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三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二十三章字體大小: A+
     

    顏笑正式開始上班,情況還算……正常。

    秘書辦總管正是顏笑面試當天領路的冷麪美女,人稱華姐。華姐今年年芳三十,依舊單身,是個冷麪又冷心的絕情女人。聽其他文秘們講,華姐自從前男友踢了自己去國外定居後就再沒對任何雄性動物動過心。

    其除了對自己苛刻,對下屬更是苛刻到了極致,往往顏笑半個字說得不對便耳提面命。不過好在顏笑是圈子內出了名的“沒頭腦”,不管華姐怎麼甩冷臉,顏笑過頭就忘,下一次再有什麼請教她,依舊笑眯眯一副如沐春風的樣子,讓華姐想對其生氣也氣不起來。

    ωωω ☢тт kǎn ☢c○

    工作不算輕鬆也不算累;同事之間各有小團體混,還有待觀察;領導很刁鑽但也能應付;問題出就出在……顏笑服務的對象身上……

    身爲綜合文秘,顏笑多多少少也有跟着夏何夕一起出席會議活動,或者幫其整理髮言稿宣傳資料的時候,而這位夏總則從方方面面表現得…詭異非常。

    某日顏笑陪着他去臨城小縣考察,因爲前一天趕稿睡得晚,在車上不知不覺便睡着了。待再醒過來,身上已多了件男士西服,而夏何夕則坐在旁邊聚精會神地翻文件。

    顏笑見狀,微微有些不好意思,“我……有些累。”

    “沒關係,”夏何夕頭也不擡繼續看文件,“還有半個小時纔到,你困的話再睡會兒。”

    夏何夕只比顏笑大一歲,說來兩人同輩應該有很多話題,但每次盯住夏帥哥含笑的眸子,顏笑就說不出的糾結,總覺得他看自己有種獵人玩弄獵物的戲謔感。也對,在車上睡覺不算玩忽職守,總比一直對着夏何夕好。

    念及此顏笑歪着身子正準備再閉眼,就忽然聽旁邊幽幽笑道:“我記得你小時候沒那麼能睡的——”

    顏笑聞言震驚,坐直身子看向夏何夕,對方卻還保持着剛纔的姿勢,全神貫注地看手上的文件,似乎剛纔那句話完全不是自己說的一樣。看顏笑忽然蹭起來,夏何夕偏頭,黑曜般的眸子閃亮,彎眼淡笑,似乎在詢問顏笑幹什麼,又似乎在等待對方開口。

    這一刻,顏笑又忽然膽怯,什麼都問不出口了。

    顏笑徹底斷定夏何夕和自己有某種關聯是在一個星期後,這日上邊有個不大不小的官員過來集團作客,作爲接待部門企劃部忙得一團亂,難得向來精明的夏何夕也會忘事,說是落了份重要文件在桌上,指揮着顏笑回去拿。

    於是,顏笑順理成章地看到了夏何夕辦公桌上的那張照片——

    果然年少時的文奕也很妖嬈動人,站在一衆人裡相當容易便被找了出來。淡褐色的直髮,黑得發亮的眸子,還有混血獨有的精緻五官。顏笑記得這張照片,這是初中時妖孽參加的足球隊代表學校去參加比賽的時候拍的。

    雖然當時沒取得名次,大家都還是很興奮。那會兒剛流行傻瓜相機,被強拽着去看比賽的顏笑也就幫他們球隊拍了張合照。難道夏何夕也是隊員之一?顏笑認真掃了掃照片,沒有,明明照片裡沒有這個人,自己印象裡,也沒有這個人。

    因爲和文奕青梅竹馬的緣故,當初妖孽參加比賽、預演甚至普通的練習賽,她都常常被迫進行圍觀,是以球隊的人顏笑都很熟。縱使過了這麼多年,幾個相熟的人依舊能叫出名字,夏何夕……確確實實沒有這號人物,當時在文奕面前提到這個人,他也沒有任何反映,那該是哪裡有問題?

    “你在幹什麼?”顏笑正冥思苦想,華姐卻忽然上演“貞子計”,出現在門口,嚇了顏笑一大跳。

    “沒……”顏笑來不及放下相冊,華姐已經走過來了。

    “讓你拿文件你看夏總照片幹什麼?”

    顏笑咬牙,一不做二不休,“華姐你知道這照片的來歷嗎?呃~~是不是夏總的弟弟或者什麼朋友在這個照片裡啊?”

    聞言華姐一臉莫名其妙地白顏笑一眼,“有沒有人教過你,尊重別人的隱私?更何況是領導的。我沒你那麼無聊,去關心什麼相片,趕緊拿了文件出來!”

    顏笑被訓得狗血淋頭,無奈之下只得退出辦公室,關燈的瞬間,顏笑在想,難道夏總看上自家妖孽老公了?所以……要通過她下手?

    —————————————————我是男配你是誰啊的分割線—————————————

    晚上,妖孽有愛地打WOW,顏笑在旁進行圍觀。

    結婚一個多月,兩人的相處模式已和平穩定許多。只要妖孽不加班,顏笑便做飯等妖孽回家——一起吃晚飯——妖孽洗碗、顏笑做瑜伽——飯後妖孽打WOW,顏笑看電視或者瀏覽網頁——十點之後,各回各房,睡覺。

    但今晚,明顯顏笑有心事,自妖孽在電腦面前坐定,某人就一直在其身後如鬼魅般晃悠。妖孽感覺到背脊發涼,手一抖第N次操作失誤,再顧不得團裡兄弟們的罵聲,摘掉耳麥雙手併攏趴在顏笑身前哀怨道:

    “姐姐我求你了行不?你有事說事,不要再晃了!”

    顏笑只當沒聽見,抱着抱枕繼續踱步,時不時地還停下來看看屏幕上已接近滅團的副本,點頭一副很懂的樣子道:“嗯~~打得不錯,那個怪物都踩到你身上了……”

    聞言,妖孽趕緊直接連電線都拔了,“我不打遊戲就是了,女王大人您說,到底有什麼要吩咐小的。”

    顏笑見狀眨眨眼,確定妖孽已經完全把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後,這才心滿意足地坐在沙發上,拍拍身旁召喚妖孽也過來坐下,捏下巴望天道:“你說……你認不認識一個叫夏何夕的男人呢?不、不對,女人也行!”保不準夏總變性了呢?

    聽了這話,妖孽痛苦地“嗷”了一聲,抱頭掙扎狀。其實這個問題,早在文奕剛回家時,顏笑就問過了。妖孽仔仔細細在腦子裡搜索一遍,確定不認識這個人後就照例沖涼,吃飯。

    結果飯間,顏笑還一個勁地問同樣的問題,妖孽童鞋無奈,只得再次重啓大腦,運用高級搜索功能又回想了遍,還是沒想起這人是誰。現在,顏笑又故伎重演。

    妖孽暴躁掀桌,“這他奶奶的誰啊,你這麼上心。問了又問,我都說了不認識不認識!”

    顏笑略微沉了沉,似乎沒聽見文奕說話地猜測,“或者…你有沒有哪個同學姓夏?他哥哥或者弟弟什麼的叫夏何夕?還有,你有沒有把初中那個足球隊的合照送給過誰?”

    “沒有沒有沒有!!”文奕已處於崩潰邊緣,正咆哮着要殺人,電話鈴大響。妖孽沒好氣地接起,就聽對方笑語吟吟:“怎麼,這麼不歡迎我打電話來?”

    一聽對方的聲音,文奕不由頭皮發麻,裝作無意地瞥顏笑眼,蹙眉道:“你說什麼?信號不好?喂……喂?大聲點。”一邊說一邊就暗暗往陽臺退。待出了客廳,謹慎地關了門,透過玻璃窗確定顏笑還在抱胸沉思詭異的“夏何夕”,這纔對着手機小聲道:

    “姐姐我求你了,我最近已經夠煩的了,你就別添亂子了,成不?”

    對方依舊笑語輕風,“煩什麼?不是正新婚甜蜜嘛。怎麼?怕你家小顏顏發現我?”

    文奕噎了噎,“我不是答應了你,過兩天就去找你。你現在這是出爾反爾!!”

    “呵呵,別激動。我只是打電話提醒你,剛纔一個不小心,把口紅掉到你車上了,小心被你老婆發現……”

    妖孽回到客廳,顏笑還在推算夏何夕的來歷,越想越玄幻,見妖孽回來趕緊拽着他道:“你那些球友不會誰死了,附身在別人身上回來了吧?”

    這邊文奕亦心不在焉,根本沒聽見顏笑說什麼的“嗯”了聲,含糊道:“我有東西落在車上了,下去一趟就上來。”說罷,便匆忙出門。而一旁的顏笑依舊處在謎題中,絲毫未曾發現,文奕慌亂中,居然忘了換鞋,穿着拖鞋就下樓了。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