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高門甜寵:老婆大人請息怒 » 第69章 入土爲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高門甜寵:老婆大人請息怒 - 第69章 入土爲安字體大小: A+
     

    “一套照片,再加一場遊戲線下活動,我能給你兩千。”

    “服裝暴露嗎?”

    “還好。”

    “成交。”景暖暖打了個響指,給木木一個肯定的笑容。

    雖然她不瞭解Cosplay這個圈子是怎樣的,但她好歹處理過許多Cosplay的圖片,木木給她這個價格算高的了。

    不過……

    “能帶狗嗎?”

    “能。”

    “能帶家屬嗎?”

    “……能。”

    那敢情好,直接變成家庭出遊了。反正慕江城最近也沒事可幹,閒着也是閒着,就當出門冬遊了。

    木木對景暖暖反應趕到特別驚訝,看她也是二十幾歲的年紀,正是大好年華,怎麼就捨得守着一個男人過日子,外面的世界明明很精彩啊。

    “暖暖,你爲什麼這麼早就結婚了,這麼早就踏進了婚姻的墳墓,你不覺得虧麼。”

    “不虧。”

    因爲她曾經的愛情已經橫屍街頭了,現在還有地方入土爲安,已經是她的幸運了。

    自助餐之後,安排是逛街和遊樂場,衆人歡呼,而景暖暖只覺得無聊。

    熱鬧的人羣最後,是她安靜的側臉。

    遊樂場是她第一次來,面對這些新奇的玩意兒她絲毫沒有興趣,看着那些跟自己一樣年輕的側臉,她終於發現自己的心已經老得不成樣子。

    愛一個人,愛到遍體鱗傷,這件事似乎已經耗盡了她所有的元氣。

    她就像是修煉千年的女妖,耗盡了千年修爲,只留下一副依舊年輕的皮囊罷了,其它的地方已經滿目蒼夷。

    衆人玩得很盡興,而她則坐在公園長椅上坐着。

    她忽然覺得有些困了,便讓戰狼爬上椅子趴着,給她當枕頭。

    睜眼醒來的時候,遊樂場裡已經沒了多少遊客,她慢吞吞地坐了起來,猛地一回頭,發現身後還站了一個人。她揉了揉眼睛之後纔看清楚身後的人是誰。

    “溫煦?”

    “嗯。”

    “大家都走了嗎?”

    她擡頭看了看周圍,已經找不到熟悉的人影了。

    “木木帶她們去酒吧玩了。”

    “酒吧啊……”景暖暖呢喃了一下,意識終於清醒了,酒吧那種地方她肯定是去不得的,“那地方我肯定去不了了,時間不早了,我得回家了。”

    “知道,你是有夫之婦嘛。”

    溫煦玩笑似的說道,嘴角帶着笑意。

    景暖暖的腿因爲長時間保持一個姿勢,讓她沒辦法站穩,溫煦伸手去扶她,被她巧妙地躲開了。

    她站直身體,拿出手機查看了一下地址,發現這裡離家還有一段距離,打車回去的話還得花不少錢,地鐵站還有一段距離,那麼最佳回家方式就是公交車。

    她跟溫煦道了別,轉身往公交車站走。

    上了公交車,她運氣不錯,還有位置,她牽着戰狼在窗邊坐了下來,車子很快便駛出了車站,離開的時候她擡起頭來,視線無意間掃過安靜的車站,突然發現溫煦一直站在那裡,像是在送別。她微微偏了偏頭,正想仔細看看,車子已經駛出去好遠,溫煦的臉也已經消失在了視線呢。

    溫煦……

    這個名字的確有幾分熟悉,可卻怎麼也想不起來是誰了。

    景暖暖就這樣回到了家,到樓下時,小區外面有人在叫賣麻辣豆皮,小車旁邊圍着好多顧客,顧客吵吵鬧鬧的,埋怨賣豆皮的老闆前幾天怎麼不來。

    就這情況很明顯這老闆賣得豆皮味道很香。

    景暖暖想了想,也擠進了人羣中。

    當她從彪悍大媽手裡搶過來一小袋二十元的豆皮的時候,突然想起了溫煦是誰。

    溫煦,溫暖,這是一對姐弟的名字。

    抱走她的那家人就姓溫。

    她三歲的時候,‘弟弟’溫煦出生,從此人生再無溫暖。

    身邊人都叫她暖暖,可她身上沒有哪兒是暖和的。

    一個親生兒子,另一個是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毫無血緣關係的女兒,該寵愛的人是誰,顯而易見。

    更何況溫家人對她還是有恨的,恨她代替了他們的親生兒子。

    那幾年她過得很慘,慘到她催眠了自己刻意遺忘了那些記憶,所以她已經忘了小時候的自己,也忘了那個弟弟。

    但溫煦這個名字還是記得的。

    雖然世界上有那麼多的重名,雖然她早已記不清他的樣子,可景暖暖還是覺得這個人就是她的弟弟。

    心裡的感覺非常複雜,複雜到她想要立刻吃點豆皮壓壓驚。

    她飛奔進公寓裡樓,站在電梯門口猛戳按鍵,電梯來了,她一溜煙竄進電梯內,速度比戰狼還快。

    電梯很快就到了,她又迅速從電梯裡竄出來,跑到家門口。

    她還沒掏出鑰匙,門就從裡面開了。

    慕江城的反應特別淡然,視線並未在她身上停留多久,而是彎腰去鞋櫃裡幫她拿拖鞋。

    鞋子拿出來之後,他也彎着腰親自給她換上。 wWW ◆тTk дn ◆c○

    這樣的待遇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景暖暖也特別坦然地擡腿收腳。

    她十分歡喜地說:“我從樓下買了好吃的回來。”

    慕江城應了一聲,心情似乎也不錯。

    遠處觀看的洛風直接擰完了手上的鋼勺,她從未見過這樣的慕江城。

    他是慕家的繼承人,備受關愛的小輩,從出生那一刻就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的人物。

    他有資格看不起任何人,沒有任何人能讓他如此彎腰服務。

    她的心裡有恨也有怨,但最多的是無奈。

    慕江城幫景暖暖換好鞋子之後,又把她脖子上的圍巾拿了下來。她的新圍巾果然很新,在她脖子上留下了一圈紅色印子。

    “掉顏色了。”

    景暖暖扁着嘴,“九塊九一條,果然便宜沒好貨,扔掉算了。”

    “留着當擦地的布吧。”

    慕江城如此回道,將他勤儉節約地家庭煮夫形象詮釋得淋漓盡致。

    “你說得對。”景暖暖湊過去在他臉頰上吻了一下,然後提着東西去了廚房。

    她想把袋子裡的豆皮弄到盤子裡,明明是很簡單的活兒,她卻意外地打碎了一個盤子,和兩個陶瓷湯勺。

    洛風涼颼颼地補了一句:“手殘。”

    景暖暖覺得這也是事實,忍着沒說話,繼續折騰。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