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科幻靈異 » 家養男神是隻鬼 » 第163章 前世糾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家養男神是隻鬼 - 第163章 前世糾葛字體大小: A+
     

    葉子珏的眼中閃過了一絲的怒氣。

    “你是掌管六道的,怎麼?改行做月老了?”莫尋樂的語氣中滿是諷刺。

    然而六道並不生氣,他朝着莫尋樂走來,長長的衣襬拖在地上。

    “飛鳶,你變了很多,沒以前沉穩了。”六道依舊喊着莫尋樂叫做飛鳶。

    聽到這個名字,莫尋樂有些反感。

    畢竟飛鳶是和非安是一對,但是她是莫尋樂,只喜歡葉子珏。

    “六道。”閻王看着莫尋樂的臉色不好輕輕的喊着,瞬間變到了他的身邊,拉過,摟在懷中,“已經很晚了,我們該休息。”

    莫尋樂眼角抽搐了下,地府都是昏沉沉的,還能分得清白天黑天?

    “你房間在那裡,自己去吧。”被閻王抱着的六道伸出了纖細的手臂指着右邊一側門。

    莫尋樂白了他一眼,原本是覺得挺帥的看多了還沒有她的葉子珏好看呢。

    “我們去看賈賈他們在不在。”莫尋樂也不想吃了,拉着葉子珏就朝着那邊跑去。

    這道門口有四個房間,而他們三人正在裡面呼呼大睡。

    “非安都中招了。”莫尋樂打着哈欠笑了出來。

    隨後她在這三人的周圍佈置了結界,一般人闖不進來。

    不過像是閻王和六道這種道行的,他們如果要動手早就動手了。

    “沒事。”葉子珏握着莫尋樂的手安慰着。

    “睡覺,困死了。”莫尋樂舒展着雙臂,隨後便朝着牀走去,也不想着要洗漱了。

    葉子珏看着莫尋樂四仰八叉的樣子挑眉:“夫人,爲夫睡哪裡。”

    莫尋樂連眼睛都沒有睜開,指着地上,很明顯讓他睡地上。

    可是這地上光禿禿的,連被子都沒有。

    “樂兒,你這樣不好。”葉子珏坐在了牀邊,輕輕的推着莫尋樂,隨後躺了下來,“在別人的地盤上要給我點面子。”

    莫尋樂睜開了眼睛瞪了她一眼,隨後翻身把後背留給了葉子珏。

    葉子珏知道她累了也不鬧她閉上了眼睛。

    莫尋樂感覺到背後的人睡着了鬆了一口氣。

    她感覺自己來過地府,而且六道給她的感覺很壓抑,難道六道和自己的前世真的是姐弟?

    而自己的前世和閻王曾經是一對,所以六道不喜歡她?

    可是感覺聽他的語氣似乎並不認識飛沫。

    反而是認識飛鳶。

    莫尋樂感覺到自己的腦子有點轉不過來了,索性閉着眼睛睡覺。

    只是這一夜似乎並不是很安寧。

    “飛鳶,飛鳶。”熟悉的嗓音響起,莫尋樂困的不要不要的,根本睜不開眼睛。

    她聽到有人喊飛鳶,卻不自覺的想要起來。

    莫尋樂摸着身邊的位置發現是空的,立刻睜開了眼睛。

    葉子珏?

    她慌張的看着空蕩蕩的四周,這裡除了簡單的古色傢俱外根本沒有其他東西。

    在陌生的環境下,葉子珏是不會提前先離開。

    莫尋樂下牀把鞋子穿好,然而當她看到那鞋子的時候一愣。

    一雙粉色的繡花鞋?

    她什麼時候買過這種鞋子了。

    莫尋樂疑惑的向着,但是依舊穿了上。

    好像是一股力量在促使着她做一些事情。

    起身穿鞋子換衣服,這都是莫尋樂想要做的事情,但是她卻不自覺的行動了起來。

    當她坐在梳妝檯上的時候,看到銅鏡裡的臉瞪大了眼睛。

    然而銅鏡裡的臉卻沒有任何表情。

    這臉雖然是她的,但是……有一種陌生的感覺。

    “飛鳶小姐,閻王請你過去。”門口響起了女孩子的聲音。

    莫尋樂看了過去,但是這個身子似乎沒什麼反應。

    她描眉上腮紅,抿紅紙,隨後拎着裙襬走了出去。

    莫尋樂明白了,她這是在夢中,而自己變成了飛鳶。

    她只能看着,不能做出任何反應。

    這不是預知夢,而且過去發生的一些事情。

    莫尋樂蹙眉,她是飛沫的轉世,飛沫是飛鳶的轉世,那麼自己多多少少和飛鳶也有些關係,但是能近距離接觸她是沒想到的。

    只見飛鳶走過了一扇大門,最後到了一個大廳中坐下。

    “姐,你怎麼纔起來。”六道的聲音還很嫩。

    “昨天太累了?”閻王的聲音響起,莫尋樂擡頭髮現他什麼時候走到了自己的身邊,冰涼的手捂在她的額頭上。

    飛鳶緩緩的搖頭,然而臉色依舊不好。

    “你怎麼就關心她。”六道不悅的聲音響起,隨後趴在了桌上說道,“姐,你真的不打算回去了麼?”

    飛鳶擡頭看着他眼中閃過了一絲的迷茫。

    “其實非安對你挺好的。”閻王走到了六道的身旁坐下。

    “怎麼?我前任未婚夫和我弟弟都不管我了?”當飛鳶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莫尋樂一愣,她的聲音好清冷。

    飛鳶的模樣和飛沫一模一樣,但是飛沫給人一種俠女的感覺,這個飛鳶卻清冷了很多,有點生人勿進的感覺。

    聽到前任未婚夫這幾個字,六道的臉色變了。

    “你想住多久都可以。”閻王開口,他拿着酒杯抿了一口,“只是上邊要是下來抓人,我未必保得住你。”

    “不用你保。”飛鳶冷漠的開口,“這次人魔大戰,我夾在中間,也應該做出一個選擇了。”

    閻王和六道的臉色都一變。

    “你打算怎麼樣?”六道先開口了,“身爲你的親弟弟,你選擇什麼我就選擇什麼。”

    飛鳶擡眼看了他下說道:“你安心的在這裡就好了,這事情與你無關。”

    聽到這句話六道似乎很不開心。

    “你打算選魔族了?”閻王似乎已經看出了飛鳶的想法。

    飛鳶把酒杯放了下來,眉頭微微蹙着:“有這個打算。”

    “你不能喝酒就別喝了。”閻王指尖輕輕的一點,飛鳶手中的酒杯穩穩當當的落在了桌上。

    “上面那邊蠢貨,大概以爲你依舊會站在他們這邊。”閻王的眼中滿是諷刺。

    “他們以爲用非安就能牽制住我。”飛鳶輕笑了出來,“以爲用花仙就可以牽制住非安……”

    “他們最蠢的事情就是讓你和非安成親,卻又讓花仙嫁給非安。”六道的手重重的捏着酒杯,吧嗒下直接碎了。

    飛鳶看了過去,眼中閃過了一絲的心疼。

    “是啊,以爲你整日不在天界就不會發現。”閻王的眼中滿是諷刺。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你是我的榮耀曖昧技師男神抽獎系統超級神基因魔天記
    首輔家的小嬌娘戰天龍帝陰人勿擾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