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107章 天階上品功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107章 天階上品功法字體大小: A+
     

    靈玉神色不動,神識在薛羽體內擴散開來,檢測着薛羽體內的情況。

    薛羽對他的師父十分信任,不加阻擾,讓靈玉輕易的查探清楚了薛羽體內的情況。

    陰陽主經,四象支脈,八大奇經,六十四旁支,三百六十五末節,竟然都被徹底的淬鍊!

    這……這……這小子所修的究竟是何功法?!

    古劍宗開派祖師傳承下來的《紫府仙羽訣》是地階上品功法,只能淬鍊陰陽主經,四象支脈,八大奇經,六十四旁支,末節卻是無法涉及到!

    難道薛羽修煉的是天階上品功法?除此之外,他想不出,還有什麼功法能夠三百六十五末節統統顧及到!

    靈玉深深的看了薛羽一眼,卻見對方毫無所覺,還一臉擔心的望着自己。

    “師父!我……我這身體是不是練功出了岔子?還……還有沒有得救?”薛羽問道,語氣中充滿了忐忑。

    此子竟然任由自己查探體內的狀況,想必是對自身所修煉功法威能知之甚少。再者,越是品階高的功法,對修煉者的要求就越高。

    這種要求高並非指修煉天賦等明面上的東西,而是某種玄之又玄,讓人無法把握的東西。

    就如自己三師兄弟中,靈霧師兄的修煉天賦最高,自己次之,靈泉師弟天賦最差。但是,在《紫府仙羽訣》的契合度上,反倒是靈泉師弟最高,靈霧師兄最低。

    使得靈泉的修煉速度遠超自己,而自己的修爲也要遠遠高過靈霧師兄。可惜,靈泉師弟鋒芒畢露,英年早逝!

    靈玉想起了一些往事,心中一陣黯然。

    末節,靈玉沒淬鍊過,不好評價。主經、支脈、奇經、旁支的淬鍊,他是過來人,倒是十分熟悉。

    薛羽體內的主經、支脈、奇經、旁支淬鍊得十分徹底,再加上煉化上品凝氣丹的速度,可見薛羽對所修的功法契合度極高!

    甚至可以說,這天劫上品功法完全是爲薛羽量身定做的一般!

    此子到底是什麼來歷?難道潛入我古劍宗有不可告人的目的?靈玉心中一驚,不過,下一刻便否決了這個推測。身懷天劫上品功法潛入其他宗門,稍有不慎,就有肉包子打狗,殺人奪功是必定的下場!正常人是不會冒這麼大的風險!

    靈玉心中有萬般推測,但是,都解釋不通目前的狀況。

    也罷!此子功法超羣,本身也極品之姿。如今我乾元一脈人才凋零,在三姓家族的打壓下,想憑自身的發展來重奪宗門的控制權,那只是癡人說夢!

    此子身懷頂級功法,說不定是上天賜予我乾元一門振興的契機!往後好好考察一番,若是可以,便我乾元一脈的道統授之也無妨!

    打定主意,靈玉不再多想,神態也恢復了從容。

    笑着對薛羽道:“無妨!不過是修煉太甚,導致修爲精進過速,讓靈胎受了些許損傷。此後一個月,不要再服用丹藥,修煉也不要過於勤謹,自然會痊癒!”

    “原來如此!”見沒有大礙,薛羽放鬆下來。

    “你正好可以趁這段時間,多多修習御劍術,借靈氣的消耗恢復,讓靈胎完全同化適應體內靈氣,提高對體內靈氣駕馭能力。”靈玉囑咐道。

    “是!弟子謹記!”薛羽躬身道。

    ωωω☢TTkan☢C〇

    凝氣期修士,周身氣竅尚未打開,還無法溝通天地靈氣。恢復身上靈力的方法只有兩個,一是服用丹藥藥粥,或者煉化體內精氣。如今,暫時無法服用丹藥,而煉化體內精氣補充靈氣的速度又十分緩慢。

    薛羽原本還想煉製一柄一階中品或者上品飛劍,這種情況下,只能作罷。遂按照靈玉的交待,在自己的小閣樓內練習御劍術。

    他此前並未學習過御劍之法,卻是不知從何練起。

    就在這時,房內響起了“磬……磬……磬……”的聲音,那是閣樓外有人在觸動陣法,前來拜訪。

    薛羽打開閣樓禁制,卻聽外面傳來雲寬的聲音:“師弟,可有閒暇?”

    見雲寬沒有進來的打算,薛羽來到閣樓外,“二師兄,不知有何事?”

    “再過些日子就要進行考覈了,不知師弟準備的如何了?要不要師兄教你些御劍之法?”雲寬如往常一樣,臉上一副笑嘻嘻的模樣。

    薛羽一聽,大喜,道:“太好了!師弟正想找人請教御劍術呢!那就有勞二師兄了!”

    兩人找了個空曠的地方。

    “薛師弟,你只管出手,師兄給你演示如何應對!”雲寬笑着對薛羽說道。

    “師兄小心了!”薛羽祭出自己煉製的那柄一階下品飛劍,心念一動,便直直向雲寬射去。

    “師弟瞧好了!”雲寬見狀,大笑一聲,手一揚,一道劍光從袖**出,迎了上去,速度比薛羽的飛劍快了大半,顯然品質較高,已經達到了二階中品飛劍的水準。

    兩柄飛劍快速接近時,雲寬右手捏起一個劍訣,直指前方,畫了一個圈。他的飛劍頓時有所感應,劍身向外一翻,飛行軌跡瞬間切換成螺旋型,旋轉前衝。

    “鏘!”飛劍劍身貼近薛羽的飛劍,猛的一撞。

    薛羽的神識一震,頓時感覺飛劍失去了控制,在半空這,呈拋物線落下。待他重新獲得飛劍的控制權時,雲寬的飛劍已經懸停在他眉心前。

    “嘿嘿……薛師弟!御劍對敵,可不能直來直去,要根據情況有所變化!師兄方纔使出的螺旋劍式是最常用的對敵之法,你可多多練習。”

    “多謝師兄指教,師弟謹記!”

    雲寬倒是沒有保留,將自己所知的御劍之法,都教了一遍,還花了不少時間和薛羽對練,讓薛羽熟悉起來。

    雲寬雖然貪財,喜歡借錢不還,拋去這點,爲人倒是不錯,薛羽對他的感官大爲改觀。

    傍晚時分,御劍術的一些常用套路,薛羽都以學會,只待日後多加練習,熟練運用即可。

    “師弟天賦果然驚人,不過一個白天時間,便就御劍術精髓學了個通透!”雲寬一臉驚歎的說道。

    薛羽聽了,有點沾沾自喜,謙虛道:“師兄謬讚了!都是師兄教導得好!”

    “師弟天賦不錯,難怪能被雲玉師叔的看中,將青虹劍賜給你,有了青虹劍,這次的考覈應付起來想必是輕而易舉了!可惜,師兄就沒有這麼的運氣,沒什麼拿得出的手段,這次的考覈怕是有點懸了!”說完,雲寬的臉色暗淡下來。

    薛羽心中也有些沉重,安慰道:“師兄,無需多慮,以師兄的修爲和戰鬥經驗,應對起來還不是得心應手!”

    “自家事自家知道!沒有趁手的法器,能夠通過考覈,只能聽天由命了!不過,若是師弟能借些積分給師兄,去換上點赤銅來,重新打造一柄上品的飛劍,那這次考覈那必然是輕鬆無比!不知師弟意下如何?”說完,雲寬滿臉期待的望着薛羽。

    又借錢?薛羽頓時明白,今天的這一切都是套路,什麼主動教自己御劍術,然後靠自己,在自倒苦水,博得同情,再借機開口借錢,套路!都是套路!

    有道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自己剛剛從對方那裡學得御劍術,轉眼就拒絕對方的請求,於情於理都有些所不過去,再說,對方還是打着“借”的名義,薛羽就更不好拒絕了。

    薛羽的臉上的笑容頓時又些僵硬,“實不相瞞,師弟身上只有五千……”

    “五千積分?!太好了!師兄恰恰缺這五千積分!薛師弟果然是急公好義!師兄就多謝師弟了!”還沒等薛羽說完,雲寬便將話頭打斷,然後急不可耐的拉着薛羽往乾元殿飛去。

    “師兄……二師兄!別託!別託!師弟自己能走!”

    “咳咳!師弟速度太慢了,還是讓師兄帶你一程吧!”

    從雲寬那裡學來御劍術後,薛羽又時常和秦無以前相互對戰練習,使他的御劍術水平快速提升。

    不過,薛羽發現秦無的御劍術水平也不太高,不禁有些擔憂,問道:“秦無,你的御劍術似乎也不太厲害,這次的考覈你可有把握?”

    秦無滿不在乎的回答道:“無妨,修士鬥法,又不是隻有比拼御劍術一途,御劍術差些也不打緊!”

    “難道你還有其他手段?”薛羽有些疑惑的問道。

    秦無取出一張黃色的符篆,口中唸唸有詞,下一刻,一條火線從符篆中鑽出,快速變大成一條兩米多長的火蛇,呼嘯着衝上天際,而後炸開,化作漫天火花,

    “這是我自己煉製的,威力不錯吧!”秦無露出獻寶似的笑容,問道。

    “你不是主修煉器的嗎?怎麼練起符篆來?”

    “煉器術達到瓶頸了,學點其他的,拓展自己的見識,增加些對敵手段,說不定還能觸類旁通,打破煉器術瓶頸,何樂不爲?”

    “那你的飛劍怎的看起來也只是二階下品?”薛羽有些不信。

    秦無瞥了薛羽一眼,“哼,駕御飛劍刺來刺去,是你們男修們愛乾的事!我纔不要呢!”

    說着,手上一翻,一柄白玉打造的小扇子出現在手中,扇身上靈光流轉,時不時還有點點金芒閃爍,顯然其中加入了稀有材料赤銅,一看就不是凡品。

    秦無手握扇柄,衝着空處一指,被指處頓時靈氣涌動,下一刻“轟”的一聲憑空炸開,火光四射!

    爆炎術!二階上品法術!居然能直接瞬發!薛羽驚了!

    “怎麼樣?厲害吧!”秦無走過來輕輕挽着薛羽的胳膊,道。

    薛羽扎巴扎巴嘴,道:“還……還勉強過得去!”

    嘴硬!秦無皺了皺鼻子,暗中做了個鬼臉。

    “這次的考覈是不許自帶任何寶物的,除了可以選擇一件下品法器外,其餘一切手段都要在考覈開始後自行煉製,你得提前做好打算!”秦無身處三姓家族門下,消息靈通些。

    “這樣啊!”薛羽一聽,心中盤算開來,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自己可以在系統中,再選擇一兩個手段,勤加練習,到時候使出來,說不定能有奇效!

    想着道這裡,薛羽對通過考覈的把握的大了不少,臉上也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你不擔心?”秦無望着薛羽的表情,好奇的問道。

    “有什麼好擔心的?輕而易舉!”薛羽胸有成竹的說道。

    秦無見不得薛羽那副得意的樣子,不禁翻了個白眼。突然,腰間一陣癢,低頭一看,卻見薛羽的手正在他腰間輕撓。

    秦無的臉騰的一下紅了,一把推開薛羽,怒道:“你怎的這麼不正經!”

    薛羽將手指放在在鼻尖嗅了嗅,嘿嘿笑道:“什麼才叫正經?”

    “無恥!老實交代!你是怎麼輕薄白鶯的?!”

    “你可以自己去問她。”

    “無恥!無恥!無恥!”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
    一劍獨尊大王饒命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