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六章字體大小: A+
     

    “我離開這裡時曾經發誓,一定要再回來,象文奕一樣肆無忌憚地喊你一聲‘笑笑’,現在我做到了,笑笑。

    聽了這話,顏笑背脊僵硬地坐着,終於想起夏何夕是誰,終於!

    那年夏天,顏笑和妖孽正讀初二,恰是青春飛揚的十四歲,少男少女似乎特別容易爲某些小事執着。雖然夏何夕不記得第一次見面時文奕和顏笑在吵什麼,笑笑直到今日,卻依舊曆歷在目。

    說來有些可笑,其實只是件很小的事情——初中生嘛,零花錢都差不多,沒誰比誰更有錢,頑皮的學生們常放學後邀朋伴友去附近吃吃小火鍋或者燒烤什麼的。那時小顏笑便已充分展現了她強大的理財功能,錢包總是比其他同學充裕很多,所以時不時地也會請妖孽吃頓串串。

    但問題就出在這裡,顏笑從好朋友嘴裡得知,妖孽雖然經常揩她的油,卻把所有零花錢存來請別的女孩子喝汽水、吃飯,甚至上個月還花鉅款給初中的師姐買了條超級好看的花邊裙。

    顏笑聞言氣不可遏,那鉅款裡還有一半錢是她借給妖孽的!!念及那混蛋向來都是對別人大方,只對自己吝嗇,霎時心理失衡的顏笑便氣沖沖地前去球場對峙。

    接下來,自然是一場驚天動地的爭吵。顏笑帶着文奕給她的側門鑰匙、球服球鞋、作業本,一股腦統統扔給對方,表示要從此絕交。當然,借的錢還是要還滴,利息翻番!

    文奕見顏笑認真,拉着不讓其走,糾纏中,圍觀的人也越來越多。除了球隊的隊友,還有一些好事的學生,甚至有男學生吹起了口哨,女生們亦竊竊私語。

    “那不是三班的文奕嗎?”

    “是啊,聽說他身上有一半外國人血統,怪不得長得那麼好看。我天天都來看他打球。”

    “好看也不是你的,你沒看別人正和女朋友吵架嗎?”

    “呲,什麼女朋友?那是一班重點班的書呆子,不過聽說兩人青梅竹馬,呵呵……”

    “這下那個師姐好看了,還到處宣揚文奕喜歡她呢,送她禮物呢,看見沒有?這纔是正牌的主兒……”

    被當猩猩參觀的妖孽抓狂咆哮,“這麼吵着好看是不是?你到底要我怎麼樣?!”(喵:看見米有?兩人小小年紀吵架的語氣就已經很曖昧很曖昧了——)

    顏笑捂着幾乎被妖孽拽青的胳膊亦不示弱,穩了穩氣息這才環視周圍,將眼神定在一個方向忽然伸手指着某個人道:“你把這個小男生培養成籃球隊員,和你們一起去打比賽我就原諒你!!”

    衆人順着顏笑的手看過去,只見一個瘦小的男生默默站在角落,一言不發。眼鏡後的神色全是驚慌失措。彼時已高人一等的妖孽虎軀一恭,滿臉寫着“這種細苗怎麼可能栽培成參天大樹”的神情。

    顏笑眼神堅定不已,“怎麼樣?”

    妖孽咬牙,“好!不就是帶個新手嘛,本少爺的強項!”說罷,便大步流星地走到小男生面前,撓頭道:“喂,你叫什麼名字?”

    小男生推了推眼睛,聲音細若蚊子,“夏何夕……”

    夏何夕在妖孽的力薦下進入了學校籃球隊,卻沒人記在他的名字,統管其爲“小眼鏡”。小眼鏡確實沒什麼運動細胞,跑步能拐到腳,做俯臥撐能扭到胳膊,練球時眼鏡又常常掉下來,再加上他又矮又瘦,先天優勢不足,反正就是怎麼訓怎麼都不好。

    彼時所有人都覺得小眼鏡拖了球隊後腿,就連隊長也開始漸漸埋怨文奕不該意氣用事,“聽女人的話把這麼個玩意兒弄進隊裡來”,“就是坐冷板凳也嫌棄他長得太寒磣”云云。

    終於妖孽忍不住,跑去找顏笑抱怨。那天練完球,妖孽就和笑笑坐在操場旁邊的樹下,唉聲嘆氣。

    “笑笑,我認輸了,小眼鏡實在是塊朽木,我雕琢不出來。”

    “喲,不錯不錯。文大少爺居然知道‘朽木不可雕也’的成語。”

    文奕捶胸抓狂,“我沒和你開玩笑,是真的!現在兄弟們都埋怨我,下個月就要打比賽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和隊長交代。”

    顏笑一邊翻書一邊頭也不擡道:“這有什麼?我看小眼鏡挺認真的,他還比我們高一級,每天練習完又要回去上晚自習,你們罵他欺負他,別人向來半句怨言都沒有。又是讓別人買水又是讓別人收拾器材,你們還想怎麼樣?”

    “可是笑笑……”文奕嘆了口涼氣,眼瞅前方苦惱道,“其實有件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當初我們倆吵架他明明也在旁邊圍觀,分明知道我是拿他當賭注才讓他進球隊,爲什麼他甘心被我利用?”

    聽了這話顏笑頓了頓,這才合上書道:“因爲他是認真的。”

    “哈?”

    “笨!”顏笑用書敲了敲妖孽腦袋,撅嘴道,“本小姐會和你一樣隨便捉弄人嗎?當初和你吵架的確很生氣,可是我纔不會隨便利用人來打賭。其實……我從很早很早開始就發現,小眼鏡經常偷偷到球場來看你們打球了。”

    文奕蹙眉,“什麼意思?”

    “他應該很早就夢想着進入球隊?當時你們招新人時,我也見過他在附近徘徊不前,所以……他肯定是怕被你們嘲笑,我這次給他個名正言順的機會進入,雖然性質比較惡劣,但是有你這個師父帶着,他會自在很多?就算真的失敗了,最後也可以告訴自己,沒關係,我不過是幫別人打了個賭而已。”

    “那現在怎麼辦?怎麼跟隊長交代?”

    “當然是勤加練習啦,放心,小眼鏡不會隨便放棄的。而且他馬上就要畢業了,這可能是他人生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打比賽,你忍心讓他離開球隊嗎?”

    ………

    這件事,顏笑沒再告訴第三個人。妖孽也隻字未提,就這麼陪着小眼鏡練球直到最後打完比賽,拍合影,然後,曲終人散。但顏笑和文奕不知道的是,其實,當時他們兩人聊天時,夏何夕就抱着籃球悄悄蹲在樹後邊。

    時隔十年,顏笑重坐回當時聊天的位置,只是身邊說話的對象換了個人,恍如做了一場大夢。夏何夕幽幽道:“其實我當時真的想放棄了,盤算着找文奕聊聊,結果就見你們緩緩走過來——”

    說到這,夏何夕不自覺地笑了,“你也知道小男生有時候想法很詭異,我看着自己喜歡的女孩子和別的男生在一起,就忍不住想聽聽你們說什麼,所以躲了起來。”

    顏笑眨眼,沉默不語。

    這難道是哪個電視臺搞得惡作劇節目?當年青澀的小眼鏡搖身一變成爲又高又帥氣的精英男重回自己的生活,而他現在娓娓道來的,是當年自己無意的行爲和言語讓他在最絕望時看到了前方光亮?

    顏笑喃喃,“當年孩子氣,拿你和別人做賭注,對不起。”

    夏何夕閉眼搖頭,漂亮的五官在月光的映襯下越發朦朧夢幻,“誰有那麼多力氣去回憶前塵往事?你沒聽說過嗎?回憶也是需要很大勇氣和精力的,現在工作這麼忙,又有那麼多客戶需要應付……”

    夏何夕頓了頓,這才忽然擡頭凝視顏笑,“其實我腦子裡記住的,只有一個女孩子的臉罷了——”

    顏笑抖了抖,正不知所措就聽夏何夕道:“笑笑你記不記得我離開時,你跟我說過什麼?”

    顏笑:“………”

    夏何夕即將畢業時,顏笑作爲朋友前去送別,少年不知愁滋味,離別卻也總是傷感的。當日夏何夕語出驚人,忽然問顏笑,“你喜歡文奕什麼呢?”

    顏笑嚇了跳,心噗通噗通直跳,小臉也染上可疑的紅暈:“你別聽球隊的人胡說,我有喜歡的人,不是妖孽!”

    “那…他是什麼樣的人?”

    “嗯~~”顏笑躊躇,形容着心目中的白馬王子形象,“又高又帥,溫柔體貼,最重要的是,我一個眼神他就懂我想要什麼……”

    “那…如果有一天我也變成那樣的人,你會多看我一眼嗎?”

    顏笑以爲小眼鏡在說笑,又或者自卑着自己的身高,哈哈笑道:“放心,很多男孩子都是高中衝個。象妖孽那種變態,高中就連半毫米都不長了。以後,會有很多女孩子喜歡你的。”

    “如果再見面,我一定給你個最熱情的擁抱。”

    ………

    或許是當時的風景太迷人,又或許是小眼鏡的眼神太真誠,又又或許是顏笑那段時間言情小說真的看得太多了,所以纔會一個不慎動了心,許下這樣美麗的承諾。即使事後無數次想起來顏笑都恨不得猛抽自己兩大嘴巴子,但她一直安慰自己,放心放心,反正人海茫茫,不可能再遇到小眼鏡,就算遇見,也未必認識彼此。

    可此情此景——

    顏笑如機器人般一寸寸轉頭看夏何夕,唯恐他下一秒就要求他給自己一個“熱情的擁抱”,正撓心撓肺不知所措就見夏何夕勾脣道:“不是心甘情願的東西,我向來不喜歡。今天帶你過來,就是要正式告訴你,我從很早、很早開始就喜歡你了。”

    話音剛落,顏笑還不知如何擺表情時,就聽頭頂傳來一聲陰陽怪氣的笑聲,“喲,真是郎有情妾有意啊~”

    聞言兩人皆怔了怔,顏笑下意識地擡頭,便見某人滿臉不爽地仰躺在小樹幹上,一副“捉姦在牀”的吃醋表情。顏笑扶額,第一次恨起自己來:讓你手賤!手賤!爲什麼要在上出租車時給妖孽發短信,暴露自己的行跡呢?

    作者有話要說:不要小看男生十八變的力量,喵身邊就有很多現實例子。

    當然,也有很多例子是...當年心儀的帥哥/班長/籃球隊長長殘了的,有木有!有木有!!

    另,請要積分的親們在留言最後加“JF”字母,這樣方便我查閱送積分。積分每月規定送200,所以,,是有限額的,先到先得,後到就未必還有了。另外鼓勵寫長評,寫長評積分多多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