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9章 法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9章 法陣字體大小: A+
     

    薛羽來到白鶯身邊,柔聲問道:“你沒事吧?”

    щшш▪ тTk an▪ C〇

    白鶯愣愣的看着薛羽,過了一陣子,才反應過來,危機已去!方纔壓在心中的害怕、恐懼此通通暴發出來,她手中的軟劍墜落在地,雙手掩面,“嗚嗚”痛哭起來。廋弱的雙肩不住的顫抖,惹人生憐。

    薛羽心中憐惜不已,情不自禁的上前一步,將她摟入懷中,雙手輕輕拍着她的後背,安慰道:“不用怕!有我在,沒人能欺負你!”

    白鶯哭着哭着,突覺周身被什麼東西裹住,變得十分溫暖,接着,又聽到薛羽充滿憐惜的話語,不禁呆住了!

    他竟然擁我入懷?!

    薛公子竟然用那種語調和我說話?!

    白鶯的心跳止不住的加快了速度,心底出現了一陣暖意,將她的心都暖化了。聞着薛羽身上散發出來的男子氣概,她的臉蛋變得紅撲撲,十分好看,無比誘人。

    她擡起頭看着薛羽,眼中盡是癡迷。

    白鶯這副任君採擷的模樣,撩得薛羽怦然心動,情不自禁的低下了頭,在她的臉上輕輕一印。

    “譁”的一下,白鶯只覺腦袋中有什麼東西炸開一般,變得暈暈乎乎的,如浴溫泉,如在雲端,那種醺醺然的感覺讓她沉醉,不願醒來。

    過了會,薛羽捧起白鶯的臉,說道:“時候不早了,今天你也挺累,我送你回去吧!”

    白鶯一聽,臉上浮現驚懼之色,吞吞吐吐的說道:“我……我不想回去!我……我害怕!”

    她是真的怕,王聖曾多次來找她麻煩,每次她拼盡全力,將對方打發走,以爲對方不會再來糾纏她。結果,王聖卻總是在她意想不到的時候,出現在她面前,讓她,疲於應付!

    今晚這一次,由於薛羽的存在,是她應付得最爲輕鬆的一次。但也是唯一一次讓王聖受到傷害。

    白鶯是真的害怕!以她對王聖的瞭解,對方肯定不會就此罷休。而且,這次將他徹底得罪了,指不定會什麼時候,會用什麼惡毒的辦法來對付她!

    看着白鶯嚇成這樣,薛羽心中也是心痛不已,想起自己租的地方還剩一個房間,便開口道:“你一人住外邊我也不太放心,要不,你搬過來和我一起住吧?”

    “啊!”聽到薛羽的話,白鶯的臉騰得一下,紅透了,聲細如蚊的說道:“這……這不太好吧!”

    薛羽一瞧白鶯這模樣,就知道對方想叉了,但是腦中卻不由自主的,順着白鶯的想法浮現出一幅幅旖旎的畫面,讓薛羽也不好意思起來,臉上也有些許發燙。

    不過,薛羽修煉得勤,每當體內有有精氣產生,都在第一時間被他煉化爲真氣了,所以,即便再有衝動,也沒有能力引起其他反應。

    “咳……那個……白鶯,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我那房子是我以前和一個關係非常鐵的兄弟一起租的。去年他通過了宗門煉器術的測試,成爲了記名弟子,去了古劍峰。現在還空有一個房間,不是……不是住同一個房間……”

    薛羽不說還好,這一說,讓白鶯明白是她自己想差了,臉更紅了,直有種羞燥欲死的感覺,直想找個地縫鑽進去。可薛羽的雙臂卻緊緊的環着她,讓她掙脫不得,最後只得一頭栽進薛羽的懷中,不敢出聲。

    “白鶯……白鶯旦聽薛公子……安排!”白鶯怕薛羽誤會她的意思,只好不顧羞意的出聲說道。說完,頭埋得更深了。

    薛羽聽後,不禁得意的笑了,笑得臉都快皺成塊抹布了。容顏絕美,溫柔嫺靜,小鳥依人的女子,可是所有男人都無法抗拒的類型。

    隨後,薛羽陪着白鶯,去她的住所拿行禮,然後一起回到他租的地方。

    數月前,秦無走後,薛羽就搬到了秦無的房間,而他住的那房間,本就很髒,現在又過了一年沒住,更是髒亂不堪。

    秦無的房間,經過薛羽一年的糟蹋,也是亂得很,至少,比薛羽的那間要整潔得多。

    薛羽從秦無的房間搬出來,讓白鶯住盡去。可白鶯覺得這樣讓薛羽太過麻煩,提去,就住薛羽原先的那間房,就算髒些自己也能收拾乾淨。

    薛羽見自己和白鶯都算得上是戀人關係了,她還這樣見外,心中有些不悅,故意板着臉說道:“要是你不願意,那咱們就住同一間房!”

    白鶯一聽,臉瞬間漲紅,“呀”驚呼一聲,像只兔子般,快速跳進秦無的房間,“呯”的一聲,將房門重重關上!

    薛羽見狀,咧開笑嘿嘿直笑。隨後轉身,去收拾自己的住所去了。

    秦無的房間,長久未打掃,白鶯待心中羞意稍退,便臉帶笑意,開始清掃起來。

    傳統世界的女子,大都有些潔癖,對居住環境潔淨度要求較高。白鶯打掃房間十分仔細,那些隱蔽角落也一一清掃,連桌椅板凳都仔細的擦一遍。

    就在白鶯擦拭房間內的那張木桌時,目光突然一凝,只見桌子的背面上刻着一行小字,字跡娟秀,一看便知是女子的所爲。

    白鶯靠近些,看得清楚後,小聲念道:薛羽你個混蛋!

    她頓時一愣,聽薛羽所說,這是他和一位要好的兄弟同租的,以怎麼會有女子的字跡。

    她再次將那行字唸了幾遍,同爲女子,白鶯很快就體會到了字裡行間,所蘊含着的重重地幽怨。

    難道,薛公子所說的那位要好的兄弟,竟是一名女子所扮,因爲某些原因,不能告之薛公子實情,只能以男子的身份與薛公子相處?

    如果是那樣,這位姐姐也太可憐了!相愛之人近咫尺,卻不能相認,那得忍受多重的苦痛!

    白鶯心中不由的生出一種濃濃地愧疚感,彷彿搶了他人的最愛一般。

    她伸手撫摸着那行字跡,神情認真的輕聲說道:“姐姐,你我素未謀面,但妹妹仍能體會姐姐對薛公子的情意之深。妹妹我雖也鍾情於薛公子,卻從未想過要於姐姐爭奪什麼。”

    “薛公子學究天人,才華橫溢,而我卻出生低微,自覺無法高攀。只求能留在薛公子身邊,每日能見過他的身影,心中已是無比滿足,只求姐姐能成全。”

    說完,白鶯起身後退幾步,恭恭敬敬的朝着那行字跡,行了三個福禮。

    白鶯在白家地位不高,經常受人刁難,動輒得咎,養成了察言觀色,謹小慎微的性格。在面對不熟悉的人時,還能正常應對。

    但是,在和相熟之人相處時,這種性格就表露無疑。和薛羽相處的一個多月來,她越是終情與薛羽,就越是在乎自己的一舉一動,生怕自己有一點做錯,引起薛羽的反感。

    就在剛纔,她在收拾房間時,腦海中還在不斷的回憶着今天的言行,有沒有做得不妥的地方,心中一直患得患失,不得安寧。

    當她對着秦無刻的那行字,說出那番話後,心中反倒變得平靜下來,變得踏實了。

    因爲,在她前面,有一位素未相識的姐姐,吸引着薛羽的注意力,讓她可以自由些,放鬆些,不用時刻擔心自己的言行,會給薛羽留下不好的映象。

    她喜歡靜靜的,以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去注視着自己終意的人。

    此時,已到了半夜。又被王聖驚嚇了一番,現在是又累又困,無暇修煉,便躺上牀,沉沉睡去。

    而在牀板之下,原本空無一物的地方,在白鶯躺上牀的瞬間,竟慢慢浮現出一個臉盤大小的法陣,悄無聲息的運轉着。

    於此同時,遠在數萬裡之外的古劍峰上,一棟專供內門弟子居住的小閣樓內,秦無滿臉的憤怒,咬着牙,一字一句的低聲喝道:“薛羽!你竟敢帶別的女子回家!我要宰了你!!”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