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竹馬是隻狼 » 第六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竹馬是隻狼 - 第六章字體大小: A+
     

    派出所,顏笑左看看被揍得鼻青臉腫的齊家銘,右瞅瞅嘴角已泛青、滿臉不爽的文奕,囧囧有神。今晚發生的事情實在是太出人意外,太精彩絕倫了,精彩得…她開始考慮是不是要搬家了。

    彼時,顏笑聽外面齊家銘的聲音越來越詭異,忍不住掀開一條門縫往外瞅,便見妖孽文奕正扭着齊家銘的胳膊當麻花玩,右腳還踩在其背上,每天坐辦公室弱不禁風的齊賤人哪裡是跆拳道黑帶文奕的對手,在地上又嚎又叫,那陣勢也就跟殺豬差不多了。

    顏笑見狀還來不及阻止,這邊人民警察也及時趕到,兩人從警車上下來第一件事就是趁文奕不備一腳將其踹飛,顏笑還沒來得及看清,眨眼功夫就見警察GG已經用手銬把文奕拷上了。

    這邊顏笑石化,警察同志還以爲她是受了驚嚇,輕語安慰道:“沒事了,你這就跟我們回去做個口供。”說罷,又朝這邊依舊在抵死反抗的文奕喝道:“給我老實點!沒事你喝什麼酒?還敢撒酒瘋!”

    文奕哼哼,黑曜般的眸子閃光,直盯住顏笑,意思“你看着辦”。與此同時,半醉半醒的齊賤人也終於從地上爬起來,睜眼見顏笑真的出來了,破口大罵:“顏笑啊顏笑,你終於捨得來見我了,你這個賤——”

    齊家銘話未畢,就被顏笑一腳又踢回地上,看得衆人目瞪口呆。顏笑拍了拍手,滿臉無所謂地指着地上的醉鬼道:“警察同志,這纔是騷擾我的人,麻煩你們把他也帶走。還有,他剛纔還揚言要燒我的房子,有作案的動機。”

    就這樣,三人被統統帶回了派出所。一頓問話加訓斥,齊家銘因爲醉酒駕駛+鬧事而被扣在了公安局,顏笑和妖孽則被教育頓後放回家反省。

    末了,教育兩人的中年警察還語重心長道:“你們現在的年輕人,談戀愛是好的,可是也要正確處理男女關係。你看看這……”

    警察GG指了指文奕和齊家銘,搖頭嘆息又道:“俗話說得好,一腳踏兩船遲早要翻船,小姑娘要注意形象啊~~”

    顏笑知道有理說不清,只得一個勁兒給警察同志賠不是,完事這才拉着妖孽出了派出所。彼時已是凌晨三點左右,街道雖然點了燈,卻空無一人,說不出的詭異。顏笑拽着文奕,正躊躇在哪去招車,就感覺身後文奕冷哼,彆扭地甩開了她的手,徑直就往反方向走。

    顏笑咬住下脣,知道這小子還因爲白天的事發少爺脾氣,只得先開口道:“你就這麼走了,不怕我再遇到歹徒?”

    文奕停住腳,依舊不肯回頭地陰陽怪氣:“你是誰啊,歹徒遇見你都得繞道走,我還怕你遇到歹徒?再說了,我怕什麼啊?憑什麼怕啊?我們倆什麼關係啊?”

    聽了這話,顏笑翻白眼,握緊拳頭忍耐,好吧……看在他忽然出現救自己一命的情分上,不和這小屁孩計較。念及此,顏笑乾脆湊到妖孽身前,眯眼微笑:“我承認,我是怕你這個良家婦男被誰劫了,想送你一程,公子你看意下如何?”

    有了臺階下,妖孽果然得意起來,揚眉掩住眸子中的神采道:“好吧,本少爺就勉爲其難允許你,送我回家。”

    —————————————————我是少爺您慢走的分割線——————————————

    雖然說是“送少爺回家”,但兩人還是回了老四合院。

    一來這裡離派出所很近,二來妖孽也喝了酒,又被警察GG猛踢了兩腳,顏笑不放心讓他獨自開車回家。是以一回屋,顏笑就翻牆倒櫃地找了酒精棉花出來給妖孽擦傷。

    文奕捂着嘴角一邊嚷疼,一邊暗暗懷疑顏笑是故意下重手報仇,最後乾脆刨開顏笑手上的棉花表示不擦了。

    顏笑瞪妖孽一眼,丟掉手上的東西道:“你就是個少爺命,一點點疼啊苦都吃不了。”

    文奕聞言默了默,這才暗自神傷道:“你想和我拉開距離就明說,不用拿什麼少爺小姐當藉口。”

    顏笑怔了怔,這纔想起這句話三年前也對文奕說過這種話。彼時,顏笑言辭炔炔,痛罵文奕自私自利,從不爲別人考慮,是個只會耍孩子脾氣的大少爺。原本以爲,這事過了這麼久,他早忘了,沒想到倒成了他的痛處。

    深呼了口氣,顏笑倒杯水給文奕,轉移話題道:“話說,你怎麼也在?我給你打手機,關機了。”

    妖孽聽了這話霎時恢復七分得意,嗯~死丫頭給自己打過手機,說明他還有希望。原來,文奕和顏笑吵了架,就跑到酒吧喝悶酒。因爲酒吧隔四合院不算遠,妖孽也就順着酒意不知不覺走到了顏笑家門口。

    如果換作平時,文奕最多也就在門口晃盪晃盪就離開,結果今晚人還沒進四合院就聽齊家銘在那又嚎又嚷,狗嘴裡說出來的全是些混賬話。而此時四合院裡已有一半人家的燈微微亮起,絕對是躲在窗口向外觀望看熱鬧。

    文奕的外公文老教授原本也住在這四合院裡,文奕從小在這裡長大,自然知曉這街裡鄰居老太太們的嘴有多碎。齊家銘今晚這麼一鬧騰,估計顏笑日後再出入這條巷子都能被指指點點了,是以文奕越想越惱,再加上酒精一發揮,火氣轟地往腦門衝,這纔有了後來的事情。

    當然,這些妖孽都沒想過告訴顏笑,聽顏笑問,撇撇嘴輕描淡寫道:“這四合院就你一戶人家嗎?我來找隔壁小李子叫他去喝酒不可以嗎?順便看見那混球在四合院跳大繩,影響了婆婆叔叔們睡覺,活動活動筋骨不可以嗎?”

    “可以可以。”顏笑見文奕吹鬍子瞪眼,憋着笑都快憋出了內傷,但還是給足文大少爺面子道:“那現在您老筋骨也活動夠了,還想幹什麼?”

    “睡覺!”

    文奕斬釘截鐵說完,又加了句,“就在你這睡覺!”

    “什——麼——”顏笑聞言咬牙切齒,這妖孽還給臉不要臉了是不是?“你在我這睡,我明天還要不要見人了?”

    其實,作爲多年故友,以及新世紀的開化年輕人,她和文奕同處一屋檐睡上一覺也沒什麼。這屋子不大,但好歹顏笑父母搬走後,還有個小臥室空着,文大少爺想睡覺,她委屈委屈,去小臥室鎖了門躺上一晚,就是他半夜忽然發春夢想來個襲擊,顏笑也不怕。

    只是……如果文奕真的在這過一夜,明天再被院子裡的大媽大嬸們見了——

    OTZ……所謂羣衆的傳播速度是給力的,顏笑還不想明天的明天,自己去另一條街買東西都被人認出來:“看,這就是勾搭上文家四合院房東孫子的那個女人!”

    “嘖嘖,你們不知道吧?聽說她和那個房東的孫子從小一塊長大,別人現在一回國就被她牽回家了。”

    “呵呵,這樣也不錯。以後直接從房客變房東,說不定還能分文老教授一筆遺產呢!他就這麼一個孫子……”

    顏笑被自己想象中的閒言碎語駭得臉色蒼白,手腳冰涼,抓住文奕的袖子幾乎哀求道:“妖孽你乖,姐姐給你買糖吃。但是今晚,真的真的不能住我家——”

    文奕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撲倒在客廳的大牀上,抱着被子滾了兩圈,將自己裹在裡面後這才滿意道:“笑笑,你的牀還蠻軟。不錯不錯,這牀今晚本少爺徵用了!”

    顏笑張大嘴巴,一是糾結文奕這身衣服剛纔還在地上打過滾,與齊家銘智鬥過,要有多髒有多髒,二是鬱悶她寶貝的公主牀就這麼……被一個臭男人睡了。

    情急之下,顏笑也半趴在牀上把文奕往外面拉,誰知被子卻越拉越緊,文奕就跟個糉子般被死死裹在裡面不動彈。“你快起來!起來!我前天才換的被子,被你弄髒了!!”

    妖孽聞言絲毫沒有悔改之心,竟然還做出痛苦的表情嚎叫,“疼,笑笑輕點,不要着急嘛,我這就出來……”

    顏笑聽了這話頓了頓,看文奕微微揚起的嘴角這才發現這話要有多曖昧就有多曖昧,趕緊捂住他嘴跳腳,“你給我閉嘴!被隔壁聽見了還以爲我們在幹什麼。”

    文奕任由顏笑野蠻地又拉又拽,忽然無奈地嘆了口氣,聳肩道:“其實聽不聽見又有什麼關係,笑笑你認命吧。”

    顏笑聞言呼吸一窒,預感不好地眨眼,“什麼意思?”

    文奕坐起身,大義凜然地拍了拍顏笑的肩,道,“我剛回國的時候約小李子出來喝酒,他問我在國外好好地怎麼又回來了。哎,你也知道,我家老爺子多愛面子,我要是說我是被爹媽趕回來的他還不被氣死。所以~”

    “所以?”顏笑心被掉到嗓子眼,女人的直覺告訴她,她又不幸中彈了。

    文奕笑靨如花,“所以我跟他說,這麼多年,我終於發現了一個致命道理:既然窩邊有草,何必到處亂找?其實我這次回國就是爲了娶你。”說罷,文奕換上一臉深情道,“所以笑笑,不要掙扎了。不管我今晚是住這裡還是住這裡,他們都早已經誤會你了。”

    顏笑:“………”

    什麼狗屁“窩邊有草,何必到處亂找”?這簡直就是…就是再斷她顏笑的後路!妖孽,你夠狠!我記住你了,深深地記住你了!!

    求好運來~~~~~

    插入書籤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