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八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八章字體大小: A+
     

    “我流過一個孩子……”話一出口,氣氛便陷入僵局。

    誰也沒說話,屋內靜得彼此能聽見對方的呼吸聲,唯獨小太在桌子底下竄來竄去找吃的,撓着爪子發出刺耳的呲呲聲。

    妖孽躊躇一番,還是蹙眉坐到顏笑身邊,握着她的手喃喃:“笑笑——”

    顏笑勾脣,笑得雲淡風輕,“現在網上不是說,男人要對老婆的條件放寬,不求初夜求頭胎,我既沒有初夜也沒有頭胎了,你求我什麼?”

    “顏笑!”聽顏笑如此譏諷自己,文奕忽然發火怒吼,將欲抽走的柔荑拽得更緊,“好,我告訴你我求什麼。我求你的一輩子,求你一輩子都待在我身邊,給我做飯、鬥嘴,讓小太來撓我咬我……”

    一席話聽得顏笑眼眶發熱,面上卻依舊噙笑着道:“你有被虐傾向是不是?”顏笑一邊說一邊就欲從文奕懷裡抽手,如此掙扎反而惹得妖孽肝火大旺,顏笑還來不及再說什麼,嘴已被封住。

    霎時,這麼多年的委屈、不解、怨恨統統涌出心頭,眼淚大滴大滴地打下來,都落在這個溼潤的吻上。妖孽半擁着顏笑一面親吻,一面極盡所能地安慰,吸吮脣齒的同時低低沉沉道:

    “不要哭了,嗯?”

    “都是我不好,不好……我錯了。三年前我不該走,應該守着你,一直守着你……”

    “對不起,笑笑。”“笑笑,我愛你。”

    聽到最後三個字,顏笑身體下意識地抖了抖。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是這樣的情景這樣的話語,自己喝了些酒,醉醺醺的如在夢中,然後還是這個人,妖孽擁着自己,輾轉低喃,那時候他也說,“我愛你,我要一直守着你……”

    再然後一走了之,再沒回過頭看自己半眼。同樣的人你還要淪陷一次嗎?顏笑!念及此顏笑踉蹌着想要起身,半推開妖孽只覺氣喘吁吁,“別說什麼愛不愛的,又不是在拍偶像劇。我發過誓,不會再讓你欺負我第二次——”

    妖孽聞言怔了怔,這才伸手摸顏笑臉頰心疼道:“傻瓜……”說罷,便俯身慢慢襲擊顏笑的耳垂,果然頃刻懷裡人兒已輕輕哼出聲。三年前兩人的第一次,妖孽就發現這裡是某人的敏感帶,天知道他發了瘋地想試第二次,今天,終於如願以償了。

    已動了情的顏笑還在抵死掙扎,“你……不要臉!”

    妖孽奸笑,“反正我在你面前不要臉不要命慣了,有什麼關係呢,老婆?”顏笑聽見陌生而熟悉的稱呼微怔了怔,就在發呆的空隙間,妖孽已迅速脫完上衣撲倒顏笑。

    “你……”顏笑臉頰泛紅,想要再一本正經說點什麼幾乎已經不可能了,因爲某人已嬉皮笑臉地蹭上來,動手動腳。顏笑抓着文奕欲伸進裙兜的色爪,惱羞成怒:“臭流氓!”

    妖孽眨眼依舊一副死不悔改的樣子,吻漸漸轉移到顏笑頸間,留下無數罪孽痕跡後,這才哼哼:“你是我老婆,我耍耍流氓是應該滴。”嘿笑着輕啄顏笑眼角,妖孽終道:

    “笑笑,你還有什麼好猶豫的呢?我們已經結婚了,我再也不會離開你……”

    ——————————————我是一夜風流的分割線——————————

    一夜風流的結果是,翌日顏笑再醒來,只覺得渾身痠痛,而某人則心滿意足地躺在自己身邊,滿臉都是……偷腥成功的幸福賤樣。顏笑氣結,果然喝酒誤事。如果換作平時,縱使妖孽再怎麼誘惑引導,她也不可能……

    想起昨晚的事情顏笑忍不住微微臉紅,在妖孽的熱情邀請下,她幾乎被折斷了腰!至於兩人到底是怎麼從沙發回的臥室,自己又是怎麼欲拒還迎、嬌羞欲說,顏笑都不想再回憶了。

    念及種種顏笑越想越氣,昨晚明明自己是擺了十二分認真的態度想要和妖孽談談孩子的事情,爲什麼到頭來卻……顏笑正糾結着,妖孽的手機卻乍響。文奕嘟囔句,翻身接起,顏笑便聽那頭唧唧咋咋不知道在說什麼,但類似“遲到”、“還不起來”的字眼還是飄進了顏笑的耳朵裡。

    這麼暴跳如雷的語調,如果顏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文奕招的那個小辣椒文秘。那姑娘顏笑見過一兩次,年齡不大,生得也斯斯文文,偏偏脾氣急得不得了,遇到事情也不管妖孽是不是老總,咋呼着一頓就吼過去。聽得顏笑……甚爽!

    此刻果然是小姑娘又來問候“背時老闆”,頃刻待其罵完,顏笑才聽文奕不疾不徐道:“慌什麼?籤合同是在下午,誒,老婆現在幾點了?”

    話一出口,顏笑便覺呼吸一滯。妖孽是故意的,絕對是故意的!!小辣椒肯定知道妖孽還沒起牀,他現在這麼隨意地問自己幾點了,那豈不是在昭告全天下她和妖孽昨晚同牀而眠?念及此顏笑臉憋到通紅,這才賭氣地轉身:“不知道!”

    妖孽在身後竊笑兩聲,這才應付了小辣椒起牀,一番洗漱後又跑回牀邊,從後邊擁住顏笑哄道:“老婆,我今天有個很重要的合同要籤,所以不能陪你太久。你乖乖的啊,我晚上早點回來給你做飯。”語畢,終出了門。

    霎時,屋內只剩下顏笑一個人,顏笑心裡怪怪的,也說不出什麼滋味,在牀上滾來滾去良久這纔想起自己今天也要上班,不得不給華姐打了個電話請假,說自己喝了點酒似乎又受了涼,今天難受得很,起不了牀了。

    華姐也沒多問,倒是顏笑做賊心虛地先掛了電話。又在牀上賴了許久,直到小太餓肚子喵喵叫着讓她起牀,顏笑才終下定決心地又撥了個電話。通線三聲後,那邊就迫不及待地接起,笑語盈盈:

    “笑笑,我一直等着你這通電話。”

    只有肉渣米有肉。。。

    現在規定不讓寫嘛。。。怕被鎖文。

    那個啥,等我啥時候悄悄去別的地方發個外鏈地址,寫妖孽和笑笑三年前的初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
    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