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武俠仙俠 »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二十章:何耕要幹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無敵修仙系統 - 第一百二十章:何耕要幹嘛?字體大小: A+
     

    黃鼠王與黃土王看着花虎王,露出滿含深意的微笑。

    “你們這笑容是什麼意思?”花虎王莫名其妙的問道。

    黃鼠王一指腳下的山頭,在那裡有幾個小妖正在擡頭看着天空,“這裡耳目衆多,我們還是離這遠點再說吧!”

    “嗯,說的對。”花虎王點頭稱是,隨後他猛地衝下天空,揮手間將幾個小妖殺掉,雖然他才飛上天空,與黃鼠王兄弟向着遠方飛去。

    快速的飛行兩個時辰,黃鼠王等人已經離開天行洞萬里之遙,來到了一座高山之上。

    降到山頭上,黃鼠王四周看了看,發現這裡很安靜,四周並沒有其他的人,也沒有妖修。

    “我們怎麼停下來了?難道那些人就在這裡不成?”花虎王見黃鼠王與黃土王不再前行,而是降落在山頭上。他隨之落下,疑惑的問道。

    “我們沒有必要繼續往前走了,這裡就不錯。你不是還有話要說嗎?”就在這時,左丘的聲音從後面傳來。

    花虎王聽到陌生人的聲音,連忙轉身,看着左丘疑問道:“你是誰?”

    “見過主人!”黃鼠王與黃土王一齊行禮道。

    “行了,以後不要弄這些禮數。”左丘擺手道。

    “什麼?你們兩個叫他主人?這是怎麼回事?你們兩個是故意帶我到這裡來的!”花虎王經過短暫的迷惑,很快就醒悟了過來,知道自己是被人算計了。

    “不用這麼說,其實我們也是來救你的!”左丘上前,站在黃土王與黃鼠王的身前,看着花虎王說道。

    “救我?你是不是也想讓我效忠與你?”花虎王看着黃鼠王與黃土王,冷笑道。

    聽到花虎王的話,左丘微笑。黃鼠王剛纔還在想花虎王虎頭虎腦,但是這腦筋轉的很快。虎頭虎腦這個詞可不適合他,這頭老虎的反映速度可是不慢!

    “對,這是救你的代價!”左丘也不避諱,微笑道。

    “哼,你到時說說我怎麼就需要你救了?”花虎王看着左丘,在他看來,左丘只是一個元嬰境的小子,他要忌憚的就只有黃土王兄弟倆。

    “你很清楚,到了獅駝嶺你一樣要死,我可以帶你離開,還會傳授你紫宵神雷的功法。”降服無非幾種方法,一誘惑,而威逼,三施恩。

    現在左丘沒有機會施恩,只能誘惑或者威逼。

    “紫宵神雷?你騙我的吧!我告訴你,就算你真的有紫宵神雷我也不會答應,我喜歡自由,不喜歡被束縛,更不喜歡做奴僕。”花虎王聽到紫宵神雷的名字,臉上出現了極其震驚的表情,只不過這個表情之維持了一會就被花虎王壓下,他微笑着,抱着手臂說道。

    看着花虎王頗有自信的樣子,左丘微笑道:“看樣子你是有殺手鐗,否則不會這麼淡定了!”

    “當然,沒有殺手鐗我敢去獅駝嶺嗎?”花虎王笑道。

    “你有信心能夠逃過獅駝嶺那些大乘境高手的追捕?”左丘微笑道。

    “這?”

    其實花虎王的殺手鐗就是在假府中得到的一張隱身玉簡,使用這章玉簡可以維持三個小時的隱身。雖說可以隱身,但是花虎王也是沒有信心能夠逃得了。

    剛纔他拉攏黃土王兄弟,就是想要讓他們二人制造混亂,到時候他就可以趁機逃跑。

    “如果我沒有猜錯,你的殺手鐗就是隱身一類的法術吧!”左丘雙眼盯着花虎王的臉。

    花虎王聽到左丘的話,表情一怔,但是隻是一頓隨後就變回原樣,微笑道:“說了是殺手鐗,怎麼會輕易告訴你?”

    左丘一直盯着花虎王的臉色,那短暫的一怔,讓左丘看到,這也證明左丘的蒙對了,花虎王就是想要依靠隱身這個殺手鐗。

    “隱身不算什麼殺手鐗,我也會!”左丘說着就用起了隱身技能,隨後左丘就消失在花虎王的眼前。

    “這?這怎麼可能?你怎麼會隱身?”花虎王看着虛空震驚的說道。

    左丘見目的達到,便將隱身撤去,他看着花虎王說道:“這對我來說不算什麼。我可以告訴你隱身可以瞞過渡劫境但是卻很難瞞過寂滅境和大乘境,就你的實力還想從獅駝嶺逃跑?是不是有些太瞧得起自己了!”

    “這?”本來以爲隱身已經是殺手鐗,足以讓他逃脫危險,現在眼前的人竟然也可以隱身,而且左丘的隱身好似不需要什麼消耗,可以隨時隱身,而他就只有一枚隱身玉簡。

    被左丘這麼一說,花虎王本來就不多的信心一下子煙消雲散。

    “只要你跟隨我,只有好處,絕對不會有壞處。”左丘說道。

    “花虎王,你就歸順主人吧!不僅可以離開這個地方,還能修煉神雷法術,何樂不爲?”黃土王說道。

    “我現在和你和言相談這是說明我看重你。如果單純的想要降服你,我大可以讓黃土王和黃鼠王一起上,把你打的沒有力氣反抗。如果你覺得他們兩個還沒有能力將你打敗,沒有關係,我還有玄龜王和白毛王。你覺得你能承受他們四人的攻擊嗎?”左丘利誘只有,又說出自己的底牌,讓花虎王知道,就算他不答應,左丘也會用武力讓他降服,除非他能跟朱赤王那般不要生命,自殺。

    “你說什麼?白毛王,玄龜王也都跟隨了你?這麼看來殺死朱赤王的也是你,那麼爲什麼鄧爭和黃土王都要嫁禍給天魔宗?”花虎王聽到左丘已經降服了四王,知道想要逃跑已經不可能了,左丘會隱身,天曉得左丘還會不會“破”處隱身的法術,他只有一枚隱身玉簡,不想輕易的使用。

    “鄧爭?那是我變換的人而已,真正的鄧爭早已被我殺死。而之所以要嫁禍天魔宗當然有我的道理。怎麼樣你作何選擇?”左丘心中知道花虎王一定會選擇臣服,因爲他捨不得自己的生命。

    果然,花虎王想了片刻之後,跟左丘說道:“好,我就跟隨你身邊。希望這不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左丘將馭靈印打入花虎王的眉間,微笑道:“這個決定會是你一聲中做的最明智的決定!”

    “我們走,去找天魔宗的那羣人!”左丘將樣貌變回鄧爭的樣子,說道。

    看着左丘輕易變化模樣,花虎王只覺得眼前的青年,好似一個無底的深淵,讓他看不到底。

    “找他們做什麼?”花虎王不解的問道。

    左丘微笑道:“抓他們迴天行洞交差呀!況且我也想來個瞭解了。我可不想再一個個的騙出來,然後再言語相勸。相比之下我還是喜歡打到他們服服帖帖的!”

    “可是,你把他們抓回去不久穿幫了?”黃土王說道。

    “沒有,我自有算計。我們分來尋找這個人?”說着左丘將何耕的畫像傳給了幾人。

    接到畫像之後,四人騰空向着四個方向而去。

    左丘飛在低空,一路上遇到不少修士,都被左丘順手收進了鎮妖塔,被普渡心經渡化。

    而左丘的廣目法身,隨着信衆的增加,香火的旺盛,讓法身的實力也在不斷的額增強。如今左丘的法身力量已經可以媲美履霜後期的修士。

    茫茫星府,比之龍木星都要廣闊,尋找何耕好比大海撈針,況且還不知道何耕在不在這裡面?

    找尋了三天,左丘這裡一無所獲,前方一片大海,海面上數十丈的海浪拍向海面。

    這大海可不是尋常之海,這裡面的海水乃是弱水,這些水一滴就有千萬斤之重,左丘這樣的修爲,如果被海浪拍一下也要爆體而亡。所以這個地方是所有妖修的禁地。

    看着眼前的大海,左丘其實很想帶遊戲i額弱水回去,這可是煉製法寶的好東西,但是這弱水實在太重,帶一滴沒有用處,帶的多又拿不動,所以只好放棄。

    就在左丘想要離開的時候,忽然談察覺到十多股靈力波動在急速的靠近。

    左丘不假思索的就先進入了隱身狀態,隨後靈識向着靈力傳來的方向掃去。

    靈力所及,左丘看到了向着而來的人,

    看到來人,左丘嘴角微笑,暗道:“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

    原來來人正是何耕還有天魔宗的十幾個門人。

    左丘悄悄的後退,免得被何耕發現,他很想知道何耕到這裡來是要幹嘛?

    數息間,何耕等人已經來到了海邊。

    “少宗主,我們現在怎麼辦?”何耕身邊的一個弟子,站在何耕身邊,問道。

    何耕看着眼前的弱水大海臉上充滿激動,道:“吩咐下去,開始佈置陣法!”

    “是!”那弟子答應一聲,便開始發號施令。隨後那十幾個人各自拿出一些法寶,並且在沙灘的刻畫陣圖,在準備着什麼陣法。

    半個時辰之後,陣法大致已經佈置成功,何耕躍上一塊巨石,微笑道:“如果成功,我們天魔宗將要成爲全修真界的第一大宗,到時候我就是千千萬萬人之上,擁有無上的全力。哈哈.....”

    看着瘋狂大笑的何耕,左丘越加好奇,這何耕到底要做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
    寒門狀元西遊大妖王最強妖孽三國之召喚猛將會穿越的流浪星球