕一!這個方向便是那故意放開的那個‘一’!你們守在此處和送死有什麼分別?!”魏忠旦說着,臉上露出了憤怒之色。

    魏忠旦在古劍宗待了近百年,知道乾元宮和其餘三脈的關係,一聽雲寬的回答,便知是中了他人的算計,心中惱怒的很。

    “還愣着作甚?趕緊離開這裡!再晚一點,小心丟了小命!”魏忠旦喝道。

    薛羽雲寬一聽,臉色頓時沉了下來,連忙感謝道:“多謝魏師叔救命之恩!”

    “少囉嗦!快走!”魏忠旦不賴煩的說道。

    薛羽和雲寬知道事情緊急,連忙祭出飛劍,往來時的方向飛去。

    魏忠旦看着漸漸遠去了兩人,心中哀嘆。此地正好位於聖火教逃跑方向的正中間,隨便一個魔頭路過,都能輕易要了他倆的命!

    若不是自己負責監視聖火教的逃跑路線,恰好來此地熟悉環境。否則的話,這兩人恐怕會命喪於此!

    他們到底得罪了誰?對方居然會下如此狠手?

    正感嘆間,手指上戴着的指環,突然閃爍起靈光。

    有人傳音!

    魏忠旦不敢怠慢,立即接通的傳音陣,只聽一陣劇烈的打鬥動靜從那頭傳來,同時,一個聲音焦急的喊道:“魏師兄!聖火教察覺了我們的行動!準備突圍了!行動提前發動!小心!小心……”

    通話戛然而止!

    提前發動?!魏忠旦頓時臉色大變!薛羽和雲寬才離開不遠!豈不是有危險?!

    他正準備去追薛羽二人,卻見天邊一道道絢爛的遁光正往這個方向射來。

    亡命中的聖火教徒,可是危險至極,連擁有築基九層修爲的他,都不敢纓其鋒!

    魏忠旦只得暗歎口氣,身形一閃,便找了個地方隱藏起來。

    至於薛羽和雲寬兩人的安危,他也無力護持,只能聽天由命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似水青春恐怖修仙世界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
    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