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三十二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三十二章字體大小: A+
     

    第二週週六,顏笑夫婦中午十二點準時到達君悅酒店。

    小兩口一下車就見新娘子程美佳一襲雪白婚紗地站在門口迎客,及腰的捲髮鬆鬆盤起,用漂亮的皇冠固定起來。雖沒有披頭紗卻依舊明豔照人,女王風範盡顯。

    這樣的打扮倒是讓妖孽大爲驚歎,他和笑笑兩人在來的路上一直討論老妖婆會穿什麼出席自己的婚禮,比基尼、女王軍裝、騎馬服等等都猜測到了,就是沒想到程美佳居然會打扮得這麼“平常化”示人,簡直太賢妻良母了!因爲在妖孽的眼裡,老妖婆就是走不尋常路的怪人。

    是以眼下見一身白衣的程美佳,妖孽忍不住調侃地吹了個口哨,“行啊,美佳姐,今天打扮得夠清純吶。嘖嘖,你這不會是COSPLAY?今天演哪一齣?灰姑娘還是白雪公主?”

    顏笑一邊將紅包遞給程美佳一邊白眼妖孽啐道,“不要亂說!美佳姐不要理他,他就是這樣。祝您百年好合、幸福快樂~”

    美佳女王和妖孽是鬥嘴鬥慣了的,如此仗勢怎麼肯服輸?接過顏笑手上的紅包,拿在手上一邊把玩一邊勾脣笑得陰惻惻,“妖孽可別以爲你和笑笑結婚了,紅包就能合體。要是讓我發現紅包分量不足,我可是要從別的方面討回來的。”

    妖孽聽了這話大笑,得意忘形地捂住胸口扮害怕,“嗚嗚,美佳姐壞死了,這麼愛錢!也不知道哪個倒黴鬼娶了你這個老妖婆。你倒是說說啊,要從哪方面討回來?”

    顏笑聽妖孽越說越不像話,趕緊扯笑轉移話題道,“咦?美佳姐新郎呢?你也給我們介紹介紹呀。”

    聞言程美佳挑眉,便轉身朝後邊喊了聲“老公”,原來新郎官正在接待桌和另一撥賓客說話,聽女王召喚,趕緊回頭應了聲。這邊妖孽一聽“老公”二字,笑得前俯後仰,就差打滾了。千年難遇呀,居然能聽老妖婆對男人撒嬌~

    他倒要看看哪個晦氣鬼娶了老妖婆,爲民除害,妖孽念及此趕緊擡頭,一見新郎模樣,登時笑僵在臉上,一口氣不上不下,不知該擺什麼表情了。這邊顏笑見了來者也一臉驚詫,瞪大眼睛瞅着新郎官朝這邊步步逼近,嘴張開欲喊卻發不出聲。

    新郎走到程美佳身邊,倒是淡定無比地笑道:“小奕,笑笑,好久不見。”

    “謙雅哥……”顏笑喃喃,幾乎懷疑自己是不是在做夢了。千算萬算也沒算到新郎官會是自己曾經的夢中情人,而最囧的是,去年寧謙雅還在國外,怎麼今年…兩人居然就在婚禮上遇見了?還是主賓關係?

    妖孽顯然也懵了,愣了半天才咬牙道:“謙雅哥你……你怎麼認識老妖婆的?”

    程美佳聽妖孽叫自己“老妖婆”,不怒反笑,勾脣嗔笑:“有哪條規定我們不能認識?”

    寧謙雅牽起老婆的手,滿臉幸福,“不好意思,小奕笑笑,其實我和美佳準備結婚時就想告訴你們,可是美佳偏偏不讓,說要在婚禮上給你們個驚喜。”

    顏笑點頭,這倒還真像美佳姐做事的風格,只是她和人渣齊家銘分手也就半年多,如果美佳姐是從那個時候開始和謙雅哥戀愛到結婚,他們到底談了幾個月的戀愛?

    顏笑咂舌,“你們倆怎麼認識的?”

    寧謙雅道,“相親認識的。”

    “蒼天啊大地啊,”妖孽扶額,“這是哪個不靠譜的介紹人,啊啊——”

    妖孽話還沒說完,胳膊就被顏笑擰青了一小塊,正委屈着想再說話,程美佳卻忽地笑出聲,斜眼凝視寧謙雅道:“你害羞什麼?笑笑和妖孽又不是外人,我都不怕你撒什麼謊?”

    “什麼意思?”妖孽眼眸閃亮,“難道你們倆是假結婚?”

    美佳女王搖頭,紅脣輕啓,爆出繼“新郎官是寧謙雅”後的第二大重磅炸彈,“我們倆是419認識的。”

    “…………”顏笑和妖孽小兩口面面相覷,無言以對了。

    寧謙雅聞言不自在地咳嗽聲,臉有些不自然地泛起紅暈,微微解釋道,“不是419,只是我剛回國去酒喝酒遇到她,那晚我們什麼都沒有……後來剛巧相親又遇見了。”

    美佳女王捂嘴咯咯嬌笑,“得了,去酒喝酒,又跟我回家,不是想419是什麼?哎,只是我比較倒黴,和混球齊家銘剛分了手,想勾個帥哥回家解解悶,沒成想遇到個臨陣脫逃的。”

    妖孽和顏笑對視一眼,哭笑不得了。事已至此,到底當時的真相是什麼都不重要了,顏笑只是心裡某個角落不小心唧一下碎了,當初被寧謙雅拒絕,原本幻想中他會找一個黑髮翩翩,溫柔嫺淑,安靜如水的女子,結果——

    顏笑看了眼面前身材火辣,把寧謙雅吃得死死的美佳女王,噎了噎,委屈地想,或許這就是命。命中註定寧謙雅和自己無緣,命中註定,他就是要找美佳姐這樣的女王的。

    顏笑正胡思亂想,腰間卻忽然一緊,某人賊兮兮地附耳道:“看見沒有?還好你選擇了我,不然當初真和寧謙雅在一起……哼哼,你確定你能鬥得過老妖婆?”

    幾個人正說話,下一撥賓客又來了。顏笑和妖孽便主動往裡邊走,程美佳見狀,又回頭喊住妖孽,嗤笑道:“剛纔文奕你不是問我如果紅包不夠,我會從哪方面討回來嗎?”

    聽了這話,妖孽嘴抖了抖,心裡暗叫不好。

    程美佳捏下巴,幽幽道:“我忘了告訴你,那天你喝醉笑笑來接你之前,我幫你拍了幾張照片……”

    語畢,旁邊的顏笑噗嗤笑出聲,文奕則…面色鐵青。“你個…老妖婆!!”

    ——————————————我是419的分割線————————————

    文奕和顏笑又和美佳兩口談了兩句,就先進了會場等開飯。

    因爲婚禮是十二點二十正式開始,所以美佳爲先到場的賓客們準備了香檳、點心,全部採用西餐自助式,愛吃啥拿啥。顏笑最近胃口一直不大好,早飯又吃得晚,就和妖孽坐在賓客席看大屏幕上程美佳和謙雅的婚紗。

    小兩口正一邊看一邊商量着自家的婚禮如何如何辦,旁邊卻突然傳出個紅影子,哇地尖叫一聲嚇得顏笑差點跳起來。回頭一看,才發現是小辣椒。似乎是爲了配合今天的喜事,小辣椒今天穿的一身紅火,及膝的紅色小禮服顯出小姑娘嬌俏婀娜的身材,黑髮紮成簡單的馬尾,在身後擺來擺去,倒是符合她的性格。

    妖孽見小辣椒長牙五爪地嚇兩人,故意誇張地擁住老婆道,“哇什麼哇,我可告訴你,笑笑懷孕了,你要是嚇着我兒子,我可不放過你!”

    小辣椒聞言怔了怔,隨及也開心地笑起來,“笑笑姐你懷孕啦?恭喜恭喜!”

    顏笑囧,一邊道謝一邊心裡盤算着回去再收拾妖孽。今天的小辣椒與醫院那晚可謂天壤之別,顯然心情好得不得了,一聽說顏笑有喜,趕緊坐下來巴拉巴拉地聊起來。

    片刻,待小辣椒說夠,妖孽才哼哼道,“你怎麼也跑來參加婚禮了?你是認識寧謙雅還是程美佳啊?”

    聞言,小辣椒不好意思地眨了眨眼,埋頭道,“文總、笑笑姐,其實剛纔我發現你們也在賓客單上就想好了告訴你們實情。對不起,我騙了你們……我不姓舒,也不叫舒果。果果只是我的小名……我其實是正威集團穆正威的女兒,我年前留學回來,真是一點都不喜歡老爸的公司,所以想自己出去闖闖,這纔到了文總你的公司。”

    顏笑默了默,沒說話。那就怪不得小辣椒和夏何夕認識了,看小辣椒的嬌小姐脾氣還有那晚來接她的人,這個真相顏笑倒也不意外。奇怪的是,妖孽聽了這話也淡淡,只哦了聲道:

    “正威和程氏集團雖然是競爭對手,但程氏大小姐結婚,你來做做面子功夫祝賀倒也是應該的。”

    小辣椒聞言嗤之以鼻,“誰稀罕什麼面子功夫,我就是討厭這些纔不喜歡去我爸的公司。我……我是陪朋友過來的……”小辣椒說到最後一句話,身體輕微搖擺,盡現小女兒之態。說罷,小辣椒又擡眼示意顏笑看,顏笑循着小辣椒目光一瞅,自覺心裡咯噔一聲響。

    那個背對着他們和其他賓客談笑風生的人不是夏何夕是誰?原來,他已經出差回來了。顏笑發呆之際,小辣椒撇開妖孽,埋在顏笑肩膀上悄悄道:“笑笑姐你說得對,人都不是木頭,你只要對他好,他總有一天能感覺到的。這個人就是那天醫院裡那個人……嘿嘿,他好像已經開始慢慢接受我了……”

    聽了這話,顏笑一時間倒也五味摻雜,只道:“恭喜。”

    小辣椒比了個噤聲的動作,眨眼道:“不許告訴文總哦,這是我們的小秘密。我先過去了。”

    這邊小辣椒一走,妖孽便問,“她跟你說什麼?”

    顏笑搖頭,下意識地迴避掉夏何夕的事情,話鋒一轉問:“小辣椒是正威集團的千金這事,你真的不知道?”

    妖孽聞言,忽然雙手合併,朝西方唸叨道:“阿彌陀佛,我可算把這個嬌小姐送走了。不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要是不知道我早把她趕走了,誰還供着這位菩薩。”

    原來,小辣椒剛進公司時妖孽倒真沒發現什麼端倪,可沒過多久給這位大小姐上社保時卻發現她的身份證居然是假的,與此同時,文奕也發現八竿子打不着的正威集團在暗中調查自己和自己的公司。

    幾番打探,其中又請程美佳幫忙,妖孽終於恍然大悟。原來小辣椒正是正威集團的大小姐。她自回國後,不願意聽從老爹安排,耍性子地表示離了老爹也能活出個人樣,陰差陽錯就被妖孽招進了公司。

    穆正威既怕女兒第一次主動求職失意,又怕老闆是個色狼,是以對妖孽進行調查。妖孽知道真相後,乾脆將計就計,通過程美佳連線和穆總裁聯繫上。於是沒多久,兩人就“狼狽爲奸”了。

    妖孽表示會給大小姐最好的工作環境,並讓她適當成長受挫,而每星期穆正威都能從妖孽這裡得到小辣椒最新的近況。至於妖孽的好處嘛……

    文奕撇撇嘴,“穆總答應我可以參加這次四十週年慶紀念娃娃的設計競標,不管結果如何,總是一次機會嘛。還有,我有段時間不是天天加夜班嗎?因爲我在給穆總裁寫計劃書,想請他他投資我們小作坊呢。”

    顏笑聽了這話頓了頓,果然不要臉如妖孽,居然利用小辣椒談生意?“你這也算賣辱求榮了?文奕你就不想想,如果小辣椒知道了,該有多傷心。”

    妖孽撅嘴,“我怎麼賣辱求榮了?我也是走正規渠道和穆總談生意嘛,”說到這,妖孽看了看前方纔低聲道,“笑笑我不是說過了嘛,等我們兒子出生的時候,我的公司絕對不是今天這個樣子,不會再是小作坊。嘿嘿,正威那邊的投資方案基本通過了,等有了資金,就先把咱媽借給我的那一百萬還了。”

    句句在理,字字真情。妖孽這麼一說,顏笑倒也真的沒話說了。手被妖孽握在掌裡,笑得甜滋滋。其實就算妖孽的公司永遠都是小作坊,甚至垮掉,顏笑想,她大概也逃不出這個人的手掌心了。

    所以,希望真如小辣椒所說的,夏何夕已經開始慢慢接受她。若真是如此,那就是最圓滿的結局了。



    上一頁 ←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