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三十一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三十一章字體大小: A+
     

    飯局開始,氣氛自然…詭異非常。

    顏笑面對豐富的飯菜,第一次食不知味。房間裡的空氣好像被抽走了一大半,讓顏笑微微有些窒息,唯一還顯得正常的就屬饞貓小太,一直圍着桌子轉啊轉,估計恨不得把盤子裡的魚整支都叼走。

    妖孽打破僵局,擡眼問:“怎麼樣?菜還入得了夏總您的口吧?”

    夏何夕淡笑,“今天不說好了是同學聚會嗎?怎麼又擡出夏總這個稱呼了?”

    文奕無所謂地聳肩,“沒辦法,誰讓你現在是我老婆的上司呢?哦,笑笑。”顏笑聞言咳了聲,埋頭繼續切牛排當沒聽見。

    夏何夕勾脣,拉回話題道:“文奕你做的海鮮焗飯和外邊餐館有的一拼,看來經常下廚。”

    妖孽挑釁擡眉,“那是~只要笑笑愛吃,我天天做都沒關係。”話畢,夏何夕便立馬接着下句道:“不過我聽說,用食物和性留住男人的女人最可悲,就不知道這句話對男人而言是不是也適用。”

    文奕臉色微微變白,顏笑聽這話時嘴裡剛好嚼着龍蝦,一時間差點沒被噎死,咳着淚終於放下筷子,這飯實在沒法吃了。文奕和夏何夕雙雙轉頭——

    文奕:“怎麼不吃了?嗆着了?”

    夏何夕:“如果被噎着去喝點醋就好了。”

    顏笑搖頭,嘆氣道:“我飽了。”其實從一開始看見你們倆個,就很飽很飽了!

    夏何夕頷首,“我也吃得差不多了,今天謝謝兩位的款待。”說罷,又從衣兜裡翻出個什麼東西,顏笑定眼一看,忍不住深呼了口氣:大紅的信封上,紅紅火火地寫着個“囍”字,大字兩旁各排着兩句吉語:喜結良緣、百年好合。

    一見這紅包,妖孽倒樂開花了,咬着筷子笑嘻嘻道:“這是什麼?”

    夏何夕竟然也答得一本正經,“再怎麼說我也是你們倆校友,你們結婚註冊的時候沒來得及恭喜,現在當然要送紅包。”

    顏笑徹底被眼前這片紅囧到,侷促地站起來擺手:“不、不用……我們也沒通知多少人,而且也沒辦酒席……”

    “別人夏師兄給你你就拿着嘛,”顏笑話還沒說完,妖孽便從笑笑後面伸手接過紅包,夾在手指尖玩弄,笑得意味深長:“再怎麼說,也是夏師兄對我們倆的一份祝福。”

    顏笑回頭瞪眼:你還真好意思收?!

    妖孽回瞥:他給我就收羅,有錢憑什麼不要!他今天來白吃一頓給錢也是應該的!

    顏笑磨牙:你……

    兩人電閃雷鳴之間,夏何夕已溫和開口,“嗯,收下吧。現在不是流行回禮的時候多給些嘛,我就當在文奕這賺利息了。”

    文奕聞言似乎聽了個很好笑的笑話,咧嘴笑得陰陽怪氣,“好啊,那祝福夏師兄你早日找到良人,早點把這個紅包連利息再拿回去哦~”

    顏笑垂頭,腹黑過招,她這個炮灰夾在中間算什麼?

    飯畢,顏笑主動去廚房刷碗,兩個大男人則窩在沙發上一邊喝茶一邊聊天,居然也和諧得不得了。顏笑在廚房偶爾竟然還能聽到兩聲笑聲,好像剛纔的劍拔弩張是別人似的,兩個人不知道是聊到了中學時光還是回憶起了共同度過的球隊時光,反正開心得不得了。

    顏笑只覺奇怪之極,側着耳朵想聽聽“男人間的話題”,可惜廚房離客廳有段距離,加上洗碗嘩啦啦的水聲,收穫幾乎爲零。洗碗完,夏何夕又坐了會兒,便表示要走,妖孽聞言懶洋洋“哦”了聲,絲毫沒有挽留的意思。

    顏笑想了想,換了鞋先開了門,“夏總,我送你下去。”

    ——————————————我是兩個男人一臺戲的分割線—————————————

    因爲來的時候買花,夏何夕把車停在了公寓的對面,顏笑便步行送夏何夕出去,送到公寓門口,兩人都暗暗停住腳。夏何夕率先打破沉默道:“有什麼要說的?”

    “嗯?”顏笑還在自己的小世界裡,忽然被喚醒還有些茫然。

    夏何夕埋頭看顏笑清秀的五官,搖頭道:“你明知道送我下來文奕要吃醋,還是要這麼做,不就是有話要跟我說嗎?”

    顏笑聞言咬住下脣,停頓良久終於從褲兜裡掏出剛纔的那個紅包,小心措辭道:“請您把這個收回去,不然我真的很過意不去。畢竟我和文奕是隱婚,婚禮什麼的,現在根本沒有考慮,我……”

    話還沒說完,夏何夕便截住她肯定道:“不是過意不去,是於心不安吧?”

    顏笑怔了怔還沒反映過來,夏何夕已經自顧自地又道:“因爲假結婚,所以不好意思收別人的禮錢?”夏何夕說這話時,眼眸閃亮歪頭瞅着顏笑,嘴角淡淡掛着笑,說不出的賞心悅目。

    顏笑卻沒有心情欣賞,心咯噔一聲響,心虛地往後退了步道:“呵呵,你在說什麼?”

    夏何夕依舊淡笑,撫摸下巴道:“不是嗎?那爲什麼那間主臥裡衣架上只有你一個人的衣服?嗯?”話畢,顏笑便滿臉慌張地垂頭,霎時便聽頭頂傳來愜意的笑聲:“笑笑你真好騙。”

    “什麼意思?”

    夏何夕努努嘴,躊躇道:“如果同樣的問題問文奕,他一定會立刻就反映過來,誰規定的衣架上必須有兩夫妻的衣服呢?你說是不是?只可惜……有些問題問你,你的表情就可以告訴我正確答案。”

    顏笑聞言自知掉進陷阱,正想說什麼夏何夕已經將那個紅包又重推回顏笑身邊,搖頭道:“收回去吧,我都說了,總有一日,這個紅包要文奕加倍奉還——”

    一時間,顏笑亦有些不知所措。她不知道夏何夕指的這個“加倍奉還”和自己有沒有關係,但今天的相處已經告訴顏笑,小眼鏡再也不是當年的小眼鏡,今非昔比,貌似自己運氣很好,一下遇到了兩位腹黑先生。

    夏何夕慢吞吞地往外走,悠然道:“不過你這個假老公對你也不錯,房產證、公司都加了你的名字,聽說還盤算着讓丈母孃入股,也算是盡心了。”

    聽了這話原本尾隨夏何夕的顏笑忽然停腳,詫異道:“你調查我?”這麼說,他早就知道自己已婚的事實?可是,他爲什麼要調查自己?甚至連文奕的公司……顏笑蹙眉,一時理不出個思緒,但心底已暗暗涌出不滿的情緒。

    就因爲喜歡,所以要把對方調查得一清二楚?!

    夏何夕似乎早料到顏笑的反映,笑盈盈轉身,又道:“我不喜歡做暗事,我可以用人格擔保,調查這些事情不是爲了你,你到正威集團來上班也純屬偶然。那晚在學校我已經講過了,看見你的簡歷我自己也嚇了一大跳,後來發現文奕公司居然有你一半股份的時候,我更是詫異得快說不出話了。”

    顏笑蹙眉,越來越聽不懂夏何夕在說什麼,正威集團雖然財大氣粗,可橫着豎着都和玩具行業是兩個八竿子打不着的行業,如果是同行調查一番新創建的公司還情有可原,那麼夏何夕調查妖孽的公司,屬公事還是屬私事?

    夏何夕好像能看穿顏笑的心,搖頭道:“不要問我,我不太方便透露。”

    “那你告訴我這些什麼意思?讓我玩猜猜猜的遊戲?”

    夏何夕將雙手插進褲兜,狀似無意地瞥了瞥上面,道:“只是想提前坦白我調查過文奕公司的事情,我這麼真誠是因爲……咳咳,因爲我對你是認真的。”

    顏笑聞言禁不住臉紅,默了默垂頭就聽夏何夕轉移話題說:“其實今天你老公表現得很出色,可惜,完美的表演中欠缺一點穩重。他越是想在我面前表現得恩愛就越是漏洞百出,”夏何夕舒了口氣,仰天笑嗔道:

    “原本我還真有點點相信你們在一起了,可是他居然主動打電話給我表示要秀恩愛,我就知道自己有機會了,”夏何夕頓了頓,漂亮的眸子對上顏笑,認真道:“正是因爲感情不穩定,正是擔心你跑掉,所以文奕纔會用這麼幼稚的方法想要趕跑我這個競爭對手,你說對不對,笑笑?”

    話音剛落,顏笑眨眼間,一個輕盈而溫柔的吻已落到顏笑左臉頰上,笑笑呆滯半秒,驚恐逃開前,夏何夕已經用修長的手指紳士地挽開其耳發,悄聲道:“這是送給文奕今晚的回禮。笑笑,晚安。”

    “你!!!!”顏笑狼狽地推開夏何夕,對方卻紋絲不動地站在原地,甚至連半根頭髮都沒亂過,依舊溫煦和風,好像剛纔的流氓行爲不是他乾的。在顏笑再開口之前,夏何夕已禮貌點頭,“再見。”

    說罷,果真頭也不回地離開。顏笑左臉頰燒得通紅,正風中凌亂忽覺身後似乎有炙熱眼光在看自己似的不舒服,下意識地甫一擡頭,果然……

    妖孽正在樓上落地窗前抓狂,怪不得夏何夕說是“回禮”。見狀,顏笑情不自禁用手撫上左臉頰,心情好像又開朗許多。雖然鴻門宴吃得不甚歡喜,但是~~能惹到妖孽發火,委實不錯、不錯。

    作者有話要說:我好累啊,能不能不要完成榜單任務了,嗚嗚嗚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