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綜漫白夜行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峰理子的過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綜漫白夜行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峰理子的過去字體大小: A+
     

    雖然白夜並不是那種喜歡窺探他人隱私的變態,可是如此陰冷的內心,白夜還是頭一次見到,知道是頭一次見道。

    所以說,不由自主的窺探起了少女的過去,而少女的過去讓白夜簡直無法相信,過去在八歲時小蘿莉的雙親都過世後,曾被“無限之罪維拉德”-即德古拉伯爵騙去做了其養女後。

    關在狹窄的籠子內,每天過着只能吃腐肉、喝泥水的悲慘日子。

    對於維拉德來說,理子只是爲了生產出更優良的魯邦五世而存在。維拉德把理子叫爲“繁殖用的母狗”。

    而且讓白夜無法想象的是這個名叫峰·理子·羅賓的少女居然可以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中活下來,簡直就是不可思議的事情,更加不可思議的是,他居然還能逃的出來。

    看完這個小蘿莉的過去,白夜內心中居然有一種名爲同情的感覺,要知道,白夜向來是以冷漠封閉自己的內心的,從來不會出現憐惜,同期,憤怒,害怕等等,等等諸如此類的情緒波動的。

    可能是在解決了幻想白夜後,白夜已經完全沒有了後顧之憂,有時候也變的悲天憫人起來了,而且以白夜的實力在這個位面已經無敵了,偶爾有點聖母心也是相當不錯的。

    “你渴望的是什麼?”白夜走近光點,裡面坐着一個衣衫襤褸的小蘿莉,雙手抱着自己,瑟瑟發抖,似乎是在害怕,但也有可能是冷了,不過白夜覺得還是害怕的可能性多一點吧。

    輕輕伸出了一根手指,一道白色的光點就進入了白夜面前光頭之中,這時候少女纔看到有人來,下意識的後退了幾步,“你是什麼人?”過去悲痛的經歷,讓少女在面對任何人的時候都多了一份警惕。

    “如果我說,我是來幫你的,你信嗎?”白夜身上的氣質就讓人有一種忍不住想要相信他,可這對小部分人是沒用的,比如說眼前的少女。

    當初就是這樣被騙走的,在暗無天日的牢籠裡,只能靠着腐肉和泥水過活,現在又一個人,說了類似的話,你覺得他會相信嗎?

    而且眼前的少女情緒極其不穩定,隨時都有可能會出一點事情的,白夜只能儘可能的安慰她,而且白夜也有一些安神的小方法,在白夜的安撫下,少女的情緒似乎穩定了下來,不過對白夜,還是有一份敬畏和提防之心。

    “你渴望力量嗎?”白夜看着少女,鬼使神差的來了這麼一句話,“你,可以給我力量嗎?”聽到白夜的話,少女彷彿溺水的人抓住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一樣,白夜也沒想到少女會這麼激動。

    原著中的貞德·達克爾曾說:“在伊?幽當中最渴望得到力量、勤奮學習的人——就是理子。理子比任何人都還要渴望變得更有能力,一心一意到就讓人悲透的程度啊。”當然了,這句話白夜估計早就忘記了,可是說明,少女渴望超越自己的先祖。

    這在白夜之前窺視少女的內心的時候,已經發現了,本來應該有一個快樂的童年的少女的童年,簡直不是正常人過的生活,甚至超越先人,這已經是成爲少女的執念了,所以在逃離後,她在伊幽裡面,纔會這麼不顧自己的身體瘋狂的練習,爲的就是有朝一日可以超越自己的先祖。

    所以她纔會討厭別人稱呼她爲羅賓四世,他不想成爲一個代號,原著中的少女就多次強調自己的名字,所以才找白夜說那句話的時候,明明對白夜還是不信任,但是可以走到自己的內心世界來。

    以及剛剛安撫自己的能力,足以說明白夜的不凡,只要可以獲得超越先祖的力量,少女願意付出任何代價。

    “嘛,我知道對你的遭遇同情而已,原諒我氾濫的聖母心!”白夜絲毫是在自我檢討,可是這根本就一點誠意都沒有。

    “就是說,你願意給我力量?”少女激動的說道,“反正也沒事幹,教導一個美少女,我覺得也是一件非常有意思的事情啊!”白夜的話就是默認了。

    “謝謝你!”少女雖然也擔心白夜會是下一個無限之罪維拉德”-即德古拉伯爵,但是也只能認了,因爲白夜是目前唯一可以給自己提供幫助的人。

    “不過在此之前,要把你的傷先養好!”白夜對少女說道,少女點點頭,“那麼我就先走了,另外的話!”白夜揮了揮手,驅散了少女內心的陰霾。

    “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什麼我這伊·幽中從來沒見過你啊!”就做白夜退出了少女的精神世界的時候少女已經醒過來了。

    “初次見面,我的名字,叫做宇智波白夜,你叫我白夜就好了!”白夜自我介紹道,“至於剛剛答應你的事情,我還是會遵守的,但是前提是,你要先把身體養好!”

    “爲什麼對我這麼好?”自己的身體狀況,自己心裡清楚,白夜給她上完藥後,理子覺得自己好的多了,這時候纔是真正的相信白夜是真心幫助自己的。

    童年的悲慘回憶,讓她需要一個能讓她哭,讓她依靠的胸膛,而現在,白夜就滿足了峰理子的條件,剛剛醒過來的峰理子,居然就在一個剛剛纔認識,或者說連認識都算不上,只能說是一個註定名字的陌生人的懷裡哭了起來。

    “似乎!”白夜看着趴在自己胸口傷心的哭着的少女,白夜苦笑道,“人生啊!”白夜感嘆了一聲,“你知道嗎?”懷中的少女梗咽道,“在我父母死後,我過着什麼樣的認真?”明明是今天才認識的人,可是從防備的陌生人,到可以傾訴的對象,白夜用了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緣分有的時候就是這麼神奇。

    或者說是白夜驅散的少女內心的陰霾,讓少女莫名的信任白夜,願意和白夜說自己過去的事情,雖然這些事情白夜都已經知道了,可是從少女的口中說出來,還是有一些不一樣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英雄聯盟之指尖浮生火影之禍害首都是地球一號紅人蒼穹之上
    極道特種兵都市劍說九道神龍訣丹道宗師深夜書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