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二十八章:算計陳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二十八章:算計陳修字體大小: A+
     

    香怡,你知道你這是跟誰說話嗎?我是你的父親,你竟然敢跟我頂嘴!快點回去,這裡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陳修沒有想到一直以來有很聽話的女兒,現在竟然爲了一個風流小子與自己頂嘴,心中非常的生氣,對着陳香怡厲聲說道。

    “香怡,你還是先回去吧,剛纔的事情,就讓我與伯父說!”雖然陳修隊自己的態度非常惡劣,但是他畢竟是陳香怡的父親,既然左丘決定了與陳香怡在一起,那麼陳修就算是他的岳父,所以對於陳修左丘還是要有些禮貌,免得以後影響他與陳香怡之間的感情。

    “不!我今天就在這裡,我絕對不會讓他們欺負你!”陳香怡倔犟的說道。

    “香怡,你?”陳修見陳香怡如此堅定,氣的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伯父,既然香怡堅持,就讓他在這。況且這件事情也沒有那麼難解決。”左丘微笑道。

    “不要叫我伯父,你還是叫我前輩好了!”陳修冷哼道。

    左丘尷尬的微微一笑,看向榮許說道:“既然你我各有辯詞,那麼我們來起個血誓如何?”

    榮許沒有想到左丘會想出這個辦法。任何事都無法瞞過天道的眼睛,所以說謊時一定會被誓言懲罰的。

    “我先起誓,至於你,就看你有沒有這個膽量了!”左丘看着榮許冷笑,隨後左丘將手指割破,畫下血誓,說道:“我發誓,如果我所說的話有一點虛假,我願變作一隻小狗!”

    符文在誓言下化作火焰燒成了灰燼,而左丘卻沒有受到天道的懲罰,這也說明左丘沒有撒謊。

    左丘微笑看着衆人,說道:“怎麼樣?我沒有說謊吧!如果我說謊的話,現在早就變作小狗了!而我沒有說謊,那麼說謊的就是他!”

    被左丘用手指指着,榮許面如死灰,現在不只是說謊那麼簡單,現在他是丟了五行宗的顏面,論宗規是要緊閉十年的。

    左丘將話都說到這個份上,誰都知道是榮許說謊。陳修,榮明等一衆長老的臉色都充滿羞愧,現在他們的感覺都是被人一巴掌拍在臉上,而他們還不能反抗。

    “榮許,你不僅對外賓對手,還欺上瞞下,你可知罪!”陳修的臉被氣的通紅,對着榮許大聲說道。

    狗急跳牆,榮許急了也有絕招。他擡起頭,大聲道:“不就是起誓嗎?我也會,只要你能證明我說的是謊話,我也變成小狗!”

    聽到這話,左丘哈哈大笑,道:“好,你是不見棺材不流淚,來,你先把血誓燃起,等會我就讓你心甘情願的做狗!”

    左丘這番話說出,把榮明氣的緊咬牙關,雙拳緊緊的握在一起,但是他卻不敢插手,一旦他插手這件事情就不一樣了,陳葉畢竟是衡嶽宗的少宗主,在五行宗被長老呵斥,衡嶽宗那會就此罷休,到時候就成了兩個大宗門的爭端。

    他們五行宗雖然也是大門派,但是衡嶽宗在天庭任有職務,監察龍木星正派宗門,到時候陳木編上一個罪證,五行宗就要遭受滅門之禍了。

    “這?”榮許面露爲難,是進退兩難。

    “怎麼?不敢?”左丘冷笑道。

    “榮許,是你錯你就認個錯,我幫你求情就是了!”陳香怡挽着左丘的手臂,笑道。

    “不就起個誓嗎?誰怕?”被左丘二人這麼一激,榮許竟然真的發下了血誓!

    “不就是證明你撒謊嗎?這又是什麼難事?”左丘陰謀得逞,開心的笑道。

    “不要只知道說,有本事你證明給我看!”榮許心中也沒有底,畢竟他輸了是要變作小狗的,而這個誓言是沒有期限的,除非左丘肯幫他解除誓言。

    “陳少宗主,有什麼辦法你就說!”陳修說道。

    左丘微笑,道:“前輩,你們五行宗水行不是有一門法術叫做“水光鏡”嗎?如果我沒記錯這個法術可以讓一個地方發生的事情重現,是不是?”

    “對呀,有這個法術,這法術不常用。就連我都忘了!”陳香怡笑道。

    “香怡,你還是一個待嫁之女,與他牽拉手臂,成何體統?”陳修也恍然大悟,光不得左丘這麼從容,原來早就想到了對策。

    現在的陳修對於左丘已經開始改觀,一個好色成性的風流之人不可能有這樣敏捷的頭腦。

    陳香怡把手不捨得鬆開,對陳修道:“父親,這門法術對你來說很簡單,你現在就將法術施展出來,看看是誰撒謊?是誰要變作小狗?”

    聽到左丘的辦法,榮許是真的怕了,他面如死灰,雙目中充滿怨怒的看着左丘,好似要將左丘撕成碎片。

    而榮許的父親,榮明現在也是面色大變,他看向左丘一臉的憤怒,眼中蘊含濃濃的殺機。

    “這?”陳修非常爲難,就看榮許那副模樣就知道是他撒謊,如果自己講法術用出,那麼榮許就真的變作小狗,到時候讓榮明這個長老怎麼辦?

    現在陳修也爲難住了,他都不知該怎麼下臺了。

    而左丘看現在是時候了,便說道:“今天的事情我想沒有必要再說下去了,我想這就是一個誤會。”

    聽到左丘的話,陳修“呼”的鬆了一口氣,他知道這是左丘給他的臺階。

    現在已經把榮許逼到這個份上了,左丘才說是誤會,明擺着就是在耍榮家父子。

    “對,這就是一個誤會,今天的事情就到這裡,不要追究了!來人請陳少宗主到主峰大堂落座!”陳修連忙說道。

    榮明也沒有想到左丘竟然會在這時候放他一馬。聽到左丘不去揭開真相這才鬆了一口氣。

    左丘要不是爲了飛陳修面子,怎麼會放過榮許?

    衆人將路閃開,左丘與陳香怡紛紛起身向着主峰而去。

    “宗主,這陳葉太猖狂了,我一定要給他一些教訓!”榮明被左丘這樣玩耍,心中哪能不怒。

    “還嫌臉丟的不夠嗎?我告訴你,要不是看在陳香怡的面子上,你兒子就真的變成小狗了。到時候我們宗門就出了一個要修,還是一個狗精!”陳修冷哼一聲,向着主峰而去。

    看着陳修離去,榮明一下子閃到榮許的身邊,一個耳光就打在了榮許的臉上,怒道:“廢物,就知道給我丟人現眼。”

    五行宗五行峰大堂。

    “陳少宗主你今天來找香怡所爲何事?”陳修坐在主位,看着左丘問道。

    “這?”左丘目光看向大堂外守護的兩個弟子,臉上浮現爲難之色。

    看到左丘的表現,陳修知道左丘是害怕說的話被人聽到,便對着門外守護的弟子說道:“你們下去吧!”

    兩個弟子接到命令,便退了下去。

    “現在你可以說了吧?”陳修不知道左丘要說什麼?竟然這麼隱秘,疑問道。

    “香怡,你會雷法的事情跟你父親說過沒有?”左丘傳音對陳香怡問道。

    “還沒說,怎麼了?”陳香怡看着左丘,疑問的傳音道。

    “你去跟芝蘭他們都說一聲,雷法一定要隱秘,不要讓別人知道,否則會引來殺身之禍的!”左丘說道。

    陳修看着左丘與陳香怡面色古怪,也不說話,不說也猜得到二人在傳音。

    自己堂堂一個宗主,竟然被人無視,陳修心中也不是滋味。他冷哼一聲,道:“陳少宗主,我的問題你還沒有回答!”

    聽到陳修語氣中的怒意,左丘微笑道:“前輩,這件事情你是真想知道嗎?”

    左丘知道,陳修已經起了疑心,就算左丘不說,陳修也會想辦法從陳香怡的嘴中套出來。況且左丘本就想讓陳修知道,這也是左丘的一步棋。

    “我沒有資格知道嗎?”陳修冷笑道。

    “前輩,我不是這個意思,只是你知道這件事情恐怕會招來禍端!”左丘微笑道。

    聽到左丘這麼說,陳修興趣更濃,他冷笑道:“我陳修修爲只差一步就能飛昇天界,還有什麼好怕的?”

    “那好,我就告訴你。香怡修習了五雷da法,你說這是不是禍端?”左丘說道。

    “什麼?五雷da法?是雷修之法?香怡,你從哪裡學的?”聽到左丘的話,陳修臉色鐵青,驚訝的問道。

    “前輩,這雷法是我在仙府中所得,傳給香怡防身的,沒有想到這雷法會招來禍端,所以連忙趕來,告訴香怡不要展露此法!”左丘說道。

    “這麼說來,你也會?”陳修眼中閃爍光芒,問道。

    “是的!”左丘毫不避諱的說道。

    “你敢承認?你就不怕我告訴天庭,把你們衡嶽宗剷除?”陳修看着左丘說道。

    左丘微微一笑,道:“陳宗主,其實從我進了這個大堂,你們五行宗就與衡嶽宗是一條繩上的螞蚱,只要你敢告密,我就敢把你五行宗拉下水!”

    “好!沒有想到你陳葉竟然這麼狠,根本就不像是個好色之徒。”陳修現在才知道,左丘進來來就是來算計他的。

    “我今天來還有一件事要跟陳宗主說!”左丘微笑道。

    “什麼事情,說吧!”陳修有種感覺,他現在已經陷入了左丘的陰謀。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唐朝好地主明天下我的大小美女花
    爆萌小仙:撲倒冰山冷上電影世界私人訂制這個大佬畫風不對一號秘書:陸一偉傳奇重生似水青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