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九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九章字體大小: A+
     

    顏笑到達咖啡廳時,程美佳已經坐在老位置上,慵懶地品黑咖啡了。

    正如電話裡說,程美佳等顏笑這個電話已經等了很久、很久了,此刻眼見能拆穿妖孽的小把戲,眸子裡閃爍着異樣的光芒,滿臉毫不掩飾的幸災樂禍。等顏笑也點了飲品,程美佳才揚脣道:

    “怎麼改主意了?以前不是說一定要從文奕嘴裡親口聽到事實嗎?”

    顏笑輕啄口咖啡,默了默不說話。其實到昨晚被誘惑之前,顏笑都一直堅定着要文奕親口告訴自己事實的想法,但同牀而眠之後……問題就出在這個“同牀而眠”!

    顏笑和妖孽認識不是一天兩天了,他的脾氣自己實在是在清楚不過了。當初不論妖孽在門口到底有沒有聽到自己和太后大人的對話,他能得到的信息也只有:顏笑流過一個孩子。

    按照常理,這個孩子是誰的,到底是不是和太后說的一樣與寧謙雅有關都是有待考證的一件事情。昨晚顏笑率先拋出橄欖枝,說出這個孩子的事情,按照妖孽往日的脾氣,不會就這麼算了。

    他可以爲一件事情隱忍,但到了臨界點絕對不會如一些人一樣將這件事就這麼翻過去。他會刨根問底,加以手段地搞清楚這孩子是不是和三年前那場混亂的一夜情有關,會去再聯繫寧謙雅問清楚,甚至可以再從太后那獲取最新信息。

    妖孽的性子從小便是這樣:毋寧死,亦要死得明明白白。如果知道那個孩子和自己有關,他可能會對自己加倍的呵護;如果那個孩子和別人有關,是以前尊敬的寧謙雅師兄也好,是別的不認識的小混混也罷,顏笑自戀地相信,那個人不會過得太舒坦。

    但是——

    自從他在門口隱約聽見那件事後,沒做出任何舉動,這實在太不像妖孽的風格了。昨晚顏笑故意又拋磚引玉,他居然也是一筆帶過,除了滿臉愧疚還是滿臉愧疚,這樣的愧疚讓顏笑不僅起了疑。

    第一場真人PK結束後,顏笑又故意舊事重提,坦誠地表示願意“和妖孽分享回憶”,裝出一副欲言傾訴的樣子想要提提孩子的事情,可是話剛到嘴邊,妖孽又撲上來糾纏嘿咻,很明顯不願意提起這件事。

    所以說,兩個太熟的人戀愛實在沒什麼意思,不能象電視劇男女主一樣互相猜來猜去,猜測對方的心思然後造成彼此誤會巴拉巴拉。從一開始,顏笑便已經察覺:這其中必定有詐!!

    不是自己沒給妖孽機會,一次又一次爲他營造氛圍解釋,他都緘口不提。那好吧,事已至此自己只能使用非常手段了。嘆氣瞥了眼對面的“非常武器”,顏笑還來不及啓齒程美佳就忽然起身,纖長的手指冷不丁地撫上笑笑的脖子,被略涼的掌心觸碰,顏笑忍不住一驚,恢復意識之前,程美佳曖昧的話語已經脫口而出。

    “上牀了?”

    雖是問句,對方卻是滿臉肯定的表情。聽了這話顏笑臉刷得通紅,這纔想起似乎自己昨晚被人做了“認證標記”,趕緊用手遮住紅點處,越發顯得欲蓋彌彰。

    程美佳彎眼淡笑,嘴上依舊調侃,“小混球不錯嘛,看我最近逼得緊,乾脆先下手爲強?以爲這樣就能栓住你?呵!笑笑,你要是真因爲這麼一夜恩愛就原諒他,我這個看戲的局外人會覺得很失望。”

    顏笑頓了頓,擡眼,“那也要看你們倆到底發生了什麼故事,不過有一點美佳姐你放心,無論我原不原諒他,他未來的日子都不太好過了。”

    聞言,程美佳終心滿意足地挑眉,攪了攪勺子,在熱氣嫋嫋下開始了傾訴。

    其實故事遠沒有笑笑想得精彩絕倫,兩人的邂逅平淡無奇——不過是在間中國人開得酒吧中認識。彼時妖孽剛到美國留學,也不知道是對陌生環境感到壓抑還是舍不下中國的文老爺子,總是悶悶的,說不出歡喜還是憂傷。

    某次同學聚會,妖孽也被邀請其中,就這麼遇到了御姐程美佳。留過學的人都知道,其實國外的中國圈子也就那麼大,想要找個人絕對不用通過第三個人。當時美佳女王已經到美國三年有餘,看見帥氣英俊的小弟弟文奕自然調侃逗弄一番。妖孽淡淡,雖然沒有今時今日的玩世不恭,但也絕不忸怩造作,兩人很自然地留了聯繫方式,偶爾在酒吧碰到也喝一杯之類的。

    剛好幾個月後美佳女王的好友Jodie因爲程美佳的引薦,也在聚會上認識了妖孽,第一眼便拍腿撲上去親吻文奕,嘴裡樂呵呵道:“He’s the!”用中國話說,即“就是他了!老孃認定了!!”

    原來攝影愛好者Jodie當時正和她的團隊在做一個活動,誓要拍下最唯美的人體作品。是了,說白了就是找些身材超棒的男孩子女孩子拍一些照片。程美佳將這個意思轉達給妖孽後,妖孽拍案而起:“這不是拍裸照嗎?老子不幹!”

    美佳女王和Jodie自然沒那麼容易放棄,一來二往,妖孽驚奇地發現程美佳居然是個黑客高手,在得知程美佳居然隨意侵入自己電腦,尋找自己生活照時,妖孽沉默良久,竟然不怒轉喜道:

    “在美國這邊通過局域網能監控到中國的電腦嗎?”

    程美佳笑哼,“有什麼不可以?你不知道黑客都是通過一根網線滿世界跑的嗎?”

    “教我可以嗎?”

    程美佳微微詫異,沒有說話,文奕卻又道:“如果很複雜可能我學不會,能不能…有什麼軟件可以實現隨時隨地看見她在幹什麼?就象QQ的遠程監控一樣。”

    “………”

    “只要我能進入她電腦,我就答應給你們做模特。”

    “………”

    顏笑聽到這,忍不住自嘲得出聲,幽幽看眼程美佳道,“如果我猜得沒錯,他黑的就是我的電腦吧?”這到底算什麼呢?太愛自己放不下?那爲什麼當初又選擇離開?

    程美佳頷首,“那孩子很聰明,沒多久就學會了,其實我一直想勸他改行來着。”

    得到標準答案,顏笑哭笑不得。這麼說來,就怪不得幾年來那麼多的巧合了,自己在MSN上和齊家銘一吵架,對方一暴露自己已有女朋友的身份,妖孽就“恰到好處”地彈來視頻邀請聊天。偶爾在網上漫天遍野地找某本資料書籍就是找不到的時候,就會在不久之後收到妖孽的郵遞,美其名曰“或者你用得到”。

    還有在她生理期時勸她不要上網太晚,斥責她昨晚是不是又通宵打遊戲了……最開始顏笑以爲是巧合,或者是妖孽噁心兮兮解釋的“心有靈犀”,現在看來……怪不得怪不得!!

    顏笑手握成拳,謎底揭開之時,只覺得昏天黑地。一年前的秋天,顏笑因爲太密集的加班工作而導致病倒,在家調養一段時間後生理期卻愈來愈不準,常常一拖就是十天半個月,顏笑自己看了很多醫生都不見效,某日病急亂投醫就在某女性論壇發了帖子詢問。

    有網友是婦產科醫生,細心詢問顏笑的病狀,顏笑想了想,反正也是披着馬甲,誰認識誰呢,於是很誠實地回帖問:“會不會和我兩年前流過一個孩子,體質變弱了有關?”

    自那以後忽然又冒出個自稱這方面“磚家”的醫生,刨根問底就差詳細到讓顏笑說出是在哪個賓館造的人都問出來。當時顏笑傻呆呆,竟然還以爲遇到了“熱情姐妹”,也算打開心扉終於將那件事半遮半掩地發在了論壇了。

    因爲倔強、因爲天然呆,顏笑流產這件事就連幾個閨蜜都不知道,太后那邊更是無法傾訴,就那麼將病症告訴另一端不知是誰的網友,其實也挺好。當時顏笑那樣想。

    可現在看來——

    顏笑仰天長嘯,錯錯錯,簡直就是大錯特錯!怪不得妖孽不問那孩子是誰的,怪不得他可以裝作若無其事,怪不得他昨晚表現得那麼愧疚,怪不得他那麼想那麼想將那一頁趕緊翻過去永遠不提,怪不得他一直跟自己承諾未來卻不敢面對過去,怪不得……

    妖孽你可以啊!真的真的很可以!自己還在擔心他誤以爲孩子是寧謙雅的,結果別人早在一年前就將這個事問得清清楚楚了。好,真的好得很——

    程美佳見笑笑陷入回憶,臉上青一陣白一陣,一會兒顯得悲憤交加一會又抓狂惱怒亦不覺得奇怪,待過了良久才噘着咖啡道:“從某方面而言,你老公是個天才。”

    “無恥的天才嗎?”

    程美佳噗的笑出聲,“笑笑你有沒有聽過一句話,對待無恥的人就要更無恥。”

    顏笑默了默,還是耐心聽完故事道:“然後呢?然後你教會他侵入電腦,他就真的給你們當了模特?你現在正在用豔門照威脅他?”

    程美佳揚眉,“你覺得呢?”

    顏笑搖頭,“據我對他惡劣性格的瞭解,他該不是跑了吧?”

    程美佳聞言微微磨牙,“說的沒錯……”

    那大概是,女王陛下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被人戲弄,而對象還是比自己小几歲的男生。學會黑客技術後,文奕爲了讓戲份看起來更逼真,甚至還假裝抗拒過,說能不能用別的方式代替做模特,他願意花錢給學費,或者幫Jodie的工作室無償打工做助理。

    Jodie自然不從,說第一眼就看中了妖孽那種無辜而帶着淡淡憂傷的眼神(喵:童鞋們,容我先吐一會兒回來),最終妖孽被逼無奈,答應兩人做模特。但是隻能有Jodie和程美佳兩人在場。

    Jodie欣喜若狂同意,第二個星期就帶着程美佳和妖孽去了景點,當晚在賓館入住就出了事……兩位美女喝了妖孽帶來的酒,當晚便昏睡不醒,等再醒過來妖孽已走得無影無蹤,留着的字條很有創意,是一個手繪的笑臉娃娃,配話也相當簡短給力:“BYEBYE~”

    妖孽在無形中給了程美佳一個閃亮的耳光。程美佳深呼口氣從冗長的回憶中回神,依舊保持着微笑道:“我還是第一次被人這麼耍,看看他多有才,就是走了也要對師父的臉上踩一腳。”

    顏笑嘴角抽搐,“你就沒去他學校或者他朋友那找過他?”

    程美佳冷笑,“你不是比我更瞭解他嗎?他離開會留下痕跡?後來我們才知道,他根本就沒說實話。那時候我和Jodie對他是混血兒的事都一無所知,對他所說的在語言學校讀書的事深信不疑,結果一去查才發現……呵呵,下面的還用說嗎?他那些狐朋狗友也都是在酒吧鬼混認識的,誰都不清楚他的底細。鬼知道他是回國了還是換了個地方繼續行騙。”

    顏笑吞了吞口水,繼續道,“後來,你們就在中國相遇。呃~~就是那天你抽齊家銘那天?”

    程美佳平緩情緒,慢慢點頭。

    “那您現在打算怎麼樣?”

    聽了這話程美佳忍不住嘴角上揚,溢出幸福的笑意,“笑笑這句話該我問你。”

    顏笑默了默,捏下巴道:“美佳姐你說得對,對無恥的人只有更無恥。我覺得……我們有必要讓某人知道女人是不能隨便得罪的。”

    “說的一點都沒錯。”

    我爲你默哀o(﹏

    啦啦,怎麼一想到他要被收拾我就那麼高興那麼高興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