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高門甜寵:老婆大人請息怒 » 第36章 誰年輕的時候沒愛過個把人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高門甜寵:老婆大人請息怒 - 第36章 誰年輕的時候沒愛過個把人渣字體大小: A+
     

    景暖暖樂得發笑,她的確不生氣了,只是覺得這羣人太有趣了。

    長時間的兵營生活讓他們變得跟外面的人很不一樣,她一直就覺得慕江城很不一樣,或許他的不一樣就在這裡。

    她看了一下身上的衣服,確定完全沒有任何問題之後,才走了出來。

    林北北雖然懼怕那羣人,但還是走在景暖暖身後幫她撐場面。

    看到景暖暖過來,慕江城趕緊過來迎人。

    其他人眼神飄忽不定,隔得較遠的人則在低聲議論。

    對於景暖暖這個嫂子,他們是嘴上叫得歡樂,可實際上在心裡誰也不服。

    有道是無風不起浪,他們認爲景暖暖一定是做過什麼,纔會招來人在婚禮搗亂。在他們眼裡,景暖暖就是個外人,對於這個來路不明的外人,他們心裡存着敵意。

    總得來說,這一頓飯也吃得不太愉快。

    景暖暖不介意,但慕江城心裡卻窩着火。

    可他也不知道到底該怎麼做纔好,這羣兄弟都是跟着他一起上過生死線的人,他太瞭解他們了。嘴裡說得好聽,但心裡不服就是不服。

    可他也不能由着他們欺負景暖暖。

    “反正,我今天也把話放在這裡了。她就是認定的妻子,這個位置就是她的,永遠都是她的。這是已經發生不能改變的事實,你們也只能接受。”

    聽完他的話,周圍的人不再說話,景暖暖卻覺得有些尷尬。

    她能感覺到這些人不喜歡自己,她也理解他們爲何不喜歡自己,換做是她,她也不會喜歡這麼一個‘嫂子’。

    她是不介意的,可慕江城沒法不介意,因爲這些人是他的生死兄弟。

    她想了想,往小酒杯裡倒了滿滿一杯白酒,“這杯酒是我敬大家的,話不多說,都在酒裡。”

    語畢,她仰頭一飲而盡。

    火辣辣的感覺從口腔一直到咽喉,疼得她眼淚都要出來了,但還是強裝鎮定。

    “我知道各位對我不滿意,但我會盡力讓你們滿意。”

    她的話說完了,她自己都覺得奇怪。

    明明這只是一場戲,什麼時候開始,她已經入了戲?

    是見到他的第一眼?

    她伸手碰了碰自己因爲酒精刺激而變得滾燙臉頰,低聲道了句抱歉,轉身離開。

    慕江城沒有去追,他知道自己要是這會兒離開了,景暖暖那杯酒就白喝了,看到林北北追了上去,他也就放心了。

    接下來他就應該好好收拾這羣魂淡了。

    景暖暖回到了休息間裡,嘗試用各種方法讓自己的喉嚨舒服一些,可都沒什麼效果,酒精的味道是越來越濃烈,刺激着她的喉嚨和心臟。

    她從未碰過酒精,因爲她習慣靠自己解決一切事,而不是藉助菸酒之類的東西來麻痹自己的神經。

    林北北很快也進來了,她也不知道該怎麼處理,就給景暖暖剝了個甜橘,水果酸甜的味道讓酒精的刺激淡了一些,景暖暖也漸漸舒服了。

    看着她緋紅的臉頰,林北北冷哼一聲,“我還以爲那個姓慕的是個好人,每想到他就這樣看着你被欺負,現在也不來安慰你。”

    景暖暖擺了擺手,她覺得頭有點暈,慢步走到了牀邊坐下。

    “他這個時候要是過來了,我那杯酒不就白喝了。”

    “爲什麼呢。”林北北想不明白。

    “他若是過來了,他那羣兄弟又該不高興了,豈不就是白喝了。”

    “那他爲什麼那麼在乎那羣人,兄弟有老婆重要嗎?”這句話問出來林北北就後悔了,一邊是生死兄弟,一邊是剛認識幾天的‘老婆’,到底誰更重要,顯而易見。

    不過,景暖暖倒是不在乎這句話,她認真的解釋了一下,“在部隊裡面生活的人,會隔絕跟外面的聯繫,特別是特種部隊。軍營就是家,兄弟就是家人,當然很重要。”

    林北北也算是明白了,她走到景暖暖身邊,看着她那身上的紅色旗袍,旗袍貼身,勾勒出她玲瓏的曲線,性感得要命,臉上的新娘妝已經卸了,即使是素顏朝天,也依舊很美。

    可就是偏偏這份美給她招了麻煩。

    “暖暖,雖然我的確說過希望別人說我‘不就是漂亮嗎拽什麼拽’,但我還是想不明白。女人這樣說女人還能理解成嫉妒,男人這樣說女人,那又是爲什麼呢。”

    “很簡單啊,中看不中用,特別是他們這種人,萬事講究能力,漂亮女人就是容易碰碎的花瓶。”

    “聽上去好像是那麼回事兒,可是……暖暖你以後就要受苦了。”

    “沒關係,我不是陶瓷的,我是塑料的。”

    景暖暖笑得很燦爛,但眼神卻有些渙散。

    一杯酒……她就有些醉了,酒精果然是個可怕的東西。

    “行了,你出去吧,我要休息了。”

    “好吧,我走了。”

    林北北不甘不願地走出了房間,她心裡還是有氣。

    她和景暖暖認識的時候,她是一個又黑又胖的小矮子,景暖暖趕走了欺負她的人,又天天拽着她打籃球,人瘦了,也長高了。

    雖然景暖暖總說她只是拿她當一個玩具,可她知道景暖暖是拿真心對待自己的。

    所以她怎麼能看着景暖暖受欺負呢!

    可她打也打不過,罵連嘴都不敢張開,她到底該怎麼辦呢。

    林北北正糾結呢,戰狼不知何時冒了出來,跟她一起站在門邊,當門神。

    林北北裝着膽子去碰了碰戰狼的耳朵,它沒什麼反應,她的膽子也大了起來。

    “風流倜儻的戰狼君,你是喜歡我們家暖暖的吧,你肯定不能看着暖暖被欺負,你看……”她另一隻手擡起來,指着大堂裡歡樂吃喝談笑的兩桌人,“就他們,欺負我們家暖暖。”

    “汪汪!”

    戰狼像是聽懂了,站了起來朝那羣人跑去,它直接從地上一躍而起,跳到一個人身上,之後又踩着他的腦袋往下一個人身上跳……

    兩桌人都被戰狼折騰得很狼狽,林北北捂着嘴偷笑,換了一個更加的角度欣賞這場鬧劇。

    她就隨便一說,隨便一指,戰狼怎麼就那麼機智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
    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