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玄幻奇幻 »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6章 補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科技制霸玄幻世界 - 第46章 補課字體大小: A+
     

    她主講的衝刺班,學費雖貴,但大部分靈石都要上交家族,她只能分得少許講課的束脩。以這點收入,她也無法做到煉氣丹的無縫銜接,時不時的要間隔上十天半月。

    如此看來,此人家境應是不錯,大概是某沒落家族子弟。想到這裡,白鶯的態度緩和了下來。

    她之前之所以苛責薛羽,只是氣不過他出身寒門,家境不好,又不思上進,心中厭惡而已。

    而家族子弟,那怕是沒落的家族,總會有些傳承,基礎比寒門子弟強得多,錯過半天課,也沒什麼。

    白鶯點點頭,說道:“既然如此,倒是情有可原!你找個座位坐下吧!”

    “多謝仙子諒解!”薛羽拱拱手道,卻是沒有動作。

    白鶯不解其意,瞧了薛羽幾眼,隨即明白過來,教室中已經沒有空位,遂有些歉意的說道:“抱歉,請薛公子稍後,我這就命人搬來桌椅。”

    “仙子不用如此麻煩!”薛羽看着白鶯微微一笑道。

    在衆人疑惑的目光中,他往前走到了講臺一側,靠白鶯案几的位置,盤膝坐下,道:“這個位置挺好的,往後,薛某就坐這裡吧!不知仙子意下如何?”

    薛羽所坐的位置,離白鶯不過兩米,幾乎是近在咫尺,她覺得有不妥,但是性子柔弱的她,卻有些不好意思拒絕。

    “好……好吧!你……你暫且坐那裡!”白鶯點點頭道,餘光瞥見薛羽正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的側臉,不知怎的,心裡有些慌亂,她伸撩了下耳際的長髮,藉此掩飾緩解自己的心情。

    白鶯繼續講課,可是,在一旁如此近的地方,有一名異姓勾勾的盯着他,讓她生出極爲彆扭的感覺。講課的語氣變得不自然起來,手中的動作也變得有些僵硬。

    白鶯心中有些惱意,瞪了薛羽一眼,可當目光和薛羽對上時,她心中不由自主的微微一顫。

    薛羽雖然目不轉睛的盯着她看,但是眼神卻十分純淨,沒有半點猥瑣之色,純粹只是在欣賞一處美景!

    白鶯生得貌美,但因爲身份地位低下,在家族中處處受人欺負。而其他家族中的子弟,也只是將自己視獵物和玩物,看向自己的目光中,充滿了慾望。

    這些目光讓她反感、厭惡,同時又讓孤立無助的她心中恐慌,生怕哪一天就落入他們手中,成爲玩物。

    惡劣的生活環境,讓她練就了察言觀色的能力,能輕易的分辨出他人眼中所蘊含的意思。

    在薛羽的目光中,白鶯感受到了對方純粹的欣賞和好感。加上薛羽表現出來的氣質,與教室內的其他僕役弟子大爲不同,沒有那種畏懼或是愚昧的感覺。也不像那些家族子弟那般裝模作樣,或是故作高深。

    薛羽給她的感覺介於這兩者之間,顯得真誠直率。

    這種目光讓她覺得心安,更讓她心中涌出絲絲竊喜。這是一種從未經歷過的感覺,讓她覺得有些享受。

    薛羽正專心致志的看着美女,結果那名美竟突然轉過頭來盯着她,臉上還帶着些許惱意。薛羽一陣心虛,和白鶯對視了一瞬後,立即視線移開,四處亂瞄。

    白鶯見到這一幕,嘴角翹起一個優美的弧度,她回過頭來,下巴微微揚起,一直微皺的眉頭不經意間鬆開了,講課的聲音也變得清躍悠揚。

    時間過得飛快,不知不覺中已到了下課的時候,這時白鶯上過的最輕鬆愉悅的一次課,讓她有些意猶未盡。

    她想繼續享受這種輕鬆,卻不知找什麼理由將薛羽留下。

    看見薛羽起身欲走,白鶯心中一動,想到了一個辦法。她將臉色一肅,裝作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說道:“薛公子,你今天來得晚,前面有些內容未曾聽到!恐怕會影響“煉丹師”考覈,不若你晚回去片刻,我爲你重新講解一遍!”

    薛羽見白鶯目光有些閃躲,心中明瞭,笑道:“勞煩仙子了!”

    見教室內的人走得差不多了,薛羽走到正對白鶯的位置上坐下,目光灼灼的看着白鶯,讓對方臉上飛霞。

    這課後補習,有了第一次,自然就會有第二次,幾次之後,那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常態。

    這天,下課後,再次留下,接受白鶯的補習。

    其他的僕役弟子,看向薛羽的目光中,充滿了羨慕嫉妒恨。不過,他們都是些老實人,知道薛羽這種練氣丹不斷的人,必定有些來頭,惹不得。所以,他們心中雖恨薛羽親近了他們心中的女神,卻是隻能強自忍着。

    “煉氣丹由幾味組成?煉成丹藥要經過幾個步驟?共要祭煉幾組符印?每組各有多少個符印?”白鶯笑吟吟的看着薛羽,問道。

    “這個簡單!”薛羽自信一笑道:“煉氣丹共有五味藥,主藥爲有兩味,分別是玄靈參、紫百合。輔藥三味,分別是勾滕,茱蓃,天冬。煉製成丹需經過三個步驟:熬製藥汁、濃縮藥膏和祭煉符印。祭煉符印共分爲三組,第一組二十三個,第二組十八個,第三組二十七個,共計六十八個符印!”

    薛羽一口氣將白鶯的問題全部答出,說完還不忘得意的炫耀一番,道:“怎麼樣?都對了吧?”

    白鶯皺了皺鼻,表示不屑,這動作讓她顯得十分俏皮可愛,面對薛羽時,是她最爲放鬆的時候。他的一言一行,甚至一個表情,都能然白鶯感到溫暖和關切。

    她微仰着頭,想了會,問道:“那你說說,玄靈參、紫百合、勾滕,茱蓃,天冬這五味藥各有何作用?”

    這個問題涉及到了丹藥的藥理問題,難度很大,白鶯她自己就是因爲這方面沒有完全掌握,連續兩次都沒通過宗門的測試。她之所以出這個題,就是想打擊下薛羽的囂張氣焰!

    “這個也難不倒我!”薛羽自信一笑,這些問題都能在系統中找到現成的答案:“藥理方面的東西向比較難以理清,所以,我將藥味按照藥效分成四類。”

    “玄靈參和紫百合是君藥,玄靈參的藥理作用是滋養丹田和筋脈,使丹田和筋脈在長時間的修煉中一直保持活力,紫百合的作用是,洗滌肉體,增強淬體效果!”

    “天冬是臣藥,提供大量的靈力,供修煉使用。勾滕是佐藥,可中和君藥、臣藥中蘊含的急烈藥性,使丹藥不至於對修士的身體產生傷害。茱萸是使藥,使丹藥的藥效緩緩釋放,讓修士可最大限度利用藥效……”

    薛羽噼裡啪啦的將自己從系統中學到的說了出來,說完,還不忘露出得意非凡的笑容。

    白鶯出這題,本是想爲難下薛羽,沒想到,薛羽竟正兒八經的開始回答,而且,聽了幾句後,她發現薛羽說得還頗有道理,心中有些狐疑。細細一琢磨,這種猶疑很快就轉變成了驚訝。

    聽到最後,薛羽所說的答案條理清晰,邏輯自洽,讓她找不出任何的錯漏之處!這讓她十分震驚!要知道,這可是她花了好幾年都沒弄懂的啊!

    白鶯沒能掌握這些知識,並非她天賦差或是不夠努,而是,她在白家地位低,沒有人願意教她,這一切都是她自學而來,有些難點無法理解實屬正常。

    “這君、臣、佐、使是怎麼個章程?玄靈參和紫百合的作用倒是沒錯,但其餘三味藥的作用,你是從何得知?”白鶯緊皺着眉頭問道。

    君、臣、佐、使是系統上的一種劃分藥理作用的方法,這個世界根本就沒有這種說法,所以白鶯並未不知曉。

    而且,這個世界對藥方上各味藥材的具體作用,也未研究清楚,大多數只弄懂了幾味君藥的作用,對其餘藥味的藥理作用卻是不甚瞭解。

    “這是我請教了一個好友得知的!”薛羽不好解理系統來歷,只得隨意編了個理由,“用這種方法,可將各藥方中的靈藥進行分類,方便記憶的同時,對尋找靈藥之間的搭配也十分有效!”

    薛羽從坐位上站起來,走到案几前,將案几上的五份煉氣丹藥材打亂混在一起。

    “既然已經知道勾騰是佐藥,作用是中和君藥的急烈藥性。那麼,選擇的勾滕藥效強弱要比玄靈參和紫百合的急烈藥性強上少許!”薛羽說着,從案几上選出一株玄靈參、紫百合和一株勾騰,接着說道:

    “這樣搭配,就能使君藥中的急烈藥性被安全中和,減少丹藥中的‘燥氣’,且不會降低丹藥藥效。”

    白鶯聽得仔細,但臉上的疑惑之色理濃了,問道:“君……君藥。”或許是第一次接觸這個詞,念起來,總覺得有些彆扭,“君藥的藥性倒是好判斷,但其餘藥味的藥性刻如何判斷?”

    “你之前上課是不是說過,只有兩種判斷藥性的方法?”薛羽找到了當老師的感覺,循循善誘道。

    白鶯注意到了薛羽話中的“只”字,有些不解的答道:“是隻有兩種啊?有什麼不對?”

    “其實還有第三種!”薛羽神秘一笑道。

    “第三種?”白鶯十分驚訝!她看過的所有煉丹術相關的書籍中,都只提及了兩種,那第三種方法又是從何而來?“你說的那兩方法,只能判斷君藥的藥性,對其餘藥味的藥性判斷不起作用。而我所說的第三種方法,可心判斷出所有藥味的藥性!”薛羽胸有成竹的一笑,顯盡高人本色。

    白鶯連忙擺出一副專心傾聽的模樣,雙目緊緊盯着薛羽,樣子顯得有些嬌憨可人。

    有白鶯期盼的目光中,薛羽慢騰騰的,將從系統上學來的第三種方法說了出來,並指導雙方演示了幾遍,直到白鶯掌握爲止。

    白鶯看着自己重新搭配好的煉氣丹藥材,心中一陣激動。她眼前這幾份煉氣丹藥材,她只能有七成的把握搭配好兩份,其餘的,她就沒有把握了。

    現在,按照薛羽的方法,不過一盞的功夫,就全部搭配好,用她掌握的所有方法驗證了下遍,沒有任何錯處!如此一來,這一次通過的古劍宗“五術”測試的把握又大了幾分!

    此時,薛羽在她眼中簡直如天人一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
    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