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7章 王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7章 王聖字體大小: A+
     

    隨着時間的推移,白鶯的煉丹術水平越來越高,上課教授他人所講的內容也越來越淺顯易懂,對僕役弟子通過“五術”測試用處頗大。

    因此,白鶯在興寧鎮的學徒中,名聲大燥!慕名而來想聽白鶯課的學徒數量大增。

    在白家的要求下,白鶯不得不在白天加開兩個班,每個班分別又招滿了一百多名學徒,報名之人仍是絡繹不絕。

    如此一來,別家培訓班招人就變得困難了,他們自然就不樂意了。多次派人來找白鶯挑戰,想靠着打敗白鶯,來證明自家的實力!

    可是,現在的白鶯,煉丹術在薛羽的教導,突非猛進,早就今非夕比,那些前來挑戰之人,大衆目睽睽之下,一一敗退,反倒是成全了白鶯,將她的名聲拔得更高。

    與挑戰之人辨論得越多,白鶯越是清晰的感覺到薛羽煉丹術的高深莫測,對薛羽的祟拜程度也越來越深。

    由於從小所處環境的影響,白鶯心底一直有些自卑,在旁人面前,爲了保護自己,她一直隱藏得很深。

    在發現薛羽的煉丹術之高深後,她心中的自卑心開始作祟,對薛羽的態度變得越來越恭敬,不像初時那麼隨意,心中的那點綺念也被她埋藏起來。

    薛羽心中有些失望,這並不是他所期望的發展方向!他也多次要求白鶯,不要太過拘謹。不但沒起作用,反而讓白鶯面對他時更加的拘束。

    他對這些男女情感之事,不太在行,根本就沒察覺到白鶯隱藏在恭敬之下的真正情感。慢慢的,薛羽開始以爲,他犯了人生三大錯覺之一:她對我有意思!

    他收起了別樣的心思,開始以老師的身份自居。兩人的相處模式,也正式轉變爲師徒之間相處的模樣,正式而嚴肅。

    一日夜晚,薛羽正在教室中,爲白鶯講解煉丹術中碰到的一難題。

    教室外一個懶散隨意,略帶點猥瑣的聲音響起:“白鶯小姐,多日不見,甚是想念呀!”

    話音剛落,一夥人從後門進來。爲首一人,身着白衣,長相英俊,皮膚白皙,生得倒是一副好皮囊,只是些人的臉色有些蒼白憔悴,給人一種縱慾過度的感覺。

    他身後跟着五六人,家僕打扮。其中有一人,衣着雖和其他一樣,但氣質完全不同,與興寧城中的伍掌櫃相似。

    此人是凝氣期!薛羽心中明瞭。

    見到那白衣男子,白鶯臉上露出驚懼擔心之色。

    此人名叫王聖,乃王家的一名嫡子,家勢顯赫。但修煉天賦極差,年過二十歲,仍未煉氣入體。

    王聖父親乃王家家主,見王聖修煉之路堅艱,出於愧疚,對他十分放縱,不管他做了什麼錯事,其父都會全力包庇,從未責罵過。

    這養成了王聖器張拔扈,無所畏懼的性格。或許是自己無法修煉,被人岐視,長期的心理壓抑,使得他心理扭曲,因此最是仇視修煉之人。

    其他家族的修煉之人,他倒是不敢得罪,但是對寒門修士,那是逮着就罵,碰着就打!最令人憤怒的是,經常以卑鄙手段,奪取寒門女修元陰!

    元陽無陰,對無法修煉之人來說,自然是無甚用處,但對修煉之人來說,卻是重要無比。引氣期之前,一旦失去元陽,從此修煉再無進步的可能!

    曾有煉氣士不憤王聖的禽獸之行,捨命刺殺。但王聖終究是王家的嫡子,又兼家主的溺愛,身邊自然不缺高手保護。

    那刺殺之人,命倒是舍了,卻連王聖一根毛都沒碰着。反而被他查出刺殺者的身份,其全家被王聖折磨至死。

    從此,再無人敢管王聖的閒事。王聖也因此更加的肆無忌憚,竟不滿足於欺負寒門子弟,開始將目光轉向那些無甚實力的小家族。

    而在白家沒有地位,也無人護持的白鶯,也成了他的目標之一。只是,白鶯極其剛烈,王聖多次欲用強,她都拼死反抗,最嚴重的一次,連護衛都被白鶯擊殺了兩名!

    白鶯在白家再沒地位,但好歹也是白家人,那次的事情鬧得極大,也讓白家十分惱怒。只是最後,白家和王家一陣溝通後,就不了了之,不知道王傢俬下爲此付出了多少代價。

    從那以後,王聖收斂了許多,一連多月未來糾纏白鶯,讓白鶯一度以爲那段不堪的往事已經過去。

    那曾想,今日這王聖又出現了,將她堵在教室中!白鶯預感到,這次王聖出現,絕不會善罷干休!

    這讓白鶯對驚又怒,更擔心的是薛羽被殃及。

    “王聖!你來這裡做什麼!”白鶯厲聲喝道,頗有點色厲內荏的感覺。

    不知爲何,見到白鶯這般作態,王聖心中沒有來由的涌起一陣興奮,忍不住大笑道:“哈哈!白鶯仙子!你爲何如此激動?是在怕王某嗎?還是擔心,你身旁的這位小白臉死得難悽慘?!”

    白鶯一聽,心中一沉,她最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王聖盯上了薛羽!若是王聖衝她來,大不了一死了之!但若害了薛羽,她就算死,也不會原諒自己。

    “你……你想作什麼?不要亂來!”因爲對薛羽的極度的擔心,導致了白鶯心中的極度恐懼,讓她的說話聲變得顫抖起來。

    “白鶯仙子!你的聲音是在發抖嗎?果然是天賴之音啊!王聖好喜歡聽!”王聖被白鶯的表現刺激到了,顯得有些變態的興奮。

    上次那事之後,王聖着實被其父好好收拾了一番,但他對白鶯的佔有慾卻並未有分毫減少,反而變得更加的強烈了。在被其父軟禁的情況下,幾次以自殺爲要挾,想要得到白鶯。

    最後,其父見王聖一天比一天癲狂,心痛之下,就將王聖放了出來,還給他配了一名凝氣期的高手,默許了王聖的行爲。只不過,要他不要弄出太大的動靜,以免不好收場。

    王聖答應了其父的要求,在得知白鶯每晚下課後,仍會在教室中待到深夜,故特地挑了這個時候過來。

    “只是不知道,我當着你的面,將這小白臉的骨頭一根一根敲碎,你的聲音會不會更動聽呢?哈哈……”說着,王聖大笑起來。

    薛羽因爲不知兩人什麼關係,一直在冷眼旁觀,未曾說話。聽了一陣,發現這叫王聖的人跟個瘋子一樣,說話內容極度的惡毒,面部表情也十分扭曲,只差沒在臉上寫明變態兩個字。

    這還不算,自己和他素不相識,先說要讓自己死得悽慘,剛剛又說要一根一根敲碎自己的骨頭!就算泥菩薩還有三分火氣,更何況還是個活人呢?

    他一轉頭,看見白鶯已經被嚇得臉色慘白,渾身顫拌,讓薛羽一陣心痛。

    少有的,薛羽心中燃起了怒火,眼中也是殺意騰騰。

    “讓他走!你要做什麼我都答應你!”白鶯一臉絕望的說道,聲音串充滿了哀求,她心中已經做了決斷,只要薛羽一離開,她一死了之。

    薛羽聽了白鶯的話,心中怒氣直衝腦門。他在前世,看電視最最最痛恨的就是女的說也這樣的話,結果,今天居然有人還當他面說了,他還是被保護的那個人!

    不管你什麼身份,我今天都要讓你好看!薛羽上前幾步,擋在白鶯身前,怒道:“你個病殃子!我倒是想看看你是怎麼敲碎我的骨頭!”

    王聖臉色慘白,可不就像個病殃子!

    見慣了他人恐懼哀求的王聖,如何受得了薛羽的當衆喝罵,氣得臉上出現了病態的紅暈。

    見薛羽激怒王聖,白鶯大驚失色,連忙跑到薛羽身前,衝王聖哀求道:“讓他走!我……”

    “我什麼我?!男人說話,你個女人插什麼嘴!給我待一邊去!”見白鶯又要說出那句說,薛羽恨得牙癢癢,一把抓住她的胳膊,將她拽到身後。

    先前對驚又怕的白鶯,被薛羽一吼一拉,心中不怎的,竟變得平靜下來,看着薛羽的背影,一種安全感遍佈全身!

    “敢兇我!你敢兇我?!殺了他!給我殺了他!”王聖衝着身後的凝氣修士瘋狂的大吼着。

    王聖身後的那名凝氣期修士名叫王凡,聽到王聖的話,眼中閃過一絲慍怒。身爲凝氣修士,他也有自己的尊嚴,迫於白家的壓力,不得不成爲一個廢物的護衛,這已經是讓他覺得羞辱之事。

    現在居然還被當成普通跟班一樣,被人大聲呼喝,心中已經惱怒無比。王聖是主家之子,他不敢拿他怎麼樣。於是,薛羽這個始作俑者,就成了他的遷怒對象。

    他上前一步,神識一動,準備放出飛劍。

    薛羽在王聖大聲呼喊之時,就已經暗自警惕,此刻見對方上前,就明白對方動手在即。薛羽知道凝氣期修士十分難纏,現在人多,以他的實力,一個不小心,就是被痛扁的下場。

    他又不想暴露仙傀的秘密,如今之計,最好的辦法是先下手,搶佔先機!

    薛羽衣下着甲,身形一動,便向那凝氣修士疾衝而去。如今的薛羽已是煉氣八層的修爲,實力大增,經過長時間的練習,對軟甲的操控也越發的熟練起來。在軟甲的加持之下,他的速度極快,快到讓那凝氣期的王凡也大吃一驚。

    王凡暗道,這傢伙速度奇快,想必還有其他手段,若是讓他近身,恐生變故!於是收起了輕視之心,不再怠慢,伸出右手,捏出一個劍訣。在劍訣的作用下,神識與飛劍的聯繫更緊密了。

    飛劍“唆”的一聲從衣袖中飛出,立即打個轉,直衝薛羽射去,不過一瞬,便靠近了目標。

    就在王凡以爲就要得手之時,薛羽一個側身,輕鬆避開了飛劍。

    王凡見狀,又是一驚。以煉氣期的修爲竟然能避開飛劍的攻擊!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見到!心中大呼怪哉的同時,也感到不妙。

    眼看薛羽已然臨近,再控制飛劍迴轉已是來不及。本來王凡也可以浮空後退,拉開距離後,再心飛劍迎敵。但是,被一名煉氣士逼退,那怕是後退一步,在他看來,也是奇恥大辱!

    王凡索性放開手腳,打算與薛羽近身搏擊!進入了凝氣期,肉體已經淬鍊成了靈胎,力量,速度可不是練氣期能比的!

    他前衝一步,使出一記鞭腿,想將薛羽抽倒。薛羽本身就是煉氣八層,肉體力量不弱,又有軟甲相助,力量比王凡只強不若。

    薛羽雙手交叉一擱,將對方的鞭腿架住。見薛羽身形並未飛出,王凡心中自是大叫邪門。

    閃身避過薛羽的一招肘擊,心思一轉,便打算以凝氣期遠強於煉氣期的身體靈活度,伺機擊敗對手。

    但,薛羽修煉的可不是普通功法,而是得自系統中的《御天決》,淬鍊全身筋脈,身體的靈活度遠超尋常煉氣士,和一般的低階凝氣修士相比也不惶多讓!

    面王凡只不過一介寒門,無法通過古劍宗的“五術”測試之後,進入王家,成了一名家丁。經過十多年的刻苦修煉,這才僥倖凝氣成功,成爲一名凝氣修士。

    其所修煉的功法,只是一份常見的人階中品功法,對身體淬鍊的全面程度,遠不如薛羽的《御天決》,靈活度也自然是比不過薛羽的。

    幾番交鋒,王凡鬱悶的發現,自己的身形靈活程度居然壓不住對方,對方不過是一個煉氣士!而且,對方的身體不知怎的,堅硬非常,每次一碰撞,身體就會一陣痠麻。

    而對方的身體似乎沒有感覺一般,拳打腳踢,肘擊膝撞,一招快過一招,讓王凡苦不堪言。到了後來,竟不敢格擋薛羽的攻擊,只能一味的躲閃。

    他有心想拉開距離,再以其他手段對付薛羽,可卻被逼得無法脫身。和薛羽這一戰,直打得他憋屈不已。

    而另邊的王聖,命令手下上前擒住白鶯。

    白鶯從腰間一抽,一柄軟劍已然在手,和王聖的手下戰一起,完全是一副拼命的打法,逼得家僕不敢近身。

    這些家僕,其中有人的實力大大超過白鶯,若是強上,肯定能拿住白鶯。但以白鶯這捨命的打法,免不子會讓白鶯受傷。

    而王聖有個喜好,任何他看下女子,旦凡受了一點傷,他們這些手下,不但得不到任何獎賞,弄不好,讓王聖敗了興,還會被重罰!

    手下們有所忌憚之下,不敢放手施爲。



    上一頁 ←    → 下一頁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
    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